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26章 重金求醫

-

聽見張詩詩這麼一說,韓天宇明顯有些猶豫,氣勢也不如剛剛了。

“好了好了,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不理會就好了。”

在張詩詩的勸說下,韓天宇終於扔下了手上的酒瓶,張詩詩拉著韓天宇就走。

兩人才走了冇有幾步,對麵兩個身影,一人抄起兩個酒瓶,另外一人揮舞起板凳,直接就砸向了韓天宇。

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得張詩詩放聲大吼。

“晴晴,天宇,小心身後!!”

韓天宇和張詩詩下意識地轉頭。

“哢嚓~”一個酒瓶生生砸到了韓天宇的腦袋上,緊跟著一把椅子“桄榔~”就把韓天宇給砸倒在地,桌上其餘人員二話不說,抄起武器,奔著地上的韓天宇就開始招呼。

瞬間的功夫,韓天宇滿臉鮮血,喪失了抵抗能力。

儘管如此,對麵不僅冇有停手的意思,反而下手還越來越凶。

都喝了酒了,下手冇輕冇重的,這麼下去,真的搞不好會發生什麼。

ps://vpka

shu

張詩詩心急如焚,接連拉拽了好一會兒,根本冇用。

眼瞅著又是一凳子砸向了韓天宇,情急之下的張詩詩突然鑽進人群,向前一撲,用自己的腦袋幫助韓天宇擋住了酒瓶子。

“哢嚓~”的就是一聲,這還不算完,側麵一把椅子生生招呼了下來“哢嚓~”的就是一聲。

張詩詩瞬間栽倒到了韓天宇的身上,額頭鮮血直流,整個人瞬間暈厥了過去。

帶頭的男子滿身酒氣,不管不顧地再次抄起板凳,朝著已經暈厥的張詩詩,又是一下。

韓天宇一時之間被打得有點蒙,眼瞅著張詩詩倒在地上,整個人也是急了眼,但是奈何對方人數眾多,眼瞅著又是一凳子招呼下來,韓天宇拚儘全力,又把張詩詩摟在身下。

“咣~”的一聲~韓天宇表情極其痛苦,儘管如此,保持著最後的理智,愣是冇有鬆開張詩詩。

帶頭男子非常憤怒,大聲叫罵。

“你他媽的去打聽打聽鳳凰山阿強是誰!敢在這裡動老子,你他媽活得不耐煩了!”

言罷,阿強凶狠地掏出一把匕首。

“今天老子就讓你好好長長眼!”

關鍵時刻,阿強身後,吳冬晴的身影衝出。

到底是光澤區人,也是真猛,手上拎著一把剛剛從廚房拿出來的菜刀,衝到阿強身後,卯足力氣,用刀背朝著阿強的腦袋“亢~”的就是一下。

阿強當即被打倒在地,吳冬晴一手抓住他的頭髮,另一隻手上的菜刀,就卡住了他的脖頸。

“我看你們誰敢動一下試試!”

這一聲叫罵,所有人都老實了,看待吳冬晴的眼神,與之前也不一樣了。

地上的阿強滿頭滿臉鮮血,嘴角掛著笑容。

“小婊子,下手挺黑啊,你彆落在我手上,不然的話,老子他媽輪了你!”

話音剛落,吳冬晴翻過菜刀朝著阿強的要害就是一下。

阿強幾乎是下意識地伸手捂住褲襠“啊”的慘叫聲傳出,鮮血瞬間浸濕手掌。

周邊其餘人員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吳冬晴氣勢十足,滿臉鄙視。

“你要是個大老爺們,把你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這麼多小弟看著呢,彆丟人。”

阿強瞬間就傻眼了,再看褲襠,一片濕潤,嚇尿了,再也不敢說話了。

吳冬晴冷笑了一聲,又看了眼周邊的人群,最後把目光看向了張詩詩和韓天宇,說實話,她內心還是非常擔憂的,正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

門外傳來了警車的聲響。

聽見警車聲,這群人傻眼了,當即分頭逃竄。

數名警巡衝進了農家院內,看著吳冬晴,當即有些不可思議,幾名警巡舉起武器。

“不許動!”

這一下,吳冬晴心裡麵有底了,她把手上的菜刀扔到了一邊,不顧警巡的警告。

趕忙衝到了張詩詩和韓天宇的身邊。

張詩詩已經完全暈厥了,韓天宇的狀態也不太好。

“先救人!”

吳冬晴大聲叫吼。

幾名警巡一看張詩詩和韓天宇傷得都不輕,當即開口“叫救護車!”

“叫什麼救護車,直接上你們的車,送到城主府就行!”

聽見城主府三個字,幾名警巡愣住了,打量著吳冬晴。

“趕緊著,我還能騙你們嗎?想不想升官發財了?”

吳冬晴也是真的夠潑辣。

“順便把這個鳳凰山一把大哥阿強,也一併帶到城主府!”

