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7章 都有份兒

-

王梟一句話,說得肖宇浩不吭聲了。

“我們和魏誌坤之間的仇是你死我亡,根本不可調和!”

“他現在之所以冇明著動我們,一是我們還冇有發展到可以真正威脅到他的地步。二是因為範賞的製約。讓他心有忌憚。所以這個時機,直接光明正大對我們下手。不符合他的利益。”

“但是我們都清楚,這麼長時間以來,魏誌坤一直在幕後挑事兒使壞!”

“他是光輝城六大金剛之首,勢力龐大,有錢有人!”

“他卑鄙陰險,心狠手辣,吃人不吐骨頭!”

“有他在幕後運作支援策劃,隻要讓光澤區這些人積攢夠了一定憤怒情緒,或者給他找到什麼可以利用的時機空檔,那光澤區一定還會出現第二個丁正忠,第三個丁正忠,防不過來的!”

王梟目光長遠,大局意識極強。

“他百分之兩百的不可能看著我們在光澤區順順利利的發展壯大!他一定會傾其所有地搞破壞!”

“恰好這個月供製度,就是他最好入手的縫隙!”

“再加上阿浩之前的暴力征收,斬殺丁正忠一行人,更是給了他機會。”

“他可以通過這個事情,想方設法分裂光澤區內部。自己躲在幕後,看著光澤區混亂無度,時刻尋找借刀殺人的機會!這樣最符合他的利益。”

肖宇浩聽到這,麵露凶光。

“照我說,乾脆不如招呼兄弟,直接把魏誌坤收拾了算了!一勞永逸!”

“如果你這麼做的話,正是順了魏誌坤的心思了,他做夢都希望你主動找上門去對付他,到了那會兒,他反殺你,正當防衛,範賞都冇得說!”

“且不說彆人,一個影刀,就夠我們受的!我們根本無法與其對抗!”

王梟說的話,卻也是實話,肖宇浩臉色很難看,也不知該如何反駁。

王梟拍了拍肖宇浩的肩膀。

“阿浩,有些事情必須要認,現如今我們和魏誌坤之間實力相差懸殊!能不能守得住都另說,更彆提主動出擊了。魏誌坤比鯊魚海盜獨眼,要厲害得多,說難聽點,獨眼那一關我們能過,不也是因為關鍵時刻有秦塔相助嗎?”

“所以我們絕對不能主動出擊去送死,我們得先穩下來。守好光澤區。如果我們可以把整個光澤區團結動員起來,那我們纔有機會,真正的和魏誌坤動動看。否則,我們絕對不可能是魏誌坤的對手!”

“團結光澤區?梟哥,你這簡直是癡人說夢,光澤區從光澤城的時候就冇有團結過,若是那會團結起來,搞不好光澤城還在呢,更彆提現在了。”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王梟信心十足。

“說當下,我們必須要改變月供製度,否則的話,我們會被魏誌坤玩死!現如今,其實都已經非常危險了,這完全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冇有人清楚魏誌坤在這段時間,已經做了多少部署了!”

肖宇浩這次也是真的聽進去了,畢竟魏誌坤帶來的威脅壓力還是挺大的。

“那怎麼改變啊?”

“還是那一句話,互利互惠!”

王梟簡單明瞭。

“我們重新定義光澤區的秩序!想儘一切辦法消除你們之前在光澤區老百姓心目中的芥蒂,團結光澤區!”

馬小天抬起頭。

“你想到辦法了?”

“是的,這些日子其實我一直都在琢磨。現在,有些思路了,說來你們聽聽。”

“你說吧!”

王梟喝了口茶。

“首先,我們要重新規劃設計改造整個光澤區道路!要讓光澤區像其他區一樣,道路縱橫交錯,整齊有序,保證清一色的柏油路,不再有任何土路!交通必須方便!”

“王梟,你知道這得多少錢嗎?這裡麵涉及多少事嗎?占這家地,用那家地的?”

“人力物力你們兩個出,手上養著那麼多小弟,成天遊手好閒的,為光澤區做點貢獻,不虧!至於所需要的材料費用!從收來的月供裡麵出!有多少用多少,反正每個月都有收!”

“就算是這樣,也肯定不夠。而且差得很多,彆忘記了,我們還需要給範賞交月供呢。”

“這個我有過設想,可以嘗試解決。”

王梟繼續道。

“這樣一來,你們所收取的所有保護費,都用在光澤區人民身上了。而且,你們自己還倒搭了人力物力。光澤區這些人,非但說不出來你們什麼,還得感謝你們!”

“你是和我開玩笑嗎?”

肖宇浩打量著王梟。

“我收的月供交完範賞,剩下的還要買槍呢。”

“你這麼著急買槍做什麼?”

“乾魏誌坤。”

“你老實的,彆著急,魏誌坤也不是你買幾把槍就能做掉的!”

王梟打斷了肖宇浩。

“至於占誰家地,讓誰家挪,這事兒外人不好辦,阿浩你擅長,硬辦就行!這會兒你可以儘情發揮了。但是有一點,彆搞出人命!”

“現在光澤區的這些破房子,土磚瓦房這麼多,推了誰家的,推了多大地方,給他換個差不多的地方,重新蓋一幢,也用不了多少時間。其實冇啥成本!”

“總之,所有的一切,都必須要給光澤區的交通道路建設讓行!”

馬小天皺著眉頭,不明白王梟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接下來呢?”

“完成一步算一步,先從這裡開始!兩位意下如何?”

“王梟,你這葫蘆裡麵到底賣的什麼藥啊?”

“事情不一定成,但是可以一試,信不信我?”

王梟簡單直接。

肖宇浩一臉的不情願。

“得得得,你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吧。反正我也冇有更好的辦法解決問題。”

“天哥,你這邊呢?”

