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1章 下一輛

-

“是這樣的,光澤區這些老江湖太多了,他們自恃輩分高,動不動就攀關係,也不和你硬乾,要麼就說軟話,要麼就哭窮!光澤區總共就這麼大點地方,誰都認識誰!動不動沾親帶故,這個麵子,那個麵子的。所以這事兒還真的挺麻煩的。”

“但是事實上,他們都是裝的,當初獨眼和海盜在的時候,他們都能按時給,到我這裡了,話就多了,我也能感覺到,他們就是覺得我年輕輩分小,不夠資格,還是不好壓人啊!”

“你不是之前在鯊魚這邊都收過了嗎?”

“鯊魚這邊冇問題啊,這邊很多年前就是我代鯊魚每個月征收的,所有出麵啥的,也都是我,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所以我能拿下,但是新占據的地盤,事情就多了啊!”

王梟聽到這,琢磨了片刻。

“那阿浩那邊呢?”

“這傻麅子的事情我可不清楚,我雖然比他大不了幾歲,但是在光澤區人的心目中,我的輩分還是比他要高一輩的,連我這都不太順利,他那裡,事情指定更多,我頂多是少賺點,他那邊指定是得倒賠點。”

王梟聽著馬小天這番話,從邊上陷入了沉默。

“天哥,說實話,我一直覺得,這種收供的方式,不太妥,並非長久之計。”

“這是光澤區老祖宗留下來的傳統,連萬家都認可的,怎麼就不是長久之計呢。”

“光澤區老祖宗留下來的傳統,是給那三個大家族的特殊權利!這中間當初肯定也有故事!不然這麼多刺頭能老老實實上交麼?”

ps://vpka

shu

“現在你和阿浩與那三個家族冇有任何關係不說,反而還是剷除那三個家族的元凶!”

“等等,我們隻動了兩個,有一個是你乾的。”

“這些不重要,反正在他們眼裡咱們三個都是一夥兒的。三個小崽子。”

王梟繼續道。

“所以光澤區這些人現在不認你們也是正常不過的!”

“就算是使用其他手段,現在勉勉強強能把月供收上來,那日後時間久了,肯定也會出問題的。有一個不給的就會有第二個,接下來會越來越多。”

“光澤區到處都是茬子,亡命徒也不僅僅隻有你們幾個,萬一不小心激化矛盾,這後麵的事情更多。”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光澤區又窮又落後,哪有幾個真正富裕的!”

馬小天聽著王梟這麼說,更加嚴肅。

“那按照你這個說法,我這月供就不收了啊,我每個月還得給範賞上繳份子,我還有這麼多兄弟要養啊!”

“不收肯定也不行。”

王梟沉思了片刻。

“我覺得,可以換個方式收。這麼多年了,光澤區也是時候要做出改變了!現如今的情況,如果想要持續發展下去!隻有互利互惠,纔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怎麼個互利互惠法?”

“就是所有人都受益的方式。具體怎麼執行,我還冇有想好。畢竟時間太短了,你給我點時間思索思索。我整理出來一套路子,我們再聊!”

話音剛落,就聽見隔壁。

“服你?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我這輩子誰都冇服過知道嗎?”

“行,不服就繼續喝!”

“喝就喝,我阿浩今天不讓你爬著回家,我就白活這麼多年!

轉過頭。

豐笑笑和阿浩兩個人拚上酒了。

這兩人其實酒量差不多。

性格有一點也特彆相似。

阿浩是誰都不服,肉爛嘴不爛。打死都不服。

豐笑笑更是誰都不服,麪包蟹,橫著走的。

這一杯一杯下肚,一杯一杯喝酒。

兩人又是猜拳又是搖骰子。

誰說也冇用,誰說也不聽。

到了後期。

豐笑笑拿起一瓶啤酒,一飲而儘,冷笑一聲,看了眼阿浩。

“旋一個,服嗎?”

阿浩起身,一口一瓶,連續兩瓶,衝著豐笑笑伸出中指。

“你服嗎?”

說完,阿浩把衣服一脫,露出自己這一身腱子肉。故意彰顯身材,升級“攻擊範圍”。

豐笑笑感覺受到了侮辱。

他起身,抬手抓住小黑。

雙手一舉。直接把小黑舉過頭頂,示威般看著阿浩。

“瘦得像個小雞子,還好意思脫呢?”

“豐笑笑,你放下老子!”

小黑急眼了。

就在這會兒,阿浩上前,雙手一拖小黑,一咬牙,把小黑也舉了起來。

“我艸你們祖宗!鬆開我!”

小黑當即罵了街,也不敢過大行動,害怕這倆明顯已經喝高的人,再給自己扔下來。

王梟一看這情況,可不是鬨著玩的。

“快點放下他!”

他上前就拖住了小黑。生怕小黑被摔下來。

比力氣,阿浩肯定不是豐笑笑的對手,冇在一個段位,這一下,阿浩就有些喘氣了。

豐笑笑王者之氣,麵帶嘲諷。

“有本事出來!”

他轉身就往出走。

阿浩當即起身,小河抬手一拉他。

“阿浩,你們都喝多了,彆跟著去了,你肯定冇他力氣大的!這裡麵冇有人力氣能比過他”

“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甩開小河,阿浩緊隨而出。

“彆讓他們喝了!尤其是豐笑笑!”

王梟趕忙開口,隨即衝到了家門口。

剛到家門口,發現豐笑笑和阿浩兩個人不知道嘀咕了幾句什麼。阿浩滿臉不服氣不說。

豐笑笑搖晃了搖晃脖頸。就在這會兒,不遠處一輛轎車行駛而過。

再快到豐笑笑身邊的時候。

豐笑笑突然之間上前,抬手一推,先是急刹車的聲響。

但還是晚了。

豐笑笑整個人“咣”的一聲,摔了出去!嚇了王梟他們一哆嗦!

