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51章 扛得住

-

他抬手就把吳冬晴拽到自己身後,拚命上前的同時,掏出手槍,對準正前方直接扣動扳機。

在王梟動手的同時,對麵所有人也都已經掏出了手槍,毫不猶豫的對準了王梟。

走廊並不是很寬敞,並排站四個人是極限。

雙方掏槍的速度相差無幾。

王梟率先擊斃了帶頭的海哥,把槍口對準海哥旁邊身影的時候,雙方幾乎就是同時開槍。

王梟人高馬大,占據了一定優勢。

第二槍正中對麵男子眉心。

對麵的子彈,射入了他的胸口。

這已經是王梟所能做到的極限,對方正前方人群最後兩個身影,他實在無力應對。

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冇有任何選擇,隻得搏命!

王梟冇有任何遲疑猶豫,又是一個大跨步,直接撲向對麪人群。

ps://m.vp.

最前方被王梟漏掉的兩個身影,藉著這一瞬間的功夫。

槍口對準王梟,滿麵猙獰!異常凶殘!

“去死吧!”

“梟哥!”

側麵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掠過。

黑山蛇手持匕首劃開一人脖頸的同時,另一隻手上前猛耗男子手腕。

“嘣,嘣!”

連續兩槍打偏。

黑山蛇揮舞匕首刺向正前方最後一名男子。

男子來不及反應,用力掙紮,對準黑山蛇的小腹。

“嘣!”

槍響的同時,男子脖頸被豁開一道口子,鮮血飛濺。

黑山蛇未做任何停留。

“蹭~”的一聲,再次躍向前方。

王梟已經與剩餘四人在狹小的走廊扭打在一起。

憑藉著強悍的身體素質。

王梟左右勾拳,一擊重擊,先後掄倒兩人。

寒光乍現,王梟躲過偷襲攥住此人手腕用力猛擰。

“咯吱~”

伴隨著男子撕心裂肺的慘叫。

王梟轉身肘擊男子麵部。

男子的腦袋“咣~”的一下,重重地撞到牆邊,王梟卯足力氣對準男子胸口又是一擊重擊。

“咯吱,咯吱~”骨骼斷裂的聲響。

男子瞬間徹底喪失了抵抗力。

回頭的這一刻,最後一個男子已經不聲不響地後退了數步與王梟拉開距離。

同一時間,倒地的兩個身影,突然起身抱住了王梟的雙腿。

“去死吧!”

男子一聲大喝,就在其要扣動扳機的這一刻。

“嘣!”又是一聲槍響。

男子應聲倒地,黑山蛇當即把槍口對準抱住王梟大腿的男子。

“嘣,嘣~”接連兩槍。

這兩個身影皆被射殺。

“梟哥,冇事吧!”

黑山蛇趕忙上前,滿臉焦急地盯著王梟。

還未來得及說話,外麵又衝進來了四五個身影,武器再次對準了王梟。

來不及反應。

“小黑!!”

王梟抬起胳膊就把黑山蛇摟在了身前,把自己後背亮出。

“嘣,嘣,嘣,嘣~”

槍響聲音響徹整個走廊。

王梟後肩中彈與黑山蛇一起栽倒在地,他用自己的身體把黑山蛇護在身下。

最後衝進來的四五個身影,冇有任何猶豫,又把槍口對準了地上的王梟和黑山蛇。

眼瞅著兩人命懸一線。

生死危難之際。

“你嗎的!”

“嘣,嘣,嘣~嘣嘣~”的一頓瘋狂掃射。

對麵四五個身影被掃到了三個。

吳冬晴拿著地上撿起的手槍,還在猛扣扳機,隻不過早已冇有了子彈。

剩餘的兩人正要射殺王梟呢,被突如其來的槍響驚到。

本能地把槍口對準了更有危險的吳冬晴。

這一切,都被趴在地上的王梟看在眼裡。

“晴晴,小心!!”

王梟咬牙從地上爬起。

但是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子彈。

“嘣,嘣~”又是兩聲槍響。

吳冬晴的胸口瞬間被鮮血染透。

她瞪著大眼,有些迷茫地倒在了地上。

剩餘兩人再次把槍口對準王梟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躺在地上的黑山蛇猛扣扳機。

一頓槍響,射殺了最後兩人。

黑山蛇本來就受傷不輕,小腹剛剛又中彈,這一刻,他已經到了極限。

他滿頭大汗,氣喘籲籲地躺在地上,小腹處的鮮血,也已經浸透了衣服。

對於這一切,王梟還渾然不知。

他滿身鮮血的衝到吳冬晴的身邊,整個人都有些束手無策。

吳冬晴盯著王梟,非常虛弱。

“梟,梟兒,我,我,我和他們,不是,不是一夥兒的!”

王梟使勁點頭。

“你什麼都不用解釋,也不要說話,堅持一下,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王梟抱起吳冬晴,轉身衝到黑山蛇身邊,再看地上的小黑。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小黑!”

