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當即瞪大了眼睛,滿臉疑惑,故作驚愕。

“你說什麼?情報司?我?金勝,你不是在給我開玩笑吧?”

“你王梟能活著從戒備森嚴的創世城內跑出來,並不是說你的本事有多大!真正決定勝負的關鍵手,是你手上所掌控的情報體係!”

“那是柯淼手上的情報體係!”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金勝“嗬嗬”一聲,繼續道“柯淼在創世城含辛茹苦,臥底這麼多年,手上肯定是有一套情報體係!但是這套情報體係,並冇有多強悍!”

“原因很簡單,在趙宇軒這隻老狐狸的眼皮子底下,他能做的極其有限!”

“能暗中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已經十分不可思議了!但若是說真的就多厲害,不可能!”

“縱觀全域性,反覆推敲!可以確定你靠的根本不是柯淼的情報體係!柯淼,以及柯淼的情報體係,都隻是你扔出去吸引注意力的誘餌而已!”

“否則的話,你不可能悄無聲息,毫無紕漏地逃出創世城!”

“再加上你從創世小鎮所做的一切,我們可以肯定,創世城失聯的帶隊幽靈以及創世小鎮內的帶組幽靈!都在你王梟的掌控之下!”

“是他們幫助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是他們幫助你活著走到現在,王梟,大家都不是傻子,這種時候了,你就彆裝了,行嗎?”

ps://vpka

shu

“你就不仔細想想,若是冇有絕對的把握,我們為何要抓你活口,抓你們活口?”

金勝抬手指向王梟麵前,被捆綁在十字架上的這些人,一字一句。

“我可以放你走,放你們走,我們好好的鬥一下!看看誰纔是那隻雄獅!”

“但是情報司,你必須得給我交出來!聽見了嗎?”

王梟瞬間恍然大悟,鬨了半天,這纔是金勝真正想要的!

韓天喜那邊的整體反應速度,比王梟預想的還是要快得多!

到了這一刻,他才明白金勝所有言行的含義,更加清楚金勝的險惡用心。

他滿臉歉意的看向了對麵骨頭,張大白,芭蕉,阿玖一行人。

包括身體狀態依舊非常虛弱的張海英,殷天,以及任嘯天。

對麵很多人都衝著王梟笑了,雖然什麼都冇有說,但是眼神神態,已經表明瞭一切!

王梟很清楚金勝這種卑鄙小人的行事方式!

就算是他真的把情報司的事情,和盤托出。

金勝也絕對不會放過王梟這群人的。

相反的,若是真的告訴金勝了,金勝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蹂躪他們,直至死亡!

金勝嘴裡麵所說的一切,都是騙人的,不過是為了給王梟希望,想騙王梟。

王梟清楚金勝他們對於自己掌控情報司的事情,隻是推測,冇有實質性證據。

“我和趙宇軒仇深似海,他怎麼可能會把情報司給我?但凡有點腦子的,也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王梟笑嗬嗬地看著金勝“你願意說什麼,就說什麼吧,但是情報司,我真不知道。”

金勝盯著王梟,品著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片刻之後,他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王梟,看來你是真的需要我動一些手段,來刺激刺激你,幫你下決心了啊?”

金勝一副苦口婆心勸說的樣子,彷彿和王梟是多好的兄弟一般。

“這些人冒著這麼大的風險,跟著你走南闖北,生死與共,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如今落到這番地步,你總不想看著他們在你麵前,被蹂躪致死吧?”

“用你的那句話來說,好好地活著,不好嗎?你完全可以救他們,讓他們免受皮肉之苦的!”

“我很想救他們,但是你讓我拿我冇有的籌碼,我怎麼救?”

“好,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那我們的遊戲就開始了!”

金勝輕輕一抬手,所有守在十字架邊上的士兵,掏出匕首,朝著任嘯天幾人的手腕上,就劃了一刀,鮮血順著他們的手腕流出。

金勝盯著對麵的人。

“你們都聽好了,不是我不想放了你們,是王梟這小子,不肯買你們的命!所以,就怪不得我了!”說到這,金勝轉頭瞅著王梟“也不知道他們身上有多少血,夠流多久的,但是隻要在這個過程中,你願意配合,隨時叫我,我隨時給他們止血包紮治療!”

“王梟,你這些兄弟的生死,都掌握在你的手上了,你自己掂量著辦吧!”

說到這,金勝伸了個懶腰,走到了一名神鬼營士兵的身邊,他圍著士兵轉了一圈兒。

“我當初在做雇傭兵之前,是一名骨科學徒!因為學習成績不好,被師傅開除!”

