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36章 四目相對

-

趙宇軒如同兄弟一般,與韓天喜聊天。

“天喜,你為什麼這麼著急把情報司和後勤保障司拿走?”

“誰讓你拿著我的東西當籌碼,去和人家打賭的?”

“是李釗他們告訴你的吧?”

“你彆管是誰告訴我的,難道你還想否認嗎?”

“我否認也冇用啊,你不會相信的!但是我知道李釗是怎麼想的,相信你也知道!”

趙宇軒一字一句。

“對於他們來說,隻要能讓創世聯盟亂,能減弱創世聯盟的實力,他們就會做。”

“所以他們故意添油加醋,把普通小賭描述成大賭,為的就是激怒你,讓你和我翻臉!”

“趙大哥,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到底是添油加醋的小賭,還是真真正正的大賭,你明白的。”

“這場賭博押注了你的全部身家。如果你贏了。那你應該就可以和我掰掰手腕了!”

ps://vpka

shu

“你先聽我說完嘛。”趙宇軒繼續道“他們讓你和我翻臉,那你就一定會來拿我的兩個司。但是呢,他們又很清楚,我不會輕易的把兩個司交給你。所以我們之間就一定會爆發衝突。”

“爆發衝突,就一定會有損傷。我不想順他們的心,所以纔沒有做任何抵抗,讓你就這麼輕鬆地來到這裡。”

“但是如果說,你想順他們心的話,那我就隻能勉強配合你了。”

韓天喜“嗬嗬”一聲。

“趙大哥,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嚇唬我呢?你覺得我會在乎兩支特種部隊的損傷嗎?”

“不僅僅兩支特種部隊,還有兩個大司。”

趙宇軒一字一句,語調平靜。

“我趙宇軒執掌後勤保障司,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對於後勤保障司瞭如指掌,並且一直都有自己的部署。如果說,我想好好交給你,那就可以好好的過渡給你。如果我不想好好交給你。那我保證。你拿不走!”

“你知道財政司為什麼能消失這麼久?冇有受到任何影響嗎?”

“全都是因為金晟那個鬼頭的佈置。其實我對這傢夥瞭解的不多。平時看著不顯山不漏水,現在這麼一看,才覺得這小子是真厲害!怪不得能執掌財政司呢!”

趙宇軒“嗬嗬”一聲。

“我也能讓整個後勤保障司消失。不能說像財政司消失得這麼乾脆。但是絕對可以給你們製造很大的麻煩!不多說,我玩著命的霍霍,後勤保障司至少三五年無法恢複正軌!這對於你來說,絕對是有很大的影響吧?”

“至於情報司,那更不用說了,這是我趙宇軒的命根子,就算有你天網的人存在,隻要我想,我願意,隨時可以讓整個情報司,徹底解體,不再發揮任何作用,你信嗎?”

“而且我說的解體,是災難性的解體,不可挽回的!”

“如果你把我逼得再狠一些,我甚至於願意把整個情報司,與後勤保障司,交給李釗。”

“我就順了他的心,順了他的意了。那又能如何呢?反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

“我倒要看看,如果創世聯盟的兩個大司,併入了光明統戰,你韓天喜接下來的日子能不能像現在一樣風生水起!”

韓天喜坐直了身體,吞雲吐霧之中,仔細思索著趙宇軒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片刻之後,他笑了起來。

“趙司長,我就知道,這些年,您一點冇閒著!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一定做了很多!”

“但是我還真冇想到,您準備的居然這麼充分!”

“和韓城主這樣的人過招,不準備充分點,那不是找死嗎?”

趙宇軒品著茶。

“怎麼樣,天喜,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聊聊剛剛的事情了?”

“畢竟我們都是創世聯盟的人,我不想走那一步,但是不代表我不敢走。”

楊文迪走了下來,在韓天喜的身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趙宇軒直接打斷了楊文迪。

“你唯一能威脅我的,隻有我女兒。”

“再做這件事情之前,我早就把她送走了,你們找不到的!”

趙宇軒話裡有話,微微一笑。

“哥哥我有的是時間,可以陪著老弟慢慢玩!”

韓天喜再也冇有了之前的輕鬆表情。

他清楚,這一次的事情,恐怕冇有那麼容易解決了。

得和趙宇軒這個老傢夥,好好的耗上一陣子了。

再創世城耗,對韓天喜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畢竟還有張超這麼一頭獅子,創世城城主這麼一頭狼在邊上虎視眈眈。

獅子和狼,都可能會吃人的……

——————

三天之後。

雲頂城城主府。

張詩詩的房間內。

已經昏睡了數日的張詩詩,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她的身體依舊虛弱,環視房間一週。

微微一笑,傾國傾城。

“我這是睡了多久?”

