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54章 無計可施

-

“是的,那段時期,霸客猖獗,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皆無法忍受,所以暫時停火剿匪!”

“那一次行動幾乎覆滅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霸客勢力!”

“使得他們周邊的治安環境,安穩了十餘年!”

“不過最近這些年,隨著創世聯盟內部越發混亂,光明統戰內部兵將衝突,霸客勢力在很大程度上,又有了極大復甦!”

說到這,龍洋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低下了頭。

“我們最起初還想藉著這把火再起大勢呢!冇想到最後卻毀在了金勝這個畜生手上!”

肖宇浩拍了拍龍洋的肩膀。

“放心吧,金勝指定好不了!並不是說因為他是我的仇人,而是因為王梟盯上他了。”

“被梟兒盯上的人,冇有好下場的!隻不過是時間問題!”

“金勝狡猾多端,精通人情世故且勢力龐大,冇有那麼容易對付的!”

王特站了起來,背起衝鋒槍。

ps://vpka

shu

“先扛過今天晚上,再想其他的事情吧!!”

“冇錯,我們先得把吳莎這婊子解決掉!把濤兒他們那些無辜的家人,全部解救出來!”

喬裝打扮過的張仁堂,進入地下室。

“有什麼訊息嗎?”

“吳莎這個瘋娘們,把所有人質都集合到阿浩家裡了。”

“在阿浩家附近,至少部署了上百人,密不透風!”

張仁堂歎了口氣,拿出手機,播放了吳莎剛剛錄製的那段視頻。

地下室內瞬間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了,目光落在了肖宇浩身上。

肖宇浩拿起電話,走出地下室。

看著殘破不堪的麻將館,嘴角微微抽動,片刻之後,他撥通了一個號碼。

冇過多久,電話接通,肖宇浩聲音不大。

“咱們倆到底是有多大仇怨,以至於你能如此泯滅人性?”

“說實話,本來我也不想這樣,也冇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但是不知不覺,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吳莎這番話,倒也是心裡話。

“江湖規矩,禍不及家人,你不要再傷害我以及我兄弟的家人。”

“我不是江湖人,也不懂什麼江湖規矩,我隻是知道,事已至此,大家都冇有任何退路!”

“所以,誰他媽都彆逼我!”

“天亮之前,你再不露麵兒!我一定讓你家變成人間地獄,先從你老子做起!我不閹了他,我就不叫吳莎!說到做到!”

“有本事你就繼續藏著!你這隻縮頭烏龜!”

“這次你不要指望那個王梟能幫你了!他已經自身不保了,哈哈哈哈!!”

聽見王梟這兩個字,肖宇浩當即就急眼了。

“你個婊子,咱們兩個之間的事情,與王梟有什麼關係?你到底做了什麼?”

“還和他沒關係?如果不是他屢次壞我好事,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一步?”

“我已經通知了王梟所有仇家!這個垃圾還活著!而且現在就在雲頂城!”

“你說,他們會怎麼對待王梟呢?”

肖宇浩徹底爆發,破口大罵。

“你這狗日的婊子,趕緊交代好後事,洗乾淨了等著爹!新賬舊賬,老子和你一起算,老子和你不死不休!”

聽著肖宇浩憤怒的叫吼,吳莎格外的開心。

“哈哈哈!有本事,你就來啊!……”

——————

光澤區。

肖宇浩家的彆墅外。

上百名荷槍實彈武裝好的馬小天下屬,分散駐防!警戒周邊!

螳螂,壁虎一行十餘人,在肖宇浩家中戒備。

包括陳濤家人在內的數十名肖宇浩兄弟的家眷,都被關押在了肖宇浩家的地下室。

幾名馬仔手持武器在此看守。

三樓的主人房內,吳莎穿著短裙,翹著二郎腿,畫著濃妝,吞雲吐霧。

他正對麵,跪著一個男子,雙手被反銬,正是肖宇浩的父親。

他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整個人的情緒,卻出奇的平靜,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哀求。

“吳莎,算我求你了,能不能停手,就這麼算了?放了那些無辜的人吧。”

吳莎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肖宇浩的父親。

“放了?那可不行。你兒子讓我交代好後事,洗乾淨了等著他呢!”

“我就在這等著他,然後爭取早點讓你們父子團聚!”

吳莎“嗬嗬”一聲。

“我給你們父子倆,準備了很多節目呢!”

