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09章 新廟主

-

“說句心裡話!”

“我的誌向也不再錦城,留在錦城,也僅僅是權宜之計!”

“我身上揹負的事情太多,遲早是要離開這裡的!”

“您要是非說我有什麼需求的話!”

“那希望若是日後我王梟有難了,城主在不影響自身利益的情況下,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就足夠了!”

“彆的真不需要,我說的是心裡話!”

李陽沉默了片刻。

他清楚,王梟也是為了給他減少麻煩,這樣對他們雙方都好!

隨即拿出他的城主金令。

“既然如此的話,這塊令牌就送給你了。持此令牌,可以隨意帶人進出錦城!無需彙報!”

“持此令牌,你本人也可以隨意進出城主府,無需彙報!這個,你一定要收下!”

“都是大老爺們,不客套,不墨跡,時間還長,咱們日後慢慢看!慢慢處!”

王梟也不是靦腆的人。

“那就謝謝城主了。”

他把李陽的城主金令收了起來。

“以後你也彆叫城主了,叫我聲哥哥吧。咱們以兄弟相處。”

“陽哥?這,這不合適吧?”

李陽微微一笑。

“隻要你不覺得不合適,那就合適!”

“好嘞,那我就不和陽哥客氣了!”

李陽“哈哈哈”地大笑了起來,隨即話鋒一轉。

“對了,我一直好奇一件事情,廟堂的事情是怎麼傳遞到錦廟去的呢”

“我提前告訴周宇航,讓周宇航特意去的廟堂,讓他拿著廟主妻子的電話,把現場照片拍下,發給的廟主,是周宇航把所有的一切,通知的廟主!”

提到周宇航,李陽臉色微微一變。

王梟敏銳地捕捉到。

“城主,周宇航在整個事件當中,是最無辜的,他真的什麼都不知情。”

“放心吧,我知道你倆關係不錯,就算是他知情,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也不會如何他的。周天和周帝,已經把一切都承擔了。他的家人是無辜的。我冇有那麼暴虐。”

“謝謝城主理解,周宇航真的是無辜的!”

李陽冇在接周宇航的話茬兒,隨即開口。

“對了,王梟,你對於錦廟廟主接替的人選,怎麼看?”

“我怎麼看?”王梟手指自己“城主,您冇問錯人吧?關於這方麵的事情,我一點都不瞭解,我看什麼啊?”

“錦廟廟主之職事關重大,不可能一直空缺,現如今當務之急,是要有人頂上去!但是這個位置極其重要,不可能隨隨便便就上人了。”

“但是我也不能決定讓誰上,因為錦廟廟主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選拔規定。”

說到這,李陽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梟。

“按照正常流程,待老廟主圓寂七七四十九天,魂歸天國之後,就是新廟主繼位之時!”

“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

“這裡是現如今錦廟內部的四個廟主候選人所有資料!”

“這裡就咱們哥倆,冇有外人,你覺得,這裡麵誰最合適?”

王梟多聰明啊,他當即就聽明白了李陽話裡麵的深意。

“哥,您覺得誰合適啊?”

李陽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笑嗬嗬抬手一指。

“我個人覺得,他是最合適的!但是就不知道,能不能選上啊!”

王梟“啊”了一聲,接過資料,仔細地看了一圈兒之後。

“哥,我覺得應該差不多,我也覺得這個人挺合適的。”

“那就行,希望他能選上吧!”

王梟不聲不響地把所有的資料都收了起來。

李陽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輕輕抬手。

“我準備了一桌酒宴,今天晚上,咱們哥倆不醉不歸!”

“晚上,你就住在城主府!”

“中,陽哥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喝!”

“哈哈哈哈,好!開喝!!”

——————

次日,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距離城主府兩條街的距離,有一家小麪館。

王梟帶著耳機,狼吞虎嚥。

在他的斜前方區域,有一名平頭男子,戴著一副眼鏡,細嚼慢嚥,十分斯文。

卻也是冇有到飯點兒,麪館內冷冷清清。

吃飽喝足,王梟擦了擦嘴,起身走到吧檯結賬的同時,不聲不響地把幾張摺疊到一起的鈔票,悄悄扔到了男子腳下。

結完賬,王梟轉過身,手指桌上的錢,提高語調,故作驚愕。

“朋友,這是你的錢嗎?”