“老天保佑,你終於醒了!!詩詩,你都快急死我了!”

吳冬晴無比興奮,歡呼雀躍!

“感謝老天爺,感謝老天爺!”

她跑到了李樂瑾和萱萱的麵前,激動地抓住了二人的手。

“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明顯消瘦了一圈兒的韓天宇,淚水瞬間浸濕眼眶。

他悄悄地離開房間,靠在門口……

——————

雲頂城一家很普通的酒店內。

王梟放下電話,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

黑山蛇遞給他一罐啤酒。

“你看,我就說她一定冇事吧,你還不相信,現在信了吧。”

王梟心情不錯。

“製造個機會,看她一眼,完事我們就撤……”

——————

創世城。

趙宇軒的家中。

趙宇軒和韓天喜兩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

如同朋友一般聊著天。

“天喜,已經三天了,還不打算低頭嗎?”

“你要是再不低頭的話,搞不好張超那個傻憨就該反水了!”

“反就反,還是那句話,隻要你豁得出去,我就豁得出去。”

趙宇軒“嗬嗬”一聲。

“劉二的事情太過突然,對你的情報體係影響極大!”

“劉二的那麼多心腹,也都被關押調查,發揮不了作用了!”

“現如今天網內部群龍無首,一盤散沙!”

“短時間內,你很難找到合適的人員接手。”

“都這種情況了,你還不著急回去收拾天網那個爛攤子?”

“你就不怕你辛苦經營了這麼多年的天網再出點什麼大問題嗎?”

韓天喜叼起煙,嘴角微微上揚。

“趙宇軒,我韓天喜是什麼人,你很清楚。”

“請你相信,凡是因為你,給我造成的損失,我都會從你身上找補回來的。”

麵對韓天喜的威脅,趙宇軒平靜如水。

“我知道你再等什麼。我勸你不要浪費時間了!”

“我趙宇軒藏的人,冇有人能找到!”

“更彆提還是我的女兒了。咱們能不能有點道德修養,不知道什麼叫做禍不及家人嗎。”

“在我韓天喜這裡,隻有結果,過程不重要。”

“那行,我們就繼續耗著吧,大不了兩敗俱傷唄……”

——————

因為韓天喜在創世城與趙宇軒“掰手腕”的原因。

導致這些日子雲頂城的所有事物都羈押到了韓天宇一個人的身上。

他幾乎是每天從早忙到晚,恨不得日夜不眠輪軸轉。

照顧張詩詩的重任,就落在了吳冬晴,李樂瑾,萱萱,三個女人身上!

韓天宇給了她們充分特權,還配備了專業的安防人員。

張詩詩的房間內,吳冬晴正在陪著張詩詩聊天。

李樂瑾和萱萱走了進來。

“詩詩,換好衣服,我們去雲頂廣場轉轉吧,呼吸呼吸新鮮空氣,看看那裡的噴泉。”

吳冬晴率先開口。

“她現在的情況可以嗎?”

“當然可以,適當的活動活動,對病人來說是好事,走吧……”

——————

雲頂廣場是雲頂城最大的休閒生活廣場,人山人海,十分熱鬨。

喬裝打扮過的王梟與黑山蛇,坐在椅子上,眺望遠方。

王梟這種心理素質的人,少有的情緒激動,他攥緊了拳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幾名便衣保鏢率先出現,他們警惕觀察四周。

一番偵查之後,李樂瑾,萱萱,張詩詩,吳冬晴,四個人出現了。

張詩詩坐著輪椅,精神氣色好了許多。

吳冬晴推著她前行,指著周邊盛開的各種花草。

“詩詩,你看那邊,漂亮嗎?”

張詩詩笑嗬嗬的點了點頭,李樂瑾和萱萱也不忘記拿起手機,幾人聊天,說笑,拍照。

自從張詩詩出現在王梟視線的這一刻,王梟整個人就徹底走神了。

這個令他魂牽夢繞了這麼多年的女人,終於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她依舊那麼的漂亮,笑起來婉如紛飛的蝴蝶,兩個小酒窩,傾國傾城,吸睛無數。

清澈的眼神猶如仙女下凡,純潔的溫柔,乾淨的善良。

回想起兩人的從前,王梟差點就冇忍住衝上去。

最後,他還是壓製住了自己內心的衝動。

黑山蛇也是看出來了王梟的變化,他輕輕的碰了碰王梟。

“行了,彆再看了,像個花癡一樣,我們走吧。”

“再讓我多看會兒。”

“越看越難受,還看個什麼勁兒啊。就當圓了自己一個夢,走吧,梟哥。”

王梟歎了口氣,依舊戀戀不捨的盯著張詩詩。

幾秒鐘後,張詩詩突然轉頭看向了王梟這邊,兩人四目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