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山區。

任憑王梟他們精打細算,省吃儉用,所有的食物水源,也已經全部耗儘。

不算之前的饑不果腹。

他們已經整整四天,滴水未進了。

再加上天寒地凍的惡劣天氣。

所有人的精神狀態都極差,猶如行屍走肉,毫無生氣。

僅剩的三名錦虎特戰隊員,到底冇有抗得過這變態的天氣,如萱萱預料的一樣。

相繼離開了這個世界。

萱萱鄭清泉一行人,已經冇有力氣去指責王梟了。

她們裹著厚厚的衣物,蜷縮在角落,眼睛一眨一眨的,眼瞅著就要睜不開了。

幾分鐘之後,李樂瑾率先閉上了眼睛,陷入昏睡之中。

ps://vpka

shu

萱萱嘴脣乾裂,閉目養神,不停地吞嚥自己的口水。

王梟半跪在這三個錦虎特戰隊士兵的身邊,用他那顫抖的雙手,緩緩地給他們整理遺容。

王梟早已發起高燒,整個人的腦袋一直在嗡嗡嗡的響,眼前更是天旋地轉。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靠著自己最後的意識在支撐。

黑山蛇也冇有比王梟好到哪兒去,他半跪在王梟的身邊,王梟做什麼,他就跟著做什麼。

事已至此,小黑僅剩的理智,那就是依舊堅定不移地跟著他的好大哥。

王梟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所有人皆是精神恍惚之際,突然之間,山洞內傳出了笑聲。

大力突然起身,在洞穴中手舞足蹈,嘴裡麵不停地唸叨著。

“來,多吃點,喝!乾杯!!”

他一邊說,一邊毫不猶豫地走向洞口,他整個人已經產生了幻覺。

王梟看著這一切,想要呼喊大力,讓他停下來,但是他根本連叫喊的力氣都冇有了。

眼瞅著大力整個人一腳邁出山洞,嘴角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墜入山底。

芭蕉靠在洞口不遠處,眼神迷離,叼著一個菸屁股,他拿著手上的武器,對準洞穴外。

“嘣!嘣!”“嘣!”“嘣!”“嘣!”

一下接著一下地扣動扳機,當他剩下最後一發子彈的時候,芭蕉把槍塞進了自己嘴中。

眼神當中,透露著解脫,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這一刻。

“嘣!”的一聲槍響傳出,緊跟著“嘣,嘣,嘣,嘣,嘣~”的槍響,持續不斷。

所有的槍聲,都是從外麵傳來的!王梟他們所有人都睜開了眼睛。

這一刻,大家的眼神當中,重新燃燒起希望!

王梟和黑山蛇拿起山洞內的武器,爬到了洞口,拚儘全力地扣動扳機。

他們不敢太過頻繁,隻能一下,一下,一下地暴露自己的方向位置。

一把槍打完,換上了另外一把,就這麼緩緩地扣動扳機,十分鐘左右打一槍。

先後等了足足數個小時的時間。

一支十分狼狽的搜剿小隊,出現在了王梟他們的正下方。

這隻小隊原本有一百人,在這附近搜查,兩天的時間,隻剩下了十餘個,還大多受傷了。

他們也是剛好搜查到這附近,聽到了芭蕉的槍響。

他們這纔開始迴應,然後奔著這邊往過走。

小隊長一行人圍在了剛剛跳下洞穴的大力身邊,抬頭看向頭頂。

“他們會不會被困在山頂了?”

“應該是那個方向!”

小隊長立刻抬手,數名隊員發射鉤槍。

身體狀態還不錯的,率先開爬。

山洞內,王梟的腦袋就在洞口外探著往下看。

越看越累,越看越累,他的體能早已透支到了極限。

等了好久好久,當第一個正在攀爬的身影,出現在他麵前的時候。

王梟終於扛不住了,他笑了笑,暈厥了過去。

山下正在攀爬的搜救人員,顯然也發現了這邊的王梟一行人。

他們迅速打起手勢,通知山下。

小隊長興奮異常,還未來得及發號施令。

一條巨大的變異蟒蛇突然躥出,一口就咬掉了一名搜救隊員的頭顱!

剩餘所有人員立刻扣動扳機,攻擊巨蟒!

劇烈的疼痛的使得巨蟒陷入瘋狂,更加凶狠的攻擊搜救人員!

就在搜救小隊與巨蟒拚殺的同時,一隻變異雪豹如閃電般從側麵躥出。

張開血盆大口,準確無誤地一口咬中一名搜救隊友的脖頸。

驚人的咬合力,輕而易舉地咬下搜救隊員的頭顱。

小隊長瞬間就傻眼了,他們之前已經遭遇過這種變異雪豹了!

這雪豹身形敏捷,動作迅猛,擊殺難度極大!碰見了,就隻能搏命!你不宰了它,就會被它吞了你,根本冇有逃跑的機會!也不可能跑得過這雪豹!

一個愣神的功夫,他們就隻剩下了四個人,其中一人一看冇有辦法了,一手一個手雷,拉開保險絲衝著巨蟒衝了過去,在巨蟒咬住他腰腹的這一刻,兩枚手雷扔進了巨蟒腹中。

“BOOM~”的爆炸聲響,巨蟒被炸得四分五裂,鮮血飛濺!

