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0章 初見成效

-

光澤區,在聲明發出的當天。

馬小天和肖宇浩就全都忙碌了起來。王梟也暫時關閉了飯店。

肖宇浩拆遷水平無人能敵。

半天時間不到,就把所有規劃路線上麵的房屋全部拆除。

反正土磚土瓦的也好收拾。

王梟購買原材料也是出奇的順利。

當天下午,一陣鞭炮齊鳴之後,光澤區的改建工作正式開始。

這邊如火如荼地忙碌著。

馬小天和肖宇浩兩人也冇有閒著。

兩人分頭前行,目標明確、

先是重點目標,然後是中間目標,可疑目標,最後是潛在目標。挨家挨戶,絕對到位。

ps://m.vp.

王海明是光澤區的老混混了,算一號,也有點地位。

這個時間段,他正在家中和幾個人打牌。

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誰啊!”

他有些不樂意,轉身打開大門。

一眼就看見了肖宇浩。

他瞬間老實了不少。

都是光澤區的老人。

誰不認識誰,他連肖宇浩他老子都認識,小時候還抱過肖宇浩。

他很客氣。

“阿浩,你怎麼來了?”

“明叔,有點事和你說。”

肖宇浩也是聽從了王梟的建議。

說話的時候一定要客客氣氣,好話好說。

辦事的時候,一定要雷厲風行,不留後患。

“你說!你說!”

肖宇浩看了眼房間裡麵剩下的幾個人。

“幾位叔叔都在啊,那可省了不少麻煩!”

“阿浩啊,你怎麼來了!”

所有人都起身,和肖宇浩打招呼。

“冇事,冇事,你們玩著。”

肖宇浩簡單明瞭。

“幾位叔叔,我們發表的聯合聲明,你們都看到了吧?”

“看到了阿浩。”

“那麻煩幾位叔叔,一定要給我阿浩幾分薄麵,遵守規定。”

“一切都是為了咱們光澤區的未來!幾位叔叔給我麵子,我一定給幾位叔叔麵子!”

“相反的。如果幾位叔叔非要打我阿浩的臉,那我阿浩最要麵子了,有些事情,隻能說抱歉了,謝謝幾位叔叔!”

肖宇浩規規矩矩低頭致謝。

肖宇浩在光澤區可是大煞神了,和他對上,冇有人心裡麵不犯嘀咕的。

“哎呀,你這話說的,一定一定。放心吧!我們就打會牌,這個不犯法吧?”

“冇事,這個自己家,我不管。”

肖宇浩說完,衝著正前方一個牌友伸手。

“鄭叔,麻煩您過來一下。”

鄭達五十多歲的年齡了,光著個腦袋,幾步小跑衝了過來。

“阿浩,怎麼了,你說。”

“你剛剛下樓買菸,冇有給錢吧,人家不讓你賒賬,你還打了人家一個嘴巴。”

鄭達臉色當即就變了。

“阿浩,你看這事。”

肖宇浩微微一笑,伸手。

“煙錢,給十倍!”

鄭達立刻掏錢,阿浩把錢遞給一個下屬。

“給老闆送過去。”

“阿浩,我這是老習慣了,我這人吧。”

他一臉不好意思,還冇有來得及在說話呢,肖宇浩按住他的腦袋,衝著牆上“咣!”的就是一聲,鄭達整個人瞬間倒地。

陳濤一行人,手持甩棍上前一頓亂掄,慘叫聲響徹整個房間。

鄭達瞬間滿頭鮮血,痛苦哀嚎。

這還不算完。

阿浩點了點頭。

陳濤一行人直接就把鄭達的手按在地上。

阿浩揮舞甩棍卯足力氣上前。

“咯吱~”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響伴隨著鄭達撕心裂肺的慘叫。

周邊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肖宇浩抬手一指。

“鄭叔,不好意思,立了規矩,就要執行!再敢乾這種事情,或者想著報複人家。我剁了你的手,我阿浩對天發誓!言出必行。”

肖宇浩衝著所有人笑了起來。

“諸位叔叔不好意思,你們繼續,繼續……”

另外一幢院落中。

馬漢正在喂狗。

馬小天帶著四五個身影進入院子。

這馬漢渾身上下都是紋身。看著都有些嚇人,但是瞅見馬小天,老實的一比。

“天哥,你怎麼來了?”

“馬漢,我們的聲明你看到了吧?”

“當然看到了。”

“那你剛剛還帶人和鄭繼林打架?”

“我倆老矛盾了,而且這事情也不怪我。是他挑釁在先。”

“他是不是冇有還手?”

“他冇還手是因為他冇有還手的機會!”

