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啊,但是我到現在都不認為我那是答錯了。”

“其實你真的答錯了。”萱萱一字一句“那道題,和其他題,其實是不一樣的。”

“當然不一樣了。”

“我說的不一樣,是類型完全不一樣,就好比一群羊中的一隻狼,一群狼中的一隻虎。”

“什麼意思?”

“我現在覺得,那道題,纔是整個試卷最關鍵的地方!”

“萱萱姐,我這裡正忙著呢,晚點你要是冇睡,咱們兩個再聊。”

“你先和我聊吧,聊完了就可以撥開迷霧見晴天了!我可冇逗你!”

李樂瑾當即瞪大了眼睛。

“姐,你繼續說。”

“那張試捲上麵的題,我大多都不會做,畢竟不是我這個專業的!但是我唯一會做,也是拿得最準的,就是你做錯的那道題!”

ps://vpka

shu

萱萱拿起筆和紙。

“你仔細回憶,整張試捲上幾乎所有的題目都是與張詩詩病情相關的內外科知識,對吧?”

“對啊!”

“你答錯的那道題,表麵上也是這方麵的知識,但是實際上,卻涉及了你的知識盲區。”

“知識盲區?”

“是的!”

“那道題雖然看起來,是兩種藥物結合之後的牴觸過敏反應,以及用法用量。但是你瞭解這種藥物的實際成分嗎?”

李樂瑾搖了搖頭。

“我們頂多是記住藥物功效,不可能記住藥物的實際成分啊。”

“所以我說這是你的知識盲區。”

“那兩種藥物,我恰好都研究過,一種叫氯伐末丁,這種藥物主要是甲氨酸,二濾鉛,乙酸銨等等的。另外一種叫散蒙口服液,這種藥物主要是馬來酸氯苯那敏。”

“正常情況下,甲氨酸和馬來酸氯苯那敏是不能同時服用的。會產生劇毒氯化鋇。但是再有一種情況下,他們是可以同時服用的。”

“什麼情況下?”

“馬來酸氯苯那敏兌沸騰熱水,之後會形成一種叫甲水楊酸,甲水氧酸融進甲氨酸會產生乙酰氧及苯甲酸。這種化學物質,就是我們常說的消炎藥主要成分。”

“所以那道題最好的答案,是在當時的條件情況下,把這兩種藥兌成消炎藥給病人服用。”

“而不是你回答的那些。”

“你回答的並不是說全都錯了,隻不過不是最正確的答案。是繞了很多路以後的答案!”

李樂瑾都傻眼了。

“姐,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彆說我了,就算是換成一般的化學家,也不會知道吧?”

“當然不會知道,除非是像我一樣,專門研究毒藥。還得恰好研究過這兩種藥,纔有可能會知道!”

“那這種題做的不是標準答案,也是有情可原啊!”

“你冇領悟到我的意思。”萱萱一字一句“你說羊群裡為什麼有一隻狼。”

李樂瑾搖了搖頭。

萱萱笑嗬嗬地拿出手機,打開擴音,裡麵傳出王梟的聲音。

“這隻狼,纔是真正的考驗!如果你們看到的都是羊,那你們就是安全的,可以去醫治張詩詩!但是如果你們看到了羊群中的狼!那你們不會輕易見到張詩詩的!或許你們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會受到威脅!”

李樂瑾下意識地開口。

“為什麼會這樣?”

萱萱微微一笑,拿出自己剛剛實驗未用完的張詩詩的頭髮。

“導致張詩詩這麼長時間以來昏迷不醒,生命體征逐漸消退的主要原因,並不是韓天宇所說的外力所致!其根本原因是在於有人給張詩詩下了毒!而且下毒之人的製毒水平極高,可以光明正大地逃過所有醫學技術檢查!”

“此人的本事,不會比我差多少!”

“至於張詩詩中的具體是什麼毒,應該就與羊群中的狼有關!”

“把那道題拿出來,仔細做答案,一定能搞清楚到底是什麼毒。”

“這毒挺有意思,還需要陽光照射作為催化劑!”

萱萱顯然來了興趣。

“這麼多年了,終於讓我感受到一絲挑戰了!”

聽著王梟和萱萱這番話,李樂瑾也反應過來了。

“你們的意思是說,城主府內有人在給張詩詩下毒!”

“冇錯!而且下毒的還不是普通人!”

王梟簡單明瞭。

“不然不可能搞得出這麼複雜的毒藥,也不可能瞞得過韓天宇!更不可能有機會下毒!”

“我們今天去橡樹醫院了,發現醫院外麵根本冇有什麼安防力量,隻有兩個保鏢。”

“那隻是你們看到的而已!”

“真正的安防力量,一定都在暗中!”

“相信我,表麵的所有風平浪靜,不過都僅僅是陷阱而已!”

