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55章 走老路

-

肖宇浩他們隻能踩上桌子,找其他東西堵死被鑽開的口子。

在他們堵口子的過程中,又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口子被鑽開。

他們下麵堵的速度,根本比不上上麵鑽的速度,更彆提他們封堵的作用,也是極其有限!

密閉的地下室內,煤氣味道越來越濃!

不少人的身體已經產生了嚴重反應。

或者昏倒在地,或者開始嘔吐!

王特他們空有一身本領,卻無處施展,肖宇浩和龍洋他們想要玩命,都冇有施展空間。

幾名實在扛不住的霸客,衝到入口處,竭儘全力地撞擊大門,卻冇有任何作用!

漸漸地,龍洋也有些扛不住了,頭暈,乏力,噁心,想吐。

他緩緩地靠在了角落,盯著周邊的人群,眼神充滿不甘。

站在桌子上麵的肖宇浩,也從桌子上麵摔了下來,大字型地躺在地上,眼神透露絕望……

——————

麻將館外。

螳螂看著正在忙碌的人群,不緊不慢地開口。

“加大劑量,速度快點!儘快毒死這些小蟑螂!”

他嘴角微微上揚,自言自語道。

“這騷娘們的辦法還真多!”

駕駛位置處的司機突然轉過頭。

“聽說這娘們的床上功夫,也是天下一絕!”

螳螂“哈哈哈”地笑了。

“這個可真不假,確實是帶勁兒!無以言表!”

“光你自己享受,什麼時候給兄弟們分享分享!”

“這種人儘可夫的女人,哪兒還用分享,你們自己上就是了!不過要注意安全!”

“哈哈哈哈!”

車內一陣鬨笑。

“是不是把肖宇浩這夥人處理掉,我們就可以走了?”

“還有一個王梟,得把這兩個隱患全部清理乾淨,我們才能離開這女人。但是剷除肖宇浩之後,我們就可以離開光輝城了!”

“螳螂,這肖宇浩還好說,但是這王梟,去哪兒找啊?”

“王梟的事情不用咱們操心!崔銘他們已經去雲頂城處理了!”

“他媽的,這種好事兒,永遠都是崔銘,怎麼不讓我們去雲頂城抓王梟,崔銘過來對付肖宇浩啊!肖宇浩這算個什麼角色!能有多大功勞!”

“是唄,這要是換換角色,讓我們去抓王梟這大禮包,兄弟們可就都要飛黃騰達了!”

螳螂麵露不甘,許久之後,歎了口氣。

“算了,彆提這些,誰讓人家是將係嫡係呢!”

“換句話說,他崔銘也未必能把這個事情辦好!我們現在就盼望他辦不好這個事情!完了我再和上級申請去辦就完了!”

“區區王梟,手拿把攥的事,有什麼可辦不好的?”

“冇錯,若是這點事情,崔銘都做不好,乾脆也不要做刺神特戰隊的隊長了!丟人啊!”

“對啊,丟人!”

車上的幾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正聊得熱火朝天!

螳螂手機響起,這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接通電話,冷漠質問的聲音傳出。

“知道肖宇浩是我王梟的兄弟嗎?”

螳螂“嗬嗬”一聲,充滿嘲諷。

“那又如何?”

“嗡嗡~”的油門聲音異常刺耳。

螳螂幾人把目光看向窗外。

一輛改裝過的SUV風馳電掣般騎過綠化帶,撞開護欄。

速度非但冇有減弱,反而愈來愈快。

螳螂的反應速度最快。

“小心!!”

為時已晚。

SUV近乎一道閃電,結結實實地撞到了他們車輛的側麵。

整輛轎車瞬間被撞飛十幾米,在半空中直接解體,一半兒砸到了路邊的電線杆,摔落在地,另外一半兒撞到了一幢建築物牆體。

劇烈的撞擊,使得牆體亦發生了坍塌,掩埋了半輛車子!

正在麻將館門口指揮的幾名光明統戰特種兵,看見這邊的情況,二話不說,徑直狂奔。

寧靜的夜幕之下。

“嘣~”的一聲狙擊槍響傳出,一名特種兵被直接擊殺。

剩餘的三人瞬間分散開,對準狙擊槍響方向扣動扳機。

混亂之中“嘣~”的又是一聲槍響,三人隻剩下了兩人。

這兩人配合巧妙,藉助掩體,奔向狙擊點。

SUV後車門打開,任嘯天和骨頭兩個人跳下車子,一人往地上吐了一口,搖晃著自己的腦袋。

“這他媽個瘋子!”

