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名通訊員點了點頭,其中一人伸了個懶腰,點著煙,搖晃著自己的脖頸,自言自語道。

“就這種鬼地方,老子再也不想來第二次了!這遇見的都是什麼事兒!”

話音剛落,在其頭頂區域,一隻體型超過一米,展翅長度將近三米的巨型角雕呼嘯而至。

人頭般大小的鋒尖利爪,輕而易舉地抓進了這名通訊員的胸口。

帶著通訊員起飛的同時,一口就咬向了一名背對著其的錦虎特戰隊士兵。

“大家小心!”

黑山蛇眼疾手快,叫罵的同時,持槍就對準了角雕的頭部“嘣,嘣~”的就是兩槍。

這兩槍確實影響到了角雕的行動,也給了錦虎特戰隊隊員喘息的機會。

他瞬間臥倒躲開角雕的攻擊。

所有人員迅速分散,對準角雕猛烈射擊。

劇烈的疼痛使得角雕在半空中猛烈掙紮,下意識地鬆開利爪。

ps://vpka

shu

通訊員在數百米的高空被直接拋下,根本無法施救。

憤怒的角雕在夜空中盤旋一週,不顧子彈再次呼嘯而至,撲向人群。

“快散開!”

數名錦虎特戰隊員當即分散開,角雕俯衝而過的同時,輕而易舉地撕碎了他們的營帳。

空中盤旋一週再次殺回,這一次角雕的速度更快了,它撲向了最後一名通訊員。

王梟眼疾手快,上前猛撲,用力推開通訊員,角雕半空中一個側身,揮舞利爪襲向王梟。

王梟猛退兩步,躲開角雕,他持槍對準角雕射擊,想要吸引角雕的注意力。

但是角雕並未繼續攻擊王梟,反而再次撲向通訊員。

地上最後一名通訊員剛剛爬起。

還冇有來得及逃跑,角雕的利爪就已經抓住了他的兩條胳膊。

張開大嘴,一口就咬斷了通訊員的脖頸,兩隻利爪騰空而起。

強悍的腳抓握力生生地把這名通訊員撕成兩半兒。

鮮血在王梟一行人頭頂噴濺,場景觸目驚心!

“打他的眼睛!!”

萱萱在人群中大聲叫吼,所有人員迅速提起武器,攻擊角雕雙眼。

奈何角雕身材魁梧,眼部卻小得可憐,這大晚上的,實在難以擊中。

麵對如此規模的射擊,角雕身上已經被打出了數個血洞,這也使得角雕更加憤怒。

它不管不顧的再次衝向山頂人群,這一次,他是直接奔著萱萱去的。

王梟眼疾手快,抬手就抱住了萱萱,衝著大力一聲叫吼“大力!”

王梟直接把萱萱甩了出去,大力在半空中抬手抱住了王梟,角雕從王梟麵前劃過,撲向大力。

大力雖然身強體壯,力大無窮,但是行動並不快,眼瞅著角雕撲過來了,自知躲不過去,彎腰就把萱萱抱在胸口,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萱萱。

電光火石之間,來不及思考。

王梟咬緊牙關縱身一躍,直接騎到了角雕後背,他一隻手抓住了角雕臂膀。

另一隻手揮舞匕首快準狠,直接刺穿了角雕一隻眼睛。

痛苦至極的角雕瘋狂掙紮,王梟一個冇抓穩,整個人直接被甩了出去。

這座大山幾百米高,掉下去肯定是死路一條,這一刻,王梟的心都涼了。

生死存亡之際,一道黑影從側麵衝出。

黑山蛇腰間捆綁著登山繩,玩命衝到山頂最邊緣區域,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躍。

半空中,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剛剛開始墜落的王梟腰腹。

王兩人隨著慣性,重重地撞到了一側的山體上。

巨大的慣性撞擊,使得黑山蛇胸口一陣翻江倒海,一口鮮血突出的同時,差點就鬆開王梟。

他幾乎是拚著自己最後的意識,強行讓自己冷靜鎮定清醒下來。

“啊!!!”的瘋狂叫吼,他死死地抱住了王梟。

劫後餘生的王梟知道黑山蛇的情況並不好,他立刻抬手抓住了黑山蛇腰腹處的繩子。

另一隻手趕忙拍了拍黑山蛇的臉。

“小黑,小黑!”

黑山蛇睜開眼睛,呲牙咧嘴的,依舊掛著笑容。

“放心吧,死不了!”

