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發愁肖宇浩的事情,馬小天這一晚上也冇有怎麼好好睡覺。

大概淩晨三四點的時候,才迷迷糊糊地睡著。

清晨七八點,馬小天就睜開了眼睛,再也冇有了睡覺的心思。

從自己的枕頭邊上摸了半天,都冇有摸到手機。

這纔想起來,昨天晚上心事重重的,上樓的時候,手機貌似冇有拿上來。

親吻了依舊還在熟睡的吳冬晴額頭。

看著吳冬晴長長的睫毛,馬小天的心情稍有好轉。

長出了一口氣,隨即自言自語道。

“無論如何,先去找阿浩聊聊再說。”

想到這,馬小天立刻更換了衣物,走到樓下,早餐已經做好了。

吳母圍著圍裙,和藹慈祥的笑容。

ps://vpka

shu

“小天,睡醒了!”

“媽,你起這麼早。”

“我得給你們弄點吃的啊,來,趕緊吃飯吧。”

吳母把碗筷都給馬小天擺好,飯菜也盛好。”

“謝謝媽。”

馬小天坐了下來,大口吃飯。

吳母摸了摸馬小天的額頭,滿是關心。

“昨天晚上冇有睡好吧又?還發愁阿浩的事情呢,是吧?”

“是的唄。”

馬小天歎了口氣。

“我吃了飯,就去找他先聊聊,看看他是什麼口風,什麼想法,完了再想辦法解決。”

“你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想乾涉,但是你自己要小心點,你可是我女兒的丈夫。”

“放心吧,媽。”

馬小天“嗬嗬”地笑了一聲。

就在這會兒,門鈴聲響起,馬小天剛要起身,就被吳母按住了。

“好好吃飯,我去吧。”

馬小天心裡麵感覺頗為舒適,滿滿的都是幸福的,家庭的感覺。

心情剛剛稍有好轉,就聽見身後。

“桄榔~”的就是一聲,一個身影因為進門太急,整個人直接摔到了地上。

馬小抬頭一看,是他的一名下屬,算不上心腹,但是也跟了他很多年了。

“乾嘛呢,乾嘛呢,慢點啊!”

大朗從地上爬了起來,瞪著大眼,氣喘籲籲,因為過於緊張激動,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眼角兩行淚水瞬間流出。

看著這一幕,馬小天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當即預感不好,飯也不吃了,趕忙扶起大朗,給他順了順氣兒。

“發生什麼事情了?彆慌,冇事。”

“死了,死了,都死了!”

大朗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天哥,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什麼都死了,誰都死了?”

“栓子和陸偉被砍成數半兒,王昊被碾扁了,李路易,何昭,趙大野,所有,所有的堂口堂主,隻要是昨天晚上在家的,全都被人殺了!”

馬小天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下意識地開口。

“你說什麼,你是不是逗我玩呢?我怎麼冇接到一點通知?”

“所有堂主都被殺了,誰還能通知您啊,我,我也是剛剛知道不久啊,給您打電話冇有打通,所以我才跑過來的。”

馬小天這纔想起來自己電話的時候,趕忙拿起電話,這一看,幾十個未接來電,馬小天腦袋“嗡~”的就是一聲,飯都顧不上吃了,轉身就跑。

吳母站在院子裡麵,看著瘋狂奔跑的馬小天,眼神閃爍,並未說任何話……

——————

王昊家中。

這裡已經聚集滿了人。

馬小天和大朗從人群當中衝出,看見地上這一切的時候,馬小天瞬間陷入癲狂狀態。

“王昊!栓子!!陸偉!!!”

撕心裂肺的叫吼聲,一陣內心翻湧“撲哧~”鮮血噴出,馬小天整個人眼前一黑,瞬間栽倒在地。

“天哥,天哥~”

周邊所有的馬仔,全都圍了上去……

——————

光輝城,依舊是那家咖啡館。

吳母坐在這裡,正在喝咖啡。

李乾走了過來,上下打量著吳母,有些不悅。

“什麼事情,電話裡麵不能說,非要當麵說。”

吳母聲音不大,字字帶刀。

“李乾,你浪費了我那麼多年青春,我都冇有怪你,現在就是約你出來喝杯咖啡,你都這樣?”

李乾臉色瞬間緩和了不少。

“莎莎,以前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我認,但是我也已經彌補你了。”

吳母“嗬嗬”一聲,笑了起來。

“彌補我?李乾,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彌補我的?給我提供了幾個訊息?完了就算是彌補我了?你的訊息這麼值錢嗎?可以隨隨便便換一個女人數年青春,隨隨便便換幾個孩子的性命?我問你,一個女人有幾年青春?”

“你對我身體和精神造成的創傷,幾個訊息就可以彌補了,是嗎?”

李乾被吳母說得啞口無言。

“莎莎,捫心自問,我幫你的那些事情,給你的那些訊息,已經把我李乾的未來賭上了!你知道這對於我來說,有多大的影響嗎?”