“儘管如此,我對於人體骨骼,還是比較瞭解的!”

“人體一共有兩百零六塊骨頭,顱骨二十九塊,軀乾骨五十一塊,四肢骨一百二十六塊!”

他從下屬手中,接過鐵錘,蹲在了這名神鬼營士兵的身邊。

與此同時,這名神鬼營士兵嘴上的束縛,被拿下!

“腳骨一共五十二塊,腿骨有六塊,我們就從腳骨開始吧!”

言罷,金勝突然揮舞鐵錘,奔著這名神鬼營士兵的小腳趾就下去了,一錘子下去,冇有太大變化,第二下,第三下,直到把神鬼營士兵的小腳趾,生生砸碎!

金勝這才抬起頭,他有些詫異地盯著這名神鬼營士兵。

“解開你嘴上的束縛,就是要聽你慘叫的,你這樣光咬牙瞪眼不出聲,我很尷尬的。不過我是一個喜歡挑戰的人,你要堅持住!”

金勝彎腰重新用力,奔著這名神鬼營士兵的各個骨骼,瘋狂用力。

“咯吱,咯吱,咯吱~”骨骼斷裂的聲響先後傳出,劇烈的疼痛使得這名神鬼營的士兵暈厥了過去,金勝根本不管那些,繼續狂砸,不一會,暈厥的士兵又在昏死中疼醒,再次暈厥。

任爽一行人早就急了眼,瘋狂掙紮,但是冇有任何作用,就這麼眼瞅著金勝一塊一塊骨頭的砸上去,砸到胸口的時候,這名神鬼營士兵早已斷了氣。

金勝或許也是有些累了,揮舞起鐵錘奔著士兵頭部,瘋狂叫罵,如同喪心病狂。

鮮血迸濺的他滿臉都是,對麵神鬼營的士兵,也早都冇有了任何反應,金勝這才停了下來。

幾名下屬拖著這名已經無法入目的神鬼營士兵屍體,直接扔進了一側的絞肉機。

鮮血飛濺,場景觸目驚心!

金勝就和冇事人一樣,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伸了個懶腰,盯著王梟。

“說不說?不說的話,我可就下一個了啊!”

王梟已然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再吭聲。

金勝走到阿玖的麵前,上下打量著阿玖,隨即摸了摸阿玖的腿骨。

“你這裡,咱們就從腿開始吧!”

阿玖麵無表情,就這麼盯著金勝,兩人對視的這一刻,金勝笑了起來。

“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

“是不是說了就可以活命?”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全都看向了阿玖。

王梟聽見阿玖說話了,他並未睜開眼,隻是無奈地歎了口氣,說實話,他真的不怪阿玖。

畢竟不是誰都可以在這個局麵下,堅持住的!

而且阿玖很聰明,在這種情況下,越先開口的人,越有存活機率。

因為金勝需要做給其他人看,這樣才能騙到信任,才能得到更多的有用的訊息!

“那是必須的,我用我的人品,向你保證!”

說到這,金勝抬手示意,幾名士兵直接解下了束縛阿玖的鐐銬。

阿玖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著身邊的芭蕉,鄭清泉,以及李樂瑾和萱萱。

“把他們幾個都放了!縫合傷口!”

金勝“嗬嗬”一聲。

“這麼多人,你得給我提供多大的籌碼啊?”

“那是我的事情,如果您覺得不夠,隨時可以反悔!我這條命在你手上,你怕什麼?”

“哈哈哈!說得好!”

金勝極其猖狂地打了一個響指!

芭蕉,鄭清泉,李樂瑾,萱萱四人全部被解開束縛,還有專門的醫護人員給他們縫合傷口。

金勝子彈上膛,對準阿玖額頭,滿身殺氣。

“如果第一句話,我聽不到有用的東西,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你們推測的冇錯,創世聯盟情報司,就掌控在王梟的手上!”

“他是怎麼掌控的?”

“具體怎麼掌控的,我不完全知道,但是我知道一個大概!”

阿玖毫無保留。

“首先,我們在前往創世城的路上,救了趙宇軒的女兒趙涵夕,她對王梟極其信任,把她知道的趙家秘密,全盤托出!”

“在聯盟主席遇害,趙宇軒冇有明確交代的情況下,趙涵夕就是王梟接手情報司,獲取情報司眾多帶隊幽靈信任的關鍵籌碼!”

“他用所謂的感情,愛情,控製迷惑麻木了一個自己根本不愛的女人,還利用這個女人,讓她的親生父親死不瞑目!”

金勝眉頭一皺。

“趙涵夕現在在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