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抬手捂住了二棒槌那張嘴。

秦塔狠狠地看了眼二棒槌,倒也冇和王梟客氣。

王梟從小在礦山耳濡目染,這方麵技術還真不錯,比秦塔自己包紮處理的還要好。

突然之間,秦塔開口。

“你剛剛又為什麼要偷偷跟蹤星海茶樓那些人?”

王梟非常鎮定。

“我和那些人有仇。”

“你們和他們不在一個層麵上,彆去招惹他們。”

“沒關係,提前準備準備總是好的,萬一用到了,不抓瞎。”

兩人各懷鬼胎,不再交流。

重新處理包紮完傷口,秦塔很是滿意。

ps://vpka

shu

“你們今天表現不錯,我如果再有其他需要,會通知你們。記住,彆亂碰那些炸彈,你母親也不允許離開這個院子,否則,後果自負。”

他做好偽裝,把購買的所有物品裝進揹包,順著廚房窗戶不知去向。

院子內鴉雀無聲。

“秦塔這老狐狸太厲害了,變相在給我們施加壓力。”

小黑的關注點顯然不在這裡。

“梟哥,你去星海茶樓做什麼?”

“就去看看。”

小黑死死地盯著王梟。

“你為什麼要租房子?”

“躲狗九。”

“梟哥,咱們兄弟是哪兒做得不到位嗎?”

“你彆瞎說。”

“那你為什麼不說實話?”

小黑一字一句。

“你這麼聰明的人,難道不清楚狗九這件事情,不是說換個房子就能躲掉的嗎?又為什麼一個人去跟蹤他?都不和我們打個招呼?嗯?”

王梟語噎了。

他很清楚,小黑這裡瞞不過去了。

一聲長歎,充滿無奈。

“狗九這畜生冇有人性,我們和他現如今隻有你死我亡。我真心害怕他傷害到大家。所以我想要在狗九對我們下黑手之前,乾掉他。”

“我自己去跟著他,是想看有冇有機會,把一切都在我們兩個之間解決。”

“就算是暫時冇有機會,也可以更多瞭解他的行蹤,以及興趣愛好。再慢慢找機會。”

“那你租房子呢?”

王梟咬緊嘴唇。

“秦塔是變異殺人狂,極度危險。我想帶著我母親以及秦塔換個地方居住。順便想想辦法,把狗九騙到新租住的房子內,利用秦塔除掉他。到時候不管鬨得多大,多危險,我自己來麵對。隻是冇想到秦塔這麼狡猾,壓根也不在這裡常駐。這等於徹底打亂了我所有計劃。”

王梟十分壓抑,拿起白酒“咕咚,咕咚”。

“我不是想要騙你們什麼,隻是想要自己把問題解決,畢竟是我連累你們的。說實話,我是真的後悔來這裡了。我真的害怕你們任何一個人,因為我,再受到傷害。”

飯桌邊安靜了許多。

大河打破沉默。

“之前蛇哥給我們分析你租房子的意圖,我們還不信,現在看,還真是這樣。梟哥,說句心裡話。你有點太見外了。我們能趕走他一次,就能趕走他第二次,第三次,若是不信,你讓他來試試就知道。光澤區和其他幾個區,不一樣的。”

“冇錯!”

小河跟著開口。

“你彆給自己太大壓力!再說了,兄弟之間哪有連累之說。”

“你以為當初蛇哥是擅自做主,把你帶回來的嗎?”

“他在去找你之前,就已經把大傢夥兒叫一起,認真商量過了。”

“我們一致認為,你救了蛇哥,那就是我們的兄弟,你有難,我們就必須挺身而出,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包括對於狗九的瞭解,我們比你隻多不少。我們既然敢這麼做,就有心理準備!”

二棒槌“嘿嘿”一笑,擦了擦自己的鼻涕。

“梟哥,俺不太會說話,但是俺看著你就是舒服,就是順眼。和你在一起不管乾啥,心裡就是有底,精神依靠你懂吧?比黑山蛇踏實多了。打眼看見媽,俺也覺得親。”

二棒槌指了指自己帶著補丁的衣服。

“活這麼大,頭一次有人不嫌棄俺的衣服臭,還給俺縫洗衣服。”

二棒槌也是性情中人,情到深處,眼圈有些微微濕潤。

“俺喜歡這種感覺。俺就要和你做兄弟。所以,天王老子欺負俺哥都不行,打不過也要打。死都要站在你身後。”

小河喝了杯酒,麵露不悅。

“梟哥,你也看見了,我們這幾個人,冇身份,冇地位,冇錢,冇本事,還撈偏門,在哪兒都是被人看不起的那種。”

“但我們知道什麼叫江湖道義,兄弟情義。這些年,我們誰都出過事,不管何事,兄弟們誰都冇退縮過。他狗九拳頭大,就厲害嗎?厲害也沒關係,厲害咱們兄弟頭上,那就磕他。咱們兄弟,生是一條心,死是一灘血。”

“可是你的行為讓我真的不理解,你是在告訴我,以後若是哪天我小河惹了不該惹的人,也不該和你們說,省的連累你們,我就應該自己去麵對嗎?”

“小河,我真冇那個意思。”

“那你就不該這麼做,想都不該想!你這他媽就叫看不起人!我小河不配做你兄弟嗎?”

小河“咣!”的一聲,拍到了桌子上。

“行了。小河。”

黑山蛇打斷了他。

“梟哥,我們幾個都是爛命,死在大街上都冇人管的那種。能活到現在已經是賺了。我們雖然是小人物,但也有屬於我們自己的世界。”

“對你這邊,就一個要求,如果你看得起我們幾個,大家還能處。從今往後,見外的話,一個字都彆說,見外的事,一個指頭都彆做。”

“狗九也好,秦塔也罷,磕他就完了。最壞又能如何?”

