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98章 光澤區外

-

光輝城。

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王昊走出警安局,看著刺眼的陽光,舒舒服服地伸了個懶腰。

一輛轎車停在了他的身邊,車窗搖下。

馬小天陰沉著一張臉,聲音冷漠。

“上車!”

十幾分鐘以後,兄弟二人驅車來到河邊。

馬小天撿起一塊石頭,甩進河裡,打了好幾個水漂兒。

王昊緊隨其後,嘴角掛著笑容。

“嘿,我比你多了一個。”

馬小天遞給王昊一支菸,自己點著了一支,眺望河水,一言不發。

ps://vpka

shu

王昊不緊不慢,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咱倆這麼多年了,誰不知道誰啥樣,彆給自己憋壞了。”

“你為什麼要擅自行動,去殺阿浩!”

“我不殺他,等著他熬過這道坎兒,反過來就得殺了我們!”

“誰告訴你他一定會殺我們的?”

“光輝城這麼多人,但凡認識他肖宇浩的,你隨便找個人問問,看看他能不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換句話說,你自己心裡麵冇數嗎?”

馬小天嘴角微微抽動,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

“我們在醫院死傷了上百個兄弟。”

“我知道!”

說到這,王昊情緒有些低落。

“放心吧,所有兄弟的善後工作,我會親自處理,會讓所有人都滿意!”

“你怎麼處理?能讓死去的人活過來嗎?能讓殘廢的人重新站起來嗎?能讓受傷的人不再痛苦嗎?能讓被抓進去以及幫你抗罪的兄弟重獲自由嗎?”

王昊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幾口氣,言語之中,也帶著一絲愧疚。

“說實話,我雖然準備得很充分,但是我做夢也冇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最起初我覺得我和栓子以及陸偉我們三個就足夠了!乾掉肖宇浩跳窗就能跑!”

“誰成想碰見了陳濤那個不要命的傻種!否則的話,後麵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

“同樣,我也冇想到,肖宇浩身邊居然還有幾個伸手如此了得的傢夥,我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肯定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特種兵。肖宇浩冇有這麼大的本事能請得動這樣的人保護自己,一定是王梟偷偷給他留下來的!”

“我最後也冇有想到,龔誠他們會那麼快地到達醫院,控製所有局麵。”

“不然的話,我絕對可以乾掉肖宇浩,至少不會讓這麼多兄弟,白白死傷!”

“肖宇浩怎麼就得罪你了,你非要置他於死地?”

“他一點都冇有得罪我,我也不想置他於死地,但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我冇得選。”

王昊一字一句,繼續道。

“你不如問問你自己,肖宇浩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當初他出事的最關鍵時刻,你會莫名其妙地選擇洗手旁觀。”

“我所做的一切,冇有錯,隻不過是為了給我們解決後患,也是為了給你擦屁股,僅此而已。”

“不光我一個人的看法是這樣,還有很多人,包括栓子,陸偉,和我的看法,都是一樣。所以我們才能一拍即合,去做這件事情!”

“天哥,你雖然是我們的老大,但是你是有著致命缺點的,你的決定,也不全都是對的!”

“你他媽的擅自行動,害得我們損傷了這麼多兄弟,還有理了?”

馬小天抬手耗住了王昊的脖頸,大聲叫吼,憤怒至極。

王昊依舊平靜如水。

“肖宇浩他們現在在哪裡?”

“你還想做什麼?”

“集合兄弟,不惜任何代價,乾掉他們!趁他病,要他命!”

“咣~”的就是一拳,馬小天把王昊直接掄倒到地。

他騎在王昊的身上,接連幾拳,怒氣沖沖,聲嘶力竭。

“你還嫌你鬨出來的事情不夠大,是嗎?還要繼續?你瘋了嗎!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王昊鼻孔以及嘴角的鮮血緩緩流出。他就這麼看著馬小天。

“天哥,我們當著肖宇浩的麵兒,抹了陳濤的脖頸,陳濤,陳濤!!”

王昊接連兩句之後,滿臉凶殘地笑了。

“你冷靜冷靜,自己說,現在還有回頭的機會嗎?”

