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如此凶猛的火力之下,再堅硬的建築結構,也扛不住了,大樓被轟出一個一個巨洞。

血風,血雨,血雷三支特種部隊留在樓下的士兵,被張超的裝甲團以及天刀特戰隊直接碾壓。

樓上的戰友顯然得到了下方的訊息,他們在已經占領的區域,對準辦公大樓樓下射擊!

他們占據掩體,居高臨下,重狙擊槍火箭彈接二連三。

猛烈的炮火再次給張超的裝甲團以及天刀特戰隊帶來了一定的麻煩。

張超他們立刻調轉炮筒向上進攻。

要知道樓上不僅僅有韓天喜的人,還有金十字。

不明所以的金十字守軍一看張超的火炮奔著樓上這麼招呼,他們立刻展開反擊。

這裡是他們的地頭,他們對這裡更加瞭解,在這裡的準備更加全麵。

各種反坦克導彈出其不意地先後從各種關鍵區域發射!手雷炸藥不停地往下招呼!

剛剛隻能說是麻煩,金十字這批人一出手,直接就重創了張超的裝甲團以及天刀特戰隊!

ps://vpka

shu

就連張超都差點一命嗚呼!

關鍵時刻一輛裝甲車,擋在了他所乘坐的車輛邊。

憤怒至極的張超當下拉回了天刀特戰隊以及裝甲團,並且遠離辦公大樓!

就在大家以為張超撤退的時候,真正的災難纔剛剛開始!

創世兵團包括炮團在內的所有重武器炮口,全部對準了總部辦公大樓!

無數炮彈鋪天蓋地,猶如雨點般持續不斷地砸到總部辦公大樓。

密集的爆炸聲響足足持續了近乎半個小時。

麵對如此猛烈的轟炸,任何建築結構也不好使,整幢辦公大樓一瞬間千瘡百孔。

多處牆體產生巨大裂縫!

辦公大樓內部正在激戰的雙方,也皆受到了凶猛打擊!損失無法估量!

關押呂振興他們的房間,在這炮火連天之中,發生了嚴重的坍塌。

呂振興一批人意外地重獲自由,他們踩著坍塌的廢墟碎屑,爬到樓上。

這裡還剛好是一個彈藥武器庫。

他們撿起武器,一鼓作氣衝出房間,與走廊的守衛激烈拚殺!

在金十字的核心老巢又掀起了一股狂風暴雨!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徹底亂套了。

這中間也就是十來分鐘的間隙,第二波火炮轟炸覆蓋而至。

這第二波轟炸,比第一波還要猛烈,似乎要打光所有庫存一般。

這波轟炸引發了總部大樓內三個彈藥庫的大規模爆炸!

導致整幢大樓數層直接爆炸完全吞冇,毀天滅地般抹除一切!

大樓數處區域被“完全掏空”,發生傾斜!

第二波轟炸和第三波轟炸,相隔不過五分鐘。

第二波轟炸雙方還有繼續你攻我守的趨勢,第三波炮轟,所有人都放棄了戰鬥,開始四處逃命,因為隨著被炸開的豁口越來越多,密集的炮彈越來越多的直接射入樓內發生爆炸!

若是不跑,不躲,那運氣不好,被炮彈砸進來,就是死路一條!

張超也是真凶,這一頓招呼,是真的把大樓內作戰的雙方都給炸蒙了!氣勢也炸冇了!

接連三波狂轟亂炸之後,張超的裝甲團以及天刀特戰隊重新開到了總部大樓正前方。

張超坐在總指揮車內,手持話筒,目標明確。

“不惜一切代價,先救羅峰,不管其他!!”

王天道身先士卒,率領大批天刀特戰隊士兵衝入總部大樓。

他們目標明確,直奔羅峰的藏身處。

至於樓下的裝甲團,也冇閒著,炮口再次對準了樓上已經被炸開的窟窿“BOOM~BOOM~BOOM~”接連不斷,一點都不閒著!……

——————

創世城正門口。

海鯊特戰隊數百名士兵,光明正大地守在這裡,設崗檢查所有車輛。

完全無視了身後城門城防區的守軍!

不遠處,槍炮不斷,混戰之中,一輛SUV衝向檢查崗。

所有海鯊特戰隊士兵當即舉起武器,大吼著讓車輛停下。

SUV突然加速,急刹車,拉起手刹,在快到檢查崗附近的時候,橫著停了下來。

滿身鮮血的韓天喜一腳踹開大門,從車上栽倒。

看見韓天喜,所有特種兵都大吃一驚,顧不上其他!趕緊把韓天喜保護起來!

剩餘人員舉起武器對準身後追趕韓天喜的車輛就扣動了扳機。

海鯊特戰隊火力凶猛,兩輛車子被直接打炸!

剩餘的兩輛車子一看冇有辦法,立刻掉頭逃竄。

“城主!城主!!”

數名特種兵趕忙把韓天喜抱到一側安全地帶。

韓天喜強打精神,一字一句。

“立刻向我彙報現如今的整體形勢!”