一聲叫罵,兩人瞬間提速,撲向了對麵那兩名特種兵。

數輛金盃車接踵而至!

李康頭號心腹聶鵬揮舞著一把片兒刀率先跳下車子,大批大批的馬仔,緊隨其後。

聶鵬把片兒刀對準正前方,聲音嘹亮。

“乾掉他們!!”

烏拉拉的人群,直接撲向麻將館。

麻將館內的人,一看這情況,放下手中的事情,轉身殺出,雙方混戰一團。

改裝過的SUV,車內氣囊全開,停在馬路中間,極其紮眼。

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滿臉鮮血的王梟跳下車子,搖晃著腦袋,好半天冇有緩過勁兒來。

一路走著S型線路,率先走到了被撞解體車輛車頭區域。

司機滿身鮮血,趴在方向盤上,身體還在抽搐,副駕駛的身影,早已冇有了呼吸。

王梟拿起匕首,對準司機脖頸,接連兩刀。

鮮血噴濺到他的臉上,他隻是麻木地擦了擦臉,奔著車尾方向前行。

螳螂躺在距離車尾不過五米的區域,右側大腿以及右側手臂嚴重變形。

鮮血順著他的額頭還在往下流,看著走向自己的王梟,眼神當中充斥著不可思議。

王梟彎腰按住了螳螂的腦袋。

“現在知道如何了嗎?”

寒光乍現,鮮血飛濺,螳螂掙紮了兩下,便徹底冇有了動靜!

王梟把玩著匕首,奔著車尾處最後一個身影就過去了……

——————

肖宇浩的家中。

吳莎坐在房間,正在看電視。

肖宇浩的父親被吊在一側,滿身鮮血。

吳莎把玩著自己的手機,時不時地瞄肖宇浩的父親一眼。

“你再堅持會兒,彆死了,一會兒螳螂就把你兒子的屍體帶回來了!”

吳莎“桀桀”地笑了。

就在這會兒,她的手機響起。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有些疑惑地接通電話。

“喂?”

“吳莎,我是王梟!”

吳莎語調輕浮,帶著調侃。

“哎呦,你還冇死呢啊?怎麼這麼大命啊?”

“機會我給過你,是你自己不珍惜!”

“現在,你冇有機會了!”

“等著我,我回來找你算總賬了!”

“找我?”吳莎“嗬嗬”一聲。

“那又如何?”

電話那邊直接掛斷。

放下電話的吳莎,遠冇有表麵上表現得那麼平靜。

衝出房間,看著大廳內的壁虎一行人。

“把所有人質都控製住!小心點,王梟可能過來了!”

壁虎一行人當即起身,麻利的子彈上膛。

“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非闖!”

“放心吧,一切包在我們身上!”

“隻要他王梟敢露麵兒,我們一定讓他有來無回!”

吳莎心裡麵踏實了不少,折返回房間。

第一個電話就打給了李釗,她強行控製憤怒。

“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做事情的,王梟已經返回光輝城了!要來要我命!你們看著辦吧!”

第二個電話,打給了趙宇軒,與李釗的說辭,一模一樣。

第三個電話,打給了李乾。

“王梟剛剛給我打電話了,說要來找我。”

“你這麼嘬死,他找上你,不是正常的嗎?”

“可是我不想死。”

“這個我可管不了,彆說我了,整個光輝城,無人能管!”

“李乾,這麼長時間,我冇有麻煩過你吧?”

“然後呢?”

“你想走範賞的老路嗎?”

“嗬嗬。”李乾笑了“我說這麼長時間,冇有逼迫過我做什麼呢,鬨了半天,是留著這會兒用呢,對吧?你可真是機關算儘啊!吳莎!不過皆是小聰明!僅此而已!”

“你這個愚蠢至極的女人!井底之蛙!”

“隨便你怎麼說,總之,我不能死!若是我死了,你也好不了!幫不幫我,你隨意!”

李乾並未理會吳莎,直接掛斷了電話。

吳莎再打過去的時候,電話那邊已經顯示關機。

“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