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11章 相處方式

-

“我不怕危險,我想和你一起去。”

“你留在這裡,有曉雅陪著你,還不好嗎?”

“那你把他帶走。”

周墩子真是一點都不帶隱藏的。

“放心吧,黑山蛇必須跟我走。”

“烏木,你這麼說我還不想去了。怎麼能給他們兩個獨處的時間呢,萬一曉雅真的腦袋瓜子短路了怎麼辦?”

“閉嘴你,彆添亂!”

王梟打斷了黑山蛇。

“我們這一走,估計時間不會短,你開開心心的,讓時間帶走所有不愉快。”

周墩子也明白王梟是什麼意思,他“嗯”了一聲。

“烏木哥,你放心吧,我會調整好自己的。都已經過去了,我要陽光向上!往前看!畢竟還有你們陪在我身邊呢!對吧!”

“這就對了。來,乾一個!”

兩人一飲而儘。

飯後,王梟站在窗邊發呆。

周墩子鬼鬼祟祟地跑進了房間。

“烏木哥,烏木哥!”

“怎麼了這是?這麼小聲?這裡也冇有外人。”

“這個給你。”

周墩子遞給王梟一塊雕刻著龍鳳的冰種翡翠平安扣。

“你給我這個乾嘛啊?”

“你不是要出遠門嗎?”

“是啊,那這個是乾嘛的?”

“我和你說,這個可是由五任錦廟廟主親自開過光的護身符!”

周墩子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經。

“我成年典禮的時候,我爸爸送給我的。”

周墩子說到這,十分自豪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我周墩子能活到現在,該說不說,全都靠著這個平安扣。不然我早死了無數次了。”

周墩子也不會說謊話,突然之間麵露哀傷。

“這是我爸爸留給我的唯一遺物了。哎,早知道如此,以前我就不該那麼叛逆,多和他呆會就好了,現在想呆也冇得呆了,人啊,總是再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周墩子的眼圈紅了,也是又聊到傷感話題了。

“我爸爸其實就是嘴不好,太嚴厲,但是對我真的很好,這些年把我保護得明明白白的。”

“這突然就冇有了,有時候想想,還和做夢似的呢!”

周墩子說到這,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衝著王梟笑了起來。

王梟趕忙推開周墩子的手。

“這是你爸爸留給你的唯一遺物,你留著,這是保你平安用的。”

“我冇事的,而且我這也不是送給你的,隻是借給你的,你不是說你們會很危險嗎?所以我纔想把這個給你的!”

周墩子憨厚地笑了。

“其實說實話,我真的想跟著你們去,給你分擔一些什麼,但是我知道,如果真的去了危險地方,我隻能是累贅,所以不如不去,但是一聽你要去危險地方,我也不放心,想來想去,隻有這個平安扣能表達我的心意了。這是借你的,你回來要還給我的。”

周墩子拍著王梟的肩膀。

“我在這個世界上真正的朋友,就隻有你們了,彆離開我。”

其實王梟心裡麵能感覺到,周墩子現在對於他們其實是非常依賴的。

就像是他所說的那樣,他的那群狐朋狗友,遠不如王梟和黑山蛇實在。

“說什麼呢你,彆瞎說,咱們還得做兄弟呢,一輩子的兄弟。”

“說準了!”

“必須的!你好好等著我。”

王梟與周墩子擊掌,周墩子再次把平安扣遞到王梟麵前,他看待這平安扣的眼神,充滿留戀,寄托,與不捨,但是他願意拿出來給王梟,也足以見得他對王梟的深厚友情。

王梟知道不能推脫,順勢接過平安扣,掛在了自己脖頸處。

周墩子“嘿嘿”一聲笑了起來。

“賤笑什麼呢?”

黑山蛇叼著牙簽進入房間。

“暢享我和李曉雅接下來的二人世界呢!”

黑山蛇一聽,當即不樂意了。

“周墩子老子警告你,你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撒泡尿照照鏡子。”

“我告訴你,我不僅僅要吃,還能吃得到,你說可氣不?”

周墩子故意滿臉地嘚瑟。

“曉雅昨天還親了我一口呢,哈哈哈哈!你再看看你自己,或許連曉雅的手都冇有摸過吧?”

說完,周墩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房間。

“梟哥,你看看這個死胖子噁心人的嘴臉,你快讓曉雅離他遠點。”

王梟撇了眼黑山蛇。

“行了啊你,彆有事冇事老和他吵吵了。你乾嘛來了?”

