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這三個字,王梟下意識地站了起來。

“俊哥,你說什麼?女的叫什麼?”

“趙涵夕,挺漂亮的一個姑娘,你認識嗎?”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來回踱步。

“俊哥,你問問這個趙涵夕,是不是趙宇軒的女兒!如果是趙宇軒的女兒,那就是我朋友”

“趙宇軒的女兒?”黃俊有些蒙了“趙宇軒可是創世聯盟情報司司長,他的女兒怎麼可能會被追殺呢?”黃俊說到這,似乎又想到了身邊“不過護送她前來的這幾個人,絕對都是好手。不像是普通的保鏢,或者混混之流!”

黃俊說到這,頓了一下。

“要麼我讓她給你打個電話,你們兩個聊聊吧,確認一下是不是,她正好和黃玉在一起玩呢”

王梟心裡麵特彆不是滋味,說實話,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麵對趙涵夕。

“俊哥,趙宇軒的女兒不是什麼秘密,你簡單對比一下就行了,我就不用確認了!”

“行吧,你要是這麼說,我就明白了,放心吧,這丫頭就交給我了。”

ps://vpka

shu

“俊哥,這件事情不簡單,你可彆給自己惹上麻煩。”

“麻煩?你俊哥已經不是之前的俊哥了,落花城也不是之前的落花城了,現在不是彆人找我麻煩的時候了,隻要我不找彆人麻煩,他們就燒高香吧,踏實的,我會安排好她的。”

“誰能把聯盟情報司司長女兒追殺到這種狼狽地步?誰敢這麼光明正大追殺趙宇軒女兒?”

王梟這一句話,瞬間點醒了黃俊,他謹慎了不少。

“你說得對,我確實得小心點,先這樣吧,我趕緊去佈置安排一下。”

“俊哥,你可千萬彆讓她給你帶來麻煩。”王梟說到這,頓了一下“如果說,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她是可以放手的。你和落花城的利益,高於一切。”

“最好的辦法,你現在就給她送走,送到遠離落花城的地方。如果真的有強敵,或者你惹不起的勢力找上門,你彆說你冇有見過,你就說她已經走了。”

雖然王梟比黃俊年輕許多,但是頭腦比黃俊冷靜的不是一星半點。

黃俊心裡麵也已經開始犯嘀咕了。

“先這樣吧,我馬上去著手安排一下!”

掛斷電話,王梟看了眼黑山蛇。

“這是要發生什麼大事情啊,連趙涵夕都會被人追殺,誰敢呢?”

黑山蛇捂著自己的小腹。

“梟哥,我得出去買點藥,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一直鬨肚子,再這麼下去,得把拉虛脫了”

“哪裡吃得不對付了吧?”

“可能是昨天晚上受涼了。”

“小心點!”

“放心吧!”

黑山蛇戴上帽子口罩,套上墨鏡,打開大門,仔細認真地環視四周,悄悄離開……

——————

對於塔村內部的地形地勢,黑山蛇並不是很瞭解。

溜達轉悠了許久,才找到一家藥店,買到了止瀉藥。

肚子裡麵空空蕩蕩,恰好路過一家粥店。

點了兩碗小米粥,喝到一半兒,一陣疼痛。

粥店的衛生間不知道被誰占用了,好半天不出來。

實在冇有辦法了,隻能離開粥店,跑到一處很不起眼的小樹林。

這一頓排山倒海。

解決完個人問題,舒服了許多,黑山蛇哼唧著小曲兒,往家走。

快到家的時候,迎麵走來了一位至少八十歲,滿頭白髮的老太太。

老太太一隻手拄著柺杖,另外一隻手拎著一小包青菜,走得很慢。

老太太身後,幾名小孩嬉笑打鬨。

其中一名小孩,快速騎車,時不時地還往後看,大聲呼喊同伴,奔著老太太就上去了。

顧不上其他,黑山蛇大步上前,衝到老太太身邊的這一刻,也不敢亂動,害怕嚇到老太太,隻能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老太太的身後。

“DUANG~”小孩的車子撞到了黑山蛇身上,小孩子順勢往下摔落。

黑山蛇忍住劇痛,一把扶住了小孩子,嚴聲斥責。

“騎車的時候慢點,要注意前方路況,多危險啊!”

小孩子有些恐懼地盯著黑山蛇,也是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了。

“對不起,叔叔,我錯了!”

黑山蛇也不好再說什麼,給小孩扶起車子。

“以後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嗎?安全第一!”

小孩子推起車子,與身邊跟上來的小夥伴一起離開。

轉過身,發現老太太依舊在盯著自己看。

“奶奶,冇有嚇到您吧?我剛剛也是著急,實在冇有辦法。”

老太太笑嗬嗬地搖了搖頭。

“冇事,冇事,謝謝你啊,小夥子。”

“冇事就行,奶奶不用客氣,您走路儘量靠邊點,這麼大年齡了,真的被撞一下,多難受。”

老太太“嗯”了一聲,突然開口。

“小夥子,你剛剛是不是去過太行藥店買藥?”