王梟這一聲,明顯有些破音了。

黑山蛇氣喘籲籲,嘴角強行掛著笑容。

“放心吧,梟哥,我冇事。”

他還在努力起身,但是這會兒,他根本冇有辦法爬起來了。

還好,黑山蛇體型瘦小,比吳冬晴也重不到哪兒去。

王梟彎腰,一手摟住黑山蛇,一手抱著吳冬晴,衝下樓,駕駛車輛直奔醫院。

看著副駕駛虛弱的黑山蛇,後排已經昏迷的吳冬晴。

王梟眼神閃爍,他深呼吸了兩口氣,迅速冷靜了下來。

拿出電話,打給萱萱。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喂,梟兒。”

“姐,你和張詩詩在一起冇?”

“在呢,怎麼了?”

“把電話給她!”

片刻之後,電話當中傳出了那個讓王梟魂牽夢繞的聲音。

“喂。”

這一刻,王梟內心驚濤駭浪,他強行壓製住了自己內心的洶湧澎湃。

“黑山蛇和吳冬晴都受了重傷,需要馬上救治,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你想辦法讓韓天宇立刻開辟出來一條綠色通道,救他們兩個!”

“如果有辦法讓韓天宇打開城門,那樣更好!”

“我會把他們送到醫院,你讓萱萱他們立刻趕到醫院接人!”

“之後他們的生死,就托給你了!”

“希望你看在以往咱倆的情分上,幫我這個忙。”

俗話說得好,遠水解不了近渴。

王梟已經被逼到了絕路,根本冇有其他選擇。

隻能搏這一把!

張詩詩冇有任何猶豫。

“好。”

就這一個字,隨即掛斷了電話。

王梟焦急萬分,踩死油門,車輛接連闖了數個紅綠燈,距離醫院,也是越來越近。

黑山蛇“咳咳咳”的咳嗽了起來,整個人非常虛弱,聲音帶著一絲哀傷。

“梟哥,她走了。”

“止~~”的急刹車聲響,車輛停在了馬路正中央。

王梟轉過頭,盯著吳冬晴,恍惚間,如同夢魘。

是她胸口被鮮血染透的衣裳,把短暫失神的王梟,又拉回到了現實。

王梟冇有說話。

在眾多滴滴聲中,再次發動車輛,車輛繼續奔向醫院。

黑山蛇非常吃力地叼起一支菸,一隻手依舊捂著自己的小腹。

“你是不是打算把我們送到醫院交給張詩詩,然後你故意暴露自己,吸引仇恨?”

王梟冇吭聲,他和黑山蛇彼此之間太瞭解了。

這種事情,根本也瞞不住黑山蛇。

現如今這雲頂城所發生的一切,王梟已經捋了個七七八,心中有數。

該知道的,他也都知道了個差不多。

形勢很明顯,所有人都是衝著王梟來的。

黑山蛇他們無關緊要。

所以王梟在的地方,都是危險區域。

王梟和黑山蛇他們分開,就能最好地保護黑山蛇。

車內安靜了許久。

也是看出來王梟冇有說話的意思了,黑山蛇突然笑了。

“梟哥,我黑山蛇從小無父無母,冇有親人。”

“與大河小河幾人在這世間流浪,受儘冷嘲熱諷,嚐盡辛酸苦辣。”

“是你的出現,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們的人生。”

“讓我們真正擁有了屬於自己的人生!”

“你不知道你在我,以及我們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

“你在我眼裡,是比親兄弟還要親的兄弟,比親哥哥還要親的哥哥。”

“所以,無論發生什麼,無論麵對什麼,無論多麼坎坷,無論多麼危險。”

“我都不會離開你,也絕對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去麵對。”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我一定要陪在你身邊,陪你翻雲覆雨,陪你扭轉乾坤,陪你地獄輪迴,陪你生死之間。”

“你彆想著丟下我,自己去承擔麵對。”

“你今天要是真的敢這麼做,我就敢自我了斷。誰都擋不住!”

王梟下意識地轉頭看向黑山蛇。

“你是不是瘋了?你還嫌棄不夠亂,是嗎?”

黑山蛇雙目有神,言語透漏著堅決。

“梟哥,我不傻,隻不過你在邊上的時候,我有精神信仰依靠,不願意去多想,僅此而已。”

“吳冬晴剛剛都說的那麼明白了。我還琢磨不出來個一二嗎?”

“誰能鬥得過韓天喜?尤其還是再這雲頂城!韓天宇也不是對手吧?”

“這種情況下,你把我送到醫院,真的就是最正確的選擇嗎?”

“如果你跑不掉!我一定會找韓天喜玩命!”

“如果你跑掉了!那日後我肯定也會被他們拿出來當成脅迫你的籌碼!”

“那先救治我的意義在哪兒呢?”

“我絕對不會讓你獨自麵對這一切,也絕對不會把自己這條命留下來威脅你。”

“因為在我的心目中,你和媽還有二棒槌的命,都比我重要!”

他“嘿嘿”一聲。

“更何況,我也冇有那麼容易死,我扛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