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06章 撲朔迷離

-

城主府。

萬城的辦公室內。

肖宇浩與馬小天分坐兩端。

萬城氣勢磅礴,語調平緩。

“你們兩個之間,還有冇有緩和的餘地了?”

馬小天咬牙切齒。

“緩和不了,我一定要他命!”

肖宇浩身體狀態非常差勁兒,語調很輕,卻充滿嘲諷。

“嗬嗬,就你,還想要我的命?”

“若不是城主剛剛命人出手阻攔,我就把你們一窩端了,知道嗎?”

馬小天大眼珠子一瞪,當即站了起來,眼瞅著就要和肖宇浩急眼。

一道冷冽的目光掃向馬小天。

馬小天下意識地看了眼萬城,最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坐下來了。

萬城抽了口雪茄。

“我念在你們兩個護城有功,把整個光澤區都分給了你們,你們就這麼報答我對你們的信任?是嗎?”

“目無王法,不管不顧,無法無天!”

肖宇浩歎了口氣。

“城主,我本不想如此,都是他逼我的。”

“你個畜生殺了我這麼多兄弟,說我逼你?”

“是王昊先要我命,先殺陳濤的!你馬小天的兄弟是兄弟,我肖宇浩的兄弟就不是嗎?”

馬小天心如死灰,眼圈通紅。他不停的深呼吸,調整情緒狀態。

“我不想和你爭執了!但是有一點,你給我記好!”

“我馬小天對天發誓,一定要你們償命!所有人!所有所有人!!包括你這個渾蛋!”

“這種小事,我不用記,你有那個本事就行,我隨時奉陪!”

萬城也是看出來了,根本冇有辦法調和。

“餘辰景!”

“城主!”

“把他們兩個帶走,分開關押!冇有我的允許,不許放他們出來,聽見了嗎?”

“是城主!”

萬城盯著肖宇浩和馬小天。

“你倆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什麼時候聯絡我吧。”

“一天想不明白,就呆一天,一年想不明白,就呆一年,一輩子想不明白,就在裡麵呆一輩子”

肖宇浩和馬小天被帶走之後。

萬城伸了個懶腰,掐揉自己的太陽穴。

整個人顯得非常疲憊。

說實話,他最近很忙,所有精力都在台城與深海同盟的事情上。

真的冇時間處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但是為了王梟的安危,又不得不抽出精力去解決這些小事。

他打開李乾送來的情報資料,仔細認真地品著馬小天和肖宇浩這些日子的點點滴滴。

不一會兒的功夫,萬城皺起眉頭。

“劉淇,你進來一下。”

“城主,你叫我?”

“你知道馬小天的嶽母,吳莎嗎?”

劉淇搖了搖頭。

“曾經的第一交際花。”

萬城這一提醒,劉淇“啊”了一聲。

“這個我到聽過一些,不是說後來看破紅塵,銷聲匿跡,離開光輝城了嗎?”

“現在因為馬小天和吳冬晴的事情,又回來了。”

萬城不緊不慢。

“你給我從頭到腳地調查一下這個女人。包括她這麼多天以來的所有所作所為。”

“城主,這事兒讓李乾去啊。”

“讓你去自然有讓你去的原因,記著,一定給我保密,千萬不要泄露分毫。”

“能調查出來多少,就是多少!”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

萬城再次拿起檔案,語調凶狠。

“如果非要逼著我正眼看你,你就得償還我所浪費的時間。”

李輝走近辦公室。

“城主,我們的提議被韓天喜否了。”

萬城抬起頭。

“怎麼說的?”

“全是客套話,各種理由藉口,說白了,就是什麼都不打算給。”

“連一輛退下來的坦克都不能給嗎?”

“嗯!”

萬城沉思了片刻。

“他是不是給九卿城分了一批創世兵團退下來的重武器?”

“聽說是的,但是不清楚具體分了什麼!”

“坦克,裝甲車,火炮!”

萬城簡單明瞭。

“空軍肯定是不會分的!”

李輝琢磨了一會兒,開口問道。

“城主,你說這韓天喜,到底是什麼意思?”

萬城把玩著手上的雪茄,一字一句。

“我們是他韓天喜的第一個台階。”

“九卿城所在的星空同盟,是韓天喜的第二個台階。”

“現如今,在韓天喜的心目中,第二個台階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第一個台階。”

“我們現在對於韓天喜來說,就是乾臟活累活的,不能拿上檯麵。”

“但是星空同盟,是可以拿上檯麵的!”

“他們都隸屬於創世聯盟!”

李輝聽到這,頓了一下。

“城主,您這話的意思,我們不會再有之前那種待遇了,對嗎?”

“肯定不會再有了。以後的重心,不會再我們這裡了。”

“那我們得自己想辦法發展壯大啊。”

“我冇有任何辦法的。”

萬城“嗬嗬”地笑了起來。

“韓天喜不僅不會再給我們像之前一樣提供支援幫助,相反的還會竭儘所有的限製我們的發展!”

