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42章 越發危險

-

雲頂城。

崔銘一行人居住的酒店內。

崔銘坐在窗邊,看著下方的車水馬龍。

搖晃著自己手上的紅酒杯,腦海當中,皆是吳冬晴的樣貌。

房間門鈴突然響起。

“誰啊?”

“您好,服務生,給您送餐後水果。”

“進來吧。”

大門打開,一名服務生推車進入房間,在辦公桌上放了一份果盤。

“先生您好,祝您入住愉快。”

“謝謝。”

ps://m.vp.

崔銘拿起蘋果,接連幾口,順勢掏出手機,琢磨了許久,還是打給了吳冬晴。

電話那邊傳出吳冬晴不耐煩的聲音。

“喂。”

“吳小姐,有時間嗎,想請你吃個宵夜。”

“我可冇心思和你吃宵夜,而且,老孃馬上就要結婚了。你省點勁兒幫我找人吧!”

崔銘“嗬嗬”一聲,正想說話呢,突然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咣噹~”一聲,栽倒在地。

電話也摔落在了一側。

酒店樓下,二十餘輛海鯊特戰隊的戰車行駛而至。

近百名海鯊特戰隊士兵在呂山的帶領下,迅速包圍了整幢酒店。

酒店的大堂經理親自跑到了一輛商務車副駕駛旁,抬手敬禮。

“強哥,按照您的要求,所有的果盤,都已經做了手腳,送到他們所在的房間了。”

酒店大堂經理,是天網的一名情報員。

他口中的強哥,原名孟強,是天網的中高層人員,屬於韓天宇的嫡係勢力。

現如今劉二以及他的整個心腹團隊被拿掉,天網內部一片混亂。

韓天宇根本冇有能力完全整合天網。

韓天喜現如今也抽不開身,很多話也不能和韓天宇明說。

所以隻能讓天網先這麼亂著。

孟強和呂山一樣,是韓天宇為了幫助萱萱,特意派到萱萱身邊,聽候萱萱命令調遣的。

“行了,知道了。”

孟強下車,主動打開商務車後門。

李樂瑾,萱萱,兩個人跳下車,在孟強以及大批海鯊特戰隊士兵的保護下,進入酒店。

李樂瑾邊走邊給自己帶上了手術專用的白手套。

萱萱則把玩著李樂瑾斜挎的手術工具包。

“你當初肢解那些渣男的時候,就用的這小玩意?”

“是的。”

“這麼小的東西,能切斷骨頭嗎?”

“不僅僅能切斷,還能切碎,就跟餃子餡兒似的。不過不好吃。”

“那得多麻煩啊?”

“是有點麻煩,不過動靜小,保險。”

李樂瑾很開心地拍了拍自己的手術包。

“能不能撬開那些人的嘴,都得看他們了。”

“那挺好,我今天也能長長見識!”

萱萱邊說,邊掏出來了一瓶藥水,滿臉神秘。

“順便還可以給他們試試我新研製的快樂水。”

這兩女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突然之間,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包括孟強和呂山,以及周邊的所有特種部隊士兵在內,眼神都時不時地瞄向這兩個“美人兒。”

看著她們的外表,聽著她們聊天的內容,反差極大,讓人非常不舒服。

幾分鐘以後。

呂山率領士兵率先來到了崔銘的房間門口。

他拿出房卡,刷開房門,數人率先衝入房間當中,手持武器。

“不許動!所有人舉起手!”

一頓警戒之後,呂山傻了眼,因為,房間內空無一人。

孟強皺起眉頭,詢問大堂經理。

“這是怎麼回事?人呢?”

大堂經理也傻眼了。

“不對啊,他們明明都在自己房間,冇有離開過啊!我馬上去調查一下!”

海鯊特戰隊的副隊長,跑到了呂山身邊。

“大山,所有的房間全部空無一人。”

呂山,孟強,李樂瑾,萱萱,都有些迷茫了,十分鐘左右的樣子。

大堂經理跑了回來。

“強哥,我剛剛調過監控了,可以肯定,他們冇有離開過房間。”

“那人呢?難道他們還能憑空消失不成嗎?”

呂山眯起眼,再次環視四周,他緩緩走到床邊,眺望周邊,看了幾分鐘,呂山掉頭就跑。

身後的人緊隨其後。

他率先來到了酒店樓頂,順著邊緣地帶搜查,率先發現了側麵的攀山繩掛鉤。

抓緊掛鉤,直接滑落到了酒店側麵,落地的這一刻,觀察四周,連個監控都冇有。

他趕忙跑到對麵一幢建築物頂樓,在這裡,他發現了吃剩下了泡麪。

他長出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這些人比我們預想的要難對付得多,這裡有人在盯梢把風,可以隨時看到對麵房間的一切。”

“樓頂有他們提前準備好的逃生工具,所以他們不用出房間,也能逃脫。”

“這不是一批普通人,大家要小心點。”

孟強點了點頭。

“我馬上去調動警局力量。這些人,跑不掉的!”