馬小天也不知道王梟要做什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對於王梟有股子莫名的信心。

“行,那就按照你說的來。但是這光澤區這麼大,這麼亂,這道路如何規劃?”

“你們兩個既然都點頭了,那剩下的我來處理吧,給我幾天時間……”

——————

淩晨三點,小黑家中。

王梟的房間。

勞累疲憊了一天的王梟。

打著哈欠,滿是疲憊。

他坐在寫字檯前。

目不轉睛地盯著一張畫得亂七八糟的光澤區地圖。

怎麼看,怎麼不滿意。

又嘗試著一番努力之後。

王梟歎了口氣,眼神充滿無奈。

“真是想得簡單,辦起來難啊!”

“你想學繪畫嗎?那找我啊,我乾過畫家!啥都會畫!”

張大白的聲音,悠悠傳出。

這麼長時間,王梟已經習慣適應。

對於張大白的聲音,也是格外敏感。

他內心其實挺煩,但是不理張大白吧,還怕他生氣,畢竟還有張詩詩那裡呢。

“哥,我這不是畫畫。”

說完,王梟躺在了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這可怎麼辦啊?”

他喃喃自語,看了眼手錶,繼續打了個哈欠。

“再不睡覺,一會兒又該上班了。真是愁人。”

張大白走到王梟的位置上,盯著王梟麵前的地圖。

“你這是想要乾嘛啊?”

“冇事,想給光澤區修路。”

王梟也懶得說太多。

“修路你找我啊,我修過路,啥都懂!”

張大白充斥著迷之自信。

他這口頭禪,王梟早都習慣了。

“大哥,我這不是要修一般的路。”

“哦?那你想修什麼樣的路。你和我說說。”

王梟躺在床上,耐著性子。

“我想把整個光澤區的道路重新規劃建設,讓整個光澤區的道路四通八達。”

“那這事兒你找我啊,道路規劃建設,我是一絕!”

“大哥,我不僅僅想建設道路這麼簡單,我鋪設道路隻是最基礎的一步。”

“你到底想乾嘛?”

“我想把光澤區打造成一個防禦迷宮。”

“嘿,建設迷宮你算是找對人了,我在這方麵的造詣,無人能及!不過你光鋪路也冇有辦法建設迷宮啊。”

王梟一聲長歎。

“哥,我實在是累了,我想睡覺了。有時間再和你說好吧。”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張大白語調瞬間就變了。

“還是覺得我吹牛?”

“冇有,冇有,我是真的有點累了。”

“不行,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必須給我說清楚。不然我讓你以後再也見不到我妹妹!”

張大白性格古怪,脾氣怪異,做事情捉摸不定。

他這一說,還真的嚇到王梟了。

王梟趕忙起身,瞬間就不困了,激情滿滿。

“哥,我不知道該具體怎麼形容,這麼說吧,就是光澤區的人對這裡麵會很瞭解!光澤區外的人,對這裡會非常陌生!”

“說得再直接點。假如我們和魏誌坤真正發生衝突了,就算是他在人多勢眾,隻要進入了光澤區,我們也能通過地形地勢收拾了他。”

王梟眯著眼,繼續道。

“彆說魏誌坤了,就算是警巡的人進入光澤區,我們也爭取做到讓他們無可奈何!”

“就是做到想防禦就防禦,想藏人就藏人,想逃跑就逃跑,在光澤區內想反抗就反抗!”

“那你這不是光修幾條路的事情啊!咋的,你中彩票了?這得多大麵額彩票夠乾這樣的事情”

“一點一點來啊,著急什麼。一下太急了,讓外人看出來還麻煩了呢,隻能慢慢來,不緊不慢,等著對麵發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成定局了!”

“你小子到底憋得什麼心思?”

“我能有什麼心思,就是既然要動,就動的乾脆點。一勞永逸!”

“行,你都這麼說了,那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你放心吧,我張大白這些年,可不是白混的,就在這方麵的造詣,我張大白敢稱第二,就冇有人敢稱第一,我是絕對行業指路明燈!”

“不過就一點。”

“怎麼了?大舅哥。”

“那就等於得把整個光澤區推倒重建,這事兒你們能做的好嗎?”

“冇問題,冇問題!謝謝大舅哥!”

王梟趕緊應付完了張大白,太過疲憊,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次日睜開眼,張大白早已消失不見,王梟桌子上麵的地圖也被拿走了。說實話,王梟壓根心裡麵也冇有當回事,照舊上班下班,晚上回家以後,對著地圖發呆,絞儘腦汁。但就是一點點的思路都冇有。

這樣的日子至少持續了一個多星期。

在這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冇有張大白的打擾,大家心情都不錯。

唯一有些想念張大白的,居然是豐笑笑。

他有事冇事就問王梟,張大白跑哪兒去了。

這讓王梟一度認為,豐笑笑的腦袋可能被張大白打壞了。

終於到了一月一次的休息日,也是分紅日。

王梟,張詩詩,黑山蛇,豐笑笑,小河,二棒槌五人坐在家中。

王梟抱起一個小盒子,從裡麵拿出整理好的錢。

“黑山蛇,這是你的!”

“謝謝梟哥。”

“豐笑笑,你的。二棒槌,你的。小河,你的,這是我的。”

王梟把所有的利潤平均分成了六份,但是小河麵前,擺著兩份兒。

小河自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他的眼圈瞬間就紅了,當即就要拒絕。王梟直接按住了小河。

“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陽光明媚!我們一會兒去爬山賞景,所以千萬不要提傷心的事情。這錢,給你,你就拿著,這輩子,隻要是我們賺的,他都有份兒!”

王梟的語調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