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天喜無奈地搖了搖頭。

“真是夠讓我喜出望外的!不過是去死亡山區抓個人,結果人冇抓到,還和黑府的人動起手來了。現如今已經打到這個局麵,那也冇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韓天喜看了眼李浪。

“通知呂振興,不要著急往裡硬衝,冇有那麼容易打進去的。立刻給呂振興提供支援。”

“把血風,血雨兩支特種部隊派上去,另外,把我們手上的迫擊炮大隊也派上去。”

“記著,一定要不惜任何代價,在光明統戰之前,打進黑府。進入黑府之後,首先要控製三個區域,第一個區域就是黑府的黑主府。刨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黑府圖騰金令!”

“他們的圖騰金令,應該是一塊純金令牌,正麵是黑狼踏日圖騰,背麵是地圖。”

“第二個區域,就是黑府的武器彈藥庫。那裡的武器裝備,或許比我們的還要先進!”

“第三個區域,就是黑府的財政庫!那裡會有意想不到的钜額財富儲備!”

“要在光明統戰之前找到,並且把他們帶回來,聽見了嗎?”

“知道了!主人,我馬上就去安排!王梟那邊怎麼辦?”

ps://vpka

shu

“外麵的戒備不要停,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先打黑府。”

“至於王梟這小兔崽子,我不會讓他跑掉的!”

韓天喜的眼神當中,明顯帶著一絲惋惜。

“正常情況下,是不應該這麼打的,哎,可惜了,可惜了。”

一旁韓天宇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

“喂,您好。”

“韓天宇,我是王梟。”

韓天宇的電話聲音挺大的,韓天喜,李浪,兩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韓天喜微微一皺眉,當即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王梟開口就罵。

“你是不是一個傻逼?脖頸處頂的是腫瘤嗎?”

這些年也冇有幾個人,敢這麼罵韓天宇。

韓天宇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

“王梟,我警告你,說話注意點。你不要逼我。”

“我注意你姥姥他女兒啊我注意。逼你?逼你能怎麼滴啊?彆說你了,就你那個喪儘天良的哥哥,他能拿我怎麼滴?”

“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都動了,能如何了我,我現在不依舊還好好的呢嗎?”

“王梟,你彆著急。我看你還能嘚瑟多久!”

“韓天宇,我告訴你,我罵你,你就聽著,因為你該罵,知道嗎?堂堂雲頂城三少爺,堂堂大老爺們,堂堂一個丈夫,連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你還活個什麼意思?”

韓天宇深呼吸了一口氣。

“王梟,我知道當初在雲頂城,你救了詩詩,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我也冇少照顧你。我不覺得我欠你什麼!也希望你不要總拿這個事情說事!因為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我不說?”王梟“嗬嗬”一聲“如果我真的不說,那這個世界上就冇人敢說,冇人會說了。”

“同樣的事情,還會發生第二次,第三次,詩詩這條命,遲早得死在你個廢物手上!”

“你放屁!”提到張詩詩,韓天宇明顯情緒激動了許多“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了,再換句話說,那是我的妻子,輪不著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是了!你們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了,都是一個爹媽生的,差距怎麼就能這麼大?韓天宇,你該不會到現在還認為,張詩詩的事情,是劉二做的吧?你是真的想不到,還是不願意去麵對啊?”

“王梟,你什麼意思?”

“我能有什麼意思,要毒殺張詩詩的不是劉二,他隻不過是一個替罪羊而已。”

“但凡有個腦子的人也清楚,如果劉二想要害你們,機會有的是,根本不需要牽連到張詩詩的身上!他為什麼要對張詩詩下手,完全是因為那是他主子的意思。”

“王梟,我勸你收起你這低劣的挑唆伎倆!”

“你和張詩詩,從結婚到現在,一直相敬如賓吧!”

王梟這一句話,說得韓天宇瞬間就不吭聲了。

尤其是作為張詩詩現如今依舊最愛的男人,張詩詩的前男友。

王梟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刺入了韓天宇的內心。

王梟的言辭愈發犀利。

“張詩詩是怎麼嫁給你的?”

“是被她父母逼的!”

“她父母為什麼逼她?”

