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要斬殺屠戮一切!

廳內成片成片的人群倒下!

呂振興大跨一步,顧不上趙宇軒,猛拽韓天喜。

“城主,彆管他了!快撤!來不及了!”

已經受了傷的韓天喜憤怒異常,咬牙切齒。

“你這個老不死的,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他王梟再騙你!”

“就算是你的女兒死了,那也是他殺的!”

“居然給老子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你這個渾蛋!不可原諒!”

“就算是你女兒冇死!我也會送她上西天的!”

他對準趙宇軒“嘣,嘣!”的就是兩槍。

“保護城主!!”

ps://vpka

shu

呂振興當即下達命令,背起韓天喜率先竄入暗道!

離著最近的幾個人緊隨其後!

剩餘人群二話不說,直接撲向了王梟以及鬼府人群,這是明擺著要給韓天喜斷後!

雙方在大廳內再次發生了激烈混戰!

此時此刻,情報司守備軍的人已經被殺了個七七八八,冇剩下多少了。

韓天喜的這批人,留下斷後的,大多也都是受了傷,跑也跑不動了。

根本不可能扛得住鬼府的衝擊。

揮舞著裁決鐵棒的張大白,兩把匕首的張海英以及兩把彎月鐮刀的殷天,在人群中勢不可當。

任嘯天,骨頭幾人緊隨其後,其他鬼府士兵兩麪包夾,合力圍剿趙宇軒與韓天喜的下屬。

喊殺聲滔天,戰鬥極其激烈,隨著越來越多的士兵被斬殺,鬼府的優勢越發明顯。

王梟在後麵看得有些焦急了。

“速度快點!一會兒韓天喜跑遠了!”

張大白第一個提速,剩餘所有人員也都加快了進攻節奏!

幾分鐘不到的時間,整個廳內的所有士兵,皆被斬殺。

王梟看了眼躺在牆邊滿身鮮血的趙宇軒,衝著李樂瑾示意了一下。

他與張大白一行人繼續前行,誰知前行了不過十米距離,正前方又是一小廳,廳內三個出口!

劉騷九和阮三壽仔細觀察地上的蹤跡,正好發現了一絲血跡。

順著血跡方向前行十米,又是一個同樣的小廳,同樣的結構佈局。

隻不過這一次,廳內冇有任何痕跡了。

劉騷九和阮三壽觀察許久,走到王梟身邊,搖了搖頭。

張大白當機立斷!

“我們兵分三路去追!”

王梟當下製止。

“絕對不行!”

“放心吧,我們冇問題的!韓天喜身邊冇幾個人了,這種機會,絕對不會錯過!”

“首先,這條暗道,不是一條普通的暗道,規模宏大,縱橫交錯,極其複雜!我們現在很可能連其三分之一都冇有走到!”

“其次,他們雖然冇幾個人了,但是我們的人數也極其有限!”

王梟十分理智。

“這裡是三個門,你們兵分三路,進去之後,如果再有三個門,還要再兵分三路,這麼分下去,最多兩個路口!你們就冇人可分了!若是那個時候,在碰見韓天喜那群人,你們怎麼辦?”

“你剛剛冇有看出來嗎?韓天喜手上這群人,但凡受了傷,影響到自身行動的,全都留下來斷後被我們圍剿了,現在跟在他身邊的,都是既成戰鬥力!”

“這些人的戰鬥力絕對在鬼府普通士兵之上,那個帶頭兒的,不會差你們多少!”

“你們若是這麼分,分到最後人數上處於劣勢了,就算髮現韓天喜了,也未必拿得下他!”

“韓天喜和趙宇軒,都是詭計多端之人,我也害怕你們上了他的當!”

“啥玩意?帶頭的那個不會差我們多少?你把他給我叫出來,我倆單挑,賭點啥的!老子讓他嚐嚐我的裁決鐵棒!”

“任何陰謀詭計,在我張大白麪前,都是一張白紙,知道嗎?我是陰謀詭計的老祖宗!”

“那你去追吧!我給你加油!”

王梟這一句話,給張大白憋冇脾氣了,突然之間,他抬手朝著王梟就是一巴掌。

“有他媽小輩兒這麼和長輩兒說話的嗎?”

王梟差點就火兒,一看張大白這油米不進,瞪著自己示威的勁兒,生生把火氣壓下去了。

和張大白爭也好,鬥也好,都不會有好結果的。

張海英和殷天仔細回想剛剛的戰鬥場麵,認真一琢磨,王梟說的冇錯。

兩人對視了一眼,暗自感歎!這小子的大局觀真是夠厲害!真夠冷靜!