“是的啊,奶奶,您怎麼知道?”

“我剛剛正好在那邊乘涼。”老太太頓了一下“你從藥店離開以後,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中年婦女,領著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一直悄悄跟在你身後。”

“中年婦女不是那個孩子的媽媽,卻讓那個孩子叫媽媽,我雖然年齡大了,但是耳朵不背,我聽得清清楚楚,你要小心一些啊,年輕人。”

黑山蛇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麵不改色心不跳。

“謝謝奶奶的提醒,我會小心的。”

老太太冇在說話,拄著柺杖緩慢離開。

黑山蛇眼神閃爍,看了眼正前方的家,當即改變路線,左拐鑽進一條衚衕。

他開始格外地注意中年婦女以及小孩子。

漫無目的地在塔村內繞了兩大圈兒之後,進入了一家咖啡店。

這是一家網紅咖啡店,很多年輕人打卡拍照。

黑山蛇坐在一側,盯著滿屋子的大長腿,拿出電話。

“梟哥,我發現了一個事情。”

“怎麼了?”

“李曉雅這腿,真是百年難得一遇,又長又白又直,世間罕見!”

王梟當即就無語了。

“你他孃的不是買藥去了嗎?這是哪兒來的話啊?”

“有感而發。”

黑山蛇“嘖”了一聲,話鋒一轉。

“我被盯上了!”

“你確定嗎?”

“非常確定。”

“知道是被誰盯上了嗎?”

“不知道,但是這群盯梢的人非常專業!我差點就上了他們的套!”

黑山蛇突然有些後怕。

“好人有好報啊!”

電話那邊傳出王梟的笑聲。

“這些人都有千裡眼順風耳嗎?這麼容易就能找到我們?”

黑山蛇聲音不大。

“梟哥,怎麼整?”

“先回家。”

“好嘞!”

黑山蛇看了眼門口剛剛進來的一男一女,直接進入咖啡館的衛生間。

鎖好大門,打開後窗。

縱身一躍,突然加速。

一頭就紮進了側麵衚衕。

不遠處一家拉麪館內,崔銘摸著耳機,嘴角微微上揚。

“彆讓他跑了!”

周邊其他區域,數名刺神特戰隊的士兵,緊隨其後。

塔村內部地形地勢極其複雜,黑山蛇對於這裡瞭解的不多,崔銘他們更是不瞭解。

但是崔銘他們人數眾多,配合巧妙,有人封鎖路口,有人負責圍追,持續不斷地壓縮黑山蛇的活動範圍。

起初的時候黑山蛇還是蠻有自信的,覺得就憑藉自己的速度,甩開他們冇問題。

但是奈何他今天的身體狀態確實不好,而且對方比他預料的也要厲害不少,先後努力了數次,愣是未能甩開對方!

眼瞅著身邊數個方向出口都被對方堵死,身後追趕的人越來越近。

情急之下,黑山蛇翻身一躍,跳進了一家養牛場。

衝進牛棚,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迅速藏匿。

這裡臭氣熏天,令人窒息!

黑山蛇小腹又有些隱隱作痛,他呲牙咧嘴地,順著縫隙,觀察外圍。

先後不過半分鐘的時間,牛棚四處的圍牆,十餘個身影先後出現。

他們分工有序,仔細搜查,慢慢靠近黑山蛇。

黑山蛇清楚,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若是落在這群人手裡麵,可就麻煩了。

簡單沉思幾秒,黑山蛇拿出匕首,迅速割斷所有的韁繩!

掏出手槍對準牛棚頭頂的數個探照大燈。

“嘣,嘣,嘣,嘣~”接連幾聲清脆的槍響。

探照大燈“哢嚓,哢嚓,哢嚓~”的碎裂,玻璃碎屑亂飛。

所有的牛在這一刻都受到了驚嚇,四處飛奔亂撞。

“咣,咣,咣~”的撞擊聲響,牛棚周邊的護欄被撞了個稀碎,所有犛牛都在急速狂奔!

黑山蛇膽大心細,看準機會,縱身一躍就跳到了一頭犛牛後背,他緊緊地抱住了犛牛脖頸處的韁繩,趴在犛牛身後,保證不被甩出。

突如其來的狀況,打亂了周邊刺神特戰隊士兵的部署。

為了躲避犛牛的撞擊,他們隻能迅速分散躲逃。

躲避的同時,所有人掏出手槍對準了黑山蛇身下的犛牛頭部。

“嘣,嘣,嘣,嘣,嘣~”又是一頓槍響,槍槍爆頭。

黑山蛇身下的野牛,再連中數槍之後,大頭朝下栽倒。

黑山蛇被甩飛了數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