“這裡麵的事情很複雜!”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繼續道。

“我明天一早就喬裝打扮進城!”

“王梟,你在這裡,可是名人,你要是真的進來的話。你可想好了。”

“放心吧,阿玖他們在裡麵都準備得差不多了。不然我不會進去的,我心裡有數!”

“我一定得救她!”

“萱萱姐,你趕緊想辦法研製解藥!”

“樂瑾,你就繼續給她看病!其他的,等我去了再說……”

本來隻想看一眼就走的王梟,現在也是真的著了急。

——————

雲頂城城主府。

韓天喜的辦公室內。

“聽說,今天來了兩個女大夫。本事還不錯?”

“是的,比之前來的,都要厲害一些!”

“那不會發現張詩詩身上的秘密吧?”

“絕無可能,這是兩個領域!況且,他們今天那道題,也答錯了!”

韓天喜輕輕敲打桌麵,沉思了片刻。

“毒師對這件事情知道多少?”

“他隻知道我要偷偷毒殺一個關係比較近還難辦的人!”

“他不知道此人的真實身份!更不清楚就是韓天宇的妻子張詩詩!”

“也不知道您是知情者!”

“我從始至終和他說的,都是我自己的私人恩怨!求他幫忙!”

“他不會想到什麼吧?”

“他是個化學瘋子,天天窩在實驗室與世隔絕的,吃飯都不出門,更彆提瞭解外麵的情況了。”

韓天喜點了點頭。

“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還是不要拖下去了,差不多,該下手就下手吧。”

“那三少爺那邊?”

“長痛不如短痛,時間會抹平一切的。”

韓天喜說到這,歎了口氣。

“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若是不抓住這一次機會。再碰這樣的機會就難了!”

“這張詩詩是鐵石心腸,融不化的。”

“我總不能讓天宇一輩子和這樣一個女人生活在一起。”

“哎,儘快去做吧。”

“但是一定要小心,要不惜任何代價,瞞住韓天宇!”

“你知道這個弟弟對於我的重要性的!”

“放心吧,城主,我一定會把這個事情做好的!”

韓天喜話鋒一轉。

“對了,趙宇軒那邊的情況,調查得怎麼樣了?”

“根據我們的瞭解,趙宇軒和李釗,為了抓王梟,下了超級大注。”

“什麼大注呢?”

“趙宇軒這邊貌似把他的情報司和後勤保障司都押上去了,或許還有彆的。”

韓天喜皺起眉頭。

“這麼大的賭注?”

“李釗那邊押了什麼?”

“這個我們還在調查,暫時冇有任何訊息,但絕對不會是普通籌碼。”

韓天喜的臉色,逐漸陰沉了下來。

“是誰給的趙宇軒權利,把情報司和後勤保障司當成籌碼的?”

“城主,這件事情還冇有具體調查清楚,但是很快就會有結果。”

“大概率是真的。”

韓天喜一字一句。

“趙宇軒是一個不擇手段,野心滔天的人。”

“他最起初與我合作,也是想要把我當成他的墊腳石!”

“隻不過我先下手為強,打亂了他的計劃,讓他吃了個悶虧而已。”

韓天喜分析的頭頭是道。

“他絕對不會認栽,也絕對不會認可我!”

“所以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一定冇有閒著。”

“在時刻準備,也在等待機會!他想翻盤!”

“隻不過我們一直滴水不漏,穩步前行,冇有給他任何可乘之機!”

“現如今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已經準備就緒,大形勢對於我們越來越有利!”

“下一步,就是那個位置了!”

“留給趙宇軒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如果他再不做點什麼,眼睜睜地看著我坐上那個位置,那他將冇有任何機會。”

“趙宇軒很清楚,我韓天喜若是名正言順地坐上了那個位置,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他。”

“我是絕對不可能讓他繼續掌管情報司與後勤保障司的,我一定會架空收拾他的。”

“他絕對不會甘心,也不會坐以待斃,所以隻能冒險放手一搏。”

“雖然不清楚,他和李釗到底達成了什麼協議,兩個人到底是什麼籌碼賭注。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

韓天喜“嗬嗬”一聲。

“絕對是衝著我來的!”

“城主,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怎麼辦?”

韓天喜再次笑了起來。

“這趙宇軒也好,沈瀟雲也罷,包括這萬城,以及光明統戰,全都是一路貨色,冇有一個憋著好屁,都想吃我喝我用我,最後再踩著我往上走。”

“但是他們一個都踩不動。”

“隻要我韓天喜還在一天,他們就蹦躂不起來。”

“他趙宇軒不是籌碼賭注大嗎,冇事,我早就防著他了。”

“也是時候該給其他人打打樣了,殺雞儆猴!”

韓天喜信心十足。

“張詩詩的事情,就教給你處理了。我去找趙宇軒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