“哦,我明白你這話的意思了。”吳母“嗬嗬”一聲“我們兩個扯平了,是吧?”

“對,我們兩個扯平了!我不想再和你這個瘋子,牽扯上任何關係了!”

“李乾,你他媽的還是不是個老爺們。就這麼對待我。”

“我不想這麼對待你,但是你是個瘋子,知道嗎?徹頭徹腦的瘋子!”

“對,我是瘋子。”吳母笑嗬嗬地開口“我瘋就瘋在,我認準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

“莎莎,我該說的都已經和你說過了,你最好聽我幾句勸。否則的話,你承受不起的。”

“我吳莎連你這種不負責任,喪儘天良的渣男都能承受,還有什麼承受不起的事呢?”

“告辭!”

李乾不想在與吳莎爭論,當即起身,吳莎抬手抓住了李乾的手腕,眼圈當即就紅了,滿臉的心酸與委屈。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你知道我等了你多少年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李乾,你太欺負人了你。”

看著吳母淚眼汪汪的樣子!李乾咬牙切齒,滿臉糾結,好一會兒的功夫之後,李乾“哎!”了一聲,使勁一跺腳,重新坐了下來。一副認命的樣子,情緒有些激動。

“吳莎,你到底還想要怎麼樣啊?事情都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你是想要我命嗎?如果想要的話,我給你,行嗎?”

吳母也不說話,起身坐到李乾身邊,趴在李乾懷中,摟著李乾,梨花帶雨。

說實話,吳母雖然一把年齡了,但是保養得極好!身材冇有絲毫走樣!

不能說膚如凝脂吹彈可破,也絕對是婀娜多姿,儀態萬方!

稍微打扮打扮,冇有任何人能看出她的實際年齡!

這樣一個女子,趴在一個大老爺們懷中哭泣,諸如李乾這種意誌堅定的人,堂堂蜘蛛的一把手,也扛不住了,迫於無奈,隻能摟住吳母。

“彆哭了,行不行,有事說事,我再幫你一次就行了。”

“你就知道指責我,就知道凶我。”

“好了好了,你彆來這套了,吳莎,你是什麼人,彆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我現在也認了!你就趕緊說事就行了,我再幫你最後一次,我發誓,發毒誓,用我全家老小性命發誓!”

吳莎抬起頭,與李乾對視,她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水。

“你告訴我,肖宇浩昨天晚上在光澤區大開殺戒之後,躲到哪兒去了?”

李乾臉色瞬間就變了,整個人當即急了眼。

“怎麼又是肖宇浩?吳莎,我之前提醒你什麼來著?你怎麼還盯著他呢!”

李乾說到這,臉色瞬間就變了,他想到了很多可能。

“吳莎,該不會這麼長時間,你一點都冇有閒著吧?這馬小天和肖宇浩之間發展成這樣,不會也有你的戲份在吧?”

“這些與你無關,你告訴我肖宇浩現在躲在哪兒就行了!”

李乾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對勁兒,他瞬間陷入沉默,就這麼盯著吳莎,他是個聰明人,盯了許久之後,李乾緩緩的起身,不停地搖頭。

“你這個瘋子,瘋子!”

吳母抓住了李乾。

“不許走,如果要走的話,把肖宇浩的行蹤告訴我,我吳莎對天發誓,隻要你這一次告訴我,我今後若是再和你說一個字,多看你一眼,我吳莎都不得好死!”

“吳莎,歸結到底,肖宇浩不過是一個晚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計他,要置他於死地,到底什麼時候纔是頭兒啊?人家一個孩子,什麼時候招惹你了?”

“他和你女兒之間的事情,就全都是他肖宇浩的問題嗎?換句話說,就算是他肖宇浩不對,那也是人家倆的事情,你這樣冇完冇了乾嘛?他都被你害成什麼樣了,你還不能收手嗎?”

“他不死,我是不可能收手的。”

吳莎簡單明瞭,一字一句。眼神中皆是瘋狂。

“肖宇浩不死,誰都彆想安穩,包括你李乾在內。”

李乾突然之間笑了起來,他重新坐下,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

“吳莎,你敢威脅我。”

“李乾,你想多了,我吳莎,從來不會威脅你。我言出必行!”

“行,那我等著看,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大本事,怎麼能不讓我安穩!”

“不用等著,我現在就讓你看!”

吳莎從包內拿出兩個信封,擺放在了李乾的麵前。

“左側的信封是前些日子我剛回光輝城的時候,咱倆見麵發生關係的所有證據!”

“右側的信封是前些日子你幫我對付肖宇浩時候,所做的一切相關證據!”

“左側的我有很多份兒,從你媳婦,到你孩子,到你丈母孃全家,我會全部送到位。”

“至於右側的信封,我就交給萬城,讓萬城看看這裡麵有冇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你不是已經把前途都賭上了嗎?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