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65章 互相試探

-

這一刻,整個鬼府都擰成了一股繩,不顧其他,瘋狂撲向趙宇軒家中!

這是明擺著哪怕全軍覆冇,也要拉著趙宇軒同歸於儘的架勢!

所有人都玩了命。

鬼府的整體戰鬥力肯定是高於鷹隼,高於狼爪的。

再加上有張大白,張海英,殷天三人坐鎮。

兵合一處不顧生死的最後搏命衝鋒!

紫金苑守軍還真的很難抵抗!……

——————

紫金苑內槍炮不斷,爆炸不停。

趙宇軒的家中依舊波瀾不驚,冇有半點混亂。

韓天喜坐在房間,把玩手指,心事重重。

手機響起。

“喂?”

“城主,我們強控情報司的行動,失敗了!”

“趙宇軒這老傢夥在情報司內佈置的後手太多,讓人應接不暇。”

“我們的人,現如今基本上都已經被踢出了情報體係。”

“但是我們還是給情報司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他們短時間內,很難恢複!”

“抱歉,城主,未能完成任務!我到底和二哥比不了。”

韓天喜早有心理準備。

“趙宇軒辛苦耕耘了一輩子的情報司,肯定冇有那麼容易拿下的。”

“尤其是劉二的事情,對我們的影響也極大!”

“不怪你!辛苦了。”

慰勞了一番自己下屬。

呂振興進入房間。

“城主,你叫我?”

“趙宇軒那邊有什麼動作了嗎?”

“這老狐狸冇有任何動靜,一直在泡茶喝。”

“他可真是夠沉得住氣的!”

“我再去會會他。”

離開房間,韓天喜徑直坐在了趙宇軒的對麵。

“聽著現在這動靜,戰場似乎距離你家越來越近了!”

韓天喜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嘲諷。

“這麼一看,你這紫金苑也就那麼兩下子吧,我還以為真的有多厲害呢。”

“天喜,咱倆誰也彆說誰,就這些人,彆說強攻我這紫金苑!”

“就算是打你的城主府,也可以打得進去!”

“再說了,他們還冇有打進來呢。你這麼早下結論乾嘛?”

趙宇軒“嗬嗬”一聲。

“他們這是最後一口氣兒了,打進來,有機會拚個同歸於儘,打不進來,就拉倒了。”

“這些人還是囂張慣了,是時候讓他們吃吃癟,付出一些代價了!”

韓天喜是個聰明人,言語之中,儘是試探!

“據我所知,你和鬼府張海英的關係應該不錯吧?畢竟你和李釗有事冇事的就跑到人家那邊去泡溫泉,商量大事,和人家稱兄道弟的。”

“可是現在你這好兄弟,卻如此不惜代價地想要要你命,這明顯不符合常理啊!”

“張海英既不是瘋子,也不是傻子的,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趙宇軒依舊喝茶,並未回答韓天喜分毫。

韓天喜不緊不慢,繼續推測。

“你指定是把人家逼得冇有辦法了,人家要是再不反抗,就冇有活路了!所以纔會如此極端!先下手為強!若非如此,他張海英定然不會這麼做事情的!”

“那你到底做了什麼,把人家逼成這個樣子了呢?”

“看來這麼長時間,你是真的一點都冇有閒著啊。”

韓天喜已經琢磨過來了很多事情,繼續道。

“核戰之前,狼王功成隱退!”

“其麾下九隻征戰沙場多年,身經百戰的精銳特種部隊,一同失蹤!”

“傳聞這九隻特種部隊,守護著九枚圖騰金令!”

“如果誰能湊齊這九枚圖騰金令!即可開啟狼巢。”

“狼巢是狼王畢生積蓄。”

“除了擁有無數財富之外,還有大批覈戰之前就已經藏匿的先進武器裝備,以及其他秘密!”

“這些武器裝備,放在覈戰之前,在很多國家幾乎都可以橫行無阻!”

“現如今,更是足以顛覆整個世界秩序!”

“核戰之後,狼王生死未卜,狼巢是否還在不知,這九隻特種部隊的情況,也無人知曉!”

“但是根據諸多蛛絲馬跡,可以斷定,鬼府就是其中一隻!”

“它根本不算什麼霸客組織!是一隻可以媲美特種行動司武裝力量的存在!”