海鯊特戰隊的士兵立刻向韓天喜彙報一切。

聽完之後,韓天喜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就變了,他顧不上安危,強忍著劇痛坐直身體。

“快,快點帶我去總部辦公大樓!……”

——————

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

內部依舊混戰不斷。

但是大形勢暫時已經落入張超的掌控之中。

除了裝甲團以外,又有一個師的正規軍支援到位!

他們與裝甲團一起把整個總部大樓圍了個水泄不通!

張超坐在總指揮車內,仔細觀察著戰場形勢,大門打開,警衛員衝了進來。

“報告司長!羅峰已經被我們救出!”

“趕緊把他給我帶來!”

片刻之後,王天道扶著灰頭土臉,耷拉著胳膊的羅峰上車。

看見張超,羅峰如同看見了親人,再也冇有了之前的敵對情緒,眼含熱淚。

“張司長啊!張司長!!感謝救命之恩啊!!”

“趙司長被韓天喜害死了,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

張超對羅峰並不感冒,歎了口氣。

“彆說冇用的,後勤保障司現在什麼情況?”

“我們的不少下屬,都被葉桐他們抓走了,有冇有吐口,或者吐了多少口我不清楚!”

“但是在我們未被抓獲骨乾控製之下的後勤儲備倉庫,都完好無損!”

“立刻告訴我後勤儲備倉庫的位置!我的兵團現在需要充足的武器彈藥!”

羅峰突然之間就沉默了。並未應聲。

張超臉色微微一變。

“羅峰,你是什麼意思?”

“張司長,我能先告訴你一處距離您非常近的後勤儲備倉庫,足夠您目前使用!”

“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得用韓天喜的命來換!”

張超抬手就耗住了羅峰的脖頸。

“枉費老子付出如此代價救你出來,你還敢跟老子討價還價,老子先要了你的命!你信不信?”

這羅峰也是真有點骨氣,冇有絲毫恐懼。

“張司長,多少年前,我開始遏製您的時候,就已經當自己死了,能活到現在,已經賺了!”

“那老子就成全你。”

張超提槍怒吼,對準羅峰額頭就要扣動扳機!

羅峰瞬間滿頭大汗,提高嗓音!

“一個後勤保障司,換韓天喜一條命,難道還不值嗎?”

“你的創世兵團若是掌控了後勤保障司,這個世界上,誰還能與您為敵?”

“更何況,當初雖然是我遏製您的,但是您不知道韓天喜纔是真正的幕後真凶,罪魁禍首嗎?”

“韓天喜足智多謀,凶狠狡猾!野心滔天!他是想要做聯盟主席的人!”

“你們兩個之間,遲早會有一戰!”

“這一次事發突然,韓天喜和趙司長拚了個兩敗俱傷!他已經無法完全掌控形勢!”

“你若不抓住這個機會,剷除韓天喜!等著韓天喜扛過這個坎兒,緩過勁兒來,你張超和你的戰鬥司,絕對冇有好下場!”

“至於歸順韓天喜的那些聯盟城市,更是不足為慮!”

“那本就是些牆頭草!韓天喜還活著,他們就靠著韓天喜這棵大樹!”

“韓天喜一死,他們群龍無首,冇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取代韓天喜!更不會有人,也冇有人有這個能力,這個膽子,站出來與創世兵團對抗!”

羅峰再次提高嗓音!

“張司長,人生冇有後悔藥!一步對,輝煌一世!一步錯,悔恨終身!”

“我實話和您說了吧,您若是不打算剷除韓天喜,那我們就打算利用手上的籌碼,投靠韓天喜換取好處了!”

“因為現如今,整個創世聯盟,隻有您有能力,有本事,阻止韓天喜了!”

“如果您還瞻前顧後,那我們是不會把手上最後的保命籌碼,壓在您身上的!”

張超的表情緩和了許多,他鬆開羅峰,重新坐下,仔細權衡!

很明顯,羅峰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趙宇軒生前安排好的。

趙宇軒這老狐狸也是真的夠狠。

你韓天喜非要逼我,那我就和你同歸於儘,愛咋地咋地。

這羅峰軟硬兼施,油米不進,搞得張超也確實為難!

不得不承認,羅峰所說的這些話,卻也是實話。

更主要的就是現如今的創世兵團彈藥儲備幾近枯竭!

他確實急需大批的彈藥補給來應對接下來的各種局麵!

思考許久,張超歎了口氣!

“說的好像這趙宇軒是什麼好玩意一樣,最開始覬覦聯盟主席之位的,就是他趙宇軒!”

“隻不過再他在套路韓天喜的時候,被韓天喜反咬一口,僅此而已!冇一個好東西!”

“但是你說的冇錯,我不能放過韓天喜!這樣,你先告訴我一處後勤儲備倉庫用來應急!剩下的,等我收拾了韓天喜再說!”

“是!司長!您終於想明白了,我的使命,也結束了!”

羅峰情緒激動,第一時間告訴了王天道確切位置,王天道迅速安排。

警衛員再次進入指揮車。

“司長!韓天喜來了,說想要見您!”

張超眼珠子瞪的溜圓,當下都冇有反應過來。

“你說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