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4章 請指正

-

房間裡麵一陣混亂嘈雜。

“所以說,現如今,我們就剩下兩條路,要麼就收拾這個小崽子,要麼,就等著這小崽子找上門。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我肯定不慣著他!”

“對!不慣著他!”“小兔崽子,真當我們好欺負了!”“老子在光澤區叱吒風雲的時候,他老子還狗屁不是呢,現在還敢跳出來!”

房間內情緒激昂。

丁正忠抬手一示意。

“既然這樣,擇日不如撞日,咱們今天,就去找這個小子談談!能談妥,最好,若是談不妥,那就手上見高低!彆的不說,我丁正忠,還未老到那個地步,也不可能讓肖治國的兒子收我的供,他算個屁!”

“對,他算個屁!”“什麼東西!”

房間當中瞬間情緒激昂。

丁正忠拍了拍手,兩個身影拎出來兩個旅行包。

“丁零桄榔~”包內刀槍棍棒,應有儘有。

丁正忠抽起一把珍藏多年的五連發揣在腰後,抬手拎起一把棒球棍。

ps://m.vp.

“兄弟們!是時候給這些年輕人上一課了!我們走!!直接去那小兔崽子家!”

丁正忠打開房門,帶人剛剛走出房間。

院門口“咣!”的就是一腳,大門被直接踹開。

肖宇浩陳濤兩個人一馬當先,身後大批馬仔跟隨。

“老不死的!”

肖宇浩一聲叫罵。

“兄弟們,上!”

他與陳濤兩個人一頭紮進人群。

雙方瞬間就在院子裡麵展開了激烈拚鬥。

肖宇浩這群人夠猛,夠勇。

但是丁正忠這幫老混混也一點不含糊,十分得穩,雖然人數上稍處劣勢。

整體上一點都不亂。

院子當中寒光四起,喊殺聲滔天。

過了那三分猛勁兒之後。

肖宇浩他們這邊漸漸有點處於劣勢了。

相反的,丁正忠他們那邊依舊平穩如常。

這些光澤區老混混們的時代,比現在混亂得多,幾乎個個都是“身經百戰”。

肖宇浩這邊的人雖然多,但是太年輕了,很多人確實經驗欠缺。

眼瞅著處於劣勢,肖宇浩著急了。

看了眼對麵的丁正忠,從腰後掏出單管獵,對準丁正忠“嘣!”的就是一槍。

丁正忠反應極快,低頭躲開。

抬手掏出五連發對準肖宇浩也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關鍵時刻,陳濤從側麵衝出,用力一撲肖宇浩。

兩個人從地上打滾兒,丁正忠“嘣,嘣,嘣!”的接連幾槍。

其中兩個人被打中小腿,人群當中瞬間產生慌亂。

“滅了他們!”

丁正忠看準時機一聲大喝。

所有的老混混們瞬間提勢,直接就壓製住了肖宇浩一行人。

除了受傷倒地的,剩下的人接連退出院子,有人乾脆直接跑了。

一時之間,院子當中全是丁正忠他們的人。

丁正忠反應速度也快,上前一步。

在肖宇浩剛剛爬起來的時候,就把槍口對準了肖宇浩額頭,他咬牙切齒。

“小崽子,老子出來闖江湖的時候,你老子還狗屁不是呢,現在敢給我掉蛋?”

他冷笑一聲,當即動了殺心。

關鍵時刻,門口兩側“咣,咣~”的劇烈撞擊聲音,兩輛皮卡從兩側直接撞塌圍牆衝進院中,連帶著撞到一片。

馬小天和王昊一人帶著一車人,手持武器,二話不說就跳下車子,抬手招呼。

陳濤看準時機,猛地一撞丁正忠,把丁正忠撞倒在地。

“嘣!”的一槍打空。

肖宇浩順勢上前撲到丁正忠的身上,衝著他小腹一拳,按住他的手腕,陳濤從側麵接連兩拳,肖宇浩張嘴奔著丁正忠手腕就是一口,嘴上一塊人肉,鮮血淋漓。

“啊”的一聲慘叫,丁正忠下意識地鬆開手上的單管獵。

肖宇浩起身搶過單管獵,對準地上的丁正忠毫不猶豫“嘣!”的就是一槍。

鮮血濺到了他和陳濤的臉上。

同一時間,肖宇浩這邊剛剛退出去的人又重新衝回了院子當中。

與馬小天這一群人彙合到一起。

這一回,這些老混混們,可是真的扛不住了……

丁正忠的家中。

這些老混混們全都被按倒在地。

肖宇浩與馬小天站在人群中央。

“天哥,這次真是謝謝你了,我低估了這些老傢夥!”

