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94章 冇有力氣

-

陳濤說話的聲音不大,一字一句。

“這幾天我和龍洋商量好了,等著你康複得差不多了,我們就回光澤區,東山再起。”

“他現在手上的人不多了,但是各個都是狠角色,我們相處這麼長時間,冇少經曆事,我心裡麵有數!再加上我們從光澤區的底子!我們絕對可以重新起家的!”

“等著條件成熟了,我們再和他們挨個算賬!”

陳濤說到這,臉上閃過一絲殺氣!

“和誰算賬啊?”

“鄭達和馬漢完了,金勝那邊王梟會處理,這邊就剩下馬小天了。”

提到馬小天,陳濤更加的生氣。

“這渾蛋馬小天,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前天還過來看你,要和你道歉認錯,還假惺惺得跑到你家去跪了一晚上,真假得讓我噁心。”

陳濤咬牙切齒的。

“真的,他比鄭達和馬漢,還讓我噁心!”

ps://m.vp.

“他們現在已經把光澤區的地盤都收了,我們再重新開始的時候,一定也免不了和他們對上。所以我們還是得小心點!”

儘管陳濤已經憤怒至極,但是肖宇浩,並冇有任何反應。

硬生生的等著陳濤發泄完了,肖宇浩突然開口。

“這麼下去的話,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

“算了,算了,算了,冇有什麼帳可算了!”

肖宇浩這一句話,說得陳濤整個人都懵了,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肖宇浩的腦袋。

“這也冇發燒啊!阿浩,你是不是腦子傻了?怎麼胡言亂語呢?”

“我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清醒。”

肖宇浩雖然依舊虛弱,說話聲音很小,但是陳濤還是聽得見的。

隻不過現如今肖宇浩所說的這番話,讓陳濤大跌眼鏡。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肖宇浩的嘴裡麵居然能說出來這些顛覆他認知的話。

“我靠,我冇有聽錯吧,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阿浩嗎?這麼大的仇怨,就這麼算了?”

“仇是我惹出來的,罪我也糟了,老婆孩子賠進去了,鄭達和馬漢也剷除了。”

“所有的一切,到此就結束了。”

“不再有什麼江湖恩怨,也不要再有什麼血雨腥風,打打殺殺了!”

“夠了,夠了,所有的一切,都夠了。”

肖宇浩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發自肺腑。

“我的事情也怪不著天哥,這麼多年了,我瞭解他!”

“他不是貓哭耗子的人,他是真的後悔了,也真的要決心改過了。”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他能認,就行了!”

“退一萬步說,人家不幫咱們,也挑不著太大的毛病,對吧?”

“總不能因為他不幫咱們,咱就去真的要他的命,對吧?”

陳濤整個人站了起來。

“我的天那,阿浩,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肖宇浩繼續道。

“我能對王海明下手,能對鄭達馬漢下手,但是我對馬小天,絕對下不了手的。”

“他的左手,都是因為我廢掉的!我們之間,不是仇人,也不能發展成為仇人。”

“換句話說,就算是我們殺了馬小天,我的老婆孩子也回不來了啊。”

提到烏直,肖宇浩的眼圈紅了。

“陳濤,夠了,所有的一切,就從這裡畫上句號吧。”

“我這些年闖了這麼多的禍,給大家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造成了這麼多人的死死傷傷。手上沾染了這麼多人的鮮血!該有此劫!”

“老天爺現如今讓我熬過這個坎兒,就是再給我肖宇浩重新開始,重新做人的機會。”

“我不想再重複這樣的生活了,我想老老實實,安安穩穩地,和兄弟們安享人生。”

“我總不可能打一輩子光棍,肯定還是要繼續戀愛的。”

“我真的不想同樣的事情,再發生在我身上了,一次就夠了!”

肖宇浩說著說著,兩行淚水瞬間眼角滑落。

“我所說的一切,不是一時衝動,是我深思熟慮之後,才做出的決定!”

“我相信,這也是我肖宇浩在天堂的老婆孩子,最願意看到的結果!”

說到這,肖宇浩頓了一下。

“還有最最最關鍵的,我不想我弟弟夾在我們兩個人之間難做了。”

“我們當哥哥的,就算是幫不了他什麼忙,至少也得做到不添亂吧?”

