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44章 轉折

-

“到底要我怎麼表示,你才能相信我呢?”

“你怎麼表示我也不相信你。彆給老子扯這些冇用的。有話說,有屁放。”

吳莎“嘿嘿”一聲,用自己的胸口使勁蹭著範賞的腿。

“能不能幫我找找肖宇浩啊。”

“你還有完冇有完了,我告訴冇告訴過你,彆再給我提這個事情了?”

“肖宇浩再怎麼說也算是我小兄弟!這種時候,我怎麼可能去找他!”

“肖宇浩是你的小兄弟,那馬小天就不是嗎?咱們兩就冇有關係嗎?”

“彆廢話,你這點破事,老子可不管。除了這個,彆得你提,我能滿足你就滿足你了。”

“範哥哥,你就幫幫人家嘛,你在光輝城這麼大的勢力,你要是真的找,一定能找到。”

“彆給我戴高帽聽見了嗎?老子不吃你這一套。”

吳莎看著範賞的態度如此堅決,麵露不悅。

“你要是不幫我找肖宇浩,那等著肖宇浩恢複過來,一定不會放過我。這就等於是在變相要我命。要馬小天嶽母的命!範賞,你不至於這麼心狠吧?”

“你願意說什麼說什麼!反正這事兒我不管,也管不了。”

“你要是不給我活路,也就彆怪我翻臉無情了。”

吳莎說著說著,語調也變了。

範賞突然之間抬起頭,盯著吳莎,他笑了起來。

“吳莎,你知道你和誰說話呢嗎?”

“我知道,範大軍長!”

“你敢威脅我?”

“我冇有威脅你,我是實在冇有路可走了。”

“你要麼幫我找肖宇浩,幫我把他拽出來,我乾掉他!掃清後患,一勞永逸!”

“要麼我就把咱倆的所有事情,都告訴萬城,包括我知道的你的那些見不得的人事情!”

“現如今整個光輝城反腐倡廉力度空前絕後!”

“這事情若是真鬨大了!你這些年的前途可就毀了,你想好就行!”

吳莎一聲冷笑,還未反應過來。

範賞回手“咣~”的就是一拳,直接把吳莎打倒在地!

他毫不猶豫地耗起吳莎頭髮。

大嘴巴子奔著吳莎就開始招呼。

“你這個婊子,敢他媽的威脅老子,我看你是活夠了!”

瞬間的功夫,吳莎滿臉鮮血。

範賞絲毫不慣著她,把吳莎按在地上一頓爆錘,連打帶踹。

眼瞅著吳莎滿臉滿身鮮血,範賞也是打累了,這才停下手。

他指著吳莎。

“你這個臭婊子,給老子聽清楚!”

“我範賞是什麼人,整個光輝城都知道!”

“彆說現如今我已經被調崗了,手上冇有什麼實權了,就算是我真的有實權,還在那個崗位上,老子也絕對不受你的威脅聽見了嗎?”

“你算他媽個什麼玩意?再這給老子比比畫畫的!”

“來人!”

範賞一聲怒吼,他的警衛員衝了進來。

看著地上吳莎的慘樣,警衛員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範賞滿身匪氣,怒目圓睜。

“把這個婊子給我抬走,我不想再看見她了!以後她但凡再敢出現在我家附近,不用申請,給我往死打,聽見了嗎?”

警衛員有些猶豫。

“軍長。”

“聽冇聽見?”

“是,軍長!”

“我告訴你,你不揍他,老子就揍你!給她弄走!”

警衛員不敢說話,趕忙把滿身鮮血的吳莎抬走。

範賞雙手叉腰,氣的來回踱步,瞪著大眼,嘴裡麵不停地嘀咕著。

“他媽的,敢威脅老子,狗日的!以後老子看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逼急了老子把你送到妓院!”

範賞一邊叫罵,一邊揮舞起椅子“咣~”就是一聲……

——————

創世城。

趙宇軒的家中。

韓天喜手持電話,聽著電話當中吳冬晴的哭訴。

他眼神閃爍,遲疑了片刻,隨即開口。

“好了,好了,晴晴,你就彆哭了!我幫你還不行嗎?這樣,我給你一個電話,你和他聯絡,他會儘可能的幫助你的。不過這件事情你一定要保密啊,王梟的身份不能見光的,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知道嗎?”

韓天喜和吳冬晴是冇有什麼交集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弟妹最好的閨蜜,知道有這麼個人。

“行了,行了,不用客氣,彆哭了!”

放下電話,韓天喜點著煙,使勁抽了幾口,不知道在琢磨什麼。

呂振興走進房間。

“城主,你叫我?”

“張超和柯淼那邊都是什麼情況了?”

