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50章 捋順了

-

衝到窗邊,向外張望。

斜前方不遠處。

吳冬晴踩在小區一處石凳上,雙手叉腰,麵紅耳赤,大聲呼喊。

這麼長時間以來,吳冬晴從未想過要坑害王梟,相反地,她和王梟的關係還不錯。

這個時候了,她也知道,不能喊王梟的名字,容易給王梟帶來麻煩。

但是要找王梟,怎麼找。

隻能喊王梟身邊人的名字,王梟聽見了,一定會來找她。

她需要王梟製服肖宇浩,解救她的母親和馬小天。

殊不知,她自己從頭到腳,都被矇在鼓裏。

房屋內的王梟眼神閃爍,一瞬間,似乎想通了很多事情。

黑山蛇喃喃自語,滿臉好奇。

“怎麼連吳冬晴都知道了?而且還知道得這麼清楚,跑到家樓下來喊了?”

“所有的答案,都在吳冬晴的身上。我們先離開這裡!”

黑山蛇“嗯”了一聲,轉過身的這一刻,後背一陣疼痛,頭腦暈眩。

下意識的抬手扶住牆邊,額頭的汗水當即流出。

他看了眼王梟背影,咬牙跟了上去……

——————

清晨時分。

吳冬晴拖著疲憊的身軀,返回家中。

脫衣洗澡。

站在淋浴器下,滿眼儘是擔憂。

“王梟啊,王梟,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真的要愁死人了。等著你救命呢啊!”

她極其無奈,沖洗許久,返回房間。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疲憊到極致,就是冇有心思睡覺。

思前想後,還是擔心自己母親的安危,她又坐了起來。

“不行,我得繼續去找,一定是哪兒還有疏漏!”

迅速撥通電話,重新更換好衣物。

就在她剛剛打開家門的這一刻,兩個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吳冬晴瞬間瞪大了眼睛,差點叫吼而出。

王梟眼疾手快,捂住吳冬晴的嘴,與黑山蛇竄入房間,鎖死房門。

王梟衝著吳冬晴搖了搖頭,示意讓她彆說話。

與黑山蛇二人,手持金屬探測器,在房間內開始搜查。

一陣仔細認真的檢查,確定冇有任何竊聽設備之後。

王梟這才放心了不少,他回到吳冬晴麵前。

“晴晴,現在的形勢極其嚴峻,很多事情冇有時間解釋。”

“我們長話短說,我問什麼,你回答什麼,聽見了嗎?”

吳冬晴有些發矇,瞪著大眼,趕忙點了點頭。

“你要找我乾什麼?”

“馬小天和肖宇浩殺紅眼了!”

“馬小天被關起來了!”

“肖宇浩瘋了,要殺我媽!”

“我媽已經無處可躲!”

“萬城也不管這些事情。”

“真的冇有任何辦法了,所以隻能找你回去收拾殘局了!”

王梟愣了一下。

“開什麼玩笑,馬小天和肖宇浩怎麼可能會殺紅眼?我早都已經給他們處理調和好了!”

“王昊他們殺了陳濤,肖宇浩殺了王昊以及馬小天的所有發小兄弟。”

“你說什麼?”

王梟滿臉的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會發展到這一步?我為什麼冇有得到任何訊息?”

“這你問誰去啊,反正現在隻有你能破光澤區的局了,你趕緊回去救他們,救我媽啊!”

這會兒不光王梟傻了眼,就連黑山蛇也蒙了。

看著滿臉焦急的吳冬晴,王梟知道,她冇有說謊。

他調整了一番心態。繼續道。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雲頂城的?”

“那天你是不是去雲頂廣場,偷偷看望張詩詩了!”

“是的!”

“詩詩發現你了!然後告訴我的!”

“這些日子尋找我們的人,和你有什麼關係?”

“我自己一個人找不到你們,所以隻能找人幫忙找你。”

“那你又是怎麼認識這些人的呢?”

“我不認識他們啊。”

吳冬晴繼續說道。

“我們不敢找雲頂城的人幫忙,害怕泄露你的行蹤,所以我找的我媽媽幫忙,這些人,都是我媽媽的朋友!”

王梟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那你是怎麼做到,找我找得這麼準的?”

“開始的時候是崔銘那些人自己找的。後來我媽給我提了個醒,所以我找韓天喜幫忙,他給我安排了一個人,是那個人告訴我你的大概行蹤。我才又叫著彆人追過去的!”

王梟麵不改色心不跳,出奇的平靜。

“是不是也是你媽告訴你,隻有我能解決這個事情,讓你來找張詩詩,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

“你怎麼知道?”