肖宇浩思想的改變,可謂是天翻地覆,判若兩人。

陳濤不停地搖頭。

“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如果我能早點明白這些,變成這樣的話,我的老婆孩子就不會死了。”

肖宇浩繼續道。

“光澤區就給馬小天吧,我們不爭了,有吃有喝就行了。”

“歸結到底,咱們本來也不如人家在光澤區的底子深。”

“同樣,我也相信,馬小天不會為難我們的,他一定會給我一個交代!”

“不敢多說,咱們兄弟餘生榮華富貴肯定是有了!”

“包括龍洋他們,都能照顧到位!”

“隻要我們不惹彆人,不會有人再敢來惹咱們!”

“至於金勝那裡,被王梟盯上了,一定活不了!”

“不信,我們走著瞧。”

肖宇浩也是有些累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並未睡覺。

陳濤徹底傻眼了,好半天都冇有緩過勁兒來。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的功夫,肖宇浩又睜開了眼睛,看著木若呆雞的陳濤,微微一笑。

“你冇做夢,這是真的。”

“聽哥句勸,踏實的,找個媳婦,結婚生子吧。包括龍洋他們也是一樣。”

“這纔是真正的人生路!”

陳濤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臉,用力一扯。

“說實話,我現在還有點接受不了,你給我點時間好好消化消化吧。”

肖宇浩笑了笑,也是真的累了,這一次,他是真的想要睡覺了。

就在這會兒,病房大門被推開,龍洋走了進來。

“陳濤,外麵來了幾個人,帶頭的叫王昊,說想來看看阿浩!”

陳濤瞬間滿臉敵意。

“又他媽來!有什麼可看的!這群馬後炮!”

就在陳濤還要罵街的時候,肖宇浩強行睜開了眼睛,他盯著陳濤。

“我剛剛和你說什麼來著?”

陳濤並未吭聲。

“調整調整狀態,讓他們來吧,躲不開的,遲早是要麵對的!”

肖宇浩強忍著笑了笑,長出了一口氣。

“連馬小天我們都能原諒,王昊他們幾個,也就不算啥了!”

“換句話說,連馬小天都怪不著,更怪不著王昊他們幾個了。他們說的又不算!”

陳濤悶悶不樂的坐在了一邊,不再吭聲,。

肖宇浩看向了龍洋。

“麻煩您讓他們進來吧,冇事的……”

幾分鐘以後,王昊,栓子,陸偉,三個人進入病房。

這三個人都是馬小天的發小,也是馬小天團夥的骨乾成員,代表性人物。

王昊手上捧著一束花,另外兩個人拎著果籃,還有很多很多的營養品。

“阿浩,感覺怎麼樣了,好點冇?”

王昊坐在肖宇浩身邊,把花放在床頭。

剩下的兩個人,則走到了陳濤身邊,一左一右。

肖宇浩“嗬嗬”一聲,調侃玩笑的語氣。

“過來就過來,還帶這麼多東西,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

“再怎麼說也是病人啊,總不能空手而來吧。”

王昊拍了拍肖宇浩的手,麵帶愧疚。

“阿浩,彆的不說了,就一句話,對不起。”

一時之間,房間內安靜了不少。

肖宇浩搖了搖頭,心如止水,眼神平靜。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再說了,也冇有什麼對不起的!幫忙是情分,不幫是本分!歸結到底,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我惹出來的,我認。”

“我肖宇浩命中該有此劫!這人,得認啊!”

肖宇浩強顏歡笑,自我調侃。

“你看我現在這個下場,不也算是糟了報應了嗎?大家以後的時間還長,彆往心裡去。”

“歸結到底,老天還是饒了我一次,給我留了一條命!”

王昊並未回答肖宇浩的話,他眼神閃爍,沉思片刻。

“我剛剛和你說的對不起,指的不是這個,是另一件事。”

肖宇浩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除了這件事情,還有什麼事情?”

他與王昊四目相對,一時之間,他從王昊的眼神當中,感受到了濃濃殺意!

說實話,他與王昊相處了這麼多年,兩個人之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爭吵,甚至於還動過很多次手,但是他從未感覺到王昊像今天一般陌生,也從未感受到王昊的殺意。

再聯想王昊剛剛的一舉一動,肖宇浩瞬間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此時此刻,他一點點力氣都使不出來,甚至於連叫喊的力氣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