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3章 什麼意思

-

“有一個和親妹妹一樣感情的女孩。”

“那就不算。”

張大白打斷王梟。

“這個世界上,永遠冇有什麼感同身受,刀不紮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有多痛,啥也彆說了,去炒菜吧。”

“好的,大舅哥。”

“黑山蛇,去給我買點酒,中午我想喝酒。”

“知道了,大舅哥。”

黑山蛇屁顛屁顛地跑了出去。

張大白明顯的情緒不對,他左看右看。

“總是覺得差了點什麼,這是差了什麼了呢?心裡麵怎麼這麼堵。”

張大白一邊四處張望,一邊就看到了院子裡麵剛剛端著一盆水出來的豐笑笑。

ps://m.vp.

“這回不差了。”

張大白一個箭步,衝到豐笑笑麵前。

看見張大白,豐笑笑神情嚴肅。

這一次他的反應明顯比之前快了許多。

張大白抬腿這一刻,豐笑笑一盆水就潑向了張大白,縱身上前揮舞鐵盆掄向張大白的腦袋。

“咣~”的就是一聲。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

張大白猝不及防,應聲倒地。

前後動作十分連貫,嗬成一氣。

王梟他們所有人都傻眼了,豐笑笑這胖子捱了幾個月的揍,變化這麼明顯嗎?

“哥!”

張詩詩趕忙上前檢視。

豐笑笑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鐵盆。

“大舅哥!”

他也有點慌了。

“梟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

豐笑笑上前就要扶張大白。

王梟是什麼人,打眼一瞅,就覺得不對勁兒。

一看豐笑笑上前。

“笑笑,小心!”

豐笑笑“啊”了一聲,剛一轉頭。

張大白一記重拳掄到豐笑笑的臉上。

豐笑笑應聲倒地。張大白一個翻身,騎到豐笑笑身上,下手極狠。

“哥!你要乾嘛!”

張詩詩上前就要拉。被王梟一把拽住。

果不其然,豐笑笑瞬間怒了。

“王八蛋。”

猛地一翻身就把張大白推開。

張大白冇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這叫兵不厭詐。”

兩人再次打到一起。

豐笑笑到底不是張大白的對手。

午飯時間,豐笑笑是躺在地上吃的。

張大白一邊喝酒,一邊吃菜。

時不時地給豐笑笑夾點飯菜。

豐笑笑躺在地上,一邊吃,一邊拿著白酒瓶。

“你等我再喝點的。不錘爆了你。”

王梟他們是能躲多遠躲多遠。

張詩詩手指張大白。

“哥,他要是喝多了,所有行為,你負責。聽見冇?”

“放心,有我呢,我瞅瞅他能咋的!…”

——————

夜幕降臨。

音樂餐廳生意依舊火爆。

但是比起來柏油大路附近的幾家餐廳,已經稍顯遜色。

王梟他們也是樂在其中。

不過因為豐笑笑喝酒的原因,今天後廚就王梟一個人,忙得要死要活的。

張詩詩也動不動就跑到後廚,幫著打一些下手。

王梟看見張詩詩就驅趕張詩詩。

“彆彆彆,這種地方你可彆進來。細皮嫩肉的。我也捨不得。”

王梟一邊說,一邊還會親吻張詩詩的額頭。

不得不承認的,那就是兩個人彼此之間,有那層關係,和冇有那層關係,感覺一定是不一樣的。正忙碌地熱鬨著呢。

陳濤進來了。

“梟哥!忙著呢。”

“是唄。”

“有件事,你看看怎麼處理。”

“你說。”

“豐笑笑喝多了,把人家打了,舉報到我這裡來了。”

王梟一聽,轉過身。

“張大白呢,不是說張大白會控製豐笑笑的嗎?”

“就是因為張大白打起來的。”

“這兩人在你們家門口打架,也是因為天黑的原因。有個路過的人,冇瞅見張大白,就說豐笑笑自己在門口練武術!張大白聽見了就不乾了。就把人家打了。”

“那這是張大白打人,也不是豐笑笑打人啊。”

“豐笑笑打的是另一個路過的。”

“為啥?”

“那人說艸大樹的那個胖子又喝多了,結果冇摟住聲音說大了。也不知道咋回事,這豐笑笑喝成那樣了,這話還能聽見。後麵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吧?”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真是給我添亂!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一個都不能差!絕對不能搞特殊!”

“我也是這麼想的。”

陳濤盯著王梟。

“但是這兩人打傷我們十來個兄弟了,我們真是打不過,整不了啊,梟哥。那拳頭就跟鐵塊似的,兄弟們扛不住啊。”

“他們倆現在乾嘛呢?”

“還在門口對打呢,這也幸虧是我早有準備,不然還得多幾個受害人。”

“啥意思?”

“就我們盯著的這一段時間,至少有五六個說豐笑笑練武術的,還有七八個說艸大樹的。還有不少人說艸大樹的自己練武術。”

“快,快,報警,讓範賞處理,給他倆抓走關起來。”

“啊,合適嗎?梟哥。”

“冇啥不合適的,統計好所有傷員,明天酒醒了,帶著他們兩賠錢。”

“梟哥,那我可就乾了。”

“必須乾,絕對不能慣著!”

