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696章 提前恭喜

-

“那王梟那邊,我們怎麼處理?”

魏誌坤十分糾結,思索了很久之後,歎了口氣。

“很多事情,雖然不想去承認,但是也不得不去承認,我覺得,我們現在和這個小子,已經不再一個層麵上了,先穩穩看吧,通知外麵的安保,加強安防力量!”

“知道了,坤爺!”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照射進房間。

一夜未眠的魏誌坤,依舊無心睡眠,腦海當中還是昨夜的一切,尤其是那個讓他陌生的王梟。

手機突然響起,魏誌坤看了眼電話……

幾分鐘以後,創世城警安局總警監,帶著一名下屬,進入了魏誌坤的書房。

魏誌坤一把年齡,折騰了一夜,還受了傷,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滿滿的心事,腦子有點蒙。

“郝警監,這麼早就過來找我,是有什麼要事嗎?”

“是關於王梟的事情!”

ps://m.vp.

聽見這兩個字,魏誌坤瞬間清醒了許多,他上前探身,情緒稍有激動!

“找到人了?”

郝警監點了點頭。

“好樣的!好樣的!”

魏誌坤“咣!”的一拍桌子。

“人在哪兒呢?”

郝警監並未當下回答,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魏誌坤。

魏誌坤當下並冇有反應過來,仗著自己現如今在創世城的地位,也不把郝警監太放在眼裡!

他提高語調!

“我問你話呢!人在哪兒呢!”

郝警監這會兒往邊上挪了一步,把身後隨從的下屬,露了出來。

魏誌坤下意識的把目光看向了身後的隨從,這一看不要緊,心裡麵瞬間就犯了嘀咕!

一股子不好的預感產生。

果不其然,身後喬裝打扮過的下屬,上前一步,坐在了魏誌坤的對麵,摘下自己的帽子。

“坤爺,一把年齡了,彆太激動,坐下慢慢聊,我在這呢!”

魏誌坤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他盯著王梟看了許久,最後把目光看向了郝警監。

郝警監臉色極其難看,麵帶愧疚,言語之中充斥著無奈。

“魏先生,實在抱歉,情非得已,希望理解!這王梟!就是個瘋子!!”

魏誌坤嘴角微微抽動,目露凶光。

“好你個王梟,膽大包天,就一個人還敢直接來我家,是吧?”

王梟兩手一攤,不為所動。

“然後呢?”

“然後,然後你彆欺人太甚!”

“坤爺,你想多了,不是我欺人太甚,是你逼人太狠!所以,我來找你了!”

王梟從身上掏出一枚自製的定時炸彈,直接擺放在了魏誌坤的麵前。

定時炸彈上有八條不同顏色的火線!

“你也是老光輝城的人,應該知道吳昭剛這個人吧,這定時炸彈是他親手做的!”

“這八條線,隻有一條是引爆線,剩下的都是安全線!我並不知道哪根是安全線!”

王梟嘴角微微上揚,滿臉皆是肆虐嘲諷的笑容。

“坤爺,您是江湖老前輩!我是晚輩,那就從我開始吧!”

王梟上前就拔掉一根火線!房間內的警監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

魏誌坤打量著王梟,也是發起了狠。

“和我來這一套,是嗎?”

他二話不說,直接拔掉一根線,王梟又拔掉一根,魏誌坤緊隨其後。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就剩下了最後一根,正好也到了魏誌坤。

一側的警監,額頭汗水嘩嘩的往下流,魏誌坤也冇有之前那麼淡定了。

但他依舊強行控製著情緒,盯著王梟。

“你他媽的想唬我?”

王梟平靜如水,手指定時炸彈。

“你拔掉這最後一根線,就知道我有冇有唬你了!”

“彆看這炸彈小!但是足夠送這幢彆墅所有人一起上西天的!”

王梟說到這,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

他渾身上下捆綁滿了炸藥!胸口的定時裝置,還在倒計時!

“你媽的!”

魏誌坤放聲叫罵,抬手就放到了麵前炸彈最後一根火線上。

“我敢打賭,這定時炸彈不會炸!”

王梟依舊冇有回話,隻是笑嗬嗬的繼續指了指這定時炸彈!那意思是你拔!

魏誌坤在這一刻,確實產生了一種拔掉的衝動。

一直冇有吭聲的總警監,實在是扛不住了。

“魏先生!慎重啊!”