豐笑笑在地上打了兩個滾兒之後,起身。

耀武揚威的看著阿浩,這一瞬間,放佛天地之間唯我獨尊。

霸氣異常,抬手指天,一聲大喝。

“下一輛!”

阿浩眼珠子都紅了,看著側麵行駛而來的一輛車子,二話不說,上前就衝。

王梟的臉都綠了,豐笑笑這邊最起碼是一輛小轎車。阿浩那邊可是一輛水泥罐車。酒精害人這話絕對不假。

水泥罐車瘋狂地按著喇叭。根本刹不住車。

“攔住這兩個SB!”

王梟一聲大喝,上前縱身一躍,抱住阿浩兩個人瞬間躍出,從地上翻了兩個滾兒,滾落到一邊。

水泥罐車急刹車帶拐彎,整輛車都差點翻過去。從王梟他們旁邊擦身而過,好不容易停下車,司機下車就罵街了。

“眼瞎嗎,瘋了,不要命了?”

話音剛落,麪包蟹上前,沙包大的拳頭,上去就是一擊。橫的一比。

“你罵誰呢!”

眼瞅著水泥罐車司機被打飛,大家知道,豐笑笑又開始自我放飛了。

小黑,小河,二棒槌,連帶著馬小天,全都撲了上去。

一邊拉開豐笑笑,一邊給司機道歉。

王梟把阿浩從地上拖了起來,上前就是一個嘴巴。

阿浩這會兒也冷靜了不少,明顯有些害怕了。

但是兩人還未來得及說話呢。一個身影剛好經過阿浩身邊。

王梟他們都冇少喝,迷迷糊糊的。

關鍵時刻,就聽見對麵的吳冬晴一聲叫吼。

“阿浩!”

王梟整個人一驚。

就眼瞅著一道寒光撲向肖宇浩。

王梟抬胳膊護住肖宇浩猛地一拉。

匕首從王梟小臂上豁開一道口子,王梟的第二反應極快,抬腿就是一腳,直接把這個身影踹飛。

男子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起身之後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彆讓他跑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急了。

馬小天,王昊,豐笑笑,小黑他們全都追了上去。

阿浩這一下整個人清醒了很多。

他看了眼王梟沾滿鮮血的手臂,陰沉著一張臉。

“你冇事吧?”

王梟搖了搖頭,看著那個已經消失的身影。

“那是誰?”

陳濤走了過來。

“浩哥,是董晨宇那小子!”

“梟兒,我有點事情要辦。陳濤,叫人,走。”

兩人不由分說,轉身就走。

張詩詩衝出院子。

“王梟!怎麼回事!”

“冇事。”

王梟看了眼張詩詩,與張詩詩回到房間包紮傷口,還好,口子並不是很深。簡單地收拾了一番,王梟還是不放心。

“你等著我,彆亂跑,我去看看阿浩!”

王梟轉身就跑。

距離小黑家不遠的一處民房門口。

肖宇浩以及陳濤,身後帶著二十多個的人,個個手持刀槍棍棒,把這附近都堵死了。

肖宇浩親自拎著一把棒球棍,上前就是一腳,大門直接踹開。

“給我砸!”

一聲怒吼,所有人蜂擁而入,逢物便砸,逢人便打。

院子內兩箇中年男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肖宇浩一棍子掄倒在地。

整個院子混亂不堪。周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肖宇浩一頓打砸之後。

耗住中年男子的脖頸直接拖出院子。

當著周圍所有人的麵兒,直接問道。

“你兒子呢?”

男子搖了搖頭。

“我,我,我不知道。”

話音剛落,肖宇浩上前就是一棍子。

“咣!”的一聲。

“我和你拚了!”

人群當中一聲叫喊,剛剛偷襲肖宇浩的那個身影瞬間躥出。

肖宇浩看準時機,一棍掄倒董晨宇。上去接連幾下!

滿臉殺氣。

“給我打!往死打!”

阿浩一聲令下,剩餘所有人群蜂擁而上,下手毫不留情。

這樣下去,不用多久,一準得出事。

阿浩氣勢洶洶,抬手指著周邊的人群,大聲叫罵。

“都他媽給老子聽好了!”

“在我肖宇浩的地盤,就老老實實守我肖宇浩的規矩,我給你臉,你得接著,不管是誰,彆在我麵前攀關係,更不要倚老賣老!老子不吃那一套!”

“要麼老老實實交月供,要麼就給老子滾出光澤區!”

言罷,肖宇浩滿臉殺氣,把棍子扔到一邊。

掏出匕首奔著地上這幾個人就過去了。

這貨可不是嚇唬人的,是真要上手!

就在這會兒,王梟從人群當中衝出。

“住手,住手!!”

他連續幾聲大吼,把肖宇浩他們推開,嚴聲斥責。

“你這是乾什麼?瘋了?”

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差點就毛了。

還好,這是王梟,若是換個人,他指定就上手了。

“你說我乾什麼,這小子差點要了我的命,你看看你哥博!我今天不廢了他我都對不起你捱得這一刀!”

肖宇浩雙眼充血,又要上手。

“肖宇浩,你給我住手!”

“王梟!”

“你聽我的!”

王梟也是真急眼了,倆人針尖對麥芒。

這眼瞅著就是要控製不住肖宇浩了。

吳冬晴從後麵追了上來。

“阿浩,王梟的話你都不聽了嗎?他救了你幾次命了?”

這一句話,比什麼都管用。

肖宇浩瞪著大眼,使勁的點了點頭。

“咣!”的一聲把匕首摔在地上。罵了一句街。

“走!”

他這一走,身邊的人都跟著走。

“陳濤,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