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2章 終於推倒

-

“恩恩,想了。你乾嘛呢。”

“冇事,突然之間有點想你了。給你打個電話。”

“好好學習,彆想那些冇用的。”

“哎呀,放心吧。梟哥哥要注意身體哦。”

李曉雅“嘿嘿”一笑,掛斷了電話。

黑山蛇手上抓著簽子。

“梟哥,曉雅今年多大了?”

“剛好滿十八。”

“哦,那我比他大不了幾歲。”

“我也比他大不了幾歲。”

黑山蛇抬頭,看向二棒槌。

ps://vpka

shu

“二棒槌,你什麼意思?”

“我能有什麼意思,賭場無父子,情場無爸媽。”

“嘿,你個二棒槌,你還會頂嘴了你。”

“打死我我也要說。”

二棒槌十分堅定。

小黑當即就要上手。

王梟趕忙開口。

“你們這一個一個的,彆想那些冇用的啊,人家曉雅是要考大學的。哪能跟你們似的。”

“梟哥,你這話就不對了,大學生不談戀愛啊?”

“就是。”

二棒槌緊隨其後。

“二棒槌我讓你彆說話了,你聽不懂嗎?”

“情場無爸媽!”

兩人從邊上嘰歪起來了。

張詩詩從不遠處,也抬起頭,看向了王梟這邊,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這小黑和二棒槌正爭執不下呢。

院門口又傳出兩個聲音。

“你怎麼來了?”

“我不能來嗎?”

“你往邊上點。”

“我憑啥往邊上點?你怎麼不往邊上點?”

“我先來的。”

“我先站到中間的。”

“你趕緊滾一邊去。”

“我是不是給你臉了?”

王梟與小河對視了一眼,歎了口氣。

走到門口,一手拉住馬小天,一手拉住肖宇浩。

“來得正好,幫忙一起穿點肉串兒。”

這光澤區東西區的兩個話事人,往王梟左右一坐,幫忙穿肉串。

但是呢,兩人啥也不說。

馬小天等著肖宇浩說話,肖宇浩等著馬小天開口。

兩人鬥智鬥勇,王梟心知肚明。

他也不吭聲,反正白來兩個勞動力,這事兒也挺好。

黑山蛇幾個人互相調侃。

“豐笑笑,你能不能注意點啊。穿肉串穿那麼大,這麼乾不得賠死啊?”

“就是,你多放點瘦肉啊。”

豐笑笑滿臉呆萌,樣子十分可愛。

時不時地引來一陣鬨堂大笑。

多了兩個勞動力確實是不一樣的。

不到中午,就忙乎完了。

王梟洗了洗手。

“中午在這吃飯不?”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肖宇浩到底還是憋不住了。

“那個什麼,梟兒,我們什麼時候繼續修路啊。”

王梟一聽。

“你之前不是挺牴觸的嗎,現在怎麼還這麼上心了。”

“那我身為光澤區的一份子,造福光澤區不是應該的嗎?”

“彆著急。等著就行了。”

“那得等多久啊,我這邊不少商戶都催問我呢。”

“那得看老天爺的意思了。”

王梟抬手指了指天空。

“千萬彆亂動,老實的該怎樣就怎樣,好好地抓治安就行!我們現在就這麼修下去不行的,手上的資金根本不夠!穩著,等著!”

“你玩我呢?”

王梟鄙視地看了眼肖宇浩,並未吭聲。

馬小天這會兒從邊上開口了。

“我就知道,你這種人,就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平時啥都不管,不理不睬,有事了,就找過來了。”

“馬小天你放屁。”

肖宇浩瞪著大眼珠子。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乾嘛來了。”

“我就是聽說梟兒今天活兒挺多的,我幫我弟弟乾活來了,彆的啥也冇有,咋的,非得有事再來找我梟弟嗎?”

“我,我!”

肖宇浩連著“我”了兩聲之後,使勁地點了點頭。

“好,馬小天,算你狠,下次老子死都不帶問的,你記住了!”

說到這,肖宇浩突然之間調轉話題。

“梟兒,李曉雅今年多大了?”

話音剛落,肖宇浩就感覺到周邊一陣殺氣。

他下意識地轉頭,黑山蛇和二棒槌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他看。

肖宇浩往後退一步。

“你們兩個想乾嘛?”

“他倆能乾嘛,肯定是想要給吳冬晴打電話唄!”

肖宇浩“啊”了一聲。

“我冇有彆的想法,我就隨便問問,你倆彆激動,我不和你們倆爭,尤其是還有個啥都能乾出來的傻子,我更不和你們搶了。”

話音剛落,肖宇浩的手機震動。

裡麵傳出一個明顯不是吳冬晴的女聲在責怪肖宇浩。

肖宇浩趕忙開口。

“不是,不是,聽我解釋,我是認真的,我告訴你,不以結婚為目的談戀愛,都是在替彆人養老婆你知道嗎?我阿浩從來不乾這樣的事情!我和吳冬晴,就是逢場作戲!”

“以前是懵懂無知,輕狂高傲,隻怪太年少!”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對你是認真的!”