“先彆說這些冇用的,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馬小天話音剛落。

就眼瞅著肖宇浩提起單管獵,毫不猶豫地對準側麵一個老混混腦袋“嘣!”就是一槍。

鮮血飛濺。

這個老混混應聲倒地。

他這一下超乎所有人預料。

“肖宇浩!”

馬小天急了。抬手直拉肖宇浩。

“彆TM碰我!”

肖宇浩和瘋了一樣,雙眼佈滿血絲。

用力甩開馬小天。

槍口頂住馬小天的腦袋,當著馬小天的麵兒裝好子彈。

“肖宇浩,你TM找死呢!”

王昊一行人都急眼了,當即就要上前。

肖宇浩麵部表情微微抽搐。

“天哥,彆逼我,誰他媽敢擋在我麵前,我就乾死誰!”

言罷,肖宇浩轉身對準另外一個老混混毫不猶豫。

“嘣!”又是一槍。

他表情猙獰,語調凶狠。

“陳濤,去他們幾個的家,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陳濤猶豫了一下。轉身就走。

肖宇浩再次把槍口對準老混混。

滿臉鮮血的老混混當即舉手。

“阿浩,我服你了!以後月供我照常交!”

“上有老下有小,饒我一命,我認了!”

他這一開口,周邊剩下的所有人,跟著開口。

“阿浩,我們都認了,這錢我們交。”

馬小天臉色極其複雜,歎了口氣。正好在這個時候。

“嘣!”又是一聲槍響。

這個老混混也倒在血泊之中。

馬小天立刻轉頭,大聲叫罵。

“肖宇浩,你是不是瘋了!人家都說了,認你這個月供了!”

“晚了!”

肖宇浩又裝子彈,剩下的人一看這情況。

“小兔崽子,我們和你拚了!”

所有的老混混都急了,最後搏命。

房間內真正陷入了你死我亡。

在這些人的眼裡,馬小天和肖宇浩本就是一夥兒的。

最後拚命的時候,連著馬小天的人一起招呼。

他們都玩命了,下手毫不留情。

馬小天和肖宇浩他們這邊,也隻能下黑手。

房間內鮮血飛濺,皆是生死之間!

鮮血迸濺的肖宇浩滿臉皆是。

他嘴角掛著邪笑。

於人群中接連扣動扳機。

房間內漸漸安靜了下來。

肖宇浩拎著單管獵站在原地,盯著滿地的屍體。嘴角微微上揚,又冷酷,又陌生。

馬小天扔下手中的砍刀。

上前照著肖宇浩的臉上就是一拳。

肖宇浩應聲倒地。

馬小天怒目圓睜,手指肖宇浩,聲嘶力竭。

“瘋狗!你給老子聽清楚了!從即日起,你我之間,所有恩怨,一筆勾銷,從今往後,老死不相往來!道不合不同為謀!”

馬小天憤怒異常。

撿起肖宇浩的單管獵,對準肖宇浩頭頂。

“嘣!”又是一槍。

肖宇浩冇有任何躲閃,躺在地上。

“哈哈哈哈!”的瘋狂大笑。

馬小天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王昊一行人緊隨其後,走在路上。

王昊不停搖頭。

“天哥,這肖宇浩真他媽是個瘋子啊,我從來冇有想過他能這麼瘋!”

“彆再給我提肖宇浩……”

房間內,肖宇浩起身,撿起單管獵,點著一支菸。

“召集兄弟們,去收月供……”

——————

夜幕降臨,馬小天的辦公室內。

王昊長出了一口氣。

“天哥,之前所有欠我們月供的人,剛剛都補上了。”

馬小天搖了搖頭,相當無奈。

“你以為這是什麼好事嗎?這是徹底把我和那條瘋狗綁到一起去了。這月供不是他們心甘情願交的!光澤區這些人的脾氣秉性,我太瞭解了!”

“還有,肖宇浩來了。”

提到肖宇浩。馬小天眉毛一挑。

“他還來做什麼?我還說得不夠清楚嗎?”

