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731章 兄弟反目

-

“就算把這一切都推開不說,詩詩當初也是為了救我,才被打成重傷的!”

“你他媽的不救她,反過來卻要害她!你乾的這是人事嗎!”

“你知道我有多信任你!多信任你嗎!!”

“你個渾蛋!王八蛋!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韓天宇下手越來越狠,韓天喜鼻青臉腫,滿臉鮮血,他已經陷入瘋狂,順手抄起一側的菸灰缸,這要往下砸,搞不好都得砸死韓天喜。

一直在邊上看著的李浪,皺起眉頭,他說話的聲音冷冰冰的。

“你砸死他,那你在這個世界上,就再也冇有親人了!”

“老子不需要這樣的親人!”

韓天宇破口大罵,揮舞而下,再快到韓天喜腦袋邊上的時候,突然之間就停了下來。

韓天宇氣喘籲籲,猶豫了片刻“啊!!”的瘋狂大吼,起身揮舞起菸灰缸照著自己的腦袋上“咣,咣,咣~”接連幾下,順手把菸灰缸扔到地上,揮拳打碎玻璃。

他開始瘋狂地打砸房間一切,竭儘全力的嘶吼發泄。

一頓丁零桄榔的聲響之後,韓天宇氣喘籲籲,筋疲力儘。

他自己滿臉滿手也皆是鮮血,站在原地,看著極其吃力爬起的韓天喜,語調陰沉得可怕。

“韓天喜,你萬人敬仰,高不可攀,人中龍鳳!”

“你做到了無數人一輩子都做不成的事情,把這麼多大人物踩在腳下!光芒萬丈!”

他衝著韓天喜伸出來了大拇指。

“你殺了自己的親大哥,氣死了自己的親生父親。還要毒死自己的親弟妹。”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都是為了彆人好!”

“你可真棒!”

韓天宇“嗬嗬”地笑了起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如果你明知道這個人的底線,還故意去破!”

“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意識,強加到他人身上!讓他按照你的想法做事!”

“那你這不是為他好,你這就是壞!”

“你為什麼殺了大哥,又為什麼氣死父親?不就是因為他們要讓你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情!你不願意嗎?”

“那現如今你對我的行為,與他們對你的行為,又有什麼區彆呢?”

“我真的不願意讓外人看笑話,尤其是王梟這種人。但是我真的控製不了。”

“從今天開始,我什麼都不管了,也什麼都不要了。我就隻要張詩詩。”

“我會用我的性命去保護她,不再讓她承受分毫痛苦!為此,我願意付出一切!”

“隻要她能高興,她能笑,我韓天宇就算當條狗跪在地上汪汪叫我都心甘情願。”

“抱歉,丟你的人了。但是人各有誌,不能強求!”

“至於詩詩的事情,我死都不會原諒你的!”

“從今天起,從這一刻起,咱們兩個,恩斷義絕!”

“從今往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祝你韓天喜一統天下,萬壽無疆!”

“我韓天宇,再也冇有親人了!”

言罷,韓天宇轉身就走。

從地上爬起的韓天喜,徹底破防,瞬間淚崩,他“咳咳咳”地咳嗽著。

“天宇!!”

韓天宇停在了原地,並未回頭。

韓天喜人生當中,頭一回如此狼狽,頭一回如此卑微。

“對不起,哥錯了。給哥個機會!”

韓天宇渾身顫抖,淚水緩緩流出,在原地站了許久,他堅定地搖了搖頭。

就這樣離開了。

韓天喜悵然所思,彷彿失去了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

看著屋內的一片狼藉,釀嗆地往後退了幾步,坐在了地上。

不得不承認,韓天宇剛剛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極其具有殺傷力。

韓天喜的內心已經幾近崩潰!到底也是普通人!是人,都會有弱點!

房間內鴉雀無聲,李浪一直站在一側未動。

就在這會兒,電話當中王梟調侃的聲音傳出,他也是真的能氣人。

“殺哥氣爹毒弟妹的韓主席,您還好嗎?這點事情,不至於太生氣吧?”

“若是實在不行的話,你就自裁謝罪吧!”

李浪上前掛斷了電話,氣得也是咬牙切齒。

“主人,我發誓,我一定會把這個王梟給您抓回來的。”

韓天喜就感覺自己內心翻湧,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怒目圓睜。

“王梟!老子一定要親手抓住你,親手宰了你!我與你,不共戴天!!!”

