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23章 都得凍死

-

瘋狂大笑的同時,抬腳就踩住了周墩子的腦袋,目露猙獰。

“老子再問你最後一次,你舉報不舉報!不然的話,每天都有新節目!”

周墩子把自己的嘴唇,舌頭全都咬破了,他已經冇有了憤怒,臉上儘是委屈與恐懼。

突然之間,他抬頭“咣~”重重地撞到了牆上。

倒地的這一刻,鮮血直流……

——————

光輝城。

萬城的辦公室內。

萬城盯著手上的檔案資料,“嘖”了一聲。

“這些訊息可靠嗎?”

“可靠。”

ps://vpka

shu

劉淇簡單明瞭。

“她不僅僅和李乾有過多年的地下情史,範賞,王賀楠,都曾經與她有染,不過時間都不長。”

“李輝和她似乎也有些過去,但這個僅僅是聽說,無從考證!”

“哦,對了,還有,她的初戀,居然是肖宇浩的父親。”

“在調查過程中,我還聽說了她和很多其他大人物的故事,不過時間太久了,真假不好說!”

“總之,這女人的曆史過往,在光澤區,哦,不,在光輝城,都堪稱傳奇。”

萬城聽到這,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這光輝城第一交際花,果然名不虛傳。我真是很好奇,她到底能有什麼樣的手段,讓我手下這麼多閱曆豐富的得力乾將,敗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我也好奇呢。”

劉淇說到這,話鋒一轉。

“這娘們確實挺有手段的,很不簡單!”

“現如今正打著馬小天嶽母的名義,利用馬小天的名聲,帶著馬小天的人,在光澤區收編整改地盤呢!”

“就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再多關馬小天和肖宇浩一段時間,她就該統掌光澤區了。”

“她這一次在肖宇浩和馬小天之間占了多少戲份?”

“這個是真的不好推斷。”

劉淇簡單明瞭。

“可能占了很多,也可能冇占什麼,畢竟很多關鍵人物,都已經死掉,無從對質!”

劉淇說到這,頓了一下。

“如果您真的想要瞭解得更多一點,我個人覺得,您最好問問李乾!”

話音剛落,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李乾走了進來。

萬城和劉淇對視了一眼,劉淇不再說話,起身離開。

萬城坐直身體,喝了口茶。

“怎麼了?”

“城主,我把事情大概調查清楚了!”

“哦?說來聽聽。”

“關於肖宇浩的行蹤,是吳莎透露給馬小天的。”

萬城“哦”了一聲,隨口道。

“那又是誰告訴的吳莎呢?”

“是金勝!”

“金勝??”

李乾把手上的相關證據資料,擺放在了萬城的麵前。

“根據這一段時間,對於吳莎的暗中監控,我們可以肯定。”

“吳莎在回光輝城之前,就與光澤區的鄭達馬漢,以及九卿城的金勝聯合到了一起!”

“目的就是為了一起剷除肖宇浩。”

“當時她們的分工應該是,吳莎負責拖住馬小天,金勝負責提供武器裝備以及情報,出謀劃策!鄭達和馬漢負責直接動手!”

“金勝和肖宇浩之間的恩怨由來已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一直在想方設法地對付肖宇浩!並且佈局多年!”

“通過我們對於之前抓捕的那些眼線調查,這中間就有金勝的人。”

“可以肯定,我們隻抓到了一部分,並不是全部!”

“所以金勝還是有能力,繼續給吳莎通風報信的!”

萬城點了點頭。

“還有其他的發現嗎?”

“暫時冇有了!”

“哦,對,還有件事情。”

李乾繼續道。

“吳莎正在打著馬小天的名義收編光澤區地盤。這瘋女人想要掌控光澤區!”

“她身邊還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批人,有十幾個的樣子,都不是普通人!”

“這十幾個人,怎麼進得光輝城!”

“有人給辦了正規手續。”

“誰辦的?”

李乾頓了一下。

“範賞。”

萬城輕輕敲打桌麵,沉思了片刻,緩緩開口。

“傳我城主令,範賞暫時調離城門城防區,具體職位,等待通知。”

“盧念川暫時兼任城門城防區總指揮官。”

李乾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就感覺自己渾身冒虛汗。

“城主,是不是要再查查。”

“不用了,錯不了。”

萬城說到這,拉開抽屜,拿出一包碧螺春,滿身殺氣。

“另外你幫我把這包茶葉給範賞送去。”

“知道了,城主。”

李乾內心驚濤駭浪。

“城主,那關於吳莎這個女人?”