“我告訴他了,但是他不聽,說就在門口等著!天哥,這貨死倔死倔。你不見他,他準不走。”

思索了好一會兒。

“得了,那你讓他進來吧……”

肖宇浩拿著兩瓶酒,拎著幾個小菜,擺放在了馬小天的辦公桌上。

整個人平和了很多。對馬小天充滿尊敬。

“天哥,謝謝你的救命之恩,當弟弟的有些事情做得不對,希望你能理解,我是來特地給你道歉的!”

肖宇浩少有的謙虛,起身之後衝著馬小天三鞠躬!

馬小天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

也很清楚,按照肖宇浩這性格,這麼和他道歉,那是極其不易的。

思前想去,馬小天歎了口氣。

“阿浩啊,不是我說你,你太凶了。”

肖宇浩給馬小天倒了杯酒。

“天哥,如果我猜測的不錯,所有欠你月供的人,都給你交上了吧?”

馬小天點了點頭。

“雖說交上了,但是為什麼交,你心裡冇數嗎?這根本就不是長久之計!人心有怨,積攢久了,一定會爆發的!”

“我馬小天在光澤區這麼多年,資曆輩分得比你高吧?我都不敢做的事情,你上來就做,而且還做這麼絕,你真的以為你天下無敵了嗎?光澤區這麼多人。你殺的光嗎?”

肖宇浩深呼吸了一口氣。

“天哥,我先和你說說收月供的問題吧。”

“這些日子我確實是和片區不少人發生了衝突,但是所有的衝突原因,皆是因為他們對我的看不起,甚至於還有人主動動手,引起來的。那我收拾他們,冇問題吧?”

馬小天冇吭聲。

肖宇浩繼續道。

“我和他們之間發生衝突,我為啥冇這麼凶呢?冇有想著要人命呢?”

“那是因為他們隻是不想交月供,並不是想要我命。”

“但是今天這些人不同。”

“這些人是被丁正忠精挑細選集合到一起的。他們的目標,就是奔著要我命去的。”

“這是完全的兩個概念!”

肖宇浩給馬小天點著一支菸,自己也點著了一支。

“咱倆從小從這裡長大,這光澤區是個什麼地方,這些人都是什麼情況,你我心裡麵冇數嗎?你想從如此混亂的區域站住腳,是可以靠嘴的嗎?”

“他海盜是好人,還是他獨眼是好人,亦或者說鯊魚是好人啊?”

“這些人哪個不是滿手鮮血?”

“我爸的腿就是海盜打斷的,當初就有丁正忠的份兒!”

“獨眼那邊要不是吳冬晴,我這條命也就交代了!這裡麵也有剛剛那其中一個老混混的份兒。”

“你跟了鯊魚這麼多年,鯊魚有多凶,竟做過什麼,你心裡麵冇數嗎?”

肖宇浩簡單明瞭。

“今天聯合在一起的那些老混混,哪個是省油的燈,哪個不是滿手鮮血?哪個不是心狠手辣之徒?”

“你給他們活路,就是再給自己隱患!”

“今天若不是你提醒我,我提前動手,等著他們到我家,我肖宇浩能在丁正忠手上活下來嗎?”

“後麵就算是我有所準備,提前動手了,若不是你們,我這條命也得扔到那去。”

“當時的情況,丁正忠已經要要我命了!他冇有任何的猶豫!”

“如果你是我,你怕不怕?”

“我肖宇浩與他們本來就是你死我亡的關係,他們既然冇要了我的命,讓我抓住機會。一句交月供,我就能放了他們嗎?”

“我這一次運氣好,有你的提醒,那我下一次還能有嗎?下下次還能有嗎?”

“你能保證這些人,日後就不會再聯合在一起偷襲我嗎?”

“所以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不給自己留後患!我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人不狠,站不穩,心不毒,難立足!”

“機會不是總有的,所以一旦出現,一定要抓住!”

肖宇浩抬手指著自己的腳下,一字一句,異常清晰。

“其實我很明白你所說的隱患是什麼!但是你告訴我,我肖宇浩這個年齡,這個資曆輩分,若是想要在光澤區站起來,要收這個月供,我不這麼乾?怎麼乾?我和他們好說好商量,這些人會給我嗎?不會!這隻會讓他們更加看不起我!”

馬小天語噎了。

“我寧可死,都不會放棄這樣的機會,所以說,我彆無選擇,不管這條路,最後我走成什麼樣,我絕不後悔。風險與收益,永遠是成正比的!我肖宇浩,隻活當下!”

肖宇浩少有的嚴肅。

“天哥,我剛剛說的那些話,哪一句不對,你給我指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