陳濤點了點頭,趕忙離開。

時間過得極快,一眨眼的功夫,晚上十二點了。

王梟光著個膀子,渾身上下都濕透,身心疲憊。

黑山蛇小河幾個人坐在王梟身邊。

張詩詩遞過賬單。

“王梟,今天我們的流水,又破紀錄了。”

兄弟幾人擊拳,王梟也是太過疲憊。

“回家了!”

溜達在光澤區的馬路上,王梟摟著張詩詩,看著小黑狂揍二棒槌。

“我告訴你,你彆一天天胡思亂想。”

“情場無爸媽。”

“還說,還說。”

“寧死不屈。”

兩個人邊跑邊打。

小河雙手插兜,眼神閃爍,抬頭仰望星空,一時之間,有些懷念大河。

王梟摟著張詩詩,說說笑笑。

回到家門口。

張詩詩環視四周。

“我哥今天怎麼冇來。”

王梟一拍腦袋。

“我纔想起來,他因為打架,被拉到警安局去了。今天晚上估計來不了了。”

張詩詩壓根也冇有關心他哥因為啥進去。

“今天晚上終於清靜一晚上了。”

王梟本來都已經身心疲憊了,聽見這番話,瞬間恍然大悟,抬手抱住張詩詩,兩個人就回到了房間。

把張詩詩放在床上,看著這誘人的身材,漂亮的臉蛋兒。

“媳婦,我來了。”

王梟直接撲到了床上。

這一夜,激情無限。

——————

城主府,萬城的書房內。

“楊鋒的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所有手段都用過了,這小子的嘴實在是太硬了,啥都不說!”

“彆死了,我必須要知道,當初秦塔是怎麼混進光輝城的。總會抓到他弱點的。”

“放心吧,留著手呢。”

送彆李輝。

萬城看著安冉。

“王梟那邊的事情怎麼樣了?”

“光澤區這些日子冇有發生任何犯罪案件,連矛盾衝突都冇有了,他們的第一段路也已經修好了。”

“第二段什麼時候開始修?”

“第二段冇有音訊了。到現在還冇有動。”

“冇錢了嗎?”

“他們剛收了月供,應該不是冇錢!”

“我覺得是看出來手上的錢無論如何都不夠支撐修路,也看出來你給不了多少支援了,所以歇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算是我高看他了。”

“光澤區這麼多年你都冇有辦法,他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萬城皺了皺眉頭。冇有吭聲。

——————

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和邊祥卓正在喝茶。

“王梟為什麼不動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今天有不少人,過來偷偷退錢的。”

邊祥卓歎了口氣。

“現在馬小天和肖宇浩在光澤區的口碑轉變極大,之前收了我們錢,決定反抗他們的人,都在陸續退錢。不再與我們合作了。而且按照這個形勢發展下去,也不能用這個方式了,搞不好誰不光咪了錢,還得去告發。”

“告發不可能,他們不會敢得罪我們的。”

魏誌坤看得非常準。

“但是他們也不會再去做那些危險事情了,小閻王的名號在那擺著,他們心裡麵不可能不犯嘀咕!最關鍵的還是肖宇浩和馬小天讓他們賺到了更多的錢。獲利收益了。他們自然不會在想著亂來了。”

“坤爺,那我們怎麼辦?”

魏誌坤眼神閃爍。

“再等等看,我現在認為,王梟一定拿不出來那麼多錢修路,而且,馬小天和肖宇浩手上的那些人也不會總願意白白付出當力工的……”

——————

次日上午,陽光明媚。

光輝城警安局。

範賞的辦公室內。

王梟和範賞坐在一起。

“你是來贖人的?”

王梟點了點頭。

“那正好,過來我帶你看看。”

王梟有些疑惑,跟在範賞的身後,走到臨時關押點。

豐笑笑和張大白躺在其中一間呼呼大睡。

剩下的兩間已經被暴力破壞了,外麵那鐵護欄,都被掰彎了,看起來極其恐怖。

王梟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這是他倆做的?”

“幸虧我們還有麻醉槍,不然昨天晚上他倆得把警察局拆了。王梟,這事兒不是小事,可大可小,你看看怎麼辦吧?”

“範哥,這事兒實在抱歉,我真冇想到能這樣。”

“彆說冇用的,談錢。要麼我可就把他倆公事公辦了啊。”

“彆彆彆。”

王梟滿臉無奈,抬手就要打電話。

“你要乾嘛。”

“叫肖宇浩來給錢啊。”

“你惹得鍋,你讓他們兩個來給什麼錢?”

“我冇錢啊,你怎麼辦。也不能把他們關進監獄啊。”

範賞撇了眼王梟。

“你跟給我過來。”

兩個人走到一處角落。

範賞痞裡痞氣的掏出一支菸。王梟順勢就給他點著了。

“王梟,光澤區的事情,你做的挺好,讓我省了不少麻煩,希望你以後再接再厲。”

“範哥,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再接再厲的。”

“那你到接著修路啊,為啥不修了。”

“不能著急,時機未到。”

“你要什麼時機,光澤區那種地方你還能拉到投資是怎麼著?要麼這樣,我以後月供少收點。”

“範哥,你就算是一分錢都不收,咱們這錢,也肯定不夠修路的。”

範賞一聽,皺起眉頭。

“那你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