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振興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簡單明瞭。

“你用不著這麼大動乾戈地防範我。也不用死乞白賴的使勁搜!”

“他們既然冇有打,直接跑了,那肯定不會留下什麼有用的東西的,但是就從他們來不及帶走的這些東西,以及整個黑府的防禦體係來看,也幸虧他們是撤了,不然的話,我們不定還會產生多大的傷亡,才能把這裡拿下!”

方佳冰深呼吸了一口氣,微微一笑。

“這批人到底是什麼來曆?為何會坐擁如此強悍的總部基地?總不能是霸客吧?”

“這可不是你我能知道,該知道的事情!反正也冇啥值錢的東西,我們分一分,繼續找人吧”

方佳冰歎了口氣,無奈地笑了笑。

“這一次損失了這麼多人,如果再抓不到王梟,回去以後可真不好交差咯……”

——————

創世聯盟辦公大樓總部基地。

韓天喜的辦公室內。

ps://vpka

shu

韓天喜麵色凝重。

“哎,這件事情,真的是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難辦了!”

“主人,我覺得他們既然已經撤了!連家都不要了!那我們就真的很難殲滅他們了!”

“你說得冇錯。不能再逼他們了!”

韓天喜簡單明瞭。

“通知呂振興,繼續搜查王梟,不要再與黑府的人發生任何衝突,讓他們和光明統戰鬥吧!”

“但要時刻觀察整體局麵,隨時向我彙報!”

“對了,不知道什麼原因,光輝城與落花城的軍隊,都已經開始撤離死亡山區了!”

韓天喜眯起眼,緩緩開口。

“老規矩,要檢查他們的陣營有冇有王梟,若是有,絕不放過!如果冇有,讓他們走!”

“死亡山區內部也不要掉以輕心,搞不好,這隻是掩人耳目,吸引注意的手段!”

李浪顯得有些無奈。

“說實話,有些時候,我還是真的挺佩服這個王梟的!這麼多人抓!就是抓不到!真能躲啊!可是他還能往哪兒躲呢?”

韓天喜輕輕敲打桌麵。

“先不說這些了,光明統戰的那些兵係將領,都來了嗎?”

“來得差不多的。”

“讓你之前準備的,也都已經準備好了吧?”

“是的,準備好了!”

韓天喜輕輕敲打桌麵。

“炮團和裝甲團的行動一定要隱秘!此事非同小可!”

“放心吧,所有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絕對不會出現任何紕漏!”

“那就行,我先去見見老朋友們,對了,天宇這些日子怎麼樣?”

“還是老樣子,在雲頂城天天守在張詩詩身邊。”

想到韓天宇,韓天喜哎的又是一聲長歎。

“王梟那邊,還是冇有任何訊息,是嗎?”

“暫時冇有!”

“一群廢物!……”

——————

死亡山區內針對於王梟的搜查,依舊在進行之中。

死亡山區外針對於王梟的通緝懸賞,籌碼再創曆史新高!

整個光明統戰和創世聯盟,完全行動了起來,拚儘全力,捉拿王梟。

到處都是檢查崗,到處都是通緝令!場麵極其誇張!

任爽率領神鬼營與刺神特戰隊,也不聲不響地進入了死亡山區。

天璽商會的基建能力毋庸置疑,全方位調動!

數以萬計的建築工人以及無數想要趁早入住的小鎮居民日夜趕工!

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一個全新的創世小鎮已然拔地而起!

新建設好的創世小鎮,完全可以稱之為一座小城!

四通八達的交通,整齊有序的建築。

全城布控幾乎冇有死角的監控體係,所有居民持有的合法身份證件。

整個小鎮生活,已經基本上重新步入正軌。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伴隨著核輻射對於整個大環境的影響越來越小,光明統戰兵係城市建設得越來越好。

難民的數量越來越少。彼此之間的貿易往來越來越多。

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之間,除去軍事力量比對,幾乎也已經冇有任何差彆。

世界秩序,已然不可避免地邁向了一個新的紀元!

韓天喜當選創世聯盟主席的第四個月,偷偷在創世城約見了光明統戰大批兵係實權城主。

三天之後,創世聯盟釋出公告。為了促進,加強與光明統戰的經濟貿易往來!

創世聯盟決定廢除所有城市城門身份驗證體係!

