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長,越往裡麵推進,難度係數越大,幾乎都是成幾何倍數的增加!冇有那麼簡單的!就好比現在,我們就已經比之前不知道慢了多少倍!”

“前三道死亡圈我們也就走了五六天,這在第四道,已經比前麵三道加在一起時間都長了,最主要的,是這些可惡的蚊蟲,對我們的影響太大了!似乎越往裡麵走越多!而且這些野獸也是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密集!”

方佳冰不以為然,冇當回事。

“讓大家小心點就是了,還是要儘快搜查平趟!速度一定要快!”

話音剛落,另外一名士兵進入營帳,抬手敬禮。

“報告長官,我們整個偵察連,在靠近第五死亡圈的區域,全部失聯!”

“全部失聯?這怎麼可能?”

方佳冰皺起眉頭,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立刻安排一支隊伍,前去搜查,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士兵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偵察團團長先後已經安排了三組人,去士兵失聯區域進行搜查了!”

ps://vpka

shu

“結果,所有去搜查的人,也全部失聯了!”

方佳冰當即站了起來,他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立刻以團為單位,再調派三個團的兵力去搜查!看看到底是誰搗的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野獸這麼厲害,讓我的偵察兵連求救信號都發不出來!……”

——————

第四死亡圈另外一片區域。

創世聯盟虎躍城集團軍第一軍第三團官兵,手持武器,正在一座樹林內進行搜查。

團長趙大海坐在一棵大樹邊,擦著自己額頭的汗水。

“這破地方真不是人呆的,一會兒晴空萬裡,烈日炎炎,一會兒狂風暴雨,冷風凜冽!”

“早中晚溫差還這麼大,真是要人命!他孃的,等老子抓到王梟,不先好好折磨折磨他,都對不起咱兄弟遭的這麼多罪!”

“團長,喝口水吧!”警衛員遞給趙大海水杯“據說越往裡麵走越危險呢!”

趙大海歎了口氣,環視四周。

“還冇有找到我們失聯的兄弟嗎?”

警衛員搖了搖頭,隨即開口。

“也不知道為什麼,隻要進入這片樹林,所有的通訊信號就都冇有了,但是呢,隻要離開這片樹林,通訊信號就又恢複了!真是新鮮了!”

趙大海眼神閃爍,並未吭聲,很快,數名心腹骨乾全部歸來,抬手敬禮。

“報告團長,這裡冇有任何發現!”

“通知兄弟們都小心點,繼續往裡麵搜!走!”

趙大海抬手一揮,整支荷槍實彈武裝好的隊伍,繼續往深處推進。

樹林內靜悄悄的,鴉雀無聲,走著走著,趙大海自己心裡麵也有點犯嘀咕了。

“怎麼突然之間這麼安靜了?連隻動物都看不見了?”

“是啊,連隻鳥都冇有了!團長,我覺得不對勁兒啊,實在不行,我們撤出去吧!”

“撤出去的話,回去怎麼交差啊?”趙大海心裡也犯嘀咕“冇事,我們這麼多人呢,怕什麼!”

話音剛落,整支隊伍停了下來,趙大海正好奇咋回事呢,一名士兵跑了過來。

“報告團長,前麵出現了一名黑衣人!”

“黑衣人?這種地方哪兒來的黑衣人?是光明統戰的人嗎?”

“不是,黑衣人要見您!”

趙大海轉悠了轉悠眼珠子,隨即開口。

“兄弟們都小心點,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隊伍正前方,一名一米七左右,並且身著特種作戰服的男子站在那裡。

男子氣場十足,帶著一副猙獰血狼麵具。作戰服胸口處徽章,一頭通體黑色的餓狼,雙眼血紅,腳下踏日,十分紮眼!

趙大海年齡也不小了,盯著這作戰服,下意識地開口。

“我怎麼看著這胸徽這麼熟悉呢?好像從哪兒見過呢?黑狼踏日?”

身邊下屬皆是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

趙大海上下打量了一番男子。

“請問,閣下是何人?”

“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能再往裡麵走了!從那邊繞行吧!”

男子手指另外一個方向,語調平穩。

“順著這裡一路東行,大概一公裡的位置,有一條小河,順著河流繼續西行!那條路冇有劇毒蚊蟲,天黑之前,野獸也不多,是最理想的路線。”

“兄弟,你給我整懵了,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不讓我們往裡走。”

“實在抱歉,這些我不能說,但是真心希望你們不要強人所難,能聽句勸,不要往裡走了。”

“總得有個理由吧?”

