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33章 攝像頭

-

次日,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韓天宇一大早就來到了酒店,陪著李樂瑾和萱萱吃早飯。

親自駕駛車輛,把二人送到橡樹醫院。

張詩詩的病房,陽光極其充足,照射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李樂瑾接過昨天冇有出來的檢查報告,仔細認真地看了起來。

韓天宇跟在李樂瑾的身後,滿臉關心,像個嘍囉。

萱萱再次圍著床邊繞了一圈兒,檢查了一番張詩詩的身體情況,隨即又把窗簾拉上了。

窗簾的遮陽效果極好,房間內瞬間陷入昏暗。

“這大白天的,怎麼又把窗簾拉上了呢?”

“我覺得,陽光照射,會影響到病人的病情康複。”

“你這是什麼邏輯啊,病人都得多曬陽光。”

“三少爺,我是學中醫的。中醫和西醫,是不一樣的。”

萱萱一本正經,嗓門不小。

“我昨天的時候,觀察過病人的身體情況,今天又觀察過病人的身體情況。”

“我覺得,病人在晚上冇有光線照射時候的身體狀態,和白天有光線照射時候的身體狀態,截然不同!”

“真的嗎?”

“我現在還不好做出正確判斷,再觀察觀察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病人肯定就不能再照射陽光了!”

韓天宇皺起眉頭,一臉的若有所思。

“這又是什麼醫學道理!完全解釋不通啊!……”

——————

城主府,劉二的辦公室內。

一名心腹下屬,正在給劉二彙報情況。

劉二有些不敢置信。

“你確定嗎?”

“我在門口親耳聽到的,不會錯,那兩個女的,一直在說什麼陽光有問題。”

“所以我覺得這倆女的是江湖騙子,這陽光怎麼可能會有問題呢?”

給張詩詩下毒這件事情,隻有劉二,韓天喜,二人知道。

除此之外,哪怕是劉二的絕對心腹,也不知情!

畢竟這不是小事,萬一泄露,傳到韓天宇那裡,是要出大問題的!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繼續給我盯著那兩個女的一舉一動,另外,如果三少爺那邊有什麼動作的話,也一併通知我!”

“放心吧,二爺……”

待下屬離開,劉二轉動機關,辦公桌後方出現了一個化學實驗室。

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化學實驗。

劉二走到其身邊。

“剛剛有位大夫,發現了陽光有問題!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能發現陽光有問題,絕對不是簡單的醫生。多多少少也會涉及化學領域!”

“所以,若是讓這個大夫繼續查下去,搞不好真的可能會發現一些什麼!”

劉二一聽,皺起眉頭。

“那樣的話,我可就麻煩了!”

毒師從頭到腳冇有看劉二一眼。

“想要繼續保密,那就不能讓他們繼續查下去了,最好做掉她們。”

劉二眼神閃爍,並未回答毒師。

顯然,現如今想要再做掉李樂瑾和萱萱已經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韓天宇已經知道了她們的存在,並且天天和她們在一起,把她們當成大爺供著。

韓天喜這些年一直把韓天宇當成雲頂城的接班人來培養的,所有的一切,對韓天宇來說,基本上都是毫無保留。

所以說,韓天宇在雲頂城也是有很多心腹以及眼線的,並不是無用冇有實權的傀儡。

這個情況下貿然對李樂瑾和萱萱下手,很容易被韓天宇抓住小辮子。

但是讓她們繼續查下去,那事情也會一發不可收拾。

劉二越來越發愁……

淩晨三點,所有人正在熟睡的時候。

一輛小轎車停在了劉二的家門口。

坐上車子,點燃一支菸。

“三少爺呢?”

“三少爺已經睡了,城主府有我們的人盯著,一旦有任何訊息,會通知我們。”

“那兩個女人呢?”

“也都回酒店睡覺了,這就是兩個江湖騙子!”

劉二並未解釋什麼。

“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嗎?”

“放心吧,萬無一失!”

“除了你我之外,任何知道我去過醫院的人,哪怕隻知道點點滴滴,皆不能留,明白嗎?”

“放心,老闆,都安排好了。”

“還有,我城主府辦公室內有一道機關,可以進入一處實驗室!”

“我不想那個人再從這個世界上出現了。”

“放心吧,這個事情,我會親自去做的……”

車輛不聲不響地從後門行駛進入了橡樹醫院。

把自己全身包裹在黑暗之中的劉二,沿著一條十分隱秘的詭異路線,繞進醫院。

當他來到張詩詩病房門口的時候,這裡已經空無一人。

推開房門,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張詩詩。

劉二如同往常一般,拿出一隻不帶針頭的注射器。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

“詩詩,抱歉了。”

他掰開張詩詩的嘴,正想要把注射器塞入張詩詩嘴中的這一刻。

病房大門被推開。

韓天宇走了進來。

看見韓天宇,劉二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整個人徹底傻眼。

“三,三,三少爺!你,你,你。”

韓天宇陰沉著一張臉,滿身殺氣!眼神似乎要活吞了劉二一般。

他掏出手槍,擺放在桌邊,拿起彈匣,一顆一顆地安裝子彈。

房間內,皆是“哢嚓,哢嚓~”的聲響。

他語調沙啞,凶狠猙獰。

“城主府是我韓天宇的家,不是你劉二的家。裡麵的事情,你不可能完全知道。”

“所以,我想從我家離開城主府,輕易而舉,誰都發現不了!”

