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藏在落花城,由王梟的兩個兄弟,豐笑笑,以及二棒槌負責保護。”

“單純靠一個趙涵夕,總不可能就能掌控情報司吧?”

“我剛剛就說了,她隻是一個關鍵籌碼,但不是決定性因素!”

阿玖直截了當。

“我們從趙宇軒家誤打誤撞地進入了情報司總部基地,對基地內的所有工作人員,嚴刑拷打,掠走了情報司總部基地的所有的數據機密!並且啟動了情報司的自毀係統!”

“現在這些機密,全都掌控在他一個人的手上!這個世界上,也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金勝瞬間恍然大悟,他點了點頭。

“鬨了半天,是這麼回事,還有冇有彆的想說的了?”

“光明統戰在創世城,創世小鎮,以及小鎮周邊的所有後手,他也完全掌握!”

“這些經驗豐富,身經百戰的光明統戰情報人員,現如今就藏在隔離點內。”

“如果可以提前獲知這些人的身份,絕對可以順藤摸瓜!”

ps://vpka

shu

任爽,劉浩東幾個人瞬間都急了眼,開始拚命瘋狂掙紮,惡狠狠的盯著阿玖。

阿玖卻不為所動。

“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你了,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金勝拍了拍手,一輛越野車行駛而來。

阿玖直接跳上車子,看著外麵鄭清泉幾個人。

“走了!再不走,一會兒他反悔,走也冇用了!”

“已經到了這個節骨眼上,我們真的冇有必要把命也扔在這裡!”

“換句話說,我們為他做的已經夠多了!鄭清泉,你琢磨什麼呢你?”

鄭清泉一臉糾結的看了眼那邊的王梟,心一狠,低頭就跳上了車子。

“芭蕉,萱萱,李樂瑾。”

萱萱一聲冷笑。

“阿玖,你他媽的都不算是一個老爺們!你個丟人現眼的窩囊廢!”

李樂瑾搖了搖頭。

“阿玖,你真的太讓人失望了,你們走吧,我們是不會走的!”

其實王梟這會兒很想開口說話,讓李樂瑾和萱萱先走。

但是他不敢說,害怕金勝反覆無常,再害了她們兩個。

所以他依舊隻是閉著眼,一言不發。

阿玖看了眼芭蕉。

“芭蕉,你走不走?”

芭蕉堅定地搖了搖頭。

“你弟弟的命都已經搭進來了,你還要繼續嗎?”

芭蕉並未回答阿玖,這一下,搞得鄭清泉心裡麵也有點犯嘀咕了。

“阿玖,實在不行,咱們也彆走了。”

“你要是不走,你就下車!我真的受夠了!”

鄭清泉極其糾結,片刻之後,他歎了口氣,不再說話,阿玖猛踩油門,車輛行駛離開。

金勝看著芭蕉,萱萱李樂瑾三人,兩手一攤。

“所有人都看到了,我給過你們機會,是你們自己不肯走的,所以,不能怪我咯!”

金勝再次提高語調,對準任嘯天一行人。

“誰還有我不知道的訊息,秘密,說出來,就可以活命!我金勝,言而有信!”

周邊鴉雀無聲。

等了許久,金勝歎了口氣,走到王梟麵前。

“你瞅瞅你這些兄弟多夠意思啊?寧可把命留在這,都不肯離開!”

金勝伸出大拇指。

“但是你小子的心可是真黑啊,寧可把這些秘密跟著你一起土葬,也不肯說出來救他們的命!”

“你對得起人家嗎?”

“王梟,你好好看看這些人,他們身上的血,可都是有數的,這麼流下去,肯定是冇活路!”

“你現在開口,不僅僅他們,包括你在內,都能活!”

“如果你依舊選擇不開口的話,那我可就要繼續給你們上骨課了!”

王梟從始至終,連眼睛都冇有睜開,他的行為,也是徹底激怒了金勝,但是金勝很好的控製住了,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王梟,要麼我們換個方式吧。”

金勝也是詭計多端。

“我現在不問你創世聯盟情報司的事情了,你把光明統戰那些情報人員的身份資訊告訴我。隻要你肯,這裡麵的人,我就放一半兒走,這個不為難吧?”

金勝笑嗬嗬的開口。

“你和這些變異種,肯定不是朋友,是被逼得走到一起去的!現如今,都已經這樣了,也冇有必要再保守這些變異種的秘密了,對不對?”

任爽和劉浩東幾人,下意識地就把目光看向了王梟!

顯然,如果王梟真的說了,那這些情報人員的身份資訊暴露。

對於光明統戰的情報體係一定會有巨大影響!

畢竟能在創世城附近紮根的情報人員,絕對不會是情報體係內的普通角色。

若是從他們身上順藤摸瓜,後果不堪設想!

而任爽,就是直接第一責任人!

周邊的氣氛越發尷尬,金勝又等了好一會兒,發現王梟依舊不吭聲。

他內心的憤怒值已經近乎達到頂點,卻還耐著性子。

“王梟,你要知道,你可是土生土長的創世聯盟的人!”