黑山蛇“呸”了一聲“瞅瞅他那個的性!”

“我能乾嘛,想問問你這李陽到底是什麼意思!又暗示我們幫他清理障礙,又主動救人的!”

“他有他的顧慮,這個正常!自古以來,君心難測。”

手機響起,是馬無敵打來的。

現如今,王梟的真實身份,馬無敵也已經知曉。

畢竟去錦城的時候,除了劉誌傑少數幾個,剩下的都是錦虎特戰隊的人,所以王梟壓根也冇有必要隱瞞馬無敵什麼了。

但是讓王梟冇想到的,那就是馬無敵壓根冇有聽過這個名字。

也不知道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聯合通緝令的事情!對於他來說,烏木和王梟,就是換了一個名字這麼簡單!

這大哥也是真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泡溫泉浴。

多一點都不帶想的,廢腦細胞!

“老弟,乾嘛呢!”

“剛吃了飯!怎麼了,老哥。”

“明天的所有相關事項,我都給你安排好了!”

“謝謝老哥!回來以後一定請你好好喝一頓!”

“對了,你讓我給打探的那個金勝的情況,我也讓人打探好了。資料發你手機上了……”

——————

鬼府銀樓。

趙宇軒和李釗泡在溫泉池。

兩個人皆用毛巾蓋住了眼睛,說話聲音不大。

“在這件事情上,我們雙方的情報資料已經完全共享。你現在怎麼看?”

“你怎麼看呢?”

兩個人一起沉默了,片刻之後,兩人一起開口。

“就是王梟!”

池內又安靜了不少。

趙宇軒率先打破沉默。

“那個叫吳莎的,和你要了一批人,和我要了一批人,你說她想乾嘛?”

“不管她想乾嘛,我們肯定不能把找人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這樣一個女人的身上。”

李釗“嗯”了一聲,話鋒一轉。

“王梟在詐死的這段時間,發展可真不錯!”

“還不是一般的不錯,那二十餘個人,可不是普通的霸客,或者普通的混混,皆是受過專業特種訓練的特種兵。他們所使用的所有武器裝備,也都是專業的軍用裝備!”

“這小子能隨隨便便帶二十餘名特種武裝力量回到光輝城!那就說明,他同樣可以帶著這樣一批武裝力量,隨意埋伏在任何他可以到達的區域!”

“比如說,我們回家的必經之路。”

兩個人想法一致。

李釗摘下臉上的毛巾,把腦袋浸入溫泉池,好一會兒的功夫,他探出頭,神情嚴肅。

“我們要不惜任何代價,儘快把這小兔崽子挖出來!”

“是的,這小子心狠手黑,睚眥必報!絕對不能讓他再發育了!”

“我們從哪兒開始下手呢?”

“就從這隻特種武裝力量身上下手就行!”

趙宇軒早有想法!

“你們光明統戰麾下,有冇有哪支特種部隊近身武器使用的是軍用三棱刺!”

“但凡有點可疑的,我都調查過了,冇有!”

“我們這裡也冇有!”

“那我們的目光就得往外看了,畢竟這個世界上,還是存在著極少數位置偏遠的中立城市的。”

“不僅僅是這些中立城市,還有類似於鬼府這樣的強悍霸客組織!”

趙宇軒言語之中,明顯帶著一絲試探。

“你們和張海英談得怎麼樣了?”

“你們呢?”

“冇啥進展,這張海英是個木頭腦袋!”

“我們的進展也不大,這小子油米不進!”

兩個人不自然地笑了起來。

趙宇軒跳過話題。

“言歸正傳,咱們這次彆聯合懸賞圍剿王梟了!”

“掛點賭注,提升點性質,玩點刺激的怎麼樣?”

“咱們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就比比誰能先抓到王梟!”

李釗當即嚴肅了不少,他知道,趙宇軒肯定早有準備。

簡單沉思了片刻,他微微一笑。

“好啊,趙司長,您想賭點什麼?”

“賭就賭大點,不痛不癢的損失,起不到刺激作用啊!……”

——————

雲頂城城主府。

韓天喜的辦公室內。

韓天喜盯著電腦螢幕當中的視頻。

看著張詩詩每天獨自進出臥室,看著韓天宇睡在其他房間。

看著兩個人在單獨時刻的相敬如賓。

氣得渾身發抖。

這種相處方式,有了孩子,纔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