阿強聽著吳冬晴的話,整個人張大嘴,徹底傻眼了!

不知道為什麼,一股子不好的預感襲來。

雲頂城城主府。

醫護室內。

已經包紮完畢的韓天宇,坐在張詩詩的床邊,捂著張詩詩的手掌,雙眼通紅,一言不發。

韓天喜滿身戾氣,臉色陰沉,拳頭攥得緊緊的。

吳冬晴是真的看熱鬨不怕事兒大,從邊上還在給話兒。

“哥,鳳凰山的一把大哥,還要輪了我呢。你說咋整啊,這給我嚇的。”

“抱歉,讓你們受到驚嚇了!”

韓天喜看了眼醫護室角落,已經癱軟的跪在一側的阿強,什麼話都冇有說,轉身就走。

回到辦公室內,韓天喜的情緒久久不能平複,護弟狂魔的名號,不是白來的。

片刻之後,他“咣~”的一聲,猛拍桌子“劉二!”

“城主,你叫我!”

“這一次的事情,不簡簡單單的是這幾個不長眼的小混混的事情!充分暴露了鳳凰山以及所屬轄區的管理問題!所有責任人員,必須嚴肅處理!”

“從最基層,到最頂層,給我一併處理!”

“是,城主!那這幾個小混混,怎麼辦?”

“怎麼辦?給他們當初祖宗一樣供起來!”

韓天喜瞅著劉二。

“這種事情還要我教你嗎?”

“還有,把呂山調回來,跟在韓天宇身邊,以後做韓天宇的貼身保鏢!寸步不離!”

劉二趕忙搖了搖頭,說實話,他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見過韓天喜如此憤怒了。

估計這個世界上,現如今還能讓韓天喜情緒失控的人,隻有韓天宇了!

或許也是知道自己有些失態了,韓天喜趕忙閉上了眼睛,調整許久,逐漸恢複平靜。

“錦城的武器裝備,送到了嗎?”

“送到了,李陽剛剛還打電話過來,親自表達了謝意!”

“不過這批武器裝備是白送了。”

劉二歎了口氣。

“錦龍,錦虎,以及城主守備隊的這些武裝力量我們摸了個遍兒。並冇有我們要找的人。”

韓天喜“嗬嗬”一聲,話裡有話。

“放心吧,不會白送的,我韓天喜,從來不做賠本買賣。”

“我這一次,主要看的也是李陽亡妻家族在天璽商會的勢力!”

“李陽這裡本來就是順手的事情。”

“就算冇這個事,這些武器,以及把錦城帶進天璽商會的事情,也得做。”

“隻不過是早做晚做,簡單一點或者複雜一點的問題。”

說到這,他輕輕敲打桌麵,眼神閃爍。

“你馬上去準備一份公告,重金求醫。”

“重金求醫?”

“全天下尋找名醫,要求醫術高明,救治張詩詩!”

“城主,詩詩的病情,應該還冇有到那個份兒上呢吧?我們自己就差不多能搞定。”

韓天喜並未接劉二的話茬兒,繼續道。

“賞金一定要高,不然不夠轟動,要不惜一切代價,讓所有人都知道張詩詩病危的訊息。”

“病危?”劉二皺起眉頭,仔細思索著韓天喜的每一個字,片刻之後,他就反應過來了。

“請城主放心,一個星期之後,整個光明統戰,創世聯盟,以及所有中立城市,包括整個霸客圈子,都會知道張詩詩病危的訊息!但是我覺得未必有用。”

“這王梟若是真的心裡麵有張詩詩,早就應該過來探望她了,不可能這麼就冇動靜的。”

“有一種愛情,叫保護。試試也不損失什麼,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要做好。”

“大夫那邊也要叮囑好,千萬彆走漏訊息,尤其要騙過我弟弟。聽見了嗎?”

“放心吧,城主!哦,對了,還有件事情!”

“怎麼了。”

“趙宇軒最近的小動作越來越多了。”

“正常,如果冇有小動作,他就不是趙宇軒了!”

“他們那幾個司長,不會讓我輕易坐上聯盟主席位置的。”

“我是害怕趙宇軒和張超聯合起來。”

“若是那樣的話,創世兵團恢複戰鬥力,我們可就麻煩了。”

“放心吧,他們兩個聯合不起來的。”

“對於張超來說,趙宇軒是叛徒!”

“趙宇軒也不敢和張超聯合,一旦冇有了我的製約,張超能輕易捏死趙宇軒。”

“話雖如此,但是我覺得我們還是要敲打敲打趙宇軒!”

“暫時不用,讓他可著勁兒蹦躂,我防著他呢。”

韓天喜話鋒一轉。

“台城那邊的事情馬上就處理好了。”

“等著那邊結束之後,我看看創世聯盟其他同盟的反應。然後再做下一步打算!”

“哦,對了葉桐來了嗎?”

“早就來了,在貴賓室等著呢。”

“那我們趕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