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07章 小家小業

-

(看不到作者說話的,都更新一下APP。)

錦城。

在李鑫叛變失敗之後,李陽一直竭儘所有日夜不眠的再調整,再善後。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努力。終於暫時穩住全部局麵。

整個錦城所有的一切,除了錦廟廟主之外,皆以重新步入正軌。

今天是召開表彰大會,論功行賞的日子。

錦城所有電視台全程直播!

城主府報告大廳內!

馬無敵,劉誌傑,張放這批功勳骨乾,在講台前方依照功勞大小,站了數排。

一番激動人心的演講,使得馬無敵一行人動情落淚。

李陽親自下台,為所有功勳人員頒發獎章。

ps://vpka

shu

整個表彰大會,依舊未提及王梟分毫!

獲益最大的就是馬無敵,他正式接任了李鑫的職位,成為了錦城城防總司令。

這是他曾經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如今,卻變成了現實。

其他人也都有不少收穫。

所有因為此事犧牲的人員以及家屬,也的都到了相應的補償獎勵。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

那就是被徹底定在恥辱柱上的李鑫,周帝,周天一行人。

成王敗寇,這是自古永恒不變的道理。

——————

周天家中。

往日門庭若市,現如今門可羅雀。

這段時間。

李陽已經通過強硬手段處理掉了李鑫的所有同黨,也清理掉了周帝的所有同夥兒。

重新完全掌控軍權!

在徹底穩定軍隊之後,他才把屠刀揮舞向了李鑫勢力的三號人物,周天!

李鑫整個團隊的所有核心骨乾,除了關龍那夥人,其他早已伏法。

但是每一個核心骨乾身邊,都有無數枝枝葉葉,還未修剪乾淨。

李陽自然不可能放過這些人。

從最重要的開始,一個一個來,終於到了周家!

劉誌傑的行動雷厲風行。

所有與周家有過聯絡,有過交集的人。

逐個排查,逐個審問,逐個定罪。

完完全全就是寧殺錯,不放過的架勢。

不少無辜的,曾經與周家有過牽扯的人,都被牽連其中,麻煩不斷!

所以,現在整個錦城的人,都像躲避瘟疫一樣躲避著周家。

儘可能地和周家劃清界限,生怕受到周家的連累。

所有的一切,周宇航都看在眼裡。

他曾經還天真地認為,自己的父親那裡就是結束。

鬨了半天,結算纔剛剛開始。

貢善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伍仔所說的一切,也都是真的!

他的內心惶恐不安,卻又無能為力,不知所措!

這種擔驚受怕,等死的日子,簡直比直接殺了他還煎熬!

樓上,又傳出了自己母親哭泣的聲音。

周宇航已經不想去勸了,也勸不了。

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直播,眼神閃爍。

片刻之後,他直接關掉了電視,滿滿的失落。

他明白母親為什麼會突然哭泣了。

電視當中對於李鑫周天周帝一行人犀利的批評,讓他無地自容。

但是他內心知道,父親不是那種人,可是又有什麼辦法改變呢。

手機響起,是李曉雅打來的。

看見李曉雅的電話,心情明顯好轉了許多!

嘴角露出笑容!

但是卻顯得有些糾結猶豫。

斟酌再三,他到底冇有接通電話。

他不知道王梟和李陽之間的關係,也不知道王梟在這件事情當中的功勞。

他知道的,就是李陽的屠刀已經揮舞向了周家。

他不想因為自己,連累到王梟一家人。

對於周墩子來說,王梟他們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兄弟。

電話安靜了下來。

周宇航緩緩閉上眼睛,腦海當中皆是李曉雅的樣貌。

房門打開,周家的禦用律師,走了進來。

“少爺,你叫我。”

周宇航愣了一下,無奈地笑了。

“你真的還敢來這裡!”

“我為什麼不敢來?”

“李陽已經開始對我們家下手了。”

“我知道。”

“那你應該和我們撇清關係。”

律師笑了笑,點著一支菸。

“有些關係是撇得清的,有些關係是撇不清的,我這種,就是撇不清的。”

“就算我什麼都不知道,劉誌傑也不會放過我!”

“更何況,我也是知道內情的人,隻不過老爺冇有需要我做什麼而已。”

律師的心態很好。

“少爺,有什麼事情,你得儘快說,我也得儘快給你想辦法去辦!”

“晚了,或許我就冇有機會辦了。估計劉誌傑不用多久就會找上我了。現在之所以冇找上,是因為錦城的警安局內已經裝不下人了。嗬嗬”

周墩子撇了撇嘴。

“那什麼時候到我和我母親。”

“這個不好說,或許一個小時,或許一天,或許更長時間!反正都是他們案板上的肉,他們想什麼時候切就什麼時候切唄!”

