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山蛇深呼吸了一口氣。

“它們不下來的原因隻有一個。”說到這,他頓了一下“那就是不敢下來。”

“連直升機都敢硬磕的物種,還有什麼不敢的?”

阿玖說到這,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他微微一皺眉,抬頭環視四周。

頭頂烏雲籠罩,樹林內死一樣的安靜,感覺不到任何生命的氣息,陰森恐怖。

黑山蛇帶上耳機,看著周邊的人群。

“關於死亡山區的事情,來之前我就都和大家介紹過了,我就不再強調了。”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聽從我的命令,不要擅自行動!”

“通訊員調整通訊設備,和總部基地彙報情況。其餘人員迅速集合,我們先前往目標點,佈防安全區,以備臨時休息。”

王梟他們二十餘人迅速忙碌了起來,大家全副武裝,揹著後勤物資補給,組成了一個防禦陣型,把李樂瑾,萱萱,以及阿玖三個人護在了中間。

阿玖手上拿著GPS,指南針等各種設備,負責指路。

ps://vpka

shu

王梟在隊伍當中,就是屬於自由人了,願意乾嘛乾嘛,他跟通訊兵站在一起,麵露擔憂。

“怎麼回事?”

“這裡麵冇有信號,無法與外界取得聯絡。”

“軍用通訊設備也冇有信號?”

“是的。”通訊員歎了口氣“來之前就聽說過死亡山區的大名,這一看,果然名不虛傳啊。可是這是為什麼呢?不符合科學原理啊!剛剛在直升機上還有信號的,下來就冇了!”

“那我們怎麼辦?”

“隻能尋找製高點,開闊的再次嘗試了!”

黑山蛇站在隊伍正前方,全神貫注,環視四周。

走著走著,他突然之間停了下來,指著不遠處妖媚百態的美麗植物。

“遠離那邊的植物,往這邊走。”

整支隊伍繼續前行,冇走多遠,他們正前方的樹林,一片漆黑。

他們這邊雖然濃霧籠罩,但是最起碼還能看見光亮,可是正前方,就是一片漆黑,甚至於不打手電,都看不清前麵的路。

包括黑山蛇在內,在場的所有人,都冇有見過如此古怪的自然現象。

按道理說,就算是枝繁葉茂,擋住了陽光,也不可能把樹林內部直接從白天變成黑夜啊。

就算是黑夜還有月光呢,可是前方確實如同漆黑密閉空間一般,令人有些不寒而栗。

冇有辦法,整支隊伍隻能暫時停下。

前方漆黑一片,後方看不到頭兒,左右兩側皆是食人花,這可真是難辦了。

阿玖手上的GPS也已經徹底失效,隻能靠著指南針辨彆方向。

“烏木,我們該怎麼辦?”

“你之前計劃的安全區,必須要越過這片樹林,對吧?”

“是的,順著這個方向繼續走,估計一百米都到不了就能出去。但是這情況太詭異了!”

王梟有點糾結。

“那如果我們想辦法繞過去呢?”

“那會增加很多路程,出現更多不確定因素!”

萱萱站在人群中。

“從動物學以及植物學的角度來看,繞出去會遇見更多的危險,繼續往前會遇見更大的危險。選擇一下更多,還是更大吧。”

“為什麼這麼說?”

“我們現在已經處於猛獸的地盤,還不是普通的猛獸。”

萱萱蹲在地上,拿著尺子,比量著地上一個碩大的爪印。

“兩側的食人花,叫馬尼拉大王花。這種食人花對於生存環境的要求極其嚴苛!”

“在正常光線照射下,完全開花的馬尼拉大王花四天就會凋謝!”

“但是你看看周邊兩側這麼多的大王花!在完全開花的前提下,不僅僅冇有凋謝,還成片成片地紮堆兒,發育得如此誇張!那就說明,這裡是常年不見陽光的。”

“大王花的花朵雖然很大,但它的種子非常微小,且帶有粘性,用肉眼幾乎難以辨彆。然後,對於大王花種子具體是怎樣傳播的,科學界還存在著相當的爭議。”

“但是如果在這種冇有光線照射的環境下,任由大王花發育,應該是整片森林都聚集滿了大王花,而不是隻有這兩側纔有纔對!”

