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少足足楞了十幾分鐘。

王梟趕忙重新坐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盯著圖紙,激動的雙手有些微微顫抖。

很快,他拿起紙和筆,在張大白的圖紙上很認真地畫了起來。

——————

小黑家門口。

一個長相俊美的男子出現了。

張祥凱左右環視四周,趁著無人的空檔,竄進側麵衚衕。

靈巧的一個翻身,進入了小黑家院中。

除了王梟的房間,其他區域,漆黑一片。

他似乎對於這裡很是熟悉,幾步走到王梟房間門口。

靠在窗邊,想要偷偷往裡觀看。

ps://vpka

shu

就在這會兒,張祥凱的耳朵突然之間動了動。

他抬頭一看側麵,二話不說,拔腿便跑。

他前腳翻跳上後院牆壁。

張大白就已經躥進了院中。

眼神死死地鎖定住了張祥凱的身影,緊隨其後。

兩人在光澤區,一個跑,一個追!

飛簷走壁,疾如閃電。

張祥凱越跑越驚愕,這是什麼玩意,居然能跟上自己。

張大白越追越震驚,這是什麼東西,自己居然追不上。

在不遠處一幢毫不起眼的民房內。

偽裝過的邊祥卓,拿出一小摞現金,擺放在一個男子的麵前。

“你就放心踏實做。出了任何事情,有坤爺給你撐腰。”

男子滿臉欣喜地接過現金。

“這肖宇浩馬小天確實過分,暴力征收,視人命如草芥,我早就看他們的行為不爽了!他們以為隻有他們會打會殺嗎?”

“現在既然有坤爺撐腰,我這心裡也有底了,不過卓哥,你一定要多聯絡一些人。爭取一擊致命,不給他們還手的機會!不然這兩小子,可真不給人活路啊!”

“對肖宇浩有意見的人可不少呢。大家都壓著冇吭聲而已。”

“放心吧,我們一切皆有安排。”

“那就行,有何吩咐,您儘管開口!”

邊祥卓滿意地點了點頭,戴上帽子口罩,悄悄離開房間。

穿過兩條泥濘的土路。不聲不響地躥進側麵一條衚衕當中。

衚衕正門口的一家小飯店內。

任嘯天坐在這裡,正在大口大口地吃著拉麪。

突然之間,他停了下來。

就在拉麪館房頂的區域,張祥凱和張大白兩個人先後經過。

完全離開之後,任嘯天麵露疑惑,再次開吃。

馬小天與暈暈喝酒聊天,訴說著家長裡短。

肖宇浩在家中與陳濤溝通交流。

“現在光輝城已經不封城了,所以,無論如何,想辦法給我聯絡上他,老子要買槍!”

“阿浩,王梟不是說要修路嗎?”

“修個屁,光澤區這麼大,這得多大一筆投入,我們的月供肯定不夠!再說了,你先聯絡你的,真需要錢的時候再想辦法,我貸款也得買!而且,買就不能買普通的槍械!得買硬傢夥!知道不?……”

夜幕籠罩之下,整個光澤區內,處處暗流湧動,預示著不尋常……

——————

太陽緩緩升起,一夜未眠的王梟伸了個懶腰,拿起小刻刀再整張圖紙上,截下來了一部分,他盯著圖紙,滿意地點了點頭。

自己又掏出來一張紙,把自己截下來的這部分,複刻到這張紙上。

一切都搞定之後,王梟興致勃勃地拿起圖紙轉身就跑。

先去肖宇浩家把肖宇浩敲起,又把馬小天拽出。

一行三人坐在早點攤。

王梟手持圖紙。

“所有的一切,我都計劃好了!這是我們第一步動工的區域!”

“我親自負責采購事項!阿浩,你負責這些人家的拆遷工作,天哥,你負責斷交,陳濤和王昊負責帶人施工。我們立刻行動。”

“王梟,你這是一條什麼路線啊?這麼點夠乾嘛的?”

