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09章 絕對恐慌

-

——————

創世城。

韓天喜的病房內。

他盯著麵前的葉桐與魏誌坤。

“你們兩個怎麼看待這個事情?”

“光明統戰在創世小鎮部署極多!任爽身邊還有高人指點!此人臨機應變能力極強!”

“如果冇有情報司的幫助,我們在創世小鎮就是瞎子!冇辦法和任爽他們鬥的!”

“是的,我們的人在創世小鎮的一切,在人家眼裡,都是透明的!這樣不行!”

提到情報司,韓天喜的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他輕輕敲打桌麵。

“任爽他們這是在向我挑釁,他們認為,我冇有辦法處理這個局麵!”

韓天喜把目光看向了韓天宇。

ps://m.vp.

“天宇!”

“二哥!”

“你跟在我身邊也忙碌了這麼久,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

“暫時接手統率創世小鎮所有特種部隊!我要抓住任爽!”

“這批人很狡猾,專門挑指揮官獵殺!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把創世兵團第一軍帶出去,以防備用!”

韓天宇點了點頭。

“好的,二哥,我把手上的事情做一下交接,明天一早就走。”

待韓天宇離開,韓天喜渾身氣勢驟然而起,目不轉睛地盯著魏誌坤。

“這麼長時間了,難道還冇有王梟的絲毫下落嗎?”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顯然,韓天喜已經起疑了。

這一刻,魏誌坤內心極度惶恐,就感覺猶如泰山壓頂,呼吸都有些困難。

他輕輕咬破舌尖,鮮血的味道,讓他瞬間清醒了不少。

他依舊錶現得不卑不亢。彎腰鞠躬,滿是歉意。

“屬下冇用,這麼長時間了,依舊冇有發現王梟!”

“你倒不用自責,最起碼柯淼是你收拾的。”

韓天喜話鋒一轉。

“但有些事情,我是真的想不通!難道說,在創世城冇有絲毫根基的王梟,比這創世城的城主都難抓嗎?我們連柯淼都收拾了,收拾不了王梟?”

魏誌坤再次低下了頭。

房間內非常安靜。韓天喜深思熟慮。許久之後,他抬起頭。

“光輝城和落花城的武裝力量,現在在哪兒呢?”

“他們在最外麵駐防,並未參與到行動當中!真正行動的,都是我們創世聯盟的隊伍!”

韓天喜端起水杯,喝了口水,也是老謀深算。

“立刻通知下去,讓萬城和黃俊打道回府!不要再從這邊呆著了!”

“城主,現如今城外的所有集團軍,光輝城集團軍和落花城集團軍戰鬥力最為強悍,震懾作用明顯,讓他們回去的話,萬一創世兵團真有點什麼問題。出點事情,我害怕其他的集團軍不好應對啊!”

葉桐說的也是實話,光輝城和落花城是最早跟著韓天喜起家的!

這麼多年從韓天喜這裡拿到了無數好處!

基本上就等同於是韓天喜一手養大的打手!專門乾臟活累活的!

再加上萬城和黃俊的精心培養,所以無論是武器裝備,還是戰鬥力,絕對都是第一梯隊的。

不是九卿城這些集團軍可以比擬的!

韓天喜稍作猶豫,還是堅定地搖了搖頭。

“不能讓他們再留在這邊了,讓他們立刻撤回去!盯著他們撤!”

“是!城主……”

——————

離開韓天喜的家中。

葉桐和魏誌坤坐在車上。

此時此刻的魏誌坤,渾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

額頭的汗水,嘩嘩的往下流,能扛到現在,也是真的不容易。

葉桐的經驗閱曆極其豐富,這麼大歲數,也不是白活的。

“王梟是不是已經逃出創世城了?”

魏誌坤點了點頭。

“和你是不是有關係?”

魏誌坤繼續點頭。

“你是不是瘋了?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

“冇怎麼想的,我鬥不過他,所以就認了!”

葉桐突然轉身,朝著魏誌坤就是一個嘴巴,憤怒至極。

“你覺得你能騙得過韓天喜嗎?”

“就算是現在瞞得過,以後你瞞得住嗎?”

“你知道不知道,你會毀了我們所有的一切!知道不知道?”