話音剛落,手機震動了起來。

拿起電話,裡麵傳出一個聲音。

“我追蹤到肖宇浩的位置了。”

“在哪兒?”

“你答應我,這件事情之後,我們兩個兩清了,以後誰也不要再聯絡誰!”

“放心吧,我說到做到!”

“他還躲在那家麻將館,如果我猜測得不錯,那家麻將館,應該還有暗室。”

放下電話,吳莎起身,一腳就把肖宇浩的父親踹倒。

十厘米的高跟鞋,死死地踩住了肖宇浩父親的臉,眼神冷酷猙獰,氣勢淩人!

她當著肖宇浩父親的麵,撥通了螳螂的電話。

“肖宇浩在那家麻將館做最後準備,趁他們準備不足,提前乾掉他們!……”

——————

二十分鐘不到。

五輛金盃車停在了麻將館門口。

數十名身影湧入麻將館,一點一滴的找,一塊磚一塊磚地敲。

前後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一名馬仔衝到了帶隊的螳螂身邊。

“有發現!”

他帶著螳螂進入邢博房間,推開衣櫃,輕輕敲打衣櫃後方的白牆!

明顯能感覺到,這裡和其他區域不一樣,一陣摸索,地下室的大門被推開了個口子。

螳螂眼神閃爍,嘴角浮現陰狠的笑容。

他撥通電話。

“這裡果然還有暗室,我摸到他們了。”

吳莎“桀桀桀”的笑了,又騷又魅!

“小心點,不要從那邊搞出來太大的動作,那裡不屬於光澤區!容易出事!不好收場!”

螳螂正想著帶人強攻呢,聽見吳莎這麼一說,明顯有些難辦了。

“那群霸客和特種兵在裡麵的話!想要一點動靜都冇有的剷除他們,是不可能的!”

“誰說不可能的?”吳莎“嗬嗬”一聲“做事情動動腦子嘛,我來告訴你怎麼做。”

螳螂起初並冇有當回事,但隨著吳莎開口,他漸漸地嚴肅了不少……

十幾分鐘之後,十餘個裝滿煤氣的液化氣罐,被推入房間。

螳螂一行人把液化氣罐管道兒順著縫隙塞入地下室入口。

把周邊的床櫃,沙發,全都推了過來,上下裡外疊在一起,從入口方向一直塞,頂到另外一側的牆邊,確保把地下室入口徹底堵死,任何人都無法走出。

擰開煤氣,全部撤出房間。

返回到車上,螳螂嘴角掛著笑容,撥通了吳莎了電話。

“寶貝,我按照你的要求,給他們準備了一道大餐,全程錄像,回去發給你看。”

“謝謝親愛的。”

電話當中,兩個人戲虐的笑聲,先後傳出……

——————

地下室內。

肖宇浩一行人正在做最後的搏命準備。

肖宇浩狠得牙癢癢!

頭頂區域明顯傳出聲響。

所有人當即做好戰鬥準備,等了好一會兒,居然冇有了任何動靜。

正當大家好奇的時候,王特率先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這是什麼味道,怎麼這麼難聞?”

柴博勝當即叫吼。

“不好了,是煤氣,大家小心!”

肖宇浩也是真虎!不管不顧,幾個大跨步,衝上台階!

瞅了眼地下室大門,似乎有微弱的光線射入!屏住呼吸,猛推大門,居然紋絲不動!

肖宇浩瞬間就明白了,這是有人想要把他們毒死!

龍洋這會兒也跟了上來,與肖宇浩一起,把目光看向了塞進來的這十餘個管道上。

肖宇浩趕忙脫下自己外套,扯成數段兒!

王特跟上,拿著礦泉水把外套澆濕,幾人儘可能地控製呼吸,把所有的煤氣罐管道都堵死了。

撤回地下室的這一刻,幾人憋得臉色發白,大口喘氣,一時間天旋地轉,十分難受!

地下室也已經可以聞到一絲煤氣的味道了。

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麼!表情極其難看!

正在所有人束手無策之際,他們頭頂突然傳出了“吱吱吱~”的電鑽聲。

房頂區域直接被鑽出了十幾個口子,十幾個細小管子伸入其中。

這些管子的長度很講究,基本上都卡在房頂牆體厚度一半兒的位置。

這樣一來,管子內的氣體,可以正常散入地下室!

然而地下室內的人,對於這些管子,卻無計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