周宇航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

“我想立一份遺囑。”

“遺囑?什麼意思?”

“如果我和我母親不在了,我們周家剩下的所有財產,留給彆人。”

“你想留給誰?”

“留給我兩個哥哥,一個妹妹。”

“誰啊?”

“烏木,黑山蛇,李曉雅,最後一個要多點。”

律師眼神閃爍,歎了口氣。

“如果真到了對你們下手的時候,你的所有財產,都會被充公的。”

“那如果趁著現在,我提前給呢?”

“那不是害他們呢嗎?”

周墩子這才反應過來,他坐直了身體,靠在一邊。

“這可如何是好啊。”

“少爺,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想彆人呢?”

“他們不是彆人,是我最好的兄弟。希望李陽的屠刀,彆砍到他們身上。”

周宇航想到這,麵露擔憂。

“少爺,還是先想想自己吧。”

“自己就冇什麼好想的了,肯定躲不掉的,過一天算一天就是了。”

周宇航說到這,頓了一下。

“你幫我找一個可靠的人,我給他足夠的報酬與代價。讓他給我死守秘密。”

“您想做什麼?”

“我給他錢,讓他以他的名義,去給我兩個哥哥和妹妹購買不動產,他也可以順便給自己買上,我要確保他們日後的衣食無憂。”

律師歎了口氣。

“他們值得你這麼做嗎?”

“都是兄弟,自然值得!”

“我幫你想想辦法吧。”

律師起身,告彆周宇航,剛走出彆墅,就看見了王梟和黑山蛇停下車子,走了出來。

律師與周天關係不一般,他走到王梟的身邊,把剛剛周宇航和他所說的一切,都告訴了王梟。

他話鋒一轉。

“你當初能從這件事活下來,全靠老爺!”

“希望你能遵守諾言!好好守護與我們少爺的這份友情!”

“我們少爺雖然愛闖禍,但是非常的單純,善良!憨厚!冇有任何壞心思!”

“我從未見過少爺對彆人這樣過,包括他的親生父母。”

簡單幾句話,王梟就知道這律師不簡單。

“宇航對我們的所有好,我心知肚明。冇有周天那一塊,我也絕對不會負他分毫。”

“這是我兄弟。”

“我烏木怎麼對待自己兄弟,不用彆人教!也不用彆人提醒!”

“當我多嘴了,抱歉。”

律師剛剛上車,不遠處,數輛車子行駛而來,直接把律師的車輛給包圍了。

“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律師飲彈自儘!

王梟和黑山蛇眼神閃爍,按動門鈴。

彆墅內,周宇航正在發呆,聽見門鈴聲響,有些好奇。

這種時候,是誰呢。

他看了眼監控,發現是王梟和黑山蛇,滿滿的親切感。

周宇航嘴角微微抽動,思索許久,並未開門。

回到了自己房間,脫掉衣服,鑽進被窩。

他的大腦一片混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被子被人一把掀開了。

王梟和黑山蛇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周宇航瞪大了眼睛,故作憤怒與嫌棄!

“你們怎麼進來的?”

“想要進你家還不容易嗎?”

王梟笑了笑,絲毫不在意周宇航的態度,遞給周宇航一支菸。

“你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故意不接電話搞失蹤!”

“來你家找你,還裝不在!”

“下一步是不是就該想方設法和我們發生矛盾,逼迫我們遠離你了?”

“那我勸你最好死了心。”

“墩子,咱們可是兄弟。你不能做這種不講道義的事情。也休想甩開我們!”

“我是什麼人你知道的,言出必行!聽見了嗎?”

周墩子一看王梟把什麼都說破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片刻之後,他“哎”了一聲,不再偽裝。

“烏木哥,現如今,凡是沾我們周家一點邊的人,幾乎都出事了。我真的不想連累你們。”

“你這話說的就冇意思了,兄弟不就是用來連累的嗎?換句話說,怕連累那還能叫兄弟嗎?”

“你忘記你當初是怎麼拚死救我性命的了?忘記你是怎麼從中善堂救我媽的了?我都冇覺得我連累你,你為何要如此感覺?”

王梟目不轉睛的盯著周宇航身上的彈痕,這都是當初為了救王梟,留下的。

黑山蛇撇了撇嘴。

“說實話,雖然對於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行為很反感,但是你其他地方,做的還是冇毛病的。所以你犯不上這個樣子,我們這種小家小業的,也不怕人連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