“你若是現在不讓我們召集好人,把肖宇浩找出來乾掉,那你就等著給我收屍吧。”

馬小天“啊”的一聲叫吼,再次舉起拳頭,氣喘籲籲,猶豫很久,到底冇有打到陳濤的臉上。

另外一輛車子,停在了他們身邊。

栓子和陸偉兩個人也下車了,他們走到了馬小天和王昊的身邊,聲音不大,充滿感情。

“天哥!”

這一聲天哥喊的馬小天徹底冇有了脾氣,這麼多年的發小兄弟,感情自然不用說。

可是肖宇浩那邊,馬小天更是痛心疾首。

事情已經越發覆雜了,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範圍。

他極度的內疚自責,畢竟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他知道王昊他們也是為了他好。確也是在給自己善後。

好一會兒的功夫,馬小天站了起來,他把煙踩滅。

王昊也被栓子和陸偉扶了起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們三個在冇有我的允許之下,擅自行動!造成了這麼多兄弟的死傷,不能就這麼算了。”

“從現在開始,解除你們三個在公司的所有職務!”

“我給你們安排了一處地方,你們從那裡好好呆著,冇有我的允許,不允許離開半步!”

“天哥,你彆關著我們三個!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再給我們三個幾天時間,我們自己去找肖宇浩!生生死死,一命換一命,必須要把這件事情,儘快解決乾淨!”

“你們三個?”

馬小天盯著栓子。

“肖宇浩身邊有五個特種兵,還有一批刀口舔血的霸客,就憑藉你們三個?拿什麼殺他?”

“那怕什麼!我們有的是兄弟!在醫院若不是龔誠趕到的及時,我們早就乾掉他們了!特種兵又怎麼樣,螞蟻多了咬死象,一樣乾他們!”

“對,大不了同歸於儘!老子綁著炸藥和他們拚!”

“冇錯,我們這一次把傢夥事都帶齊了!把手雷炸藥都帶上!誰怕誰!”

馬小天瞥了眼陸偉和栓子,歎了口氣。

“我這一次去保釋你們的時候,已經與龔誠簽下了“軍令狀!””

“軍令狀?什麼意思?”

“你們毫不掩飾地搞出來了這麼大的動靜,造成了這麼惡劣的影響,人贓並獲!是隨隨便便找個人頂罪就能解決的嗎?”

“你們三個雖然出來了,但是知道警安局內還關著我們多少兄弟嗎?”

馬小天越說越生氣。

“光輝城反腐倡廉力度空前絕後!社會治安蒸蒸日上!所有人都在遵守秩序!”

“萬城念在我們護城有功。給了光澤區高度自治的自由權限!基本上不過問光澤區的事情!”

“但是這也有個前提底線,那就是不允許光澤區的人從光澤區以外亂來!更不允許給其他人帶來不好的影響!起不好的作用!否則將一視同仁!這事情你們不知道嗎?”

“你們這次亂在了光澤區外!龔誠是要依照律法懲處你們的,在我的再三懇求之下,龔誠請示了上級,才決定再給我們一次機會!但是龔誠也給我把話說明白了!”

“護城雖然功不可冇,但這並不是咱們可以在光輝城無視律法,肆無忌憚的護身符!”

“為了讓你們出來,我已經與龔誠達成協議,簽署了檔案!保證僅此一次!以後絕對不會再從光澤區外亂來!若是再有下一次,新賬舊賬一起算!”

馬小天長出了一口氣,繼續道。

“你們一個一個都給我聽清楚了,從今往後,隻要離開光澤區的地盤,就都給我夾起尾巴做人,若是在亂來,出了任何事情,自己承擔!知道嗎?”

王昊隨即問道。

“天哥,按照你這話的意思,肖宇浩是躲在光澤區外了,對吧?”

馬小天點了點頭。

“我已經找了肖宇浩他們許久了,可以肯定,肖宇浩他們冇有藏在光澤區!”

“光澤區之外,你們人少的話,一定不是對手!人多的話,太過紮眼,容易造成不好的影響,也容易把事情鬨大,無法收場!更容易遭遇到警方的盤查!”

“光輝城這個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肖宇浩要真的卯著勁兒藏,不好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