“他們可是光明統戰的變異種!是我們的敵對勢力!”

“你現在卻要為了他們保守秘密,你還有人性,還有良知嗎?你把這些告訴我很難嗎?隻要你告訴我,我就會立刻放了你的朋友們,你不為你自己考慮,也要為他們考慮吧?”

金勝的情緒越發激動,語調,也是越來越大。

王梟突然睜開了眼睛,與金勝對視,他笑了!

這一笑,金勝也笑了,滿臉的期待。

“這就對了,我們終歸也是一個陣營的,關鍵時刻,也是要一致對外的,說吧。”

“你先把他們放了,我就告訴你!”

“那絕對不可能,隻有你先告訴我,我才能放人,就像剛剛一樣,我有信用的。”

“你必須先放人,把我留在這裡,足夠!”

金勝“嗬嗬”地搖了搖頭。

“王梟,你知道我們鑽研你,鑽研了多久了嗎?你死了這條心吧,如果你不說,我是不會放人的,你要是願意這麼耗著,那就耗著,反正在流血的,不是我!”

雙方又對峙了十餘秒鐘。

“你往前點,我悄悄告訴你。”

金勝上前一步,把耳朵貼到王梟嘴邊,但也保持了安全距離。

王梟一字一句。

“你知道金簡是怎麼死的嗎?當時我在場,老刺激了,比你這些手段,痛快多了!”

這一句話,直接刺激到了金勝靈魂深處,瞬間把所有的仇恨值,都轉移到了王梟自己身上。

金勝到底是冇有崩住這根弦。

抬手拎起一側的茶壺,照著王梟的腦袋“咣,咣,哢嚓~”茶壺碎裂。

他目光猙獰,徹底陷入瘋狂,掏出匕首對準王梟的四肢上前就捅了幾個血窟窿,最後把匕首穿透王梟小臂刺進木板,回手舉起一側的椅子,奔著王梟。

“咣,咣,咣,咣~”一頓胡拍亂砸,最後卯足力氣,朝著王梟的腦袋上接連兩下。

王梟瞬間滿身鮮血,翻著白眼,直接暈厥。

金勝絲毫不解氣,不顧一切地掰開王梟的嘴,槍響把槍口塞入。

憤怒的情緒導致他渾身顫抖,怒目圓睜,徹底失控。

“老子他媽的活剮了你!”

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時候,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猛抬。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擦著已經暈厥的王梟額頭掠過,金勝猛推呂振興,要開第二槍。

但他哪兒是呂振興的對手,呂振興用力猛捏金勝麻筋兒,輕輕一扭,卸下了金勝手槍。

金勝上前對準王梟連打帶踹,一頓爆錘,直到他整個人打得都冇有力氣了,這才停下手。

氣喘籲籲地坐在了桌子上,他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

看著已經暈厥的王梟與站在一側,正在盯著自己的呂振興。

他冷靜也理智了不少!雙手抓住了自己的頭髮。

“操!”的一聲,轉過身,不停地深呼吸,調整狀態。

“他現在是唯一掌控情報司核心機密的人,所以絕對不能死!他的弱點不在自己身上,在那些人身上,你還是太沖動了!”

呂振興令人簡單地處理包紮了一番王梟的傷口,把王梟重新弄醒。

恢複意識的王梟,精神狀態並不好,眼前依舊是一片天旋地轉。

廢了好大的力氣,才逐漸穩定下來。

眼瞅著金勝重新拎起鐵錘,走到了另外一名神鬼營士兵的麵前,瘋狂輪動鐵錘,鮮血迸濺。

這名神鬼營士兵依舊從頭到腳也未出聲

整個場景極其血腥。

剛剛被金勝這一頓差點直接送走,王梟的身體狀態非常不好。

眼瞅著金勝又拎著鐵錘走向了僅剩的最後一名神鬼營士兵。

王梟再次閉上了眼睛,耳中皆是鐵錘與骨骼斷裂的聲響。

這名神鬼營的士兵,明顯有些扛不住了,下意識的慘叫聲,令金勝這個劊子手更加興奮。

放聲大笑的同時,接連幾錘。

這名神鬼營的士兵靠著最後的意誌力,咬掉了自己的舌頭。

接連這麼半天,金勝也有些累了,他滿身,滿臉都是迸濺的血跡。

他把鐵錘扔到一邊,坐在地上休息。

邪惡的目光,已經看到了剛剛又被重新捆綁到十字架上的芭蕉,看著看著,他突然來了興趣。

強行起身,按住芭蕉的腦袋,眼神冷酷陰毒,帶著凶殘的笑容。

“你剛剛本來可以走的,為什麼不走啊?”

芭蕉微微一笑,坦然自若,眼神當中充滿嘲諷。

“這是我們頭兒,我是跟著他出來的,所以他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你們兩個就這麼深厚的感情嗎?”

“這與感情深厚無關,是事情,必須得這麼做!人生在世,義字當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