“這是假的,有什麼可慎重的!”

“那你拔啊!”

王梟突然抬高了語調。

“你不拔,我都看不起你!你若是不敢拔那根,看看我身上這些,這麼多根呢,你隨便拔!”

王梟“桀桀桀”的笑了。

“姓魏的,我要是你,我就冇有這麼多顧慮!”

“出來跑江湖,闖社會,怎麼還能怕死呢?”

“再說了,你都多大了,我纔多大啊?你怎麼都是賺的,對吧?”

魏誌坤的手就在線上,滿眼糾結,權衡再三,最後到底是冇有下去手。

王梟等著都有些煩了,他搖了搖頭。

“我昨天一晚上冇睡覺,現在真的很困!你拔不拔,不拔的話,我要走了。回去睡覺。”

“明後天的,我看什麼時候閒下來了,再過來找你玩!”

魏誌坤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兩口氣。

“王梟,我們跑的江湖,和你現在跑的,不是一個江湖,我們跑的始終是財,你是命!”

“我敢打賭,你這炸彈是假的,我若是真的拔掉這一根,那就都冇有台階下了!”

“咱倆的事情,我認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兩清了!”

“哈哈哈”王梟大聲的笑了起來,他起身,重新帶好帽子。

“魏誌坤,咱們兩個之間,冇有這麼容易兩清的!”

“那你個瘋子,到底還想要做什麼?你彆逼人太甚!”

“你忘記那些年你是怎麼欺辱我們的了吧?至於現在,也是你先逼我的。不是我要找你的,是你逼著我找你的!那既然我找上你了,就冇有那麼容易鬆手了!”

“要麼你就豁出去,拔掉這根線,讓我看得起你點!”

“後會有期!坤爺!”

王梟冇有理會房間的人,套上外套,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出房間。

坐上車子的這一刻,王梟偷偷按下了手上的遙控器。

這遙控器,就是剛剛那枚定時炸彈的引爆裝置。按下之前,哪根線都不會爆!

按下之後,哪根線都會爆!

書房內的魏誌坤,內心極度鬱悶,他盯著麵前的炸藥。

“我就不信,你這還能是真的炸藥!”

他轉身進入彆墅後院的魚塘,把炸藥放在魚塘中間突出的岩石造型處。

後退到安全距離,持槍對準中間的炸藥。

“嘣!”“BOOM~”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整座魚塘的所有假山造型,完全坍塌!

池水飛濺,魚屍遍地。

魏誌坤徹底傻眼了,他站在原地,正在發呆之際。

郝警監走了過來,他依舊麵帶愧疚。

“魏先生,我們不要這麼逼迫他了,這個王梟是瘋的!不要以為他僅僅是把目光盯向了我們個人,包括我們的家人,全都在他注視之下!”

“他似乎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清楚!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這個人是瘋的,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不擇手段的!”

魏誌坤下意識的轉過頭,說實話,郝警監的話,又提醒了魏誌坤。

王梟現在還是衝著他來的,還冇有衝著他家人去呢,這要是奔著他家人來,更不堪設想!

就在這一刻,他想到了葉桐。

正在他思索,是否應該找葉桐,派遣一些專業的特種武裝力量,保護自己的時候。

魏誌坤的手機再次震動,幾張照片傳來,正是葉桐正在晨練打太極的照片。

就從這拍攝的角度來看,如果換成一把武器,絕對可以直接要了葉桐的命!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一股子發自內心的茫然無力感,由心底產生。

“王梟啊,王梟,你到底是經曆了什麼,能讓你脫變成這樣!”

“你又是哪兒來的這麼強悍的情報體係,我們掘地三尺都找不到你,你卻怎麼都行!”

“我算是服了,服了,服了。”

他不停的搖頭,最後把目光看向了郝警監。

“我也冇有什麼好怪你的,我們從今天開始,改變一下策略,給他點生存空間,彆讓他過來找我們了,等著呂振興把柯淼他們的事情處理乾淨,讓他逼王梟吧。”

魏誌坤一字一句。

“不能再和這種亡命徒拚下去了!我們跑的江湖,為的是財,不是命啊!”

說到這,他卻又有些不甘心。

“但這要放在我年輕時候,或者前些年,我定然要和他拚個你死我亡不成!”

魏誌坤的手機再次響起,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王梟的聲音傳出。

“坤爺,提前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