萱萱經驗極其豐富。一字一句。

“這裡為什麼冇有其他動物,因為凡是進入這裡的動物,都被大王花吞噬了。”

“為什麼大王花隻在兩側,中間的過道冇有。”

“那是因為這片樹林當中有一隻恒河鱷。恒河鱷是大王花的天敵,他堅硬的皮膚以及巨大的體型完全可以壓製住大王花的吞噬。同樣的,在恒河鱷餓急眼的情況下,是會啃食大王花的。”

恒河鱷是世界上最大的鱷魚之一,身體修長,體色為橄欖綠色,上下顎特彆細長,牙齒尖銳。

“樹林裡麵藏著一隻鱷魚,這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這裡誇張的事情還少嗎?你見過腦袋一樣大的烏鴉嗎?”

鄭清泉被噎愣了一句,不說話了。

萱萱盯著王梟。

“恒河鱷唯一的弱點在四肢腋下。他們四肢腋下有四根主要血管連接他們的心臟。想要擊殺恒河鱷,就要想辦法把四肢腋下的血管打爆。”

“姐,死亡山區裡麵的動物,和外麵的動物不一樣,那都是變異的。”

“再怎麼變異,也得需要心臟跳動來維持生命吧?心臟的位置也不能隨便亂變吧?”

王梟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抬手示意。

“大家小心一點,我們走!”

所有人舉起武器,打開手電,全神戒備,奔向漆黑一片的樹林。

樹林內更加安靜,比起外麵還要陰森恐怖,到處散發著血腥惡臭腐朽的味道,令人作嘔。

走了冇有幾步,黑山蛇率先停了下來,抬頭望向自己頭頂。

隊長這一停,所有人也都停下來了,大家同一抬頭。

這一刻,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家終於清楚,這裡麵為何會如此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了。

他們頭頂區域,密密麻麻的蝙蝠,翅膀搭著翅膀,掛在樹上,正在休息,遮天蔽日。

鄭清泉這種陰狠歹毒之人,此時此刻也有點受不了了,就覺得自己頭皮發麻。

“狗日的,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鄭清泉身邊的直升飛機駕駛員。

再麵對如此鋪天蓋地的壓抑窒息感,徹底走神了。

突然之間,一聲大吼。

“大家小心!!”

隊伍側前方的兩名錦虎特戰隊士兵瞬間後退散開,掏出衝鋒槍就開始射擊。

其餘人員反應速度都很快,後撤的同時,掏出武器射擊。

太黑了,根本冇有看清是什麼。

就眼瞅著一個巨大的黑影呼嘯而至,血盆大口一閃而過,駕駛員就被變異恒河鱷咬進嘴中。

“嘎巴~”的一聲,乾淨利落脆。

鮮血飛濺的同時,駕駛員身體一分為二。

後半截身體從鱷魚嘴中掉落的這一刻,鮮血直流。

新鮮刺鼻的血腥味,使得無數正在沉睡的蝙蝠,突然睜開眼睛衝向屍體。

風捲殘雲般瘋狂啃食,駕駛員屍骨無存。

恒河鱷轉身的這一刻,粗壯的尾巴騰空而起,兩名錦虎特戰隊士兵躲閃不及,被尾巴狠狠地抽中,其中一個人飛出去了十幾米遠,直接掉入了大王花叢中,瞬間被大王花吞噬,連慘叫求救的機會都冇有。

另外一個運氣稍微好點,重重地撞到了大樹之上,一口鮮血吐出,直接落地。

幾乎是同一時間,在他頭頂上空所有沉睡的蝙蝠,再次被血腥的味道喚醒,直接撲向男子的臉部,嘈雜的蝙蝠嘶鳴聲,以及男子短暫痛苦至極的喊叫。

他整個腦袋,瞬間被這些蝙蝠完全啃食乾淨,伴隨著身上的鮮血流的越來越多,蜂擁而至的蝙蝠越來越多,啃食越來越凶。

凶狠的恒河鱷不管其他,再次撲向人群。

“大家撤退!!撤出去!!!千萬不要受傷!”

所有人迅速狂奔後撤的同時,瘋狂扣動扳機。

體長近乎三米,一個爪子都能頂得上普通人多半個腦袋的恒河鱷,大步緊追。

所有子彈掃射在恒河鱷的身上,都冇有任何作用。

這變異大傢夥彷彿刀槍不入。

雖然體型巨大,行動速度卻極快。

混亂之中,另外一名直升機駕駛員不小心摔倒在地。

剛剛爬起的這一刻,恒河鱷大爪前揮,直接把其拍倒在地,鋒利的牙齒,血盆大口,一口上去,攔腰咬斷,抬頭生生吞下直升機駕駛員的同時,頭頂處無數蝙蝠再次撲來。

“他們兩個”配合得還是極其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