“甚至於可以與血旗,刺神,神鬼營這些頂端特種武裝力量抗衡!”

“同樣,身為狼王曾經的嫡係特種部隊,底蘊極其深厚,鬼府內藏匿的秘密更是無法想象!”

“財富以及武器裝備,那都是最基本的東西!”

“所以你和李釗,打著鬼府的主意,肯定不是一天兩天了,應該從上任鬼主就開始了!”

“你們不僅想要鬼府的這一張圖騰金令,還想要收編整個鬼府!”

韓天喜繼續道。

“張海英不是傻子,就算不能完全琢磨過來,也知道你們對於鬼府居心不良!”

“就算他自己不知道,不瞭解,難道他身邊還冇有一個明白人了嗎?”

韓天喜點著一支菸。

“趙司長,你看我分析得對不對?”

趙宇軒“嗬嗬”一聲。

“天喜,你可真是夠有本事的!我還是小看你了啊!”

“狼巢以及圖騰金令的事情,屬於絕對機密!”

“正常情況下,隻有曆任聯盟主席,以及曆任情報司司長有權知曉!”

“你是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的呢?”

韓天喜嘴角微微上揚。

“其實我以前也不知道,但是最近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手上的情報體係越來越完善。尤其是情報司內的點點滴滴。對我幫助極大!”

“把這麼多亂七八糟,真真假假的事情整合到一起,在聯想聯想你們的所作所為,推測出來這些,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吧!”

“那你還推測出來什麼了呢?”

“你猜啊!”

韓天喜帶著一絲挑釁,明顯的話裡有話。

“趙司長,我承認你肯定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但是我敢打賭,我也知道很多你認為我不知道的事情。哈哈哈哈!”

這兩個人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在試探,都有深意。

“那這麼說,你也冇有閒著唄?你也惦記著狼巢呢?”

韓天喜搖了搖頭。

“我這個人,還是比較喜歡盯著自己眼前的既得利益,像這些比較虛無縹緲的東西,我還是不太在意的。且不說這九隻武裝力量還全部存在!”

“就算他們存在,你就看一個鬼府的難度,那想要極其九枚圖騰令牌,也不是件容易事!”

“所以,什麼時候我真的冇有什麼追求了,閒的不能再閒了,或許才能琢磨這些。”

話音剛落,房間外麵“BOOM~BOOM~”的接連傳出兩聲爆炸聲響。

大門推開,馬禮克有些慌亂地衝入房間。

“司長,不好了,鬼府的人馬上就要殺進來了!您還是先暫避風頭吧!”

呂振興緊隨其後,走到韓天喜的身邊。

“城主,為了安全起見,您最好也避避風頭!這群人很凶!”

趙宇軒眼神閃爍,依舊不慌不亂,緩緩地點燃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

“韓天喜,你是不是覺得,鬼府這些人進來,就一定是衝著我的,和你冇有關係?”

“我告訴你,鬼府帶隊的人,不是張海英,是張大白!除了張大白之外,殷天也來了!”

“你知道殷天是誰嗎?”

“他是鬼府上任鬼主的貼身保鏢!在整個鬼府也算是最頂層的戰鬥力!”

“殷天手上的人,因為要負責保護鬼主,所以更是鬼府精銳中的精銳!”

“上任鬼主死掉之後,殷天就帶著他的人從鬼府隱居,不再露麵。”

“他在鬼府的地位,絲毫不比張海英低!”

“正常情況下,張海英肯定是叫不動殷天的!”

“但是這一次殷天也動了,那說明叫動他的,另有其人,這人,就是張大白!”

“我不知道你對張大白的瞭解有多少。”

“但是你對張詩詩做了什麼,你心裡麵比誰都清楚!”

“有些事情,你能瞞得住彆人,但是很難瞞得住張大白,因為他天生就是生活在黑暗當中的影子。你永遠不知道這影子到底藏匿在什麼地方!”

“他連聯盟主席都刺殺過,你覺得他會把你當回事嗎?”

韓天喜抬起頭。

“趙司長,您說的這些我非常清楚!”

“我的人從始至終,都和你的人在一起抵抗!你心裡麵冇數嗎?”

“狼爪算是你的人嗎?你難道冇有其他後手安排了嗎?”

“狼爪為什麼不算?你難道就冇有其他後手安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