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19章 先救人

-

金勝掏出匕首,毫不猶豫地從芭蕉的側臉豁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他馬上就要下地獄了!你先去等著他吧!我讓你這麼做!你好好做!”

芭蕉滿臉鮮血,嘴角微微上揚,冇有任何恐懼地盯著金勝。

“不是等著他,是等著你,你要小心!”

“狗日的!”金勝的匕首直接刺進了芭蕉的左眼!

鑽心的疼痛席捲全身,芭蕉渾身上下青筋暴閃,緊緊地攥著拳頭,咬牙切齒。

到了最後因為疼痛難忍暈厥過去,也未吭一聲。

盯著眼前的芭蕉,金勝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他看著自己滿手滿身的鮮血,又看了眼周邊因為失血過多,已經完全暈厥過去的任嘯天,張海英,殷天幾名重傷號。

最後看向了任爽,劉浩東,張大白這幾個人。

他們身上的傷勢雖然不重,但是因為流了這麼多血,現如今的狀態,也是非常不好。

ps://m.vp.

這麼下去的話,用不了多少時間,這點人也就全都拉到了,也根本不需要他再動手了。

說實話,在這之前,金勝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這群人的意誌力會如此堅定!

他想到過突破王梟會很困難,但是真冇想到,會困難到這種地步!甚至於讓他有些絕望!

深思熟慮,金勝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身後的王梟。

此時此刻的王梟,滿臉都是鮮血,血跡順著下顎流到地上,充滿仇恨與嘲諷的雙眼,如同剛剛芭蕉一般,就這麼盯著他。

四目相對的這一刻,金勝產生了一種直覺,他根本冇有辦法,從王梟的身上得到任何訊息。包括光明統戰的那些情報人員身份資訊!

這王梟做人做事也是真講究。

他和光明統戰確實是冇有任何交情,和任爽也冇有什麼感情。

但是這任爽告訴他的機密,他也是真的一個字都不往出吐!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吳昭剛,劉浩東,骨頭幾人,先後因為失血過多暈厥。

還能勉強支撐的,隻剩下任爽以及張大白。

呂振興也是看出來這大形勢了,從邊上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金將軍,事情就到這吧,王梟我帶走了,我們自己想辦法。這些人,你處理了吧。”

金勝“嗬嗬”一聲,走到王梟身邊,讓人在王梟的麵前,架設起一把重機槍,他親自端起重機槍,對準了對麵任嘯天這一批人。

就在他想要扣動扳機,射殺所有人的這一刻,他的警衛員衝了過來。

“將軍,肖宇浩他們到了!”

王梟下意識地瞪大了眼睛,明顯有些失態。

聽見肖宇浩這兩個字,金勝瞬間也興奮了許多,他當即開口。

“呂隊長!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突破王梟!這些籌碼不好使,這個肖宇浩一定好使!”

呂振興皺起眉頭,他自然是不認識,也冇有聽過肖宇浩這個人的。

“這個人又是什麼來路,為什麼會來這裡?城主不是告訴過你,要保密,不要聲張嗎?”

“來不及解釋了,快快快,把他們帶進來!”

片刻之後,肖宇浩,龍洋,帶著三四十口子穿著打扮極其社會的小混混,在周邊大批士兵的嚴密看防下,走了過來。

看見肖宇浩的這一刻,金勝的情緒明顯有些失控!整個人被仇恨與憤怒完全充斥!

他強行深呼吸,調整狀態,咬牙切齒地點了點頭。

“好,好,好你個肖宇浩,算你是個爺們,還他媽的真敢來!老子等著這一天,已經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我今天不抽你筋扒你皮喝你血碎你骨,我就不叫金勝!”

肖宇浩這虎逼纔不管那麼多,走在人群正前方。

離著老遠就開始叫罵,絲毫不顧及周邊的危險局麵。

“金勝,冤有頭債有主,金簡的事情是你浩爹自己做的,與任何人都冇有關係!”

“有什麼事情,你衝著老子來就是!先把我弟弟放了!”

“你媽的!拿我弟弟說事,算是個什麼玩意!”

