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52章 殤

-

黑山蛇抓住了放在擋把處王梟的手腕。

“哥,當弟弟得求你了,彆丟下我自己!”

“我們現在就第一時間往城外闖,若是雲頂城大門開了,我們趕緊跑出去。”

“若是雲頂城大門未開,咱哥倆就在雲頂城,陪著他們耗!”

“殺一個不賠,殺兩個賺一個!”

“無論結果如何,至少黃泉路上不孤單!”

黑山蛇強忍著傷痛。

“咱哥倆,絕不分開!”

“腦袋一顆命一條,和他們拚了!能如何?CTM的!”

王梟眼神閃爍,自知無法說服黑山蛇,抬手與黑山蛇的手握在一起,猛踩油門。

“你這是要去哪兒?”

“去醫院!”

“我是不是半天都和你白說了,你非要逼我,是不是?”

“我陪著你一起去,你得先治療,不能拖了!”

“放心,我不走,就守在你身邊!你說得對,咱們兄弟不分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和他們拚了!這群冇完冇了的狗雜碎!”

王梟也是火兒了。

話音剛落,側麵一輛SUV突然躥出,直接衝向王梟他們的車輛。

王梟這一路一直極度小心,再SUV加速的這一刻,他就已經察覺到了。

他立刻急刹車,打轉方向的同時迅速掛上倒擋。

“嗡嗡~”的油門聲,車輛迅速後撤,SUV擦著王梟他們的前車頭掠過。

王梟猛踩刹車的同時,拉起手刹,車輛來了個原地漂移,油門到底逆向狂奔。

直接把另外兩個方向衝出圍剿的汽車也甩在了身後。

這一路全是東行車輛,隻有王梟一輛車子西行,他不停地按著喇叭,不敢有任何停歇,急速前行,躲閃迎頭而來的車輛。

因為王梟車輛的逆行,周邊“咣,咣,咣~”先後發生了三四起交通事故。

冇過多少時間,王梟他們正前方,三輛與之前那SUV一個型號的車輛,並排前行,封鎖道路。奔著王梟過來了!身後也有車輛追趕!

眼瞅著被逼得無路可退!

王梟猛踩刹車,狂轟油門。

衝著正前方的綠化帶邊上的垃圾箱就上去了。

“咣~”的一聲,垃圾箱被撞飛!

車輛騎過綠化帶,衝進側麵一條衚衕!

衚衕兒極其狹窄,車輛衝進來的第一時間,就把倒車鏡撞壞了。

周邊不少擺攤地,路過的!

王梟也管不了那麼多,瘋狂按著喇叭。

所有人員都在躲閃,車輛在小衚衕內一陣橫衝直撞,生生地衝到了另外一條馬路。

王梟再次加速,車輛奔向一幢大型商場。

因為前方車輛較多,王梟乾脆直接衝到了人行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梟的車輛上,指指點點。

眼瞅著車輛就要進入商場的地下停車場了。

“嘣~”的一聲狙擊槍響聲傳出,準確無誤地打爆了王梟車輛的左前輪!

車輛在高速行駛中,瞬間失控!

撞翻了側麵的防護欄,結結實實的撞到了另外一輛車子上,隨即整輛車子直接飛了起來。

半空之中,王梟直接撞碎了前擋風玻璃,被甩了出去。

車輛大頭朝下“咣~”重重摔落在地,副駕駛的車窗被打開,滿頭鮮血的黑山蛇從車內爬出,一條腿明顯變形,他從地上來回翻滾身體,表情異常痛苦。

摔落在商場周邊綠化帶當中的王梟,極度難受,咬緊牙關,從地上爬了起來。

“小黑!!”

王梟大步上前,想要去救小黑,跑了冇有兩步,胸口一陣悶痛,低頭一口鮮血吐出!

與此同時“嘣~”的狙擊槍響聲再次傳出,子彈擦著王梟的腦袋掠過。

直接把一個恰好經過的路人腦袋打爆!

王梟的第二反應極快,轉身就跑,縱身一躍,在接連兩聲槍響聲中,躲到牆邊。

這一下,他可不敢露頭了。

藏在暗處的狙擊手,衝著王梟周邊“嘣,嘣,嘣,嘣~”一槍接著一槍。

奈何王梟這邊的掩體厚重。

王梟所處的區域剛好還是狙擊盲區,所以狙擊手暫時還真的無法如何王梟!

王梟也不敢亂動,大腦急速運轉,接下來該怎麼辦。

再一陣密集的狙擊槍響,冇有產生作用之後,周邊突然安靜了下來。

王梟皺起眉頭,正在思索呢,突然之間“嘣~”狙擊槍想再次傳出,隻不過這一次,狙擊槍是奔著王梟他們之前乘坐的車輛去的。

王梟下意識地看向遠方,還未反應過來。

“嘣~”的又是一聲狙擊槍響傳出,這一槍,準確無誤地打中了黑山蛇另外一條還能動的腳掌,眼瞅著黑山蛇整個腳掌就被打掉了,血肉模糊!

王梟當即就明白這狙擊手的意思了,這畜生是要用黑山做誘餌逼王梟出來。

“小黑!”

王梟當下就站了起來,根本管不了那麼多,就要往出衝。

“梟哥,你彆出來!!”

黑山蛇拚儘全力,大聲嘶吼。

“你敢出來,我就立刻死在你麵前!彆出來!彆出來!彆出來!!!”

黑山蛇近乎喪失理智性的瘋狂大吼,雙眼血紅,與王梟四目相對,不停地搖頭。

他的右手,已經鑽進了匕首。

“小黑!”

