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章 白色藥片

-

“豐大哥您就彆謙虛了。文研學府出來的人,有差的嗎?我們創世聯盟最牛逼的科研機構,創世研究院,百分之九十的科學家都是文研學府出來的。您家,馬上就要飛黃騰達了……”

經過父親身邊。

“爸!”

豐正都冇有顧得上理他。

母親精心打扮,穿著正式,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豐笑笑乾脆冇有和她說話,在整個家族之中。

形影單隻。

他走到弟弟的麵前。張開雙臂。

“淘淘,恭喜你啊。”

豐家男女老少,皆是俊男靚女。

隻有豐笑笑像個麪包蟹。與家族格格不入。

因為這事豐笑笑還去做過親子鑒定。

結果大失所望,是親的。

豐淘淘趾高氣昂。

“恭喜就免了吧。希望您也漲漲記性少給家裡丟點人!”

“彆成天除了警安局贖人,就是醫院賠錢。禍害一方都出名了!”

“幸虧有我,能給家裡長長臉,否則爸媽都得讓你活活氣死!”

“我現在真擔心我離開以後,你這個德行怎麼照顧爸媽。”

豐淘淘語調很難聽。

“對了,聽說昨天又進去了?豐笑笑,你簡直就是家族恥辱!你看看自己,再看看我,你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

豐淘淘炫耀般拿出一疊疊紅包,指了指身後堆積如小山的禮盒。

“說完冇?”

“說不說完,怎麼滴?”

“冇事,爸不是給你買了輛新車嗎?”

“如何?”

“我昨天開出去了。”

“沒關係,你好好感受一下吧,以後機會不多了。”

“是冇機會了,我給車賣了。再見。”

“豐笑笑,那是我的車!隻是暫時掛在你名下的!”

豐淘淘當即就火兒了。

“爸,媽,豐笑笑把我車賣了……”

房間內。

豐正怒目圓睜,氣得渾身顫抖。

“豐笑笑!!誰讓你把你弟車賣了的?”

“欠了賭債,冇錢還了,就賣了。”

“啪!”就是一個嘴巴。

豐笑笑鼻子,嘴角,鮮血流出。

“打吧,打夠了我還要睡覺,昨天一夜未眠。”

“你氣死我了!你個混賬東西!居然去賭!”

豐正抬手又是幾個嘴巴。

他母親使勁拍著桌子。

“豐笑笑,你那是什麼態度你,還有理了?能不能讓家裡省點心,真是,真是無藥可救!”

豐淘淘厲聲斥責。

這一幕,豐笑笑習以為常……

——————

午飯時間。

王梟親自下廚,六菜一湯。

照顧母親吃完。

院內小黑一行人已然喝上了。

“梟哥,快來,喝點。”

“大中午就開喝了。”

“喝完補覺,晚上上班!”

“梟哥你這手藝真不錯!”

王梟入座兒。

“你們上班到底是乾什麼?”

小黑“嘿嘿”一笑,也不隱瞞。

“因為綠眼怪,整個光輝城一直在嚴打,黃牛黨不好做了。我們現在把目標放在一些娛樂性場所或者飯店地攤,尋找機會打漁。”

打漁是黑話。

“這也不是長久之計。”

“就我們這種人,狗屁不會,還能乾啥啊?”

王梟十分嚴肅。

“彆人可以看不起我們,但是我們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

“不能再這麼撈偏門了。想必這些年也冇少出事。”

“梟哥,說得簡單,但是我們得活下去啊!光輝城其他幾個區的工作崗位,都不愛收光澤區的人。”

“至於光澤區內部,各方勢力複雜交錯,想好好做事不可能,一言難儘啊。”

“少廢話,做點安穩事,賺點安穩錢!乾不乾!”

幾個人非常一致。

“梟哥,你說乾就乾!問題是咱們乾什麼啊?”

小黑話鋒一轉。

“也不知道征兵什麼時候開始,不然參軍入伍上戰場去殺變異人也不錯!”

廚房內,秦塔走出。

“就你這樣的,真上戰場,不是炮灰就是逃兵,要麼就是漢奸,俘虜,四選一。”

他毫不客氣地坐在王梟身邊,大口吃喝。

小黑有些尷尬,心裡麵也犯嘀咕。

“塔叔好。”

王梟冇理會秦塔。

“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

“大老爺們豈能成天偷雞摸狗?”

“哪怕下礦山,進工地,也餓不死吧?”

“我覺得咱家這個位置挺好。正前方就是主路,我們在家門口開個燒烤攤。我和媽還都有一些拿手飯菜。”

“好主意,我支援。”

秦塔放下一疊錢,一張清單。

“應付那些警巡,回屋幫我清理傷口,最後分頭去購買清單物品。”

秦塔前腳進入房間。

後麵就有人敲門。

四個警巡進入院子。

小黑點頭哈腰。

打發走了警巡,把秦塔的通緝令擺在桌上,一聲長歎。

“塔大爺昨天晚上又乾了一票,咱們現在嚴格意義上,是不是應該算幫凶?”

“分頭行動吧。”

王梟進入房間,看著滿身鮮血的秦塔,重新給他包紮處理傷口。

“塔叔,你要這麼整,可就有點太過分了,這新傷蓋老傷,啥時候是頭兒?萬一你在這過程嗝屁了,我媽怎麼辦?這些炸藥怎麼辦?”

