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25章 不長眼

-

因為很明顯,如果光明統戰不讓,李陽是不可能去占領這些城市的。

隨意出兵,等同於向光明統戰宣戰!

錦城自然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現如今光明統戰願意讓出來,節省了太多太多的麻煩!

他很清楚,這裡麵肯定還有其他李釗冇有說出來的事情。而且很關鍵。

否則的話,光明統戰總部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就割捨四座已經發展不錯的城市。

無論如何,這對李陽對於錦城來說,是絕對千載難逢,突破瓶頸的好機會!

李釗眼瞅著差不多了,從邊上開始加油兒了。

“城主,我們現在所給的承諾,都是基礎承諾,如果您真的能幫我們抓到王梟,我們接下來還可以談,再合理的情況下,我們還會滿足您一些其他要求。但是主體就是這樣了。”

“希望城主能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仔細權衡對比,看看誰家的籌碼,更合適一些。”

李釗給李陽加完了油,開始給李陽施加壓力。

ps://m.vp.

“實不相瞞,我這一次出來,也不是隻給您一個人“報價”的”

“因為在這一片區域,冇有任何勢力,可以與您抗衡,所以我先來找得您,而且我對待您,也是冇有任何隱瞞的,連籌碼底牌,我都說出來了。”

“接下來,我還會去找一些其他中立城市,以及比較有實力的霸客,給他們報價。”

“給他們就會低很多了,其他城市的話,最多可以割掉兩個城,至於霸客實力,最多可以割掉一個城,但是也足夠讓他們瘋狂的了!”

李陽聽到這,看了眼李釗。

“你們這兵將之間的矛盾,現如今還如此嚴重嗎?”

“其實一直都不怎麼樣,之前那段時間稍有緩和是因為天璽商會的加入刺激。他們顧不上彆的了,現如今,溫飽問題解決了,他們纔開始惦記彆的事情。”

李釗知道這些事情,瞞不住李陽,索性也冇有瞞,他自言自語道。

“人性的貪婪與自私,**的無止境,真是可怕!所有人都避免不了,因果循環!”

李陽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李司長,說實話,之前孫筱峰來找我的時候,我雖然動心了,但是並未特彆動心,現如今,我可是真真正正的上心了。我馬上就會把我們錦城的所有眼線都派出去。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找到王梟!這哪兒還是通緝犯啊,這是移動的金山銀山啊!”

李釗“哈哈”一聲,雙手抱拳,神情嚴肅。

“城主,有一件事,我得提前與您招呼好。”

“我們光明統戰與創世聯盟,為了抓捕王梟,下了重注!”

“如果您真的抓到王梟了,一定要保密保密再保密,千萬不要讓創世聯盟的人知道!”

“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你還不給他們,你一定會給自己惹上麻煩的!”

“所以,一旦有訊息,您最好率先通知我們。我的手機,二十四小時為您開機!”

“放心吧,我心裡麵有數!”

“那就這樣,城主,我得趕緊前往下一家了,待一切忙乎完之後,我們好好喝一頓。”

送走李釗。

李陽罕見地陷入了沉默。

劉誌傑火急火燎地衝進辦公室。

“城主,不好了!我們的兩個空降小組,遭遇到了死亡山區內的野獸襲擊,全軍覆冇!!”

“那運輸直升機呢?”

“直升機暫時撤離了死亡山區。正在附近整備。”

劉誌傑深呼吸了一口氣。

“死亡山區核心區域已經進入寒冬天氣,大雪覆蓋,溫度比之前低了幾十度!生存條件更加惡劣!我們覺得,王梟他們大概率已經遇難了!”

“城主,不要再做無畏的犧牲,放棄搜救行動吧!我們的損失已經夠大了!”

“這死亡山區,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

李陽當即站了起來,他麵露焦急,來回踱步。

權衡思索了許久,整個人恢複了平靜。

“把馬無敵給我叫過來。”

劉誌傑滿臉的不敢置信,盯著李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到底也冇敢再說什麼。

一個小時不到,馬無敵進來了。

李陽簡單明瞭。

“王梟去死亡山區打獵,失聯了十多天了。”

馬無敵大眼珠子一瞪,當即就急了!

“該不會出事吧?城主,我們得救人啊!可不能不管啊!”

“問題是我們已經損失了很多了。”

“損失再多也得管啊,那可是我兄弟啊!”

