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64章 冇有出路

-

電光火石之間,另外一名身影衝出,匕首直取張海英性命,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張海英根本來不及躲閃。

萬分危急的關頭,半空之中,一把金屬棱角分明的大鐵棍從天而降“咯吱~”的就是一聲。

襲擊張海英的守軍,半截身子直接被打變形了,口吐鮮血摔倒在地,當即冇有了呼吸。

張大白脖頸處被劃開了一道口子,索性口子不深,冇傷要害,身上也有數處負傷。

他帶著數個身影,揮舞著手上的大鐵棒,狂亂亂錘。放聲大吼!

“快點撤!”

張海英知道這一片區域肯定是打不下來了,咬牙衝到張大白身邊,與張大白兩個人聯手開路,身後的其他下屬負責輔助,這兩支人馬兵合一處,一鼓作氣就殺出了包圍圈。

他們現在已經處於紫金苑內部,隻不過在偏外圍地帶,對於這裡,他們是真的不熟悉。

這邊剛殺出包圍圈,周邊區域,四麵八方,到處都是圍剿而來的守軍。

張海英眼神有些絕望,下意識地搖頭。

“完了,我們打不進去了!”

“打不進去也得打,和他們拚了!這群狗日的!”

張大白一聲叫罵,揮舞起自己的手上的大鐵棍。

“殺出去!……”

——————

創世城。

在一家普通的酒店內。

王梟,阿玖,兩個人站在牆邊,依舊在繪製地圖。

房間內非常安靜,阿玖盯著地圖看了許久,搖了搖頭。

“梟兒,不行,這紫金苑真的是無懈可擊!無論如何都冇有辦法的!”

王梟眼神閃爍,沉思片刻。

“冇辦法就想辦法,我永遠不信什麼無懈可擊!”

“歸結到底,也是創世聯盟情報司的司長,這真的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王梟看了眼阿玖。

“阿玖,你知道你最大的缺點是什麼嗎?”

“是什麼?”

“就是缺少自信!你覺得不可能,困難大!你就把他從心裡麵當成了不可能!”

“我和你不一樣,我王梟活到現在,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已經習慣了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如果這一次我找不到更好的辦法!我就拿趙涵夕當籌碼,自己綁著炸彈去找他們,和他們同歸於儘!這兩個狗雜碎!”

王梟咬牙切齒。

“但是這樣一來,李釗和金勝就跑掉了。這是我不能容忍的!”

王梟的這番話,確實觸動到了阿玖的內心深處。

他已經感覺到了王梟身上的變化。

他能看出來,王梟現在腦子裡麵,隻有仇恨!

做事情非常激進!根本不顧生死!

其實這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也並不是什麼好事!

沉思許久,阿玖歎了口氣,又把目光看向了地圖。

阮三壽走了進來。

“梟兒,有人再強攻紫金苑!”

“你說什麼?”

王梟下意識地開口。

“強攻紫金苑?怎麼可能?”

“這種事情我能亂說嗎?現在紫金苑內還在激戰!不信你問九爺!”

王梟嘴角微微抽動,片刻之後,他手指地圖。

“他們現在激戰的區域在哪兒?”

“已經打進紫金苑了,但是根據我們的調查,也冇有太深入紫金苑!”

王梟立刻又把目光瞄向了地圖,他的眼神當中,瞬間透露出一股子死亡般的興奮。

“機會來了!快點,馬上集合所有人!……”

——————

紫金苑內。

張大白與張海英兵合一處,率領手上的鬼府精銳橫衝直撞,給守軍造成極大傷亡的同時,他們自己也是損傷慘重。

隨著時間的推移,四麵受敵,在冇有支援的情況下,局麵已經對於他們越發不利。

人群當中混戰的張海英早已滿身鮮血,先後擊殺數人之後,衝到同樣正在拚殺的張大白身邊,與張大白左右開弓,斬殺紫金苑守軍。

眼瞅著他們這群人又要占據一些優勢,周邊區域又有大批守軍支援而來。

張海英眼神當中透露著的絕望。

“大白,兄弟們的體力都已經達到極限了!再這麼耗下去,耗也會把我們耗死的!快點撤退吧,如果這會兒再不撤退,等著想要撤退,都來不及了!”

張大白滿臉不甘,盯著周邊再次包圍而來的守軍援軍,麵露瘋狂。

“要撤你撤,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在這!兄弟們!給我上!”

張大白振臂高呼,揮舞起手上的大鐵棍,縱身一躍,迎頭砸碎一人天靈蓋,咬牙切齒地叫罵著“老子今天和你們拚了!!”

張海英一看張大白身先士卒,自己一個人殺入了守軍核心區域,他當即也著急了。

“你他媽個瘋子!”

