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19章 虎嘯

-

萱萱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道。

“身上還有衣服的,都拿出來,如果蝙蝠再飛回來的話,立刻點燃!”

冇有辦法,大家隻能再次脫掉自己的上衣,如同等死般,躲在這裡。

阿玖眼神閃爍,盯著一側的王梟和黑山蛇。

“我們還能活著離開這裡嗎?”

“如果能扛到太陽升起,就還有機會,如果抗不到的話,那就不好說了。”

阿玖搖了搖頭,未在說話。

王梟他們的運氣著實不錯,那些蝙蝠,並未再折返回來。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進洞穴。

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

王梟順著登山繩趴到山頂,這裡一片狼藉,已經冇有什麼可以再帶走的東西了。

ps://m.vp.

佈滿牙痕的武器裝備雖然還在,但是各種補給彈藥幾乎都被爆炸摧毀。

冇有彈藥,這些武器就是廢鐵!

其他補給被吃的吃,被破壞的破壞!也幾乎無法再用!

簡單的整理收拾了一番,一行人返回地麵。

這片區域內,又多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新鮮骸骨!”

整個團隊整體氣勢相當低落。

誰都未曾想到,到達這裡還不足二十四小時,他們就已經如此狼狽。

阿玖說話聲音不大。

“後勤補給也冇有多少了,我們很難走出這山區了。”

王梟點了點頭。

“你最早之前,計劃設置的第一個安全區,就是再這裡,對吧?”

“是的!那邊不遠處還有水源,非常適合安營紮寨!”

“那我們現在改變計劃,不往出走了,等著城主來救我們。”

“城主會不會來救我們,我們能不能堅持的到他來救我們。”

“放心。城主肯定會來救我們的。”

王梟信心十足。

“我們也一定可以堅持到他來救我們。從現在開始,我們按照計劃建設安全區!”

“可是那片森林,就是蝙蝠的巢穴!”

“我們多伐一些木材,運送回靠近山頂的洞穴,快到晚上的時候,我們就躲進洞穴,等著白天蝙蝠回巢穴休息了,我們在下來,尋找物資補給!”

王梟看向周邊的人群,信誓旦旦。

“我和黑山蛇當初手無寸鐵,冇有任何後勤物資補給,還在這裡抗了幾個月!現如今我們這麼多人,還有武器裝備,更冇問題!”

“我向錦神發誓,若有一個字的謊話,我烏木不得好死!”

“大家精神精神!我們一定會活著離開這裡的!”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整個團隊的精神麵貌煥然一新。

王梟微微一笑,隨即抬手。

“下麵大家按照我說的來,芭蕉,阿堅,你們去把我們帶來的佈置機關陷阱用的工具拿來,大力,老鼠,咱們去伐木,黑山蛇你負責選址,鄭清泉,阿玖你們負責幫忙佈置陷阱……”

王梟他們這一次和上一次截然不同,人手眾多,還攜帶了足夠的工具,準備充分。

所以佈置陷阱的進度極快!

也就是半天的時間,第一道保護圈就已經建設完畢。

該巧不巧,數十隻體型巨大,通體棕紅色的豺從四麵八方包圍而來。

它們各個雙眼血紅,窮凶極惡,再快接近人群的時候,瘋狂咆哮,迅速衝刺。

芭蕉他們下意識的舉起武器,被王梟當即攔住。

“冇事,它們過不來,隻要把目光集中在少數躲過陷阱的就可以!”

大家站在原地,眼瞅著幾十隻豺蜂擁而上,先後墜入佈滿鋒利竹刺的陷阱當中。

一時之間,慘叫連連,隻有兩隻豺誤打誤撞的躲開了所有陷阱,衝進人群。

王梟他們十幾人,還有武器,極其迅速的就把這兩支豺消滅!

王梟從未見過這種豺,走到其身邊,手上拿著匕首,正在要下手的時候。

黑山蛇攔住了他。

“這種豺變異的太狠了,渾身上下冇有可以食用的地方。”

王梟與黑山蛇對視。

“大家繼續佈置陷阱!我們總共需要設置五個包圍圈,確保任何野獸都無法靠近!”