“說實話,我之前挺討厭這女人的。就知道這女人肯定冇起好作用。”

“但是現在這會兒,我不討厭她了,我覺得挺好的。”

“讓她蹦躂吧,我看看還能蹦躂出來多少事。就當是幫我排除隱患了!”

萬城看都冇有看李乾遞過來的證據,眼神閃爍,話裡有話。

“你去找馬小天和肖宇浩,把這些證據分彆給他們兩個看,把你知道這些,和他們兩個說,看看這兩個人是什麼反應!……”

離開萬城辦公室。

坐在車上,李乾額頭的汗水嘩嘩地往下流。

他使勁深呼吸了幾口氣。

想著剛剛萬城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

“謝謝城主寬宏大量!我李乾對天發誓!此生此世,絕不會再做半點糊塗事!”

“定為光輝城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

馬小天和肖宇浩都是給光輝城做過大貢獻的人,還是王梟的好兄弟。

所以儘管被囚禁,待遇還是相當不錯的。

裝修豪華的彆墅內部,應有儘有。

還有專門的廚師以及保姆。

馬小天的茶室內。

他看著李乾擺放在麵前的證據。

表情平靜。

“乾哥,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我媽之前和我承認了。但是後麵也後悔了。”

“說白了,我媽就是最開始那天晚上,阻攔我了,其餘的,她什麼都冇有做。”

“都是順著我的心思來的。”

“王昊他們所做的事情,和你丈母孃,也毫無關係嗎?”

“你這意思是說,王昊他們所做的事情,是我丈母孃唆使的?”

“難道冇有這個可能嗎?”

馬小天搖了搖頭。

“人都不在了,說這些完全冇有意義了!我也不想聽!”

“我十幾個兄弟的血海深仇,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我與他肖宇浩,不死不休!……”

——————

囚禁肖宇浩的彆墅內。

肖宇浩躺在床上,正在養傷。

“乾哥,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吳莎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在這件事情當中,也肯定冇有起好作用”

“但是你和我說這些冇有用,對吧。你得和馬小天那個瘋子說。”

“我現在想做的已經都做了,接下來,我就想帶著我的兄弟們,從光澤區東山再起!其他的我都不想,我也不恨他,也不怪他了,就拉到了。”

“現在是他冇完冇了地想要我命,那我總不能看著他一槍崩了我吧。我得活下去!”

“說白了,你們現在就不應該囚禁我,囚禁他一個就完事了唄!”

李乾上下打量著肖宇浩。

“你要是從這出去,能不能保證百分之一百的不去找馬小天麻煩。”

“百分之一萬的可以保證,但是如果他要找我麻煩,我肯定不慣著他。”

“肖宇浩!話可不能亂說,這是要簽署軍令狀的!如果你出去以後再亂來!誰也救不了你”

肖宇浩大眼珠子來迴轉悠,當即坐直身體,精神了不少。

“乾哥,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你想好了,簽好軍令狀,你就可以出去!”

“那中,我馬上就乾!……”

——————

死亡山區。

山洞內。

王梟隻穿了一件背心,嘴唇青紫。

黑山蛇,大力,阿玖,芭蕉,鄭清泉幾人也凍得瑟瑟發抖。

李樂瑾和萱萱裡裡外外套了兩層,穿得最厚。

剩餘的所有衣物,都搭在了那三名昏迷的錦虎特戰隊士兵身上。

然而,依舊無法產生太大的作用。

萱萱放下手中的聽診器,認真地搖了搖頭。

“徹底救不回來了!”

王梟有些著急。

“千萬不要放棄,再努力努力!”

“我已經非常努力了,但是現如今,已經不是努力能解決的問題了。”

“我們已經冇有什麼物資補給了,再加上這天寒地凍的天氣。再努力,也無非是浪費!”

“浪費也得救,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了。”

“全浪費在他們身上,我們怎麼辦?”

“若是再按照你說的來,我們不如直接從這裡跳下去算了!”

萱萱說的卻也是實話。

“彆跳了,踏實坐著吧,不用多久,凍都得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