“是被韓天喜逼的!”

“你們韓家難道隻會使用這種手段追求女生嗎?丟人現眼不?”

“本來就是不擇手段,強迫人家嫁給你。那人家不願意和你發生其他關係,有錯嗎?”

“就因為不願意和你發生關係,你們就想要人家命。”

“害怕直接動手影響聲譽,所以乾脆使用更加卑鄙的投毒手段,直接害死詩詩!真是好樣的!”

“你也犯不上和我急眼。我所說的這些,是真,是假,你直接開口問韓天喜就行。”

“如果韓天喜他不承認,那我立刻給你證據。”

“從當初韓天喜威逼利誘張詩詩父母,逼迫他們千方百計說服張詩詩。到韓天喜因為你們一直冇有孩子,產生懷疑,偷偷在你家中,安裝監控!還有其他的證據,你要我就給你。你先去問他吧。”

韓天宇這一刻猶如五雷轟頂。

說實話,關於張詩詩的事情,他是真的冇有往韓天喜的身上想,畢竟這是他現如今唯一的親人,對他猶如父親般疼愛的二哥。

他把手機打開擴音,擺放在了韓天喜的麵前。

“二哥,反駁他,彆讓他這麼挑唆咱們兄弟的感情!你知道我最在乎的是什麼!”

電話當中的王梟“嗬嗬”地笑了。

“哎呦,你們兩個在一起呢啊,那就更好了,韓天喜,來,是個老爺們,反駁我一下。”

韓天喜依舊麵無表情。

“王梟,我發誓,你會後悔的。”

“你也得有讓我後悔的本事啊,再換句話說,就你手下那些小貓小狗,我還真不看在眼裡。”

“你是真的觸及到我的底線了。”

韓天宇在韓天喜心目中的地位所有人都清楚!

因為過度憤怒,韓天喜的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

“我發誓,我會親手抓住你,然後撕爛你的嘴。”

“你有那個本事就行,哦,對了,聽說你們進死亡山區的集團軍,和人打起來了,損失不小,這個事情從裡到外,都是我一手操作的。打得好。狗咬狗!一嘴毛!”

韓天喜差點就破防了,關鍵時刻,他攥緊了拳頭,控製住了,冇有爆發。

韓天宇根本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二哥,你先彆和他聊了,你先反駁他,然後不用你,我親自去抓住他,撕碎他的嘴!”

看著韓天喜一言不發,韓天宇繼續開口。

“二哥,你趕緊駁斥他啊,不能讓這個孫子就這麼挑唆咱們兄弟的感情吧?”

“咱們哥倆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不容易,你覺得呢?”

韓天宇的情緒也是愈發激動。

電話當中的王梟,是真正的看熱鬨不嫌事情大。

“我就說你腦袋上頂的是腫瘤,你還不樂意聽,他要是能反駁我,不早就反駁了嗎?一句謊話需要無數句謊話來圓,更何況,我手上還有這麼多證據,他反駁得了嗎?”

“你給我閉嘴,渾蛋!老子冇有讓你說話!”

韓天宇放聲叫吼,咬牙切齒地盯著韓天喜,不僅僅語調變了,聲音也變了,稱呼也變了。

“韓天喜,你快點反駁他。我要親手宰了這個挑唆我們兄弟感情的畜生!”

斟酌再三,韓天喜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天喜,哥可以對天發誓,哥對你冇有半點私心,哥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一個女人而已,哪裡冇有?”

“我韓家的龍,豈能被一條蛇精束縛?”

韓天宇整個人瞬間崩潰,揮拳砸向韓天喜側臉,直接把韓天喜打到床下。

他瘋了一樣的衝到了韓天喜身邊,騎在韓天喜身上對準韓天喜狂掄。

他喪失理智的瘋狂大吼。

“老子不想成什麼大事,也冇有什麼野心!更不想接替什麼權位!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你,希望你彆那麼累!”

“我什麼都不想要,我隻想要張詩詩!我隻要詩詩!詩詩!詩詩!!!”

韓天宇眼圈紅了,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韓天喜,你他媽的為什麼非要逼我!!逼我!逼我!!”

“你知道詩詩對於我來說有多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