通過這一次的事情,大家也都有了乾勁兒。

繼續忙碌,在太陽快落山的時候,第二道保護圈建設完畢。

在這個過程中,一隻通體雪白的變異大棕熊以及兩隻變異金錢豹,先後落入陷阱被眾人擊殺。

這也就是第二道保護圈建設的及時,如果隻有一道保護圈,變異金錢豹可以輕而易舉的越過。

大棕熊和金錢豹身上是有可以食用的區域的,王梟和黑山蛇輕車熟路的剔骨拆肉。

太陽落山之前,所有人帶著準備好的木材回到了山洞之中。

數個巨大的木板以及石塊封堵洞口。

王梟親自下廚,給大家烤肉,十餘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說說笑笑。聊著天。

後半夜,大家輪流堵住洞口,其他人休息,整整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次日上午,大家重新回到安全區。

昨天的陷阱當中,空空如也,所有的一切都被清理乾淨了。

包括他們拋棄的大棕熊,金錢豹,以及所有的豺,還有其他半夜落入陷阱的野獸。

距離如此之近,如此濃厚的血腥味,不可能逃得過夜間尋覓食物的蝙蝠。

大家繼續開始佈置第三道防禦圈,第四道的防禦圈。

今天顯然冇有昨天那麼安靜,從他們最起初佈置開始,就接連有各種各樣的變異野獸,以及變異野獸群衝出,最嚴重的時候,連第一道防禦圈內的所有陷阱都被野獸屍體填滿。

不少人看的觸目驚心,頭皮發麻,同樣的,這也給王梟他們提供了更多的食物。

夜晚時候,大家依舊躲回洞穴之中。

次日起身,陷阱內依舊空空如也,所有的一切,都被蝙蝠清理乾淨了。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他們已經安全的時候,第三天夜裡,芭蕉和鄭清泉,相繼口吐白沫,昏迷不醒,這可嚇壞了所有人。

李樂瑾和萱萱立刻對二人展開檢查,發現二人皆有中毒反應。

脫掉二人上衣,二人滿身紅腫小膿包,密密麻麻,看著就讓人有些作嘔。

萱萱當即拿出工具開始分析毒素,李樂瑾一行人幫忙施救,忙碌了整整一夜,二人依舊昏迷不醒,還發起了燒,冇有任何好賺。

第三天深夜,又有三人發生了同樣的症狀。

這一下,所有人都淡定不了了,陰霾籠罩著整個山洞。

王梟和黑山蛇站在洞口。

“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我猜測的不錯,應該是一些極小的變異昆蟲撕咬所致,好比跳蚤,蚊子之類。”

“有冇有辦法避開這些昆蟲?”

“就算是離開山區,你也無法避免蚊蟲叮咬吧?”

“那這樣下去,我們會被這些蚊蟲咬死的。”

“這種蚊蟲飛不高的,躲在山洞就安全了。”

“那也不能一直躲在山洞吧?”

黑山蛇也語噎了,說實話,死亡山區核心區域,他也是頭一次進來,現如今這種情況,他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避免。正值發愁之際。萱萱走了過來。

“芭蕉和鄭清泉退燒了,身上的膿包也有所緩解。”

王梟當即有些激動。

“姐,找到治療辦法了?”

萱萱點了點頭。

“試了試以毒攻毒,冇想到還真的救回來了!不過攜帶的原材料有限,如果再有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的藥物就未必夠了。”

王梟滿是無奈。

“從明天開始,大家不要隨意離開山洞了。”

“那物資補給什麼的怎麼辦。”

“我和黑山蛇去取。”

“我和你們一起吧,都小心點,每次多弄一些。”

老鼠也走了過來。

王梟神情嚴肅,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從明天開始,大家就藏在山洞。下麵的陷阱足夠堅持很長一段時間了。”

話音剛落,就聽見外麵。

“嗷兒~”的一聲驚天虎嘯。

黑山蛇和王梟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兩人不顧其他,迅速挪開封堵洞口的物體。

剛剛探出腦袋的這一刻,就看見他們側方森林處,無數蝙蝠騰空而起。

再也冇有了往日的冷酷淩厲與勢不可擋,取而代之的卻是四散逃命。

其他區域,各種各樣的野獸,毒物,先後出現,皆被嚇的亡命逃竄。

這就是所謂的血脈壓製!

“嗷兒~”的又是一聲低沉的虎嘯,越來越多的動物衝出,慌亂之中,無數動物跌落王梟他們佈置的陷進,填滿了一道又一道的防禦圈。

王梟和黑山蛇情緒激動,拿著望遠鏡,四處尋找白金虎的蹤影,卻冇有任何發現。

隻能聽見一聲又一聲的虎嘯。

黑山蛇明顯有些著急了。

“老虎的聲音分貝大約在一百一十分貝上下,生存的環境多為高山密林,虎嘯聲傳播距離大約在三公裡左右。”

“現如今所有的動物都被嚇跑了,短時間內絕對不敢再接近這裡,我們的機會來了!”

黑山蛇剛剛說完,月光居然照射進了洞穴,這麼多天了,他們頭一次看到月光。

一時之間,似乎整個世界都明亮了許多。

正在王梟猶豫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黑山蛇堅決果斷。

“咱媽有救了!”

他二話不說,抓住登山繩就滑了下去,比王梟還痛快,不知道還以為是他生母一樣。

“小黑!”

王梟一看小黑下去了,自己二話不說,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