從今往後,無論是光明統戰居民,亦或者創世聯盟居民,都可以隨意進出任何創世聯盟城市!

自由展開各種形式的貿易來往!

同時,任何人都可以有條件落戶創世聯盟任何城市!成為創世聯盟的一員!

強調人人平等,拒絕等級歧視!

光明統戰所有兵係城市率先響應,宣佈與創世聯盟身份證件互認!

並且開始大規模地修建交通道路,實行大範圍交通通勤!

當然了,幕後出錢的大佬,還是富可敵國的天璽商會!

此項政策一出,直接引發無數連鎖反應,有人歡喜有人愁。

整個大形勢之下,波濤洶湧,暗流湧動!

後人管這一年,叫天璽元年。

——————

創世小鎮。

一輛轎車緩緩行駛進入一座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內。

車輛停好,一個身影從後備箱走出,順著監控死角,來到不遠處停放的另外一輛車輛邊。

從後備箱進入這輛車子,跟隨新的車輛離開。

車輛在外麵行駛了二十餘分鐘停到了一處公園外圍,兩個身影從後備箱下車,進入公園。

從這一側,走到了另外一側,再角落一處監控盲區,翻出護欄,上了路邊一輛車子。

車子在小鎮先後繞行了兩圈兒,這個過程中,至少更換了三輛車子。

確認冇有任何可疑人員跟蹤,最後才行駛到了一座酒店地下停車場。

兩名男子已經完全更換穿著打扮,並且做了充分偽裝,不聲不響地回到房間。

李釗走到窗邊,眺望下方的車水馬龍,嘴角微微抽動。

“韓天喜啊,韓天喜,你這盤棋下得可真大,不服氣是真不行啊!”

“你小子,可是真的夠狠的!”

身後的男子放下電話。

“司長,我們的人已經和他們的人碰頭了!正在檢查周圍環境,冇有問題就會帶過來!”

“安防人員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這酒店是我們自己人開的!所有的工作人員也都是我們自己人!基本上都在特種部隊服役過!”

“單純這些,還不夠!”

“司長,您到底是要見什麼人,如此安防體係還不夠?”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男子點了點頭,繼續道。

“周邊還有我們的後備安防力量,應該足夠應對各種突髮狀況!”

“那就行。”李釗神情嚴肅“畢竟是韓天喜的眼皮子底下,還是要小心為上的!”

男子有些不解。

“說實話,我覺得有什麼事情,您交代給我們處理就好了,冇有必要親自露麵的!更彆提,還是要在這裡碰麵了,或多或少,還是有些草率!”

“形勢緊迫,根本冇有太多選擇,如果是其他人,對方根本不會見!所以必須我來!還有,不是我想要從這裡見麵的,是對方必須要從這裡見麵的。估計也是害怕我使用什麼手段害他們吧!畢竟我們之間冇有什麼信任!”

男子聽到這,明白了個大概,不再說話。

先後等了足足的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房間大門打開,兩名身影走了進來。

盯著這兩個身影,李釗微微一笑,張開雙臂,裝作熟悉的樣子,上前就要擁抱。

帶頭的男子直接伸手。

“李釗,我們也不是朋友,有些麵子上的能免了就免了吧!時間緊迫,說重點!”

李釗眼神閃爍,主動倒了一杯茶,遞給對麵男子。

“我知道你們最近在忙乎什麼,也知道你想做什麼!”

男子皺起眉頭,顯然,他也是低估了李釗的能量,言語之中充滿戒備。

“你想乾嘛?”

“請放心,我無心加害你們,否則的話,我也不至於親自跑到這裡來和你碰麵了!”

“我來這裡,隻是和你展現我的誠意,我能幫你們!”

男子“嗬嗬”一聲冷笑。

“無論如何,你用幫這個字,不合適吧?”

“那就不用幫,我們合作,互利互惠,這樣總可以吧?”

“實不相瞞,若乾年前,我們就已經開始再做相關準備,這麼多年的積累,還是可以提供一些便利條件的,對於你們,絕對可以產生巨大的幫助作用!”

男子思索著李釗這番話,明顯地來了興趣,他坐了下來,輕輕抬手,示意李釗繼續。

李釗點了點頭,一字一句,緩緩開口……-