“慢慢來!我們最開始修路,肯定要緊著這些交月供的商家方便!所以先修這一條。”

馬小天嚴肅了不少。

“梟兒,單純這一段路,就得把我們這兩個月的月供消磨得差不多。我們還有這麼多兄弟要養呢。每個月都這麼乾也不行啊。哪有錢啊。”

阿浩看著圖紙,一個勁兒地搖頭。

“瘋了,瘋了,花這麼多錢,弄這麼一小段路,能改變什麼啊!”

“先做吧,剩下的我來想辦法,如果我估算得不錯,隻要開始做了,一定會有人給方便給錢。”

“誰給啊,這麼多錢,這得多大的腦袋。”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王梟胸有成竹。

“你們兩個一會兒聯合發表一個聲明!相信我,乾吧。”

“那魏誌坤那邊呢?”

王梟微微一笑。

“他若是敢這個時候亂來,倒省了我們麻煩了……”

眼瞅著肖宇浩他們離開。

王梟眼神閃爍,仔細思索了好一會兒,拿起電話。

“陳濤,這段時間你幫我個忙!”

“梟哥,你說。”

“安排人在大千世界總店守著,一定要安排一個對光澤區比較瞭解的光澤區老人守著……”

中午時分。

光澤區東西兩個區的話事人,馬小天以及肖宇浩,聯合發表了一份重要聲明。

聲明的核心內容就是重建光澤區秩序。

詳細內容分為兩點。

第一點,宣佈從光澤區收來的所有月供,全部用於建設光澤區,造福光澤區老百姓!目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希望所有人員配合。

第二點,宣佈從即日起,嚴厲打擊光澤區內各種違法犯罪活動,尤其是針對於偷盜,搶劫,打架鬥毆,一旦發現,直接處理。要保證光澤區內的絕對穩定!保證是在光澤區內的每一個人的人身安全,同時設立舉報電話。凡是接到舉報投訴。一旦查證,絕不姑息。

著重強調。

從即日起,若是誰在光澤區內受到了威脅傷害,馬小天與肖宇浩,會給予雙倍補償,言出必行,說到做到!

重要聲明最後一句話。

徹底告彆過去。擁抱嶄新未來!

聲明一發,不光整個光澤區內炸開了鍋!

在整座光輝城,都引發了軒然大波!

——————

城主府內。

萬城坐在辦公桌前,摸著下巴。

“這肖宇浩和馬小天哪根筋出問題了,居然想著要改變光澤區了?”

李輝站在他身邊,微微一笑。

“依照我對於他們兩個的瞭解,這不像是他們兩個能做出來的事情。”

“那你這意思,這事兒,又是王梟在幕後操作的。”

“一定是。”

萬城眯著眼,點了點頭。

“光澤區對於光輝城來說,是個老大難!”

“一來是我們萬家對於他們當初有過允諾,絕不乾涉。從我這肯定不能破規矩。”

“二來也是光澤區的那些人,冇有一個省油的燈,想從那裡做點什麼,難比登天。”

“現如今他們自己內部自發改革,這可是省了我們不少事情啊。”

“王梟這件事做得可是深得我心!”

“光澤區那裡,早就該有所改變了,多影響我們的整體市容!”

“隻不過這修路需要這麼多錢,他們那些月供,也是不夠的吧?”

“是個人都知道,肯定是不夠的。”

“那他們有什麼其他來錢的路子嗎?”

李輝嘴角微微上揚。

“這事情做得這麼深得您心,您不就是他最大的路子嗎?”

萬城“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這小子越來越有意思了啊。不過我們現在的財政預算也不富裕,根本不足以支撐他整個光澤區的改造啊。”

李輝並未吭聲。

萬城猶豫了一番。

“安冉,你來一下。”

“乾嘛?”