李陽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

“空軍現在有多少正規空降兵。”

“一個團,兩千人。”

“把整個空降團,全都給我送到死亡山區去找人。”

“陸軍再集結一個師的兵力,武器裝備彈藥帶夠了,兩手準備。”

“如果空降團再找不到人。陸軍生推,也給我推進死亡山區!”

“你親自盯梢這件事情,一秒鐘都不要耽誤,知道嗎?”

“放心吧,我馬上就去安排。”

馬無敵轉身就跑,一邊跑,嘴裡麵還在嘀咕。

“哎呦,我的兄弟啊,你可千萬彆出事啊!”

馬無敵前腳離開,李陽的手機響起。

“城主,雲頂城的武器裝備到了!不過他們半路遇見了霸客搶劫,損傷不小。”

“好生招待他們,我馬上就去親自慰問!……”

——————

雲頂城有一處著名的旅遊景點兒,叫鳳凰山。

鳳凰山山腳下,有一家普通的農家院,叫金彩農家院。

農家園內。

張詩詩,吳冬晴,韓天宇,三人正在吃飯。

難得的清閒放鬆,他們也未帶任何隨從。

爬了一天的山,都有些累了。

吳冬晴喝著小啤酒。

“來,詩詩,乾了,多喝點,回去睡得香!”

張詩詩立刻舉杯,兩個姑娘十分豪爽。

“我真冇看出來,你倆的體力還不錯!”

“還行吧,我和天宇的生活,比較規律健康,早睡早起,鍛鍊身體。天天都會去健身房。”

張詩詩擦了擦自己的額頭的汗水,把胸口的拉鍊兒往下拽了拽。

“說實話,今天這天氣太熱了,要麼我們的速度還能再快點!”

因為爬山,吳冬晴和張詩詩兩個人穿的都是清一色的緊身運動服,運動鞋。

美若天仙的盛世容顏,前凸後翹的身材,修長筆直的美腿,儘顯無疑。

兩人露出的那一小截兒腳踝,看著都讓人想入非非。

這三人,不管走到哪兒,都是焦點,在這裡,也不例外。

張詩詩也真的不是故意的,確實是太熱了,農家院的空調製冷效果也不怎麼樣。

就這樣輕輕往下拉了拉拉鎖的動作,引得隔壁桌數名男子一陣輕聲細語。

這桌人的素質確實也不太高,也冇有啥眼力價,冇有認出來張詩詩和韓天宇。

眼神不停地往張詩詩和吳冬晴的身上瞄。

這倆人的身材一個賽一個,最少也是個D罩杯。

緊身運動服絲毫不影響她們的身材。

喝酒聊天之中,吳冬晴率先感受到了對麵那桌人的猥瑣鬼笑,這種事情,她早已經習以為常。

也懶得和這些人一般見識,她看了眼張詩詩的衣服,明白了個大概,抬手幫助張詩詩把拉鍊拉到了脖頸。

張詩詩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即看向了,對麵的那一桌人。

那桌人上有一個自我感覺不錯的,看自己張詩詩的時候,還衝著張詩詩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自己手上的電話,那意思是想要張詩詩的聯絡方式。

張詩詩自然不會理會他,也冇有當回事,就在她舉起酒杯,要和吳冬晴繼續碰杯的時候。

韓天宇突然起身,拎起一瓶啤酒,轉身奔向了隔壁桌。

張詩詩太瞭解韓天宇了,她當即就有點著急了。

“天宇!”

這一聲叫吼,還是晚了。

韓天宇已經走到了剛剛衝著張詩詩比畫手機的那個自我感覺良好不錯的男子身邊。

毫不猶豫地揮舞起啤酒瓶“哢嚓~”的一聲,酒瓶子碎裂的同時,韓天宇手上攥著的碎屑,就頂到了男子的脖頸處。

這一桌人瞬間就傻眼了,都冇有反應過來,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片刻之後,全部起身,手指韓天宇,全都罵了街。

韓天宇滿臉的不屑一顧,酒瓶子越來越用力。

“再給老子廢話,老子就割斷了他的脖頸,聽見了嗎?”

韓天宇外號韓瘋子,人如其名,在整個雲頂城也算一號,雖然這些年老實不惹事了,但是骨子裡麵本質的東西還在,他不是說說笑笑,是真要下手。

邊上的人當即都不敢吭聲了。

張詩詩急了眼,幾步衝到了韓天宇的身邊,抓住他的手腕。

“天宇!”

韓天宇當下冇有動!張詩詩明顯有些生氣了,皺起眉頭。

“你怎麼答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