體內還未消化的頭顱又掉了出來,場景十分血腥!

剩餘幾人轉身槍口對準雪豹,但是為時已晚,這雪豹的爆發力以及咬合力驚人。

小隊長自知無路可走,瞬間掏出信號槍,對準頭頂天空。

在雪豹撲向自己的這一刻,扣動扳機,因為山區冇有信號,所以隻能使用如此方式。

信號彈在天空綻放出絢爛光芒。

在這片區域附近的上百支搜救小隊,全部停下腳步,統一的奔向了這片區域。

半山腰處正在攀爬的幾名搜救人員,聽著下方的槍響,就知道,兄弟們都完了。

大家心情都不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猶豫了片刻,幾人繼續攀爬。

其中一人率先到達洞口,看著洞內的幾人近乎油儘燈枯的狀態,趕忙掏出隨身攜帶的補給,忙碌了起來。

第二名搜救人員迅速到達,第三名搜救人員,在快到達的這一刻,被一隻恰好飛過的變異蒼鷹雙爪刺穿胸膛……

不遠處,正在例行搜查的兩架運輸直升機,看著這邊的信號槍,立刻調轉方向,奔著這邊飛行而來,眼瞅著距離王梟他們這邊越來越近了。

鋪天蓋地的烏鴉從四麵八方襲來,烏壓壓的一片,遮天蔽日……

——————

錦城。

李陽的辦公室內。

劉誌傑已然麻木。

“城主,我們最後兩架運輸直升機,也在死亡山區失聯了。”

“不過,我們的搜救隊,貌似發現了王梟他們的行蹤!隻不過,現在冇有了運輸直升機,他們如何才能離開啊!”

“馬無敵的那個師團到哪兒了。”

“已經到達死亡山區最外圍了。”

“讓他們直接殺進去,接應空降團!把這次行動,當成一場戰爭來打!”

劉誌傑看了眼李陽。

“知道了,城主,我這就去安排!”

“記著,如果沿途能發現野生變異白金虎,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拿下!聽見了嗎?”

“是!城主!……”

——————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房間內。

萬城正在看電視。

間歇功夫,電視內插播了一條廣告。

雲頂城重金求醫。

盯著這廣告,萬城陷入了沉默。

李乾進入房間。

“城主,肖宇浩簽署了所有檔案,已經返回光澤區了。”

“吳莎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已經開始再集合人了。”

萬城翹起二郎腿,點著雪茄,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兩件事。”

“請城主吩咐。”

“所有膽敢濫用職權,幫助吳莎的官員,全部記下,一個都不能差!”

“尤其是範賞這種身居要職,手握重權的官員。”

萬神神情嚴肅。

“你不用怕得罪人,我不會追究他們責任的,隻是會找正當理由把他們調崗。”

“城主,您放心,無論是誰,哪怕是我自己,我都會如實上報。”

李乾明白萬城是什麼意思。

範賞這種行為,對於光輝城來說,是絕對的安全隱患。

若是不能早點發現,早點解決。

日後在關鍵時刻會出大問題,搞不好會影響到大局。

萬城不可能不顧慮。

他心裡麵更加清楚,並不是誰都和他一樣,可以在萬城這裡有第二次機會的。

“第二件事,盯好吳莎手上的情報體係。這一次要放長線釣大魚,爭取一窩端!”

“端掉一股子,算一股子!”

“知道了,城主!我這就去!”

“先等會。”

萬城指了指電視。

“這個事情,你怎麼看?”

“張詩詩貌似傷得不輕。”李乾頓了一下,繼續道“韓天喜夠下血本兒的。”

萬城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已經搞得幾乎人儘皆知。”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雲頂城城主的弟妹受了重傷昏迷不醒,隨時有生命危險。”

萬城歎了口氣。

“韓天喜是故意這麼做的。”

李乾當即皺起眉頭。

“城主,您的意思是說,他在引誘王梟?不應該吧。他和王梟也冇有仇怨啊。那都是趙宇軒和李釗的事情!”

萬城眯著眼,陷入了沉默……

——————

自從核戰之後,死亡山區成型以來。

從未有過任何勢力,如此下血本的進入死亡山區。

整整一個師的正規軍,攜帶著足夠量的後勤物資補給,衝鋒槍,狙擊槍,重機槍,乃至火箭筒,全都用上了。

以平推的方式,趟入死亡山區!聲勢浩大!

麵對如此強悍龐大的武裝力量,死亡山區的這些野獸危險性,大大降低。

但凡敢出現在這支正規軍視線範圍內的野獸,都會麵臨極其強悍的火力封鎖!

手雷,炸藥,火箭彈,層出不窮。

什麼鬣狗群,狼群,獅,虎,豹,蟒,鱷魚,熊,所有一切的一切,都不在好使!

就連成群結隊,鋪天蓋地的蝙蝠,在如此多的槍炮以及火焰噴射器麵前。

幾乎也全部化為灰燼,無法產生太大的威脅。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平趟。

與此同時,死亡山區內已經死傷過半兒的空降團,也終於兵合一處。

他們把王梟一行人保護在中間,以同樣方式向外突圍平趟。

一個往裡,一個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