“這個事情你親自去辦,通知各個部門,能給他們多大方便,就給他們多大方便。”

“他們要改建光澤區,肯定需要很多原材料。你去找那些老闆聊聊天,光澤區的事情,不許賺錢。必要時刻,可以少賠點!看他們自己的心意就好!”

“誰在這會兒幫了我這個忙,我萬城日後一定找機會讓他找補回來!”

“再查查我們現在的財政情況,能撥出多少錢來!”

“把這些錢,分批次打給他們,隻要他們真正的再認真乾,咱們就給補助!”

“能幫多大幫忙就幫多大忙!幫到他們不乾放棄為止!”

顯然,萬城也覺得王梟他們很難大刀闊斧地改建光澤區。

畢竟所需要的錢財太多了,他能給的有限。

王梟他們自然也不是富裕人。

“剩下的,就看他們自己了。”

“所有的一切,都要給改造光澤區讓步!”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做……”

——————

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魏誌坤看著這份聲明,嘴角掛著笑容。

“這幾個小崽子,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但是就憑藉他們的本事,想要改造光澤區,不可能!”

邊祥卓滿臉陰狠的笑容。

“坤爺,這段日子我們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我覺得,是時候可以給他們上上眼藥了。”

魏誌坤老奸巨猾,他仔細的思索了片刻,歎了口氣。

“不行了。”

“不行了?為什麼?坤爺,我們可是努力了這麼久啊,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差不多了,這種時候如果不行動,那不是之前就全都白忙乎了嗎。”

“我之前所有計劃的核心點,其實都是在利用月供這個事情做文章,三大家族再光澤區收月供,那叫月供,馬小天和肖宇浩收,那就叫保護費,光澤區那些人大多生性剛烈,亡命徒極多,隨便給他們點好處,挑唆挑唆,都能給馬小天和肖宇浩帶來數不清的麻煩。”

“尤其是肖宇浩那邊,年紀輕輕,如此凶殘。更是不得人心。”

“基於這個前提下,我們才能不停的收買人,挑唆人,去對付肖宇浩,馬小天。”

“但是現如今,他們這聲明一發,月供雖然是收了,但是他們分文不取,要改造光澤區,看著這聲明的意思,他們自己還要搭錢。而且你仔細觀察他們要修的第一段路,幾乎都是這些交月供的商家附近。這樣一來就極大的減輕了這些商家對於他們的敵對情緒。”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們的所有表態,都是要改造光澤區啊。不拿萬城一分錢,要改造光澤區。不僅僅是建設道路,還要消滅光澤區的所有違法犯罪!”

“這件事一定深得萬城心意,我敢打賭!萬城一定會支援,並且給予幫助的。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搗亂。那可是在拆萬城的台啊!你想要得罪萬城嗎?”

魏誌坤老謀深算,邊卓祥瞬間也傻眼了,顯然,這方麵,他是真的冇有想到。

“在光輝城做事情,必須要在萬城的條條框框內做,否則無法生存的。就算是不幫忙,也不能搗亂。”

魏誌坤越琢磨,心情越低落。

“王梟這小兔崽子,現如今巴望不得我們搗亂呢!這個節骨眼上我們敢亂動,萬城就該招呼我們了!”

魏誌坤點著一支菸。

“這個王梟,年紀輕輕,如此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簡直萬年難得一遇的怪才啊。就這麼不聲不響的破了我這麼大一個局。如若再不動手,日後定成心腹大患啊!”

邊祥卓也反應過來了。

“坤爺,早知如此,我們當初早點剷除王梟好了。冇想到這小子這麼難纏!這可怎麼辦?”

“現在肯定是不能動他了。”

魏誌坤聲音不大。

“走一步看一步,畢竟光輝城的財政狀況,我很瞭解!封了這麼久的城,萬城應該是拿不出太多錢財支援王梟了。就看王梟這個事情做的怎麼樣了。”

“這不是一筆小數目,我覺得他做不好!隻要他這件事情做不好。那他就等於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那我們的機會,可就又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