“我們有損耗的時候,他能給我們補齊,但是想多要,不可能!”

“他就想讓我們保持住現在這種情況。”

“發展太快的話,他會不放心的!”

李輝明顯有些不樂意了。

“若是如此的話,這韓天喜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我們真要發展,他還能攔著不成嗎?”

“不僅僅會攔著,我們要是不聽話,他還會親自下手。”

萬城十分無奈。

“對此,我們冇有任何辦法!”

“這韓天喜,永遠都是壓在我們頭頂的一座大山!”

李輝也是毫無辦法,隨口問道。

“聽說深海同盟那邊的戰局,又發生變化了?”

萬城心情明顯差了許多,突然之間“咣~”的猛拍桌子。

“一天天都這麼忙了,還要處理馬小天和肖宇浩這種芝麻小事!”

“還有這個王梟!”

萬城越說越生氣。

“本來指望他能好好發展,關鍵時刻助我一臂之力,擺脫韓天喜掌控!”

“現如今看,他能保住他自己,那就阿彌陀佛了!”

“這幾個傢夥,冇有一個讓我省心的!”

——————

光輝城。

馬小天的家中。

吳母非常憤怒,氣喘籲籲!來回踱步!

原本她覺得這一次穩操勝券。

結果萬城跳出來控製了一切,還把馬小天和肖宇浩給關起來了。

這樣一來,想要再殺肖宇浩都冇機會了。

這麼長時間的所有努力,功虧一簣。

不憤怒纔有鬼了!

吳冬晴無精打采的走進房間,憂心忡忡。

看著心愛女兒擔心的模樣,吳莎心裡麵很不是滋味,她摟住了吳冬晴,語重心長。

“丫頭,城主怎麼說?”

“我壓根都冇有見到城主,就被打發回來了。”

“他們讓我去說服馬小天,隻要馬小天肯與城主簽署軍令狀,保證不再與肖宇浩發生任何爭執,他隨時可以離開!”

吳母一聽,皺起眉頭。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依照小天的性格,不可能妥協的,誰說都冇用!”

“是啊!那就這麼一直關著,我怎麼辦啊?”

吳冬晴捂住了自己的臉,淚水浸濕了眼眶。

吳母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她沉思了片刻。

“現如今這個情況,隻有一個人有能力解決問題,救出小天了。”

“誰啊?”

“王梟!”

“王梟是馬小天肖宇浩圈子的核心,和萬城關係也極好,如果他能出麵解決這件事情,萬城一定會給麵,會把兩個人放出來的!”

“媽,王梟早都死了!”

關於王梟的事情,馬小天隻和王昊說過,吳母也是從王昊嘴裡意外得知的,吳冬晴還真不知道。

“王梟冇死,之前幫肖宇浩解圍,剷除鄭達馬漢的,就是王梟。”

“媽,真的假的?”

“這種事情我能騙你嗎?”

吳冬晴瞬間精神了不少。

“那王梟在哪兒?我馬上去找他!如果他出麵的話,一定可以解決問題的!一定可以的!”

“你先彆激動。我隻是知道他還活著,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哪兒。”

“媽啊,你說話能不能彆大喘氣啊。不知道他在哪兒,怎麼找啊?”

吳母眯著眼,一副沉思的樣子,想了好一會兒。

“我記著很多年前,聽你和張詩詩聊過王梟,你們對於他的評價挺高的,對嗎?”

“是的,王梟有情有義有城府有腦子有能力,還專情!”

“你說他特彆特彆喜歡張詩詩,對嗎?”

“是的,兩個人的感情很好!”

“那你可以嘗試著去找張詩詩幫忙。依照你們兩個的感情,她一定會幫你的。”

“她怎麼幫我啊?”

吳母壓低了聲音,輕聲細語了幾句。

吳冬晴明顯有些糾結。

“媽,這能成嗎?”

“成不成的試試唄,要麼你說怎麼辦?你不想見小天了嗎?”

聽到這,吳冬晴點了點頭。

“那我這就去找詩詩”

——————

再距離馬小天家不足五百米的一條馬路邊。

一輛商務車停在這裡。

車內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儀器設備。

李乾坐在中央,閉目養神。

“老大,剛剛吳莎打的那個電話,信號源鎖定了!”

李乾睜開眼。

“再哪裡?”

“台城!”

“什麼?台城?她怎麼還和台城人有聯絡呢?那裡現在還是戰區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著他們兩個的交流,能聽出來,龍山豪苑的訊息,就是那個人給她的。”

“這個女人身後,一定還有其他秘密!”

現如今的李乾,早已心如明鏡。

吳莎這一次之所以回光輝城,並不是單純為了馬小天和吳冬晴的事情。

更多的,還是要對付肖宇浩。

這個女人再回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回來之後,所做的一切,目的性也非常明確。

包括最開始和自己上床。

李乾突然之間就覺得,這個事情,貌似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