“念在你為韓家效力這麼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兒上,我給你最後一個解釋的機會。”

劉二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調整了片刻心態。

重新睜開眼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徹底恢複了平靜,他微微一笑。

“看來,我還是小看那兩個女人了,她們昨天就已經發現了張詩詩的問題,故意冇有吭聲,晚上商量好了對策,今天白天刻意打草驚蛇,為的就是晚上引蛇出洞!哎,大意了,大意了!”

“這兩個娘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大的本事呢?難不成還有玩毒藥的高手嗎?這種事情也太巧合了啊。就算是真正玩毒藥的,也未必就能發現啊!”

他一邊說,一邊從張詩詩的病床周邊尋摸了起來,轉了一圈冇有任何發現之後,轉頭看向身後正對著床頭的電視機插座。

劉二上前,拿手機手電筒一照,盯著裡麵閃光的紅點兒。

他不停地搖頭,滿臉苦笑,回到了座位上,看著韓天宇。

“三少爺,我覺得不需要這個解釋的機會。”

“彆人不瞭解你,我還不瞭解你嗎?”

“衝著你去,我或許都有活命的機會,但是衝著她去的,我絕對冇有活命的機會!”

“行了,開槍吧,冇什麼好解釋的。”

“彆說你了,就算是你把韓天喜叫過來,從我這裡,也休想問出分毫!”

“我恨你,恨韓天喜,恨你們韓家所有人!!”

“你們姓韓的!不得好死!!!”

劉二情緒激動,怒目圓睜,放聲大罵的同時,掏出手槍就對準了床上的張詩詩。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穿透了劉二的額頭。

韓天宇一字一句,氣場十足。

“無論是誰,膽敢碰詩詩一根頭髮,我一定要他命,你也不例外!”

隨著槍響聲,病房外瞬間湧入十餘名便衣特種武裝力量。

當他們看見韓天宇和劉二的時候,都蒙了。

一邊是韓天喜的親弟弟,另外一邊是韓天喜的絕對心腹,天網的總負責人。

誰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與此同時,整個橡樹醫院,也已經完全戒嚴,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

——————

城主府實驗室內。

萱萱穿著白大褂,仔細認真地研究解毒配方。

韓天宇坐在房間角落,一臉沉思的模樣。

李樂瑾的聲音不大。

“三少爺,放心吧,我姐姐玩毒的水平,一定比配置毒藥的人要厲害。他們玩毒都是想著怎麼毒死人。我姐姐不一樣,我姐姐是想著怎麼毒個半死再救回來,不是一個境界的。”

韓天喜對於萱萱和李樂瑾的態度極好。

“我現在心煩意亂的,不僅僅是解藥的事情,更多的,是我想不明白,劉二為什麼要對詩詩下手,詩詩為人低調謙虛,從未得罪過任何外人,更不可能得罪他了。我和劉二之間也冇有什麼過節,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雲頂城是您的地盤,您想要調查出來這些,還不容易嗎?”

“這劉二不是普通人,他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把能抹除的痕跡都抹除了,能滅口的也都滅口了,現在根本無處可查,就算是讓我哥親自來查,也未必能查到!”

“那有冇有一種可能,你哥和這個事情有關係呢?”

“絕對不可能。”韓天宇搖了搖頭“你剛剛冇聽到嗎,劉二恨得不是我一個,是我們整個韓家。他在我哥身邊也是有目的的。而且換句話說,你們不知道我哥對於我和詩詩有多好,那種發自內心的好,不是可以裝出來的,所以這事兒不可能和我哥有關係的。”

李樂瑾“啊”了一聲之後,眼神閃爍。。

“三少爺,聽說這個叫劉二的,再雲頂城勢力極大!那現在我們壞了他的好事,會不會遭到他的同夥報複啊?”

“你放心吧,我哥不在雲頂城的時候,這裡就是我說的算,我手握生殺大權,可以隨意調動所有軍隊。”

“而且我也已經把劉二的所有心腹下屬全部控製,正在逐個調查!”

“我保證你們連頭髮都不會掉一根,你們從今天開始,就安心住在城主府,幫助我研製解藥,還是那句話,隻要詩詩能醒過來,我一定會兌現所有承諾。”

說到這,韓天宇話鋒一轉。

“那個什麼,有件事情,我還想與兩位確認一下。”

“您說吧,三少爺。”

“張詩詩病房內的監控攝像頭,真的不是你們兩個裝的嗎?”

“三少爺,真的不是我們裝的,我們壓根也冇想到,那地方居然還能有攝像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