王梟再次叫吼,下意識地搖頭,又要往出衝。

“梟哥,冷靜!你得活下去,才能給我報仇!!冷靜!千萬不要露麵!彆上當!!我求你了!”

黑山蛇話音剛落。

“嘣!”的又是一聲你槍響,黑山蛇的小腿被打爆,劇烈的疼痛,讓黑山蛇鮮血暈厥過去。“王梟,你他媽的要是出來了,我黑山蛇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黑山蛇拚儘全力,揮舞匕首,想要自殺。

“嘣~”的又是一聲槍響,他的手臂被打爆。

“啊~!~!”

王梟近乎喪失理智般地大聲叫吼,黑山蛇一看冇有辦法自殺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

翻身“咣,咣~”地衝著地上磕了兩個頭。

“哥,你彆出來!你出來了,一切就都完了!千萬彆出來!!”

黑山蛇說著說著,眼淚就流出來了,他與王梟四目相對。

“哥,我求你了,千萬要理智!理智!!理智!!!”

不得不說,黑山蛇這最後的瘋狂舉動,讓本來已經失控的王梟,又冷靜了下來。

“嘣~”這一槍是故意打在黑山蛇身邊的,就是為了刺激王梟。

黑山蛇躺在那裡,盯著不遠處的王梟。

“梟哥,不要難過,不要自責,這所有的一切,與你無關,是我黑山蛇心甘情願的!”

“我黑山蛇這些年,從未有過一絲一毫後悔與你相識!”

“再給我一百次,一千次選擇的機會,我也要和你做兄弟!”

“下輩子再有機會,我還要當你弟弟!你是我一輩子的哥哥!”

黑山蛇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不能再和你一起孝順媽了,千萬彆告訴媽我的事情。”

“媽的身體不好,我怕她傷心!”

“讓周墩子好好照顧李曉雅,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他的。”

“讓二棒槌一輩子都活在無憂無慮之中。”

“我也冇有其他的念想了。”

黑山蛇再次笑了,潔白的牙齒,與其的皮膚,對比反差極其鮮明!

“哥,我走了!彆傷心!彆難過!”

鮮血順著黑山蛇的嘴角流出,黑山蛇抬頭看向狙擊槍響的方向。

“你們這群欺負人冇夠的畜生!我艸你們祖宗十八代!”

“嘣~”又是一聲狙擊槍響,打爆了黑山蛇的大腿。

黑山蛇原地又掙紮了幾下,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角落處的王梟,眼神中,滿滿的皆是深情,留戀與不捨。

“嘣,嘣,嘣~”狙擊槍依舊持續不斷地打在黑山蛇的屍體上。

王梟看著地上的黑山蛇,已經陷入了一種空洞的狀態。

兄弟二人依舊目光對視,這一刻,往日的一幕幕,不停在王梟腦海當中浮現。

從光輝廣場的那個瘦弱青年,到光輝醫院排隊時候的那把彈簧刀。

黑山蛇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每一個表情,都深深的印入了王梟內心。

“我的本名叫高強,謝謝梟哥的救命之恩!”

“該說不說,我黑山蛇在光輝城這一塊,還是有一號的!”

“梟哥,你說乾就乾!”

“弟弟我彆的不敢保證,但是有一點,請你放心,以後我家就是你家,你媽就是我媽!”

“咱們兄弟,生是一條心,死是一攤血!”

“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離開這世界!手拉在一起,彆鬆開,那就足夠!”

“咱哥倆,絕不分開!……”

從狗九到鯊魚,海盜,獨眼,到魏誌坤,到趙宇軒到李釗再到現在。

從光輝城到落花城到錦城再到現在的雲頂城。

從當初那個無家可歸,走投無路的稚嫩少年,再到現在的大名鼎鼎,近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從創世聯盟到光明統戰!

除了中間那一段時間在落花城拜師學藝,黑山蛇幾乎從未離開過王梟。

他參與了王梟幾乎所有的生死之間。

無論形勢多麼危急,對方多麼強大,他從未有過任何恐懼,無條件死挺王梟,未曾後退半步!

他對於王梟的信任,這麼多年,冇未產生過任何動搖。

他對於王梟母親的付出,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超過了王梟。

他是真真正正的把王梟,以及王梟的一切,都放在了內心第一位。

他是王梟人生當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兄弟。

王梟曾經幻想過兩人未來的一切,或飛黃騰達,或隱匿於世間!

青山綠水,歡聲笑語!

但是他做夢都冇有想過。

黑山蛇會以這樣一個情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結束他這既可憐又充滿激情的人生。

兩輛車子很快衝行到了王梟的麵前。

車上下來了七八名穿著黑衣的男子,與剛剛那群人,似乎又不像是一夥兒的。

他們舉起武器,對準已經發呆的王梟,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嘣~”

混亂密集的槍響聲,持續不斷,車輛撞擊,急刹車的聲音,接二兩三。

一個接著一個的黑衣男子,先後倒地,被射殺。

王梟依舊呆呆的站在原地。

在眾人的保護之中,張詩詩與韓天宇衝到了王梟的麵前。

張詩詩滿臉關心的看著王梟,連續問了幾句話,發現王梟都不吭聲,這才把目光看向側麵。

瞅著慘目忍睹的黑山蛇,張詩詩的眼圈當即就紅了。

她知道黑山蛇對於王梟的意義。

混亂之中,吳冬晴的屍體被人從車內拖出。

張詩詩再也控製不住淚水,眼淚嘩嘩的往下流。

韓天宇站在王梟身邊,仔細認真的打量著這一切,主要目光,還是聚集在了王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