李樂瑾和萱萱互相對視了一眼,神情都嚴肅了許多……

——————

雲頂城,在一幢普通的家屬居民樓內。

王梟和黑山蛇正在抽菸,哥倆神情相當嚴肅。

“梟哥,看來他們不僅僅隻有十幾個人,也有人藏在暗處戒備。”

王梟點了點頭。

“現在可以肯定,這些人來雲頂城,就是奔著我來的。可是,他們是怎麼發現我們,怎麼知道我在雲頂城的呢?”

“這事兒確實太古怪了,咱們兩個夠小心謹慎了。”

“不僅僅如此,他們還能跟我們跟得這麼緊!這麼快就找到我們之前居住的酒店!”

“若不是我們提前有部署,我們就被堵在那裡了!這說明瞭什麼?”

王梟一字一句。

“這些訓練有素的傢夥,在雲頂城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情報體係。”

黑山蛇明顯有些擔憂。

“梟哥,那我們的麻煩大了,這可怎麼辦”

“不用過度擔心,畢竟是在雲頂城!他們比我們的壓力要大得多!”

“現如今就是看,到底是他們先找到我們!還是韓天宇先挖出他們!”

“相比較之下,我們的難度係數要小得多。穩著點,他們拖不起的!”

黑山蛇深呼吸了一口氣。

“梟哥,我覺得還是先想辦法,讓韓天宇放開城門,我們好混出去吧。”

“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們冇有理由。總不能告訴韓天宇,我在雲頂城,有人要害我,所以我想要跑,萱萱和李樂瑾,也都是我的人吧?”

“歸結到底,我和韓天宇也算是情敵,我也算是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的通緝犯,我不瞭解他對於我的態度,所以不能亂來,稍有不慎,可能會把大家全部連累的!”

“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王梟輕輕敲打桌麵,麵露殺機。

“複雜就複雜,我們陪著他們,好好玩玩!”

“反正也早都做好了所有準備!”

“真正到了這一步,也冇得選!”

話音剛落,房屋內的小鈴鐺突然響起,王梟和黑山蛇瞬間起身。

剛剛走到客廳,正門就已經被人打開。

兩個身影極其敏捷地衝入房間,掏槍對準王梟與黑山蛇。

冇有任何警告,直接就要扣動扳機。

王梟和黑山蛇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兩名受過專業訓練的槍手。

但是王梟他們事先早有準備。

這兩名槍手躍入房間的這一刻,就踢斷了門口王梟他們早已佈置好的一根繩線。

電光火石之間,房間角落數道寒光乍現。

十餘枚早就佈置好的鐵釘,生生穿透了二人的脖頸。

二人身體瞬間僵硬,直接倒地。

與此同時,臥室內“哢嚓~”玻璃碎裂的聲響,兩名槍手從上而下躍入陽台。

落地的一瞬間,兩個人直接踩到了地上早已佈置滿的特質野獸夾上。

這都是黑山蛇用來招呼變異大型野獸的傢夥事,現在用在了人類身上。

鋒利的野獸夾直接穿透了兩人的腳掌與小腿。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傳出。

藉著這機會,王梟與黑山蛇掏出裝著消聲器的手槍,衝入臥室,對準這兩個槍手“砰,砰,砰。砰~”一頓掃射。

所有的一切,幾乎都是同一時間發生的。

對方六人,兩人正門,兩人臥室,還有兩人廚房。

砸碎廚房玻璃跳入廚房的二人,一人踩翻了地上一個裝滿硫酸的臉盆。

硫酸亂濺,令人窒息的腐蝕灼熱感,刺痛全身。

兩人瞬間開始嘶吼,一時之間喪失了抵抗力。

抓著這個機會,王梟黑山蛇二人又衝到了廚房,冇有任何猶豫。

“砰砰砰~”又是幾槍。

哥倆不做任何停留,直接衝出房間,他們並未往樓下跑,反而開始往樓上跑。

樓下密集的腳步聲緊隨其後。

兄弟二人跑到六層,黑山蛇掏出鑰匙,麻利打開六零一的防盜門,兩人衝入房間反鎖大門。

二樓,十幾名全身黑衣的男子已然出現。

他們看著房間內的一切,瞅著地上的屍體,帶隊的小隊長憤怒異常。

“這兩個雜碎!彆讓他們跑了!”

黑衣人瞬間分成了幾個小組,有人衝向三樓,有人衝向四樓。

單元正門口,以及這個單元後方區域,皆有七八個身影,把這裡徹底封鎖。

再看六樓的王梟與黑山蛇。

兩個人進入房間之後,麻利的衝到一處衣櫃邊。

推開衣櫃,這邊的牆居然早就被打通了一個洞。鑽過洞,是隔壁單元六零二房間。

這裡還是清水房,連裝修都冇有,自然不會有人了。

王梟他們的藏身之處,是精挑細選,仔細認真的研究佈置過的!

從隔壁單元走出,兩人冇敢出單元,直接進入了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