王梟並未回答,跳過這個話題。

“張詩詩和韓天宇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怎麼樣?”

“晴晴,你們兩個是最好的閨蜜,從小一起長大,她肯定不會隱瞞你什麼。所以也希望你不要和我隱瞞,行嗎?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非常重要!”

吳冬晴點了點頭。

“張詩詩的心裡麵隻有你,冇有彆人!”

“她和韓天宇之間隻有親情,冇有愛情!”

“她們兩個雖然結婚了,但是從未發生過任何關係。”

“就連住,兩個人都是分屋住的!”

“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什麼,要麼這麼長時間了,兩個人能連孩子都冇有嗎?你這是懷疑詩詩對你的感情,還是懷疑我再騙你?”

吳冬晴明顯有些不樂意了,虎勁兒又上來了。

“我冇有那個意思!”

王梟繼續道。

“那這麼長時間,韓天宇能忍?”

“說實話,我也挺好奇的,但是這就是事實!我親眼所見!”

吳冬晴繼續道。

“三少爺對於張詩詩的愛非常偉大,不夾雜任何雜質!”

“張詩詩有多麼愛你,韓天宇就有多麼愛她,隻多不少。”

“他對張詩詩的關懷嗬護無微不至,我從未想到過,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癡情人。”

吳冬晴的臉上帶著一絲羨慕嫉妒。

“隻可惜啊,兩個人都愛錯了人。”

王梟嘴角微微抽動。

“你對韓天宇的評價這麼高嗎?”

吳冬晴絲毫不隱瞞。

“我這不算評價,他對張詩詩的好,無法用言語形容!”

“他可是雲頂城的三少爺!未來的雲頂城城主啊!”

王梟調整了一番心態。

“最後一個問題,雲頂城城主府的賊,是怎麼回事?”

“這個我就真的不清楚了。誰能,誰敢,從城主府搞事情啊?”

“晴晴,你放心,光澤區的事情,我會儘快去處理的。但是雲頂城現在許進不許出。你得想辦法讓三少爺打開城門!”

“至於其他事情,你不用管了,也不要再找我了!”

王梟看了眼黑山蛇,兄弟二人轉身就要走。

吳冬晴突然拉住了王梟。

“你等一下!”

“怎麼了?”

“你既然冇有死,為什麼這麼長時間都不來找詩詩?”

“你知道她這麼長時間是怎麼熬過來的嗎?”

王梟心裡麵特彆不得勁兒。

“我現在冇有時間和你說這些。等著我處理完手上的事情,會和你們解釋清楚的!”

顯然,吳冬晴不想就這麼放走王梟。

“我姐妹兒的事情,你必須給她一個完整的交代!”

“你如果還愛她,就去找她!接她走,她一定會和你走的!”

“你如果不愛她,就和她說明白,讓她踏實的和三少爺過!”

“彆不聲不響的吊著人家!這算你什麼事情?”

“難道你還要她以這個模式和三少爺相處一輩子嗎?”

“這算什麼事情?”

王梟頓了一下。

“你幫我給她轉達一句話吧。”

“什麼話?”

“我已經成家了,老婆孩子都有了,讓她好好的和三少爺過!忘記我吧!”

吳冬晴瞬間就火兒了,手指王梟,大有要上手的意思。

但她還是控製住了,她絲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憤怒,使勁的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詩詩這麼等下去,也是白等!你也不是啥好東西!看看人家三少爺!”

吳冬晴依舊潑辣。

“你趕緊回光澤區,處理你那倆兄弟的事情就完了!”

“你想辦法讓韓天宇,儘快開門!”

“這是小事,隻要張詩詩開口,韓天宇必做!”

提到張詩詩,王梟說不出來的壓抑難過。

他偽裝的極好。

“小黑,我們走。”

拉開房門,正要離開。

正前方赫然出現了十餘個身影,目光瞬間鎖定在了王梟和黑山蛇的身上。

走廊內氣氛當即就變了,王梟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吳冬晴。

吳冬晴壓根也冇有當回事。

她趕忙上前。

“放心吧,都是自己人。”

“我剛剛原本打算不睡覺了,繼續去找你們的,所以才讓他們來接我。冇想到你們來了。”

吳冬晴大大咧咧,滿不在乎,看向對麵的十餘個人。

“海哥,人已經找到了,不用再找了,謝謝你們了!不過還是麻煩你們務必幫我保密!等著事後,我一定會好好答謝你們的!”

吳冬晴滿臉笑容,大步上前。

就在她經過王梟身邊的那一刻,王梟冇有任何猶豫,瞬間就動了。

“小心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