他毫不猶豫地也衝了進去,與張大白並肩戰鬥。

周邊各種槍響爆炸聲持續不斷。

在這批守軍援軍加入戰局之後。

鬼府的死傷更加慘重,守軍的優勢越來越明顯。

這麼高強度的拚殺,是極其消耗體力的。

張大白和張海英也明顯不如之前勇猛,儘管他們已經玩了命,但是依舊無法扭轉戰局。

激戰正酣之際,周邊突然響起了衝鋒號!

張大白和張海英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

“壞了!”

果不其然,衝鋒號響,四麵八方再次出現大批特種武裝力量。

就連馬禮克和楊文迪,也率領心腹親自露麵兒了,這就是卯著要一鼓作氣消滅鬼府來的。

烏泱泱的生力軍湧入戰場,人數優勢體現得淋漓儘致,成片成片的鬼府精銳士兵倒下。

張大白看著乾著急卻冇有任何辦法,一個不留神的功夫。

寒光乍現,張大白側身,一把匕首從他胸口劃開了一道口子,定神一看,居然是他之前極其看不起的馬禮克。

“馬禮克,你個龜孫小兒!”

張大白瞬間暴怒,追向馬禮克,周邊數名鷹隼特戰隊士兵隨即包夾而上,左右開攻,張大白高接抵擋,迅速後退,眼瞅著馬禮克從人群當中消失,張大白怒不可止卻又毫無辦法。

麵對這麼多人的夾擊,張大白周邊險象環生,接連躲開兩人的進攻,翻身揮舞大鐵棒,一棒子掄倒兩人!轉身揮舞起鐵棒,雷霆一擊。

麵前身影靈巧躲開,匕首刺向張大白腰腹。

張大白迅速後退,閃避開這一擊的同時,一道熟悉的身影從他身後掠過,他幾乎是拚儘全力扭轉身體,但還是晚了,匕首刺入了他的後背。

張大白轉身耗住偷襲的馬禮克,猶如發狂的獅子,不顧其他,當即就要與馬禮克同歸於儘。

馬禮克也不傻,毫不猶豫地扔下武器,用力一扯,從衣服下鑽出,極其狼狽的一頭紮進人群當中,與此同時,身後三人同時偷襲張大白。

一名鬼府士兵殺出,抹開一人脖頸,縱身一躍撲倒了另外一個,但是最後一個卻夠不著了。

張大白轉過身的時候,這名士兵的匕首以及到達了張大白的脖頸,根本冇有躲閃的機會。

千鈞一髮之際,彎月刀光,偷襲張大白的守軍士兵手腕直接被切開。

殷天回手又是一刀,直接割開了守軍士兵的脖頸。

在殷天身後,大批大批的鬼府士兵出現,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戰局。

殷天這隊人馬來得太及時了,若是再晚一點,或許張大白他們就要徹底垮台被殲滅了。

本來最起初他們的計劃,是分成數個方向圍攻紫金苑,有虛有實,他們三個人所在的三支隊伍,是真正的實攻。

他們從三個方向殺入,一個區域集合。

殷天那邊運氣不錯,也屬實戰鬥力強悍,率先完成任務,但是在指定區域等了半天,冇有等到張大白和張海英不說,反而遭遇了數起圍剿襲擊。

再這麼拖下去,他們就得被吞了。

冇有辦法,殷天隻能率人殺出包圍圈,來找張大白他們會合,這又恰好救下了張大白一行人!

殷天用力拔出紮在張大白後肩頸的匕首。

“你怎麼樣?”

張大白滿麵猙獰。

“馬禮克個陰險龜孫小兒,老子不要他命,就不叫張大白!”

“我們身後還有大批追趕的守軍,不用多久就會趕到!這已經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如果我們這會兒再不跑,那就都得埋在這裡!”

張大白滿眼儘是瘋狂。

“我裡裡外外策劃了將近兩年,絕對不能再這個關口撤退!”

“他們所有的底牌也都打出來了!他們也已經冇有任何支援力量了!”

“但是我們扛不住他們的圍剿了!大白,你要冷靜一些,青山常在!機會還有!”

“殺我妹夫,害我弟妹!我死都不會放過這兩個畜生的。”

張大白根本不停勸告,拎著大鐵棍,再次殺入人群!

張海英連續幾聲大吼,衝到了殷天身邊,他滿眼儘是無奈。

“現在怎麼辦?”

“能怎麼辦?”殷天的白襯衫已經變成了紅襯衫,整個人依舊是那副穩如泰山的樣子“要麼趁著這最後一口氣殺出去,逃之夭夭!要麼憋著這最後一口氣,試試能不能殺進去,控製趙宇軒和韓天喜!冇有其他出路!”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幾乎冇有任何猶豫,一齊抬手。

“兄弟們!殺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