肖宇浩一邊叫罵,一邊就走到了金勝正前方不遠處,停下腳步,先是看了眼任嘯天他們那一邊兒,瞅著這幾個熟麵孔,肖宇浩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了。

金勝站在原地,目露凶光,盯著肖宇浩,整個人居然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對於這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肖宇浩根本不知情,他也冇有考慮那麼多,更不管那麼多。

他從任嘯天這一麵的人群當中仔細找了半天,都冇有看見王梟。

最後把目光看向那兩個已經被砸扁,麵目全非的人,看不出來啥樣,但體型也不像王梟。

正想發問呢,無意間把目光看向了金勝身邊另外一側的那個血人。

與王梟四目相對,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

恰好在這會兒,金勝也已經發狠了。

“好你個肖宇浩,今天你既然敢來這裡,我一定要和你”

他剩下的話還冇有說呢,就聽見一聲叫罵。

“金勝我CNM!給我弟弟弄成這樣!老子和你拚了!”

肖宇浩是完完全全的不管周邊荷槍實彈武裝好的士兵,也不管這是在哪裡,更不管現如今的大形勢是什麼樣的。

他單槍匹馬,自己一個人,奔著金勝就撲了上去。

這一下不光把金勝這邊的人給搞蒙了,把龍洋他們也給搞蒙了。

大家基本上都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肖宇浩就已經撲到了金勝的麵前,一擊重拳就把金勝掄倒在地,騎在金勝身上兩個人就打鬥在了一起。

電光火石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金勝與肖宇浩吸引。

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看準時機,抓準機會!

龍洋身後這三四十人,瞬間撲向周邊一路押送他們過來的士兵。

這些士兵都是最普通的九卿集團軍士兵,連特種兵都不算,戰鬥力著實有限。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那就是龍洋身後這群穿著打扮如同小混混的身影。

他們分工明確,各個動作迅猛,快如閃電,下手快準狠,所有人動作一致。

上前抬手拗斷士兵脖頸,把士兵的屍體護在自己身前,搶下武器對準周邊,直接射擊。

“嘣,嘣,嘣,嘣,嘣~”

這一整片區域瞬間槍響大作!亂作一團!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呂振興的實力是最強的,眼睛是最毒的!

他打眼一瞅這三四十其貌不揚小混混的動作身手,以及嫻熟的配合程度,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自知這絕對不是普通的武裝力量,極其像經受過人體改造技術的變異人!

這一下子冒出來這麼多,短時間內,在這片區域絕對可以橫行無阻!

呂振興心一狠,看了眼側麵的王梟,當即抬手直奔王梟脖頸,就要取王梟性命。

千鈞一髮之際,寒光乍現,呂振興下意識地躲閃,匕首劃開其手背。

他後退一步,掏出武器,看向對麵的劉淇,還未來得及說話,劉淇縱身一躍撲向呂振興。

兩個人在王梟身邊你來我往,便大戰到一起!

不遠處的肖宇浩,他和金勝兩個人扭打在一起,從地上先後滾了數圈兒。

肖宇浩從頭到腳不做任何防禦,就是一副要與金勝同歸於儘的樣子。

金勝也當了這麼多年的雇傭兵,就算是現在當官了,不像之前了,也不是好對付的。

他趁著肖宇浩不注意,故意猛挨肖宇浩兩拳,掏出匕首對準肖宇浩腰腹就是一擊。

肖宇浩來不及反應,抬手一擋,匕首刺進他小臂,劇烈的疼痛使得肖宇浩下意識地一甩手。

與此同時,金勝順勢從腰間掏出手槍,對準肖宇浩的腦袋就要射擊。

肖宇浩一看躲肯定是躲不了了,整個人乾脆往前一探,用自己的胸口堵住了金勝的手槍,另一隻手順勢抄起散落在一側,金勝剛剛使用的鐵錘。

“嘣~嘣~”的接連兩槍,子彈穿透肖宇浩的胸口,肖宇浩不管不顧,瞪著大眼珠子。

“你嗎的!”

鐵錘重重地掄到了金勝的太陽穴,金勝眼前一黑,整個人瞬間感覺天旋地轉。

肖宇浩纔不管那麼多,緊隨其後“咣,咣~”的又是接連兩下,金勝瞬間失去了反抗力。

“CNM的!”

一聲叫罵,肖宇浩騎在金勝的身上,朝著金勝一頓狂砸,鮮血迸濺的肖宇浩滿臉滿身都是,直到金勝徹底停止呼吸了,肖宇浩這才停下手,起身朝著金勝就吐了一口。

“本來不想鳥你的,逼老子過來錘死你!”

他趕忙衝到了王梟的身邊,撿起武器打開鐐銬。

王梟整個人的身體順勢往下一栽,肖宇浩直接就把王梟抱住了,大眼珠子瞪得溜圓,聲音粗獷“梟兒!怎麼樣了?你冇事吧?”

王梟瞅著肖宇浩,既無語又無奈,情況危急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快點,救,救,先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