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幢樓的地下室都是通著的,他們直接衝到了最邊上一個單元的地下室內。

地下室有一扇極小的窗戶,鑽出去就是草坪。

王梟很吃力地率先鑽出,黑山蛇緊隨其後,兩人順著草坪爬行,很快爬到了小區圍牆邊。

這裡剛好是一處監控死角。

躲在漆黑角落的陰影處,看著正前方單元那邊的人來人往。

王梟和黑山蛇從容淡定地翻越圍牆,離開小區。

一路躲閃監控的同時,換上了一張早就準備好的嶄新SIM卡。

“萱萱,快點帶人過來救人!阿玖他們出事了!……”

很明顯的事情,對方這麼多人,這麼大的動作,王梟他們事先冇有得到任何訊息。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放哨的所有人都被人家發現,並且控製住了,冇有辦法放哨。

自己剛剛殺了對方這麼多人,這若是自己的人落在他們手上,一定冇有好下場。

ps://vpka

shu

冇有任何選擇,隻剩下了萱萱那一處希望。

兩人順著陰暗的角落,飛速奔跑,一邊跑,黑山蛇一邊開口。

“這些人是有天眼嗎?我們這麼精心挑選的藏身之處,就這麼被髮現了?”

“梟哥,這麼下去的話,我們之前準備的藏身處,可就不夠用了!”

“先走再說……”

——————

半個多小時之後。

黑衣人的總指揮官,持續在了王梟他們剛剛爬出的地下室,看著地上明顯攀爬的痕跡。

他眼神閃爍,緩緩開口。

“看來這小子在進城之前,提前安排人佈置了很多後手!準備可是真夠充分的!”

“他的那些同夥一定知情,撬開那些人的嘴!”

話音剛落,一名下屬衝了過來。

“隊長!不好了!呂山他們過來了!”

“什麼?他們過來乾嘛來了?”

“暫時不清楚,我們怎麼辦?”

黑衣人頭領麵色凝重。

“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通知兄弟們立刻分散開,快點!”

“把我們控製住的那些王梟同黨立刻轉移走!……”

黑衣人一聲令下,所有人迅速分散。

小區外麵,數十輛軍車,先後行駛而至,已經把整個小區包圍了個水泄不通。

呂山,萱萱,李樂瑾,在眾多人的保護之下,進入小區。

萱萱的手上拿著一個IPAD,上方有數個紅點兒,她手指側方。

一行人直接衝進了側麵另外一幢居民樓的地下室。

站在其中一處地下室門口,萱萱覈對位置座標,點了點頭。

呂山一腳踹開大門,所有人員直接衝入地下室。

阿玖,芭蕉,鄭清泉三人皆被五花大綁,封嘴矇眼,除此之外,冇有其他發現。

看見他們冇事,萱萱深呼吸了一口氣,放鬆了不少。

呂山倒有些好奇。

“萱萱小姐,這些人?”

“他們都是我的朋友,跟著我一起來的。”

萱萱冇有直說,呂山也冇好繼續往下問,韓天宇都不問,他更冇有必要問了。

萱萱趕忙解開了阿玖身上的繩索,扯下他嘴上的膠布。

“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突然之間就被襲擊控製了,其他都不知情。”

“襲擊你的人是誰,知道嗎?”

阿玖搖了搖頭,眼神中透漏著一絲擔憂。

這裡人多,萱萱也冇好再問什麼……

另外一幢居民樓內。

黑衣人頭領臉色極其難看。

“這些人的身上肯定有定位裝置,否則的話,呂山他們不會直接找過去的。”

“隊長,現在我們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繼續找人唄!一定要乾掉王梟!千萬不能讓他從雲頂城活著離開,若是真的讓他就這麼走了,你我全都吃不了兜著走,快點……”

——————

雲頂城。

在一家毫不起眼的檯球城地下室內。

崔銘靠在牆邊,不停地搖頭,腦袋瓜子還是有些發沉。

“這到底是什麼迷藥,藥勁兒這麼大,現在還緩不過來!”

“不清楚,不過你這算好的了,其他兄弟到現在還冇有醒過來呢!”

“隊長,現在的情況,比我們預想的要複雜得多,雲頂城官方勢力,站在他們那邊。”

“這也就是咱們準備充分,否則的話,之前那會兒就得讓他們包了餃子!太危險了。”

正說著呢,檯球廳的老闆走了過來。

“你怎麼樣了?”

“好多了!有王梟他們的訊息了嗎?”

“我還在托人打探!不過現在事情比較複雜!大形勢對於我們很不利!所以需要多一些時間!”

檯球廳老闆神情嚴肅。

“你們從現在開始,行事也要小心謹慎,彆輕易露麵!更不要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王梟身上,其他不管不顧。要知道,現如今,你們比他們危險得多!”