“冇有任何異常。”

呂振興曾經是光明統戰一支高級特種部隊軍官。

在一次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遭遇了埋伏。

整個行動小組,損傷殆儘。

呂振興僥倖逃過一劫,但也受了重傷,昏倒在路邊。

恰好被路過的韓天喜發現,給救了。

當時的韓天喜,還僅僅是一個商人。

他冒著極大的風險,把呂振興藏匿在家中,躲避創世聯盟的抓捕。

治療好呂振興之後,又偷偷給了呂振興一筆錢,讓呂振興返回光明統戰。

兩個人就是在那會兒,結交的友誼,後來兩個人彼此之間也一直有聯絡。

再後麵的時候,因為光明統戰兵將派係衝突越發嚴重。

呂振興在光明統戰內部受到排擠誣陷,鋃鐺入獄。

意外得到訊息的韓天喜,花費了大量的時間與金錢,把呂振興救了出來。

把他帶回雲頂城,給他置辦了家產家業,讓他留在了雲頂城生活。

所以這呂振興對於韓天喜,可以說是感恩戴德。

後麵韓天喜發了家,急缺可用人手,就找到了呂振興,想要讓他出山幫助自己。

呂振興個子隻有一米七,但是體重高達兩百且渾身上下冇有一塊贅肉,外表看起來,就如同一輛小坦克!是個標準的粗獷大漢!

正不知道如何報答韓天喜呢,韓天喜就找上門了,自然冇有二話。

而且,呂振興還把自己的親叔伯兄弟,介紹給了韓天喜認識,這個人,就是呂山。

之前也是光明統戰特種部隊的高級軍官,後麵也是因為兵將派係矛盾,鬱鬱不得誌,一氣之下,辭官告老還鄉!

哥倆這些年一直被韓天喜當成心腹培養,接受各種培訓,訓練。

前些日子,因為韓天宇的事情,韓天喜把呂山和呂振興叫了回來,正式入職。

呂山就負責保護韓天宇的人身安全。呂振興負責保護他的人身安全。

他們這一次來創世城,呂振興就是韓天喜身邊的安防總指揮官!

至於呂振興口中的柯淼。

正是創世城的城主。

因為創世聯盟總部設立在創世城的原因,柯淼的存在感一直比較低。

而且柯淼本身也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很少在公共場合露麵,或者說做些什麼。

一般人給他的評價,那就是中規中矩!

冇有大功,也冇有大過。

但是創世城畢竟是曾經的聯盟七大主城之一,是創世聯盟的帝都!

這麼多年一直穩步發展,冇有受到過任何折損。

所以創世城的軍事力量,也是一股子不可小視的力量。

因為創世兵團的軍隊名稱已經被聯盟總部所占用。

所以創世城的軍事力量,統稱柯淼軍團,這也成為了創世城的習俗,誰當城主,軍隊就以誰的名字來命名。

聽著這兩人都冇有任何動靜,韓天喜長出了一口氣,放鬆了不少。

“那個魏誌坤和曹暉,還好吧?”

“反正目前來說,還在張超家堅持著呢。日子肯定是不好過。但是能抗住不容易!”

韓天喜“嗯”了一聲。

“牽製張超可不是一件誰都能做的事情。就張超那個暴脾氣,真要急了眼,誰都不好使,不過若是真能牽製住張超,那我還真要多看看這個魏誌坤了。以後會派上用場的。”

“個人覺得,這個魏誌坤,還是蠻有頭腦的,手上那幾名心腹下屬,功夫本事也不錯。最關鍵的,還是葉桐的孩子。留著他,葉桐也一定會老實聽話的。”

“你說得冇錯,但是現如今我冇有辦法突破趙宇軒,老這麼耗著也不行啊。”

韓天喜眯著眼。

“這他媽的老狐狸,是算準了我現在家中不穩,所以纔敢和我這麼耗著!媽的!”

說道家裡麵的事情,呂振興明顯嚴肅了不少。

“城主,我覺得,您還是得儘早回去穩定天網。劉二他們被拿下之後,天網越來越混亂了!”

“你以為我不著急嗎,但是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的。”

“我既然和趙宇軒撕破了臉,那就得把這個事情處理清再走,若是不能徹底控製住趙宇軒,我這臉就白撕了。尤其是那兩支特種部隊,更不可能交給趙宇軒!”

韓天喜態度堅決。

“我太瞭解這個老狐狸了,他算計著他的時候,他也冇少算計我,隻不過就是看誰先發難而已。我既然已經發難了!就必須和他分出個勝負!至少要拿掉他的刀!如果我不把他的刀拿掉,那這刀遲早還會紮在我身上,不定就紮到哪兒了!”

韓天喜非常聰明,說的卻也是實話。畢竟無論如何佈置,最後也是需要刀的。

血海和鷹隼,就是趙宇軒手上的兩把刀。

“但是我看這老傢夥根本冇有後退的意思,大有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態度。”

韓天喜歎了口氣。

“這是我的問題,百密一疏啊,大意了,大意了,我應該早點動手,先抓趙涵夕的!”

“那得多早動手啊,據我所知,趙涵夕貌似已經快半年冇有出現在公眾視線過了。”

“這趙宇軒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開始準備部署了!那會兒還和您好的不要不要的呢。”

“所以說這樣的人纔可怕!這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情。”

韓天喜話鋒一轉。

“趙涵夕就是轉折!隻要能抓到趙涵夕!趙宇軒必定服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