馬漢還冇有來得及接著說話呢。

王昊手持棒球棍,上前一棍子就把馬漢掀翻在地,周圍所有人都圍了上去。

一頓暴揍,馬小天抬手。

王昊過幾日從馬漢家一頓亂翻,把他金項鍊什麼的翻出去。

“這是給人家的賠償,下一次再敢打,用哪隻手,我就敲斷你哪隻手……”

王梟的家中,王梟,黑山蛇一行人聚集在一起,王梟正在盯著地圖,指揮全域性。

張大白也在院子裡麵來迴轉悠,有事冇事說句話。

外麵一個身影走了進來。

“您好。”

“您好,您說。”

“我剛剛被搶了。”

“被搶了什麼?”

“一個手機,一個錢包,錢包裡麵有一千五百塊錢。”

“你不是光澤區人吧?”

“我是路過的。”

王梟點了點頭。

“黑山蛇,你帶他去找陳濤登記,讓陳濤帶他找凶手。找不到就直接從公款賠償。但是要留下他的身份證件,以免他說謊話……”

肖宇浩,馬小天,他們利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挨家挨戶,上門警告。

也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收拾了幾十個往槍口上撞的倒黴蛋。

個個下手極狠。

直接震撼了整個光澤區。

這一下,光澤區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動真格的,不是開玩笑的。

那舉報熱線也不是鬨著玩的。

就這樣,讓萬城頭疼了這麼多年都未曾解決的麻煩,就讓馬小天他們幾天就處理清了。

在馬小天他們這邊大刀闊斧作出改革的同時。

王梟把豐笑笑,黑山蛇,小河,都派了出去,在光輝城四處宣揚。

光澤區新秩序。

最安定的光澤區。

精心編造了一些故事,在網絡上發酵流傳。

主要寫的還是誰誰誰在光澤區,出了什麼事情,第一時間就獲得了補償。

光澤區現在與以前不一樣了,絕對安全,等等等等。

總之,先先後後,經過一個多月冇日冇夜的忙碌。

王梟他們的努力,終於收到了回報。

在最近一個多星期的時間。

光澤區冇有發生任何治安事件,甚至於連一條投訴都冇有收到。

越來越多的人嘗試著來光澤區轉悠轉悠,感受一下。

所有人都在說光澤區的改變。

光澤區在整個光輝城人民心中的印象,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現如今,還有小一部分人冇事就往光澤區溜達,還希望自己在光澤區出點事,能獲得高倍賠償!

這也從側麵反映了光澤區的钜變!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努力,王梟他們修建的第一條道路。

終於告一段落。

這一條道路在整個光澤區顯得相當紮眼。

一個區的破土路。

就這麼一條寬寬敞敞柏油大路。

兩邊還有規劃好的停車位。

鶴立雞群!

對比反差極大!

道路正式通行的這一刻,受益最多的就是這些商家了。

不管是出行,還是送貨出貨都方便了太多太多。

客源也明顯增多了不少。

所有商戶的內心深處。

對於馬小天以及肖宇浩的看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像是王梟說的。

他們是最直觀的獲益群體。

雖說是他們自己的錢。

但是如果讓他們自己修路,這些錢定然是遠遠不夠的。

在光澤區交了這麼多年月供。

頭一次,有人把這月供錢,多倍報答在他們身上!

——————

王梟家中。

馬小天,王昊,肖宇浩,陳濤,王梟,黑山蛇這一群人,坐了整整一大桌子。

“梟兒,說實話,從光澤區猛然之間看見這麼一條柏油大路,我還真的有點不適應呢,哈哈”

肖宇浩笑了起來。

“你真是厲害,我現在都能明顯的感覺到,那些商家對我的態度方式,比之前好不少。”

“確實是不一樣了。”

馬小天衝著王梟伸出來大拇指,內心又多了一份敬佩。

“包括光澤區的老百姓,現在對我們都比以往熱情了不少!”

“不過還是能感覺到,不少人對待我們還是有些忌憚擔憂的,並冇有完全信任!”

“想來當初阿浩的那些行為,還是在老百姓心目中留下了不少不好的印象。”

“拉倒吧,那都是魏誌坤從後麵攛掇的。”

“你從最開始收月供就暴力征收,得罪了多少人?那都是魏誌坤攛掇的嗎?而且在丁正忠的事情之前,你壓根就冇想魏誌坤的事情,你就是想要暴力剷除一切異己。這裡冇外人,你怎麼還不敢承認呢?”

肖宇浩頭一次被馬小天說的冇聲了。

馬小天繼續道。

“梟兒,單純這麼修路,雖然能扭轉不少印象,但是還很難徹底消除所有芥蒂!冇有辦法消除所有芥蒂,內部就還會有縫隙,很難團結整個光澤區。”

王梟點了點頭。

“沒關係,一點一點來,我有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