王梟長出了一口氣,看向頭頂。

變異角雕因為一隻眼睛被刺瞎的原因,開始在山頂區域橫衝亂飛。

鋒利的鷹爪不停在山頂的巨石以及樹木之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憤怒的角雕不顧一切地撲向山頂的人群,隻不過受視線影響,遠不如之前準確。

威脅性也在大大降低。

錦虎特戰隊員早都已經完全分散開,一邊躲閃角雕,一邊不停地衝著角雕的另外一隻眼射擊。

密集混亂的槍響聲中,角雕的另外一隻眼也被子彈擊中。

完全瘋狂的角雕,徹底失控,在山頂,以及周邊區域,拚命不停地撞擊,掙紮。

碎裂的石塊,植物,先後滾落山下。

角雕已經把自己撞得滿身鮮血,依舊在不停地瘋狂撞擊抓撓周邊的岩石。

強悍的腳抓握力,把不少突出的岩石,生生抓斷,漸漸地,角雕的動作有所遲緩。

先後又掙紮了幾分鐘的時間,角雕停止了所有動作,垂直落地。

王梟和黑山蛇抓住登山繩,看著落地的角雕,終於鬆了口氣。

山頂的大力,帶著芭蕉阿堅一行人,上前拉拽登山繩,想要把王梟和黑山蛇拉上山頂。

剛剛拉了十幾米的樣子,一隻蝙蝠從不遠處飛行而來,在山頂上空盤旋了一陣兒之後,突然俯衝,一頭紮進了剛剛被撕碎的通訊員屍體處,肆無忌憚地,瘋狂撕咬啃食。

“咯吱,咯吱~”的聲響,連骨頭都被咬得稀碎。

萱萱看著麵前的這一切,下意識地搖了搖頭,放聲大吼。

“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其他蝙蝠馬上就要過來了!”

也是趕得巧,剛好王梟他們的麵前,出現了一處凹陷進去的純天然山洞。

聽著萱萱的叫吼,王梟用力一推黑山蛇,先是把黑山蛇推進山洞當中,自己一咬牙,在黑山蛇的幫助之下,也鑽入山洞。

“全都下來,這裡有個山洞,可以藏身,快點!!!”

這一刻,以山頂為圓心,周邊區域出現了無數蝙蝠,烏壓壓的成片聚來,鋪蓋天地。

來不及思考其他,所有人員第一時間衝到山頂邊緣,抓著登山繩迅速下滑。

這山洞內部麵積還不小,王梟和黑山蛇就在門口接著,下來一個,接住一個,送進山洞。

王梟他們這群人剛剛鑽進山洞的一瞬間。

整座大山的山頂,就已經完全被蝙蝠覆蓋。

山頂之上的一切,包括王梟他們的營帳,暫時未來得及帶走的武器裝備,以及花草樹木,甚至於包括一些沾染著鮮血的岩石,都成為了這些蝙蝠的攻擊目標。

幾乎如同掃蕩般無差彆反覆襲擊。

那些裝著彈藥補給的旅行包被鋒利的獠牙瞬間撕碎。

包內一些未帶走的手雷,在無數蝙蝠密集瘋狂的反覆撕咬之下,先後發生爆炸!

“BOOM~BOOM~BOOM~”

密集的爆炸聲響一下接著一下。

每一次爆炸都會炸出一個巨大豁口,隨即這個豁口又會被瞬間填滿。

新湧入的蝙蝠,依舊會持續不斷地瘋狂撕咬一切,場景恐怖至極。

山洞當中的王梟一行人,已經把洞內的巨石全部堆到了洞口。

來得及帶下來的物資補給,也堵在了洞口。

王梟,大力,等幾個大老爺們,用身體擋在最前方。

果不其然,冇過多久,外麵就傳出了嘈雜的聲響。

成片成片的蝙蝠開始瘋狂撞擊洞口,想要衝入洞穴。

王梟他們拚命抵抗,這要是讓蝙蝠衝進來了,所有人都得完蛋。

但是他們顯然低估了這些蝙蝠的瘋狂,它們會用自己的牙齒,瘋狂撕咬岩石,以及王梟他們封鎖洞口的任何物體,哪怕是裝滿軍火旅行包。

因為數量確實太多,王梟他們自己也有些要扛不住了。

就在這會兒,正下方一顆封堵的岩石被蝙蝠的獠牙滴水穿石般咬碎,兩隻蝙蝠直接飛入其中。

狠狠地咬住了一名錦虎特戰隊士兵的大腿。

這些蝙蝠的毒性極大,被咬傷僅僅幾秒鐘的時間,這名士兵就已經開始口吐白沫,他整個人的身體緩緩跌倒。堵住門口的半個後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蝙蝠啃食乾淨。

阿玖徹底傻眼了,他盯著萱萱。

“我們現在怎麼辦?”

萱萱臉色十分難看。

“快點,把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堆到門口,快點!”

所有人員迅速脫衣,扔到門口。

“烏木,快點點燃它!”

王梟一咬牙,蹲了下去,迅速點燃了衣服堆。

起初的時候他們還在扛著外麵的衝擊。

但是等著大火越燒越旺之後,王梟他們自己也扛不住了。

“快點撤回來!”

王梟幾人迅速撤回人群當中,外麵封堵的所有岩石以及其他物體先後掉落出洞穴。

密密麻麻的蝙蝠把洞穴入口徹底堵死,但是並未往洞穴內部衝。

但是這麼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這些衣服遲早會燒完的。

黑山蛇這會兒拿起了一根棍子,走到火堆前,忍著疼痛,用力一推,把門口尚未被啃食乾淨的錦虎特戰隊隊員屍體推到山下。

伴隨著屍體掉落,成片成片的蝙蝠俯衝而下,洞口瞬間安靜了下來。

藏身洞穴內的十餘個身影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所有人的眼神當中,都透漏著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