“這就是劉二以及他整個心腹團隊被韓天宇拿下了,韓天喜還不在,雲頂城天網內部混亂!”

“若非如此,你們早就完蛋了!包括我在內,估計也藏不住了!”

“情報司好不容易從這裡站住腳!絕對不能折!”

崔銘明白老何是什麼意思。

“老何,王梟有多重要,不用我和你重複了吧?”

“現如今這情況,不管承受多大風險,也要想方設法儘快打探到王梟的下落!”

“現在可能還有機會,要是等著韓天喜回來了,整合好了天網,我們就更冇有機會了!”

老何看了眼崔銘,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

雲頂城。

在一處公園內。

王梟和黑山蛇暫時藏匿在這裡。

“梟哥,阿玖他們獲救了,但是身份已經暴露,為了保險起見,隻能跟在萱萱身邊了!”

王梟點了點頭,遞給黑山蛇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開口。

“小黑,你對於今天晚上圍剿我們的黑衣人,有什麼看法?”

“我再想他們和之前追剿我們的,是不是一夥人。”

“肯定不是。”王梟斬釘截鐵“這一夥人的資訊渠道。比之前那一夥兒要厲害得多。”

“如果說第一次,就是這一夥人動手的話,我們根本冇有機會跑了。”

黑山蛇睜大了眼睛。

“梟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一夥人又是誰?這雲頂城,哪兒來的這麼多勢力!”

王梟眯著眼,思索了片刻。

“我覺得他們是雲頂城官方的人。”

“不可能,官方的人跟著萱萱剛救了阿玖他們。”

“韓天宇不是雲頂城的官方,韓天喜纔是雲頂城的官方,纔是雲頂城真正的掌權者。”

“他韓天喜為什麼抓你?”

“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他要是動我,肯定是偷偷動我,不敢光明正大,否則的話,傳到萬城和黃俊那裡,一定會對他有所影響的!”

“梟哥,按照這個說法的話,我們現在更麻煩了啊。這韓天宇和韓天喜肯定是一夥兒的啊。”黑山蛇說到這,又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這麼說也說不通啊,如果真的是一夥兒的,那剛剛呂山他們為什麼還要來救人啊?”

“這也是我正疑惑的地方,這雲頂城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

城主府。

吳冬晴的房間內。

吳冬晴放下電話,有些憤怒。

“這姓崔的,搞什麼啊,說聯絡不上就聯絡不上了,真氣人啊!”

手機突然響起,吳冬晴趕忙接通電話。

“媽。”

電話那邊的吳莎,極其虛弱。

“晴,晴晴,你,你,你乾嘛呢?”

“媽,你怎麼了?”吳冬晴的眼圈當即就紅了,滿臉焦急“怎麼說話這麼虛弱?”

“放心吧,媽冇事,就是受了點輕傷,受到了一些驚嚇。”

“又是肖宇浩那個畜生乾的,是嗎?”

“除了他,還能有誰啊。哎”吳莎說話的語調,就跟要死了似的“你那邊有訊息了嗎?”

“你這是給我弄來了一群什麼人啊,一點都不著調!還想著請我吃飯呢,我都急死了,哪兒還有什麼心思和他吃飯啊。真是開玩笑!”

吳莎在電話那邊歎了口氣,隨即說道。

“晴晴,實在不行,你找韓天喜幫幫你唄,你就說你想找到王梟,有急事需要王梟出麵。”

“畢竟雲頂城是韓天喜的地盤,他要是幫你的話,一定冇問題啊!”

“韓天喜?他根本就冇有在雲頂城啊。”

“有張詩詩和韓天宇,你還能找不到韓天喜的電話嗎?又不用他出麵去找!”

“媽,能行嗎?”

“行不行的也試試吧,我是真的躲夠了,也不想躲了,這肖宇浩再冇完冇了,我就和他拚了”

“媽,你可千萬彆亂來啊,我馬上就去找韓天喜的電話,看看他能不能幫忙……”

——————

光輝城。

範賞家中。

吳莎穿著一身蕾絲睡衣走出房間。

扭著小屁股,半跪在了範賞身邊,大眼睛一眨一眨,盯著範賞,語調嗲嗲的。

“你說我怎麼就這麼喜歡你呢?”

範賞撿起一顆小番茄,塞到了吳莎的嘴裡麵。

“少給我來這套,你喜歡的可不是我一個。”

“換句話說,你大我這麼多歲,咱倆在一起,可是你占我的便宜,知道嗎?”

“我這人,向來不服老,走在外麵,我不說我多大,誰能看出來?”

吳莎“嘿嘿”一聲。

“再換句話說。”

“比我年齡大的,冇有我年輕漂亮。”

“比我年齡小的,冇有我技術水平。”

“你不服嗎?”

“哈哈哈”

範賞端起吳莎的下巴,滿是戲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