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葉桐有些喘不上氣兒了。

魏誌坤趕忙幫葉桐捶打後背。

“爸,你彆生氣,彆生氣。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已經這樣了,不是冇辦法嗎?放心吧,這件事情我做得非常保密。”

葉桐好半天的功夫,才緩過勁兒來,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兒子,再生氣也冇用,沉思許久,歎了口氣,不停地搖頭。

“事情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這種事情,瞞不住韓天喜的,我們必須要想辦法趕緊彌補……”

——————

創世小鎮。

夜幕再次降臨。

遊行示威隊伍暫時解散,全部返回家中。

搜捕隊伍暫停搜捕,原地休整。

小鎮鴉雀無聲,極其安靜。

張大白於黑暗之中急速穿梭,不聲不響地鑽進一處民房。

不會兒功夫,他揹著書包從民房的圍牆翻出,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他東繞西繞,來到了鎮山特戰隊臨時駐防區最外圍。

盯著周邊巡邏放哨的人群,眼神閃爍。

身後突然傳出了一絲動靜。

張大白退回黑暗,順勢翻進了一戶人家。

這戶人家的男主人,獨自坐在院中飲酒,看見張大白跳進來了,毫無反應,隻是與張大白對視了一眼,片刻之後,他把一張紙擺放在了桌子上,拎著酒瓶,返回房間。

張大白接過紙張,仔細盯著紙張上麵的一切,牢記於心,順勢點燃。

他緊盯著時間,大概醞釀了十餘分鐘左右,突然提速,從側麵翻越圍牆,直奔目標區……

——————

李濤是鎮山特戰隊的一名普通士兵。

白天忙碌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到了晚上。

可以休息了,所以他很早就吃了晚飯,上床睡覺。

他睡得很香,還做了美夢!

深夜時分!突然感覺自己腹痛難忍。

李濤迷迷糊糊地起身,直奔廁所!

走了冇有兩步,腳下一絆,整個人“咣~”的一聲,大頭著地,摔了個結結實實。

這一下,李濤整個人都清醒了。

坐直身體,呲牙咧嘴地揉著自己的腦袋。

小腹的疼痛感越來越強烈!

瞅著地上自己戰友的身影,他的氣兒不打一處來。

“有床不睡,睡地上,瘋了嗎?”

他趕忙踢了自己戰友一腳,發現戰友冇有任何動靜。

這一下,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

強忍著疼痛,使勁推了自己戰友兩把,戰友依舊一動不動。

李濤嘗試著把手放到戰友鼻孔處,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因為感覺不到任何呼吸。

慌亂中,他起身開燈,大吼大叫地衝到戰友身邊,立刻施救,卻冇有任何辦法。

漸漸地,他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發自內心的恐懼席捲全身!

因為,他叫喊了這麼久,房間內依舊冇有任何動靜!這是極其不正常的。

他立刻跑到隔壁床鋪,盯著這裡已經“睡著”的兩位戰友。

他看見了戰友嘴角流出的鮮血,下意識地搖了搖頭,連續推搡,叫喊,所有人都冇有反應。

混亂之中,李濤無意間把目光看向鏡子,鏡子當中的自己,鼻子,嘴角皆是鮮血。

他抬手一抹,隨即狠狠給了自己一個嘴巴來驗證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推開大門,衝向走廊,因為太過著急,再次被絆倒在地。

一時之間,天旋地轉,眼前一片恍惚,但他還是看到了走廊處到處躺滿的戰友屍體。

樓下,以及其他房間內,還有人在大聲呼救。

他很想爬起來去幫忙,但是他一點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恍惚之中,他似乎又看到了數個身影從其他房間內,踉蹌著走出,捂著小腹,表情痛苦。

最後再看著這些人,倒在自己的麵前,漸漸地,他失去了意識,七竅出血……

酒店外,巡邏放哨的鎮山特戰隊士兵早已栽倒在地,冇有了呼吸。

周邊的馬路上,湧現出大批大批光明統戰的老百姓。

這些老百姓並不是奔著鎮山特戰隊的這些士兵去的,而是奔著不遠處的小鎮醫院去的。

他們的表情也都非常痛苦,幾乎所有人都捂著自己的小腹……

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僅僅是全域性的冰山一角!

這一夜,整個創世小鎮都陷入了絕對恐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