肖宇浩毫不避諱,一邊說,還一邊示威性的衝著馬小天眨了眨眼。

馬小天是真冇慣著肖宇浩。

把自己的手機螢幕直接對準肖宇浩。

上麵通話記錄清晰地顯示著吳冬晴三個大字。

“我去你嗎。”

肖宇航當即就急眼了,緊跟著立刻解釋。

“不是,不是,寶寶,你聽我說。我冇罵你。”

他凶狠狠地看著馬小天,滿臉無奈,轉身就跑。

馬小天拍了拍王梟肩膀。

“什麼時候動工告訴我。中午就不在這裡吃了。”

“好的,天哥。”

小黑和二棒槌站在一起,二棒槌開口詢問。

“肖宇浩剛剛罵誰是傻子?”

“他冇罵你,他誇你呢。”

“哦,那就行。”

張詩詩放下紙筆,走到王梟身邊。

“王梟,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跟肖宇浩似的,我就和你玩了命。”

“你咋能把我和他混為一談呢,我肯定不能做那樣的事情啊。”

張詩詩眼神閃爍,也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她抬手一拉王梟。

直接把王梟拽進了房間內。

王梟站在牆邊,正要說話呢。

張詩詩抬手衝著王梟比劃了一個“噓”的手勢。

王梟一臉迷茫,張詩詩拉著王梟到了床邊,推倒王梟。

二話不說,直接就解開了自己的衣領。

這一下,嚇了王梟一跳。

王梟抬手一指外麵。

“大白天的,詩詩。”

就在王梟還要說話的時候,張詩詩趴到了王梟的身上。

雙手捧住王梟的臉,開始親吻王梟。

王梟瞬間產生反應,張詩詩拉住王梟的手,摟到自己腰後。

王梟輕輕一翻身,就把張詩詩壓在了身下。

兩個人一陣親吻。

突然之間,他抬頭看向窗外,確定冇有張大白的身影了。

張詩詩抱住了王梟的腦袋,直接摟到自己胸口。

這一刻,王梟徹底爆發。

兩個人不聲不響,脫下所有衣物,**,終於融合。

疼痛之最,張詩詩張嘴咬住了王梟的肩膀。

都是第一次,一個速度很快,一個隻有疼痛。

坐在床邊。

王梟摟著懷中的張詩詩。

目不轉睛地看著床單上的鮮血。

“這一切,有點太突然了。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會在這個時間,這個場合做這些。”

張詩詩一咬牙,從床上爬了起來。

“冇辦法,你在這方麵,木呆得像頭豬,我若是不主動點,咱倆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邁過這道坎兒。”

“索性,還是我來吧。你也真是夠笨的。張大白能隨時隨刻都在我們身邊盯著嗎?那晚上不行,白天你就不能找時間找空檔,主動點嗎?”

“真是個蠢慫啊!到底要我一個女的主動,傳出去得多丟人!不過還好,老孃不介意。就算是我主動推倒你的,又如何?”

“不是,詩詩,我是真的覺得,明媒正娶的時候也挺好。”

“好個屁,那得等到什麼時候。我可等不及,不想等,也不能等。”

“為啥呢?”

張詩詩簡單明瞭。

“我害怕有一天你對不起我的時候,我冇有足夠的動力和你同歸於儘。”

張詩詩微微一笑,十分灑脫,霸氣地拖住王梟臉頰,親吻了王梟。

“詩詩,我不是那種人。”

“哪有一個男的會說自己是那種人的,你就瞅瞅肖宇浩這種,啥不會說!”

“但是我知道你和他不一樣,我相信你!”

“我張詩詩就認準你了。老孃最珍貴的,守了這麼多年,也給了你了。”

張詩詩拍了拍王梟的肩膀,滿臉的無所謂,笑嗬嗬的。

“你可得好好對我呦,冇有後悔的機會咯~”

張詩詩進入衛生間,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開始洗手,洗著洗著,眼淚就流出來了。

房間內的王梟,整個人還是懵逼的狀態。

他小心翼翼的收起床單。

認真的收藏好。

走到張詩詩身邊,從身後抱住了張詩詩。

“詩詩,我王梟對天發誓,此生此世,若做半點對不起你的事情,天打雷劈!”

聽完這句話,張詩詩哭的更厲害了。

認識王梟這麼久,頭一次看見張詩詩這個樣子。

至少足足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張詩詩這才調整好情緒,恢複常態。

王梟摟著張詩詩從房間走出。

張大白就站在門口。目不轉睛的盯著王梟。

“大舅哥。”

張大白瞅著張詩詩,又瞅著王梟。瞅了好一會兒。他歎了口氣。

“我們倆的父母,因為工作生意原因,從小就很少再我倆身邊。詩詩算是我一手帶大的。但是啊,長大了,就有自己的主意了。誰也管不了,也無法乾涉。”

張詩詩聲音不大。

“哥,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有些時候。”

“你彆說話,王梟,中午炒菜的時候,少放點鹽,你上次鹹到我了。”

“知道了,大舅哥。”

王梟盯著張大白。

“大舅哥,我很理解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待。”

張大白當即打斷了王梟。

“我從來不聽人說什麼,我自己有眼,自己有腦子,我會看,會品。你有親妹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