身體狀態本來就冇有完全康複。

現如今被王梟韓天宇這麼一刺激。

韓天喜一口鮮血吐出,眼前一黑,整個人當即暈厥……

——————

光明城。

任爽家中。

他正在看電視。手機響起。是光明統戰特種行動司司長打來的。

“剛剛接到主席命令,讓你立刻率領神鬼營與刺神特戰隊進入死亡山區!”

任爽下意識地皺起眉頭,整個人都有些排斥。

“王梟再裡麵做什麼了?”

“這一次不是王梟!但是更加危險複雜!”

不知道為什麼,聽見不是王梟,任爽整個人都開心了不少。

“是,司長,我這就去集合人,立刻出發!”

“多攜帶武器,另外,做好必要時刻,與創世聯盟直接開戰的準備!”

任爽之前還比較放鬆呢,聽見司長這麼一說,整個人當即都有點蒙。

“司長,又要打仗了嗎?還要主動開戰?……”

——————

死亡山區。

黑山黑府。

黑府的主人是一名膀大腰圓,身材健壯的中年男子,名叫劉謂。

他站在黑府的總指揮室內,觀察著周邊的一切,冷靜指揮。

一名心腹走到他的身邊。

“黑主,紅刀求見!”

“讓他等等再說吧,敵人都已經打到家門口了!”

“他說事關黑府存亡,讓您務必抽出一些時間先與他碰個麵。”

劉謂微微皺眉,沉思片刻。

“去茶室!……”

幾分鐘以後,二人坐茶室,劉謂神情嚴肅。

“紅刀,時間緊迫,長話短說。”

劉謂麵前的紅刀,正是曾經的刀會老大。

許多年前,紅刀曾是黑府一名很有能力的小隊長。

年少輕狂,性格狂傲,惹了大禍,差點被上任黑主直接槍斃!

是眾多兄弟給他求情,上任黑主才放他一條生路,最後隻是把他逐出黑府!

離開黑府之後,紅刀正式組建刀會,落山為寇!

付出畢生心血,把刀會發展成一個規模壯大,組織有序,在圈內鼎鼎有名的霸客組織!

冇想到最後卻栽在了王梟的手上,功虧一簣!

跟隨自己多年的霸客兄弟,幾乎全部死傷殆儘!若非他反應快,也難逃一死!

對於紅刀來說,畢生之敵有二,一為錦城二為王梟!

刀會被王梟搗毀之後,刀眼也全部落入王梟手中!

王梟以及李陽,對於紅刀展開了瘋狂追剿,高額懸賞!

紅刀無家可歸,麵臨險境,實在冇有辦法,隻能回到黑府請求昔日兄弟幫忙。

正好趕上新任黑主上位,且上位者和他的私交極好!

所以紅刀就留在了黑府,消失在了大眾視線!

雖然安全得到了保證,但是這麼長時間以來,紅刀就冇有放棄過要報仇的想法。

他安排刀會殘餘的力量從外麵打探情報,自己則想方設法說服劉謂,想要劉謂幫他。

劉謂是一個極其有原則,甚至於原則到固執的人。

他同意收留紅刀,同意給紅刀提供保護,但是堅決不同意幫紅刀報仇。

原因很簡單。

公是公,私是私。

黑府之所以能存在這麼多年,最核心的原因是足夠隱秘,這也是曆代黑主最看重的。

若是劉謂因為私人感情,把黑府攪進其他局內,萬一使得黑府暴露,後果不堪設想。

黑府的秘密,劉謂一清二楚。

正是因為感受到了劉謂的決心,所以紅刀隻能另辟蹊徑。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讓紅刀做夢都都冇有想到的,那就是錦城一支軍隊,突然進入了死亡山區,並且在死亡山區內平趟式推進!聲勢規模浩大!

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從發現這一支隊伍開始,紅刀就已經在盤算該如何剷除這隻隊伍。

思來想去,唯一的方式就是借刀殺人,把這支隊伍,引到黑府的勢力範圍。

所以紅刀偷偷安排人,在錦城這支隊伍的前行軌跡上,故意流露一些比較明顯的蛛絲馬跡。

一點點的,把這支隊伍,引向鬼府。

正常情況下,一般人想要進入死亡山區黑府的勢力範圍非常困難。

因為黑府最外圍的防禦圈,就是野獸最橫行,最密集的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