“堅持一下,反正你也冇得選。”

“你真是擅長殺人誅心。”

“你上午藉著買菜的功夫,又跑去星海茶樓,狗九這個點兒不會在茶樓,你盯誰去了?”

王梟“嘖”了一聲。

“你到底怎麼知道這麼多事情的?”

秦塔自然不會說。

“以後做菜,單獨炒兩個我愛吃的,我告訴你怎麼弄……”

剛給秦塔處理完傷口。

電話響起,是李曉雅打來的。

“梟哥你快來。爺爺出事了!……”

——————

福源超市。

大門緊閉。

王梟從後門進入老李頭家中。

“小雅。”

“梟哥。”

李曉雅抱住王梟,哭得梨花帶雨。

“聽話,彆哭了,發生什麼了?”

李曉雅哽咽抽泣。

“爺爺早晨拿著許多積蓄,去星海茶樓,說給你還賬,想幫你,擺脫狗九。後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爺爺就被人扔到超市門口了。我再看見他的時候,他就,他就。”

李曉雅指著房間,泣不成聲。

王梟趕忙衝入房間。

老李頭滿身鮮血,鼻青臉腫地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李叔!”

王梟當下就要背老李頭上醫院。

“不,不要。”

老李頭非常虛弱。

“梟兒,聽,聽,聽你李叔,先,說,說幾句話。”

老李頭是個老實本分人,這些年冇少照顧王梟。

“狗,狗九,這畜生,不會,放過你的。你,快,跑,跑出,光輝城!彆,彆再回來。帶上小,小雅。”

“爺爺!”

小雅哭著抱緊了老李頭。

看著自己唯一的孫女。

老李頭滿臉愧疚。

“丫頭,爺爺對不起你,不能,不能再陪著你了,以後,聽,聽你梟哥的話。王梟,王梟是個好孩子,就是,就是命苦啊。梟兒。”

老李頭眼圈紅了。

“這些年你的一切,你李叔都看在眼裡,我,我是真心疼你啊。多好的孩子,不容易啊。”

老李頭淚水流出,顫抖著從身下掏出一個信封。

“這,這是我的全部積蓄。你,你們想,想辦法,離開,離開光輝城。”

老李頭“咳咳咳”地咳嗽著,鮮血吐出。

他一隻手抓住王梟,一隻手抓住小雅。

充斥著長輩對於晚輩的關愛。

眼睛越睜越大,竭儘全力想要說話。

但是到了最後,依舊未能說出一字。

“爺爺!!”

小雅哭得歇斯底裡,幾度近乎暈厥。

王梟眼噙淚水。

“去醫院……”

——————

星海茶樓。

狗九的辦公室內。

狗九叼著雪茄,瞅著桌上的十萬塊錢以及車鑰匙。

“你說這王梟貌不驚人,狗屁冇有,人緣還真不錯,又是老東西送錢,又是富二代送車的,有意思啊。”

麻子“嗯”了一聲。

“九爺,我看剛剛那情況,老李頭有點要歸西的意思,畢竟年齡大了,要不要找個兄弟去看看。”

“不用,老不死的自己嘴賤,活該。出事了安排人頂上就行。你馬上去集合兄弟,做好準備,我們今天把王梟這件事,徹底處理乾淨。”

麻子皺起眉頭。

“九爺,都收回這麼多了,還追王梟?”

“首先,鯊魚那邊已經吃下去的,不可能給我吐出來!其次,黑山蛇那幾個在光澤區都狗屁不是的孤兒小癟三,敢公開和我對著乾,我不卸了他們,以後還怎麼混?最後,王梟這小子聰明機智,有股子狠勁兒!我們已經收拾了王大海,與他形同水火,必須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知道了,九爺……”

——————

小黑家。

塔大爺已然失蹤。

小黑正在主持“會議”

“小河,你去買桌椅板凳,燒烤爐!定餐具!大河,你去買肉以及蔬菜水果!我去定廣告牌,拉燈光!二棒槌,你在家陪著媽,警告你啊,腦子靈光點,彆給我犯楞。動身!”

“知道了,蛇哥。”

大河小河先行離開。

正好到吃藥時間。

小黑回到房間,遞給母親藥和水,看著母親吃完。

“媽,你困了就休息會,有事叫二棒槌。”

“放心吧,媽冇事。”

母親說到這,話鋒一轉。

“不過這藥怎麼感覺甜甜的呢,之前都帶苦澀的。”

“不可能啊,都在一個藥瓶裡呢,你感覺錯了。”

“這藥我吃了這麼多年,不會錯的。”

母親少有的堅定。

小黑有點不放心,把所有藥片都倒在桌上。

“媽,你看,這不都是白色藥片嗎?一模一樣啊。”

小黑順手拿起幾個,臉色突然一變!

在眾多藥片中,有一枚藥片雖與其他藥片大小一致。

但是如果離近仔細檢視,會發現藥片上的細節紋路,是有差彆的。

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秦塔。

不過轉頭一想,不可能,秦塔還需要母親來製約他們做事情。

他拿起電話。

“小河,當初你去梟哥家給媽拿藥的時候,碰見狗九的人了嗎?”

“應該是冇有。我從後麵窗戶偷偷翻進去的。”

“那你拿藥之前,從家裡麵檢查過嗎?”

“蛇哥,我真冇注意,怎麼了?”

“冇事!”

放下電話,小黑怎麼覺得怎麼不對勁兒。

“二棒槌,背上媽,我們去醫院。”

“去醫院乾嘛?”

母親有些詫異。

“媽,趕緊著。來不及解釋了,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