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95章 悄悄處理

-

魏誌坤的家中。

魏誌坤正在呼呼大睡,突然有人扇他的臉。

“醒醒,先彆睡了!”

起初的時候,魏誌坤還以為他在做夢!直到真正地感覺到了疼痛,他這才睜開眼睛!

房間內一片漆黑,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邊似乎有人,可是他卻又冇有看見人!

打開檯燈,他環視了一圈兒,也冇有發現人,正在愣神之際。

“啪!”的就是一個大嘴巴,連帶著張大白憤怒的叫罵聲“老子有那麼黑嗎?你他孃的!”

張大白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頓爆錘,打得魏誌坤滿臉鮮血。

掏出麻袋,直接就把魏誌坤裝了進去。

魏誌坤家一樓的大廳,以及小院內,數名保鏢早已斷氣兒。

張大白扛著麻袋直接來到了魏誌坤家附近的一處公園小樹林內。

這個時間段兒,這裡十分安靜,空無一人!

解開麻袋,把魏誌坤倒了出來。

此時此刻,魏誌坤整個人還是蒙的,渾身上下痠痛。

他躺在地上來回翻滾身體,說實話,或許和他的眼神有關係,年齡有關係,他愣是冇有看見穿著一身黑衣的張大白。

這張大白的黑,真的不是一般的黑,純純的黑,像是煤球,也不知道是怎麼造就的。

他這一次學精了,愣是冇敢亂動。

一個健壯的身影,走到了魏誌坤的身邊,很客氣地把他扶到了一邊的椅子上。

“坤爺,好久不見!您好像瘦了!”

這聲音極其熟悉,魏誌坤定下神來,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他是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找了這麼多天的王梟,居然會在這個時候,以這種方式,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自己麵前!

正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魏誌坤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與敵意!

王梟則不以為然,侮辱性地扇了扇魏誌坤的臉。

“聽說你這兩天,一直在找我啊?”

王梟“嗬嗬”一聲。

“是多年不見,想我了?”

“還是活夠了,想死了?”

魏誌坤臉上當即閃過一絲戾氣。

王梟掏出匕首毫不猶豫地奔著魏誌坤的手背用力刺下。

匕首刺穿了魏誌坤的手背,深深地刺進了坐椅當中。

魏誌坤另一隻手下意識地打向王梟。

他這一把年齡的人,哪兒是王梟的對手,王梟輕輕一掰魏誌坤的手腕。

“咯吱”一聲,魏誌坤“啊”的大吼,剛要慘叫。

王梟掏出手槍直接塞進了魏誌坤嘴裡。

“老不死的,我是不是給你臉了!真把自己當回事了,是嗎?閉嘴,再出一點聲試試!”

魏誌坤強忍著疼痛,再次仔細打量王梟。

幾年不見,王梟與之前截然不同,更加的沉穩大氣,氣場十足!

這要是說之前,魏誌坤看王梟就跟看小孩兒一樣,完全看不起!哪怕是當初被趕出光輝城,他也冇有多看得起王梟。

但是現在,他內心對於麵前這個滿身戾氣殺氣十足的男子,真的產生了一絲髮自內心的忌憚。

周邊一時之間非常安靜!

王梟看著魏誌坤真的不說話了。

拔出手槍,“嗬嗬”一笑。

點著一支菸,遞給了魏誌坤,輕輕拍了拍他的臉。

“這就對了麼,坤爺!”

魏誌坤迅速調整狀態,態度比之前緩和了不少。

“王梟,你們已經冇有任何出路了,聽句勸,投降吧!”

“立刻放了我!看在都是光輝城出來的份兒上,我一定留你一條命!”

“但是如果你再執迷不悟!那上帝也救不了你!”

“哈哈哈!”王梟一陣瘋狂大笑“魏誌坤,你給老子聽清楚了,我就是上帝!”

王梟打了一個響指。

身後樹林區域,十餘個身影被雙手反縛!帶著頭套,拉成一條線兒拽了出來,跪倒在地!

又有三個熟悉的身影,兩男一女,被按倒在這十餘個人身前。

這一刻的魏誌坤,猶如遭遇晴天霹靂!整個人都懵了!

根本不用摘下頭套,他就認出了所有人的身份!

一個不少,一個不差,冇有抓錯一個!都在這了!

這是給他魏誌坤一窩端了!

魏誌坤驚愕之際,王梟已經走到了最左側一個男子麵前,扯下男子的頭套。

男子的嘴被堵死,看見魏誌坤之後,他情緒瞬間激動了許多,滿臉的求生欲。

王梟走到男子身後,示威性地盯著魏誌坤。

亮出匕首,按住男子的腦袋,乾淨果斷。

行刑式處死!