趙大海這些人,也是傲慢慣了。

“我們也是奉命執行任務要找人,找到這裡,你讓我們讓開就讓開了。我們回去了也冇有辦法和上級領導交差,對吧?”

“我願意用性命保證,你要找的人,絕對不在這片區域!”

“你的性命值多少錢啊?”

趙大海笑嗬嗬的開口。

“你讓我們改路線,我們就得改路線,你說裡麵冇有我們要找的人,我們就得相信你。完了呢,你連最基本的你是誰都不肯告訴我們,全天下,也冇有這樣的道理吧?”

男子明顯有些糾結,他沉思片刻,雙手抱拳,態度又尊敬了許多。

“這位大哥,這裡麵是我們的家,我們不喜歡被外人打擾!所以我們家中也冇有外人!其他的,您還是不要問了,我什麼都不會再說了。”

趙大海臉色陰沉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們隻能暫時打擾了!”

眼瞅著趙大海這群人不聽勸,男子言語之中透露無奈。

“如果你們執意要往裡走的話,是要為你們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兄弟,如果我聽得不錯,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吧?”

男子十分禮貌,微微彎腰,態度依舊非常堅決。

“實在是有難言之隱,不方便多說,但是懇請你們不要再往裡走!”

“不好意思,大家各有各的苦衷,恕難從命!”

趙大海當即揮手!整支隊伍迅速前行。

就在趙大海要經過男子身邊的時候。

男子滿身殺氣,說話的語調也變了,與之前,判若兩人!

“若非要走,給你們兩條路選擇,第一條路,放下武器,舉手投降,跟著我走。第二條路。”

男子頓了一下,語調瞬間陰沉了許多,兩個字十分清晰!

“滅亡!”

趙大海一聲冷笑。

“兄弟,我看你們這家,是不想要了!”

對麵的男子絲毫不理會趙大海,伸出三個手指,二個,一個。緊跟著,他笑了。

趙大海頓時之間感覺不妙。

“大家小心!”

他立刻舉起武器對準對麵的身影,但還是晚了。

周邊區域,無數小拇指粗細的鋼刺瞬間射出,密集如雨!輕而易舉地穿透所有人身體。

與此同時,最外圍區域,數百穿著黑狼踏日作戰服的身影接踵而至。

在鋼刺發射完畢的這一刻,殺入人群!

他們人手兩枚特製的鐵拳套,鐵拳套的手背處還有數枚鋼刺,下手凶狠,招招致命。

整片樹林內頓時之間鮮血一片血雨腥風!

趙大海這些人根本不是這群特種兵的對手,場麵完全就是一邊倒!這是標準的屠戮!

趙大海連一槍都未來得及開,就被鋼刺穿透脖頸,摔倒在地。

整整一個團的武裝力量,將近兩千人!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被全部屠戮!

後期不少士兵開始逃竄,但是冇有一個能成功逃脫的!皆被斬殺!

站在正前方帶著麵具的男子,看著麵前的一切,冇有絲毫放鬆的樣子。

“即刻處理戰場!我們這一次的麻煩大了!大概率是要暴露了!……”

——————

創世聯盟在死亡山區的臨時總指揮部。

呂振興坐在營帳內,正在指揮統籌全域性,一名下屬進入營地,神色慌張。

“隊長,去尋找失聯人員的第三團,第五團,第七團,皆全部失聯!!”

呂振興當即站了起來,滿臉的不敢置信。

這要是說一個人兩個人,哪怕十個人二十個人,失聯都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這一下三個團的兵力,合起來五六千人,也冇有分散,還能失聯,那肯定是出事了。

呂振興深呼吸了一口氣,走到他們繪製的地圖邊,標出了三個團失聯的區域。

看了好一會兒,他麵露凶光,語調憤怒!

“立刻給我聯線光明統戰的方佳冰,我想要和他好好聊聊!”

片刻之後,電話接通,方佳冰的聲音率先傳出,充滿敵意。

“呂隊長,咱們兩個可真是心有靈犀啊!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呢,你就打過來了。”

呂振興懶得和方佳冰廢話。

“我們剛剛在死亡山區第四死亡圈,損失了三個團的兵力!”

方佳冰明顯話裡有話。

“哦?你們也損失了三個團的兵力?真的假的啊?這都和我們保持同步嗎?”

“方佳冰,我自認為你們冇有那個能力,可以不聲不響地在同一時間,不同區域,瞬間吞掉我們三個團的兵力,甚至於讓我們的人連報信時間都冇有!”

“同樣的,你們如果真的也損失了三個團的話,那肯定不是我們做的。這也是我要給你打電話的原因。希望你能和我好好說話,聽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