平頭男子當即低頭觀看,順勢彎腰把錢撿起。

在其彎腰的過程中,王梟不聲不響地把一小瓶液體,倒入男子的麵中。

撿起錢後,男子檢查了一番自己的錢包,隨即搖了搖頭,把鈔票擺放在了吧檯。

“謝謝您,這不是我的錢。”

麪館老闆看了眼鈔票,不緊不慢地開口。

“等等吧,誰要是丟了錢,一定會找過來的。”

王梟拿起一根牙簽,哼唧著小曲兒離開。

平頭男子也未想太多,繼續狼吞虎嚥,吃飽喝足之後,男子離開飯店。

夜幕緩緩降臨。

錦城一幢很古老破舊的居民小區內。

黑山蛇套著大風衣,帶著帽子口罩墨鏡手套,遛遛達達地進入一幢單元地下室內。

他順著地下室一路前行,到達走廊儘頭之後,迅速上樓。

站在一戶人家門口,先是聽了聽房間裡麵的動靜。

隨即把目光看向了房間門口擺放著的一捆大蔥。

黑山蛇猶豫了片刻,從兜裡麵拿出注射器,緩緩注射進其中的幾根大蔥內。

來到樓梯走廊過道的窗戶邊,拿出一排類似於蚊香的東西點燃,煙氣緩緩升起。

剛好在這會兒,樓下傳出了腳步聲。

黑山蛇迅速上樓藏匿,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中午在飯店吃麪的平頭男子出現了,路過走廊的時候,一股子香氣迎麵而來,平頭男子愣了一下,看了眼床邊擺放著的蚊香。

他皺起眉頭,有些好奇,是誰往這裡放的蚊香呢,他倒也冇有想太多。

打開家門,嘴角洋溢著笑容。

“媳婦,我回來了。”

“老公,拿根蔥進來!”

平頭男子順勢撿起一根蔥,關緊大門。

黑山蛇從樓上走下,看著地上的大蔥,又看了眼那邊的蚊香,微微一笑,迅速離開……

平頭男子的家很小,隻有幾十平米,卻相當的溫馨。

他與自己的妻子在廚房一起忙碌,卿卿我我。

幾個簡單的小菜,一瓶劣質白酒。

就在平頭男子伸出筷子,想要夾菜的這一刻。

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有些好奇地拿起電話,自言自語道。

“城主為什麼會給我打電話呢?”

他邊說邊接通了電話,還未來得及說話,電話那邊就傳出了李陽焦急的聲音。

“張恒,千萬不要吃任何東西!”

張恒的妻子已經把肉放到了嘴邊,被小顧一把抓住了,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那就是李陽絕對不會平白無故讓他彆吃東西的。

“城主,怎麼了。”

“開門,我們來了。”

走廊內人聲鼎沸,張恒趕忙起身,打開防盜門。

李陽直接衝到了他的麵前,抓住他的雙臂,非常關心。

“你冇事情吧?”

“我有什麼事情啊?”

張恒一臉的迷惑。

“來不及解釋了,你馬上去醫院檢查身體!”

李陽盯著劉誌傑。

“檢查房間裡麵的一切!所有樣本全部取樣!”

“是!城主!”

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李陽拉住了張恒。

“趕緊走!……”

——————

太陽落山。

錦城人民醫院。

剛剛洗過胃的張恒臉色煞白,表情頹廢。

身邊的主治大夫歎了口氣。

“你們來得可真及時啊,若是再晚一會兒,毒素就會侵襲五臟六腑,那就麻煩大了!”

“就算是真的能撿回一條命,往後餘生也會痛不欲生!”

張恒滿臉恐懼,盯著李陽。

“城主,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的情報體係,發現有人在暗中跟蹤你,我當即就覺得不對勁兒,所以趕忙帶人來找你。還好,趕上了。錦神保佑啊!”

張恒非常感動。

“城主,您,您還親自來了。感謝您的救命之恩!”

“咱們之間就彆客氣了,換句話說,你們這些人,都是錦神在錦城的使者!”

“我身為城主,完全有義務保護你們的人身安全!你踏實地從這裡養傷恢複!剩下的一切交給我,家裡麵也不用擔心!放心吧!”

李陽安慰了一番張恒,看了眼劉誌傑,轉身離開病房。

坐在車上,劉誌傑簡單明瞭。

“王梟一大早的時候就跑到錦廟蹲點。張恒從錦廟出來去吃早餐的時候,就被王梟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