男子脖頸處鮮血飛濺,直接栽倒在地。

這一幕,直接震懾了魏誌坤的內心深處,他突然之間覺得,他已經不認識麵前這個王梟了。

猶豫之際,王梟已經扯下了第二個人的頭套。

魏誌坤瞬間就急了。

“王梟!你住手!!”

王梟根本不理會他,又是一下!

他立刻走到第三個人麵前,這一次,他連頭套都冇有摘,一刀下去鮮血飛濺!

魏誌坤徹底著急了,瘋狂大吼!

第四個人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他開始瘋狂掙紮。

王梟摟住他的腦袋,雙眼血紅的盯著魏誌坤,語調凶殘。

“你們不是找我嗎?我讓你們找!”

他再次毫不猶豫地割開了男子的脖頸。

轉身刺入另外一名男子的脖頸,匕首拔出的這一刻,鮮血噴濺了他一臉!

這一刻,王梟猶如惡魔在世,撒旦重生。

抬腿踹到旁邊的男子,上前奔著男子的心口接連數刀!

眼瞅著跟隨自己這些年的兄弟,一個一個被斬殺,眼瞅著王梟現如今的模樣。

魏誌坤是真的慌了!

他也是老江湖,他也夠凶,他也夠狠!

但是和現如今的王梟,根本就冇有再一個層麵!

他竭儘全力地叫吼。

“王梟!住手!住手!我服了!我服了!!停手!!!”

魏誌坤都已經這麼叫吼了,王梟那邊就跟冇有聽見一般,如同一頭猛獸,依舊在瘋狂虐殺。

還是邊上的任嘯天,感覺王梟有點不對勁兒了,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王梟另一隻手回手就掄向任嘯天。

任嘯天輕輕一側身。

“王梟!”

骨頭一聲大吼,上前抓住了王梟另外一隻手腕。

這兩個人一上手,王梟自然是動不了了。

此時此刻的王梟,滿身都是迸濺的鮮血,他氣喘籲籲,背對著魏誌坤。

先後至少冷靜了數分鐘,任嘯天和骨頭才鬆開他的手。

王梟坐回到了魏誌坤的身邊,叼起煙,眯著眼。

“道歉就有個道歉的樣子。你這不是道歉!”

言罷,他直接拽下了魏誌坤手背上插著的匕首,指了指自己身前的地麵。

魏誌坤已經徹底蔫兒了,盯著王梟,十分不情,但又迫於無奈。

一支菸抽完,王梟二話不說,拎起匕首奔著剩下的人又要過去。

魏誌坤伸手抓住了王梟!

他眼神閃爍,片刻之後,起身就要跪。

半途中,王梟扶住了魏誌坤,並未讓他真正地跪下。

兩個人四目相對,王梟一字一句。

“姓魏的,我不是三歲小孩了,也不是光輝城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年!”

“更不是手無縛雞之力,可以任人宰割的小垃圾!”

“我還要找很多人算賬,還要殺很多人!但是這裡麵不包括你,和你們!”

“但是你要是拚著往上找,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我今天放你們所有人走!回去以後你們做好所有防範準備!”

“你接著傾其所有地來找老子!”

“三天之內,還是這裡,我會再把你們抓回來的!然後再把你們宰掉!”

“你剛剛有句話說得不錯,都是光輝城出來的!所以我給你留次機會!”

“我知道這三個人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你把他們帶走!”

王梟指了指曹暉,肖恩,以及十七。

“剩下的人,你給他們收屍吧!”

王梟把手上的匕首,擺放在了魏誌坤的身邊。

“留給你做個紀念!下次就用他要你們的命!”

王梟看了眼周邊的人群,點了點頭,所有人四散分開。

王梟走得從容淡定,連跑都冇有跑一步……

——————

魏誌坤的家中。

曹暉,肖恩,十七幾人聚集在一起。

大家的臉色都不好看。

“幾年未見,這王梟比起之前,凶太多了!簡直判若兩人!簡直是個瘋子!”

“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怎麼做到把我們一窩端的!”

“他從哪兒瞭解到的這麼多訊息情報?”

所有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房間內氣氛壓抑。

“坤爺,今天晚上的事情?”

魏誌坤也是老江湖,他眼神閃爍,沉思片刻。

“先不要聲張了,悄悄處理!另外,從現在開始,你們都在這裡住,我們不要分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