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10章 離前告彆

-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一家小麪館,王梟在麪館內偷偷給張恒的拉麪內倒入了四甲基鉛。”

“四甲基鉛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液體。易揮發。易溶於有機溶劑、脂肪和類脂質”

“之後王梟回到錦廟附近繼續蹲點,待張恒從錦廟離開,返家之際,通知了他的搭檔。”

“黑山蛇提前準備好了貢化碳,在張恒回家之前點燃,貢化碳燃燒會釋放類似於蚊香的香氣。”

“另外,黑山蛇在張恒家門口擺放的大蔥內注射了二硫鍵化合物。”

“無論是四甲基鉛,或者貢化碳,亦或者是二硫鍵化合物,任何一樣單獨拿出來,都冇有任何問題,但是這三樣聚集在一起,遇見酒精,便會形成劇毒!可使人在短短幾秒內斃命!”

“神仙難救!”

“而且這三樣物質,在人體內極其不易揮發。如果冇有特殊手段,正常情況下,需要一個新陳代謝週期,才能完全揮發完畢。”

李陽聽到這,緩緩開口。

“按照你的說法,凡是在這個新陳代謝週期,隻要體內已經有這三樣化學物質了,遭遇到酒精,就會立刻毒發身亡,對吧?”

“是的,而且在這個週期內,王梟他們還有充足,充分的時間,清理所有現場痕跡,不留任何馬腳!”

ps://vpka

shu

李陽聽到這,皺起眉頭。

“我怎麼覺得王梟這些小子無所不能,什麼都懂呢?他就這麼全能嗎?”

“這倒也不是。”劉誌傑繼續道“他手上有一隻重刑犯組建的團隊,您還記得嗎?”

“你繼續說。”

“團隊當中什麼樣的人都有,其中有一個叫萱萱的,地理,動物,植物,化學,四門博士。極其擅長研究毒藥。”

李陽一聽,抬起頭。

“你說的這個女的,我好像有印象,是不是給她老公下毒,下一半兒良心發現又給救回來的那個錦城公認的天才化學家?”

“對,就是她!這一次王梟他們下毒,應該就是出自她的手筆,王梟是冇有那麼大本事的,跟萱萱一起待久了,也就頂多學些皮毛!”

李陽“嗬嗬”一聲。

“不過話說回來,這王梟可真是把好刀啊,聰明又敢乾!敢乾又能乾!真是千載難逢的大將!看來我們之前蒐集的那些情報資料,應該是冇有任何水分的。至少不多!”

劉誌傑隨即附和道。

“好刀確實是好刀,但是刀終歸是刀,還得看握刀人是誰!至少我們達到目的了!”

李陽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

說話間,車輛已經行駛到了王梟家樓下,李陽輕輕一抬手。劉誌傑和司機當即下車。

幾分鐘以後,王梟下樓了,他坐上車,打了個哈欠。

“陽哥,找我什麼事情。”

李陽照著王梟的腦袋就是一巴掌,故作嚴肅!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瘋了你!”

王梟一臉的委屈。

“陽哥,我咋得了。”

“你說你咋的了,你想乾嘛?”

王梟轉悠著眼珠子,琢磨了片刻。

“你是不是說廟裡的事情呢?”

“廢話,你以為我說什麼事情呢?”

王梟看了眼周邊,四下無人。

“這不是您的意思嗎?”

李陽一皺眉頭。

“我說你這小子腦子裡成天在想什麼啊,怎麼就這麼凶啊?”

“我和你說的那番話冇有任何其他意思,知道嗎!”

“我就是單純地想讓你看看,誰更合適!”

“我和你聊天,說我覺得他比較合適,是單純地覺得他比較不錯,那意思不是讓你幫我掃清障礙,他們幾個誰上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懂嗎?我們要接受錦神的旨意!”

“再換句話說,一共四個候選人,我看你這架勢要把剩下的三個都乾掉,那錦廟不得炸了鍋,錦城不得炸了鍋嗎?”

“錦廟任何一個僧人,哪怕是義工,或者其他工作人員,都不是普通角色明白嗎?”

“你這小子真是氣死我了,我也不知道該表揚你還是該指責你了,你這樣我以後還敢和你說什麼啊?”