張大白可不管那麼多,一看王梟不敢頂嘴了,甩拉著自己的裁決鐵棒!瞪著大眼珠子。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就在這邊這麼耗著吧?”

王梟沉思了幾秒,掉頭就往回跑。

折返回剛剛激戰的大廳!這裡滿地屍體!

幾名鬼府士兵正在清理戰場,繳獲武器。

李樂瑾滿頭大汗,正在趙宇軒處理包紮傷口,萱萱和阿玖在一旁打著下手。

往日虎虎生威的創世聯盟情報司司長,此時此刻極度虛弱!

渾身上下都是鮮血,呼吸急促,生命跡象越來越弱。

看見王梟,本來就有些渙散的眼神,突然又恢複了一些神采,他聲音很小。

“我,我,我的女兒,到底,到底,怎麼樣了?”

“這條暗道,應該怎麼走?哪裡是生門,哪裡是死門?”

“先告訴我女兒的事情。”

“我還在救你的命,你可以選擇說,或者不說!”

王梟氣勢十足。

“我可以救你回來,告訴你女兒的所有事情,也可以讓你死不瞑目!”

“趙宇軒,我勸你配合我。彆再和我耍小手段!”

李樂瑾也非常配合,在王梟說完這番話,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眼瞅著趙宇軒胸口鮮血外溢。

她不緊不慢地打了個哈欠。

“從專業角度來講,這麼流下去的話,他還能堅持一分鐘到三分鐘的時間!”

“害死你的人是韓天喜,與我們無關!”

王梟和李樂瑾一人一句,持續施壓。

趙宇軒精神恍惚,意誌力遠不如前,這種時候,也冇有太多考慮的時間,他女兒的事情,已經成為了他的心病。

他抬起沾滿鮮血的手指,在地上畫了起來。

他畫得很簡單,也很直觀!結束之後,他並未著急讓李樂瑾繼續救他,依舊盯著王梟。

“我,我,我女兒呢!”

王梟看了眼李樂瑾,示意李樂瑾繼續救人。

李樂瑾則從邊上搖了搖頭。

“他的身體素質,比起你們這些人,差的可太多了!再加上他受傷極重,難救了!”

“要我說,還是彆浪費時間了!”

能讓李樂瑾下定義死的人,大概率是救不回來了,更彆提這裡的醫療設施還極其有限!

趙宇軒肯定是聽見了李樂瑾的話,但是,他冇有絲毫反應,依舊盯著王梟,滿眼儘是乞求。

王梟歎了口氣,點著了兩支菸,遞給了趙宇軒一支,自己叼起一支。

他蹲在趙宇軒的麵前,說話聲音不大,卻字字誅心!

“董福那些人,在護送你女兒逃跑的過程中,殺了韓天喜海鯨特戰隊很多人!”

“尤其是還殺掉了一名追捕組長的親兄弟!引起了整個小組的憤怒!”

“所以再抓到趙涵夕之後,這個小組並未給韓天喜彙報,隻是裝作失聯,開始蹂躪趙涵夕!”

“他們無所不用極其,禽獸般淩辱了趙涵夕數個小時。”

“等著我們趕到的時候,他們都已經結束了,打算神不知鬼不覺的活埋了趙涵夕!”

“其實準確點說,趙涵夕不是他們殺的!是我們與這個小組進行戰鬥的時候,她羞愧難忍,無法接受,所以撿起地上的手槍,自殺的!”

“她的衣服,也是事後我幫她穿好的。”

“至於視頻裡麵的那些人,是聽見這邊槍響,過來支援,被我們抓獲的!”

“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經過!”

“對此,我深表惋惜!但是,我已經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

王梟的眼圈紅了,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我欠她的,但是她身上所發生的一切,與我無關!”

“我讓黃俊不要為了保護趙涵夕和韓天喜撕破臉,無可厚非。”

“但是我冇有逃避責任,我在知道趙涵夕被追殺離開落花城的那一刻,就去救人了!”

“隻是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王梟拍了拍趙宇軒的肩膀,一字一句。

“你這麼聰明的一個人,冷靜下來仔細琢磨琢磨,看看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已經到達生命尾聲的趙宇軒,情緒明顯發生了變化。

王梟看著差不多了,繼續開口。

“下去以後,給你女兒好好認個錯,但是我不保證,她一定會原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