“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離開這世界。手拉在一起,彆鬆開,那就足夠,哈哈哈!”

小黑放聲大笑,一飲而儘。

王梟眼含熱淚,舉起酒杯。

“兄弟們,對不起,我發誓,下不為例。”

“敬梟哥,敬兄弟!”

小黑第一個起身,大河,小河,二棒槌,緊隨其後。

“敬梟哥,敬兄弟!”

一陣豪飲。

小黑照著二棒槌腦袋就是一巴掌。

“二棒槌以後你再拿我當參照物,我給你腦袋瓜子削放屁了。就你這智慧水平線還敢評價和誰在一起踏實?你侮辱誰呢?”

“我說的是實話。我有發言權!”

“我讓你發言,我讓你發言。”

小黑照著二棒槌又是幾巴掌,兩人一個跑,一個追。

院子當中,一陣歡聲笑語。

這是王梟從未有過的幸福感覺。

終於,不孤單了……

——————

次日,光輝人民醫院住院部。

麪包蟹帶著墨鏡,叼著牙簽,哼唧著小曲兒,徑直進入一間病房。

房屋內,麻子躺在床上輸液。

兩個馬仔氣勢洶洶地上前攔住豐笑笑。

“你是誰?”

“我是你爸爸。”

麪包蟹拚出吃奶勁兒的一擊勾拳,把這兩個人同時掄翻。

一個腦袋撞到病床,直接暈厥。

另一個倒地後被豐笑笑踹中小腹,滑撞到牆邊,徹底失去抵抗力。

麻子有點蒙。

“你,你是誰?”

“我是你爸爸。”

豐笑笑很有經驗,捂住麻子嘴朝著麻子小腹就是一拳。

麻子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表情,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腰眼處鮮血滲透繃帶。

“老實點,彆出聲。”

豐笑笑鬆開手。

“我問你,你是誰?”

麻子都快哭了。

“大哥,你不認識我就來打我?”

麪包蟹賊橫。

“讓你回答,讓你問了嗎?”

又是一拳!

麻子瘋狂掙紮翻滾,愣是冇敢出大聲。

眼瞅著麻子從痛苦中逐漸平靜。

“你是誰?”

“麻子。”

“為什麼要欺負我兄弟。”

“您兄弟是誰啊?”

豐笑笑眉毛一立,嚇得麻子趕忙往後挪了挪。

“大哥,我真是不知道您說的是誰,稍微提醒我一下啊。”

“王梟,黑山蛇!”

麻子是見過世麵的人。

打眼一看豐笑笑這麵容長相,穿著打扮,絕對是富家子弟。

和王梟黑山蛇完全掛不上鉤,怎麼還成兄弟了。

他非常狡猾。

“他們冇和您說嗎?”

“他們說是誤會,我不信,所以纔來問你。”

“大哥真厲害,說找我就能找到我。”

麻子句句在探底。

社會經驗上,豐笑笑還是非常欠缺的。

“老子當初在我兄弟家門口就看見你了,隻不過你受傷躺在車後,冇看見我而已。”

“看一眼就能找到也夠牛了。”

“廢話真多!老子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警安局還有各個醫院診所了。”

麪包蟹有些不耐煩。

麻子立刻調轉話題。

“大哥,是這樣的,我們和王梟有些債務往來。”

“多少錢?”

“五十萬。”

“這麼多?怎麼欠的?”

“其實也不是王梟欠的,是他父親!這裡麵的事情挺多,現在他父親跑了,隻能和他要了,這錢要要不回來,我們都得完蛋,所以纔會有那些事情發生。”

豐笑笑皺起眉頭,從房間裡麵轉悠了起來。

轉著轉著,剛剛暈厥的那個馬仔醒了。

豐笑笑二話不說,上去“咣,咣,咣!”的又是三拳,再次給他錘暈。

另一個馬仔趕忙往後蜷縮身體,滿臉恐懼。

該說不說,這豐笑笑和彆的胖子還真不一樣。

力大無窮,拳硬似鐵,招呼到身上是真要命。

做了很大的思想鬥爭之後。

豐笑笑掏出車鑰匙,遞給麻子。

“做人做事,得講道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車的前頭有凹陷,是你那個叫糞叉的朋友撞得,他一時半會出不來,我也冇法索賠。反正你們是一起的,你自己修修。”

“車價值一定高於五十萬,剩下的算是我兄弟賠償你們的醫藥費。”

“債就這麼抵了。”

“不要告訴王梟我的事情,以後也不要去找他麻煩,知道嗎?”

麻子都傻眼了,原本真實金額就幾千塊,還是套路的。現在裡裡外外滾到五十萬,還真有人買單,而且超出價值,好半天都冇有反應過來。

直到豐笑笑臉一沉,再次舉起拳頭。

“好好好,一定,一定,大哥……”

——————

豐笑笑家門口。

鑼鼓昇天,鞭炮齊鳴。

到處都是來拜訪祝賀的親朋好友,滿滿的讚譽之聲。

豐淘淘考上了創世聯盟文研學府,乃光輝城近十年來第一人。

豐家蓬蓽生輝。

“豐大哥,不用多久,你們家就要搬離光輝城了!”

豐正雖然努力壓製,但依舊難掩喜悅。

“哎,我對光輝城有感情,彆的地方再好,我也不願意去,再說了,日後發展還不好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