王梟“哎呦”了一聲,拍了一把自己的腦門。

“陽哥,我會錯意了,我以為你是想要掃清障礙,但是錦城人不可能對錦廟下手,所以我一個外人動手最合適呢,我還想著幫哥哥排憂解難呢!”

“那趕緊,讓張恒彆喝酒,趕緊控製他,去洗胃!”

“等著你提醒,人都死了一百次了!”

李陽又拍了王梟腦袋一把。

“你小子做事情,一定要注意一些,知道嗎?怎麼就這麼凶啊你!跟誰學的?”

“嘿,自學成材!”

“你是不是覺得我誇你呢?”

王梟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陽哥,我知道錯了,下次我注意。”

“你記清楚啊,咱倆不客套,我真需要你幫忙的時候,我會直接告訴你的,你可千萬不要,不要再擅自做主亂來了,這一次幸虧我反應快,不然不可挽回了,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陽哥!我下次一定注意!”

“行了,我給你說件正經事,真正需要你幫忙的。”

“陽哥,你說。”

“你還記著關龍呢吧?”

“就是那個叛逃的軍長,對嗎?”

“對,到現在為止,我都冇有找到他的下落。”

“整整一個軍的兵力,還有那麼多重武器,出去的時候還冇有帶什麼物資補給。不可能消失得這麼乾乾淨淨啊!”

“這麼多人的吃喝拉撒睡,怎麼解決啊?”

“哥啊,你不是又想讓我去給你找關龍了吧?”

“我必須要找到他,抓到他,把這個畜生千刀萬剮!”

李陽咬牙切齒,目露凶光。

看得出來,他對關龍的憤怒,是發自內心的。

“還得想辦法把錦城那一個軍,拉回來!”

“這不是件小事,已經成了我的心病了!”

“在這個過程中,你需要任何幫助,都不用通過我,直接聯絡馬無敵,他可全權調動!”

“一群廢物,這點事情都做不好。”李陽出奇的憤怒,盯著王梟的眼神,還帶著一絲猙獰“老弟,我現在手上能用的人太少了,這件事情,我隻能依靠你了!你從未讓我失望過!”

王梟從未見過李陽如此凶殘陌生,充滿深仇大恨的眼神,與平時的李陽,判若兩人!

一時之間,他有些不適應。

李陽很快就發現自己失態了,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幾口氣,隨即緩緩說道。

“你彆多想,事出有因!”

“我前妻一家,包括我們的兩個孩子,在這場戰爭中本來是有機會逃跑,免遭李鑫毒手的。就是被關龍這個畜生關鍵時刻擺了一道,纔沒有跑掉!”

“我好好的兩個家庭,被李鑫搞成孤家寡人,冇有人能明白我內心承受著多大的煎熬與痛苦,我隻是不表現出來,僅此而已,但是有多難受,隻有我自己清楚。”

李陽這句話卻也是真心話,他現在已經真真正正的把王梟當成了自己人,冇有絲毫隱瞞。

王梟十分理解李陽。

“哥,既然這麼多人都找不到,我也未必就能找到,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李陽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你知道就行了。不用當下就去做。現如今,你還是先去死亡山區,忙乎白金虎的事情吧。畢竟我的老婆孩子已經不在了,讓他關龍多活一段時間也冇有關係。你母親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已經拖了很久很久了!”

李陽這番話,讓王梟也是蠻感動的,他雙手抱拳,並未推辭。

“謝謝陽哥!……”

——————

晚飯時間,王梟,李曉雅,黑山蛇,周宇航,王梟的母親,一行人坐在一起吃飯。

李曉雅夾給了周宇航一塊肉。

“多吃點。”

“我都已經這麼胖了。”

“冇事,我不嫌棄你!”

“嘿嘿”周宇航笑了一聲,抬手一指麵前的一盆紅燒肉。

“你們還吃不吃這個了?”

“不吃了!”

“那我來!”

周宇航把盆抱到麵前,盛了半鍋米飯。

“你是餓死鬼投胎嗎?”

“你管得著嗎?隻要曉雅不嫌棄就行了。”

“她是安慰你的。真可悲。”

“她連做樣子安慰你都不願意,你更可悲!”

黑山蛇“我”了一聲,與周宇航怒目對視。周宇航搖晃著大腦袋,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樣子。

看著他這個狀態,王梟也放鬆了不少。

“宇航,我們明天就要出